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倾城之恋花蕊夫人

碧海箫声 收藏 0 20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花蕊夫人:五代蜀主孟昶慧妃,本姓费,四川青城人,精通诗词,以才貌兼备而得宠。昶荒淫,信用奸佞,宋太祖赵匡胤遣兵征蜀,蜀兵败,孟昶偕夫人入京,受封。后昶死,赵匡胤纳夫人为妃。其死有多种猜测与说法,本文中所述即为其一。世传《花蕊夫人宫词》100多篇,《全唐诗》归属于孟昶妃。


秋晚红妆傍水行,竞将衣袖扑蜻蜓。


回头瞥见宫中唤,几度藏身入画屏。


十四岁入宫,她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女却已出落成翩若惊鸿的女子了。那天被太监领着进宫时,他在座上含笑。那喜悦仿佛是春天的阳光,在金色的殿堂上流溢。


他看到她盈盈双眼如月,浅着粉黛如花,体态轻盈,她娇怯的模样似含羞的兰花淡雅清新,一时间目呆了。


“爱妃平身。”她缓缓的抬起头来,他看到她眉目间如水的柔情,脸上淡淡的红晕像二月盛放的桃花,不自禁地轻轻的握住了她的纤细柔软的手。他感觉到她微微的颤抖。


这个男子,就是她一生的依靠了么?这个年轻的君王,他有柔和的微笑,温厚的手掌。他用它们迎接了她的第一次,便注定他是她的一生一世么?


她幻想着千百次的相遇,被辗转着带到了这个金色辉煌的宫殿。她的面前只有他的微笑,她的心有些叮咚。


心性本来活泼开朗的她,对宫里的诸般有些新奇,有些忐忑。他呼唤她的时候,她有些羞怯。他的醇厚的嗓音,厚重温暖,吸引着她:“爱妃,朕听说你擅长诗词,不知可愿吟诵否?”


“妾不才,听万岁指教。”——


五云楼阁凤城间,花木长新日月闲。


三十六宫连内苑,太平天子住昆山。


她的声音如蝶飞,春花迷离,草长莺飞。


他爽朗大笑:“爱妃真是才比文君,貌若貂禅,朕此生幸甚!朕封你为慧妃。”


他说,爱妃,你既然这么喜欢写诗,以后就日日为朕写诗吧。她唱歌写诗,他挽着她的手游遍芙蓉万千,陪她捉蝶唱曲。她喜欢随风而舞: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她莺儿般的歌喉婉转流离。遍地盛开的芙蓉城中,眼前是望不到边的花,争奇斗艳,红的娇艳,白似梨花,如朝霞灿烂,她凌波微步,飘渺而来。他如痴如醉,击节鼓掌:“爱妃真是丽质天成。芙蓉不足以形容你的柔媚,牡丹不足以比慕你的明艳,你比花娇艳,比蕊更轻灵,朕封你为花蕊夫人。”


她盈盈下拜,他扶住她的手臂。一股清凉的风儿吹来,淡淡的花香萦蕴。


从此三千粉黛失颜色。


他唤她蕊儿,她的王子。


她从此喜欢宫中的生活,有他宠着,日子有些奢靡的夸张——


春日风和日丽,他邀她骑马,她害怕。在他面前她又是好胜的,惴惴不安的心跑到马旁边,马儿仰头嘶叫,她吓得花容失色。他哈哈大笑。轻轻揽起她的细腰,放在马鞍上,他跃马而上坐在她后面,她闻得到他的气息,心流过暖洋洋的河流。


三月樱桃乍熟时,内人相引看红枝。


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


暖日融融的季节,樱桃正是绿色转红的季节,一树树乍红的果实,滴溜溜的挂在树间。她们穿在彩色的衣服相引着来看樱桃。她却很调皮,回头招呼侍儿拿弹弓来。她哪里是打雀儿呀,分明在破坏安静的气氛。她躲在树后面却是连弹弓也不会拉呢,粉嫩的脸蛋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儿。


满园看花的女孩,纤纤玉手托起了玉弹弓,噼里啪啦一阵乱打,却把金丸打入了花丛中,惊起了花枝间栖息的鸟儿。她自己吓得东西躲藏,踩碎了一地的花。


哪家追逐采莲时,惊起沙鸥两岸飞。


兰棹把来齐拍水,并船相斗湿罗衣。


夏天的芙蓉盛开了一池,灼灼的颜色有些心醉了。宫女的脸如莲花盛开,她们划船比赛,她娇怯的站在船头有些怕了,他拉着她的手安慰她。她忽然把手伸进水里撩起一串水珠,他假装生气要去喝斥她。她却笑盈盈的跑开,前面的船儿飞了起来,一阵阵笑声荡漾,惊飞了一对对的沙鸥。


风吹来,花香丝丝的侵入六腑,她痴痴的对着花儿自言自语。她养了对小鹦鹉,它们灵巧的小嘴总是学的油嘴滑舌的。它们会喊“花蕊娘娘”。她喜洋洋的教它们念诗:碧窗尽日教鹦鹉,念得君王数首诗。风冷的时候,她兴致勃勃的泼墨挥毫:擘开五色销金纸,碧锁窗前学草书。


她怜惜花,哪怕风不小心吹落的残红,她也小心的把它们捡起来,又怕宫人们笑话她。偷偷的藏在衣袖间。


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


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


她在无人的地方,拿出馨香的花瓣,闻一闻它的香气,想着他的笑容,开心的笑了。


她也有一些莫名的忧愁,住在锦绣城中,从来是奢侈靡丽。后宫佳丽三千,每个人都要银子花,她也曾劝他节省开支。他总是朗然一笑:“爱妃,你还怕不够用么?我们居蜀地之险,内无忧,外无患,你真是杞人忧天了!”


他对她好,夏天的季节,他带她去他的避暑行宫。摩诃池上水流无声,河中是她喜欢的芙蓉花儿,正灿烂。河上的水晶宫殿璀璨无比,他告诉她这是用楠木为柱,沉香作栋,珊瑚嵌窗,碧玉为户,四周墙壁,全部用数丈开阔的琉璃镶嵌。她来的第一次就被这里的豪华惊呆了。屋内是流光异彩,窗上玻璃映出她红彤彤的面颊,到处是白玉清凉柔滑,抚在指尖细细凉爽。


她的心却一点点的沉淀。她喜欢那些真实的生活,和侍儿采莲,满身疲惫劳动后的喜悦;喜欢春日相约看花儿盛开,她们蜂拥着踩碎了一地的春色;喜欢骑马时他粗壮的手臂揽住她细腰那一刹间的喜悦;喜欢夏日在风凉处读写几首诗词,眼前鸟影花香。这个水晶殿把炎热隔去,却这般空虚无力。她轻拨琴弦,为什么唱出的歌儿总是那般凄切。


他看着她有些懒散的情意:“娘子这般美若天仙,住在这里比嫦娥的广寒宫要有趣多了。我要日日陪在你的身边。”那天的夜里,风静月轻,她钗鬟横斜,身穿白衣,一抹粉红色的裹胸,呼之欲出。他喜滋滋的看着她:“爱妃,今生有你陪伴足矣。”她轻轻的按住的他的嘴巴,不知为何却轻叹了一声。


她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扫了他的兴致,轻轻笑道:“万岁,你为臣妾赋首曲子,我来弹唱可好?”


他略沉吟道: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攲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


他吹笛,她轻歌,到了“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直觉得百哽在喉,心里缠绵悱恻。他的笛声和着歌声更回环曲折,凄楚悲凉。


他还沉醉在温柔乡里,城门却在一夜之间被打开。他和她都成了阶下囚。


昔日那个潇洒的身影一夜之间憔悴。他说:“如果有来生,我还想娶爱妃为妻。也许给不起豪华富贵的生活,但愿生生世世。”


她泪眼朦朦——


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声声闻杜鹃


她的心被揉碎了。还有来生么?


北方的天气有些干燥清寂。宫里的雀儿有些聒噪,他说只要和娘子在一起,这一生就这样老死也值得。他叫她娘子——她的孟郎。


她已经无法重拾那些琐碎的快乐,牡丹在壶里渐渐的展开,清香的气息绕满了室内。她记得他为她种植的牡丹,他亲手为她烹的茶水。


仅仅七天而已,这样安静相对的日子。


她嚎啕大哭,哭他还是哭自己?


她也怨他。为什么独独的留着她一个人活在世上。苟且偷生。


梨花如雪,细雨微微,一顶小轿把她抬到了那个金壁辉煌的殿堂。恍惚间看到他微笑的样子。眼前的这个人粗粗的声音弄醒了沉迷的她。她低首敛眉,这个人带着凛凛的霸气,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朕听说娘娘精通韵律,颇通文墨,不知可否请教?”


这句话刺痛了她。原来女子只是这般的命运啊?虽然凭借姿容和才气保留了暂时的性命。她想起那夜鲜血流淌,尸体横陈,有多少女子不甘凌辱跳入摩诃池;有多少老太被横刀截断;有多少年轻的士兵死在城墙——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无奈,辛酸,心痛一起袭上心头。她长长的一声叹息。华丽的夜宴上,她一身素衣,犹如广寒宫中下凡的仙子,使得三千佳丽失去了颜色。


黑夜里,她反反复复的叹着这首曲子。谁能明白那舞在箭尖上的身姿,是一个奢靡的姿势?琥珀杯流溢着斑斓的色彩,却无法带走那心痛的回忆。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寂寂郁卒于宫中。


史料链接:


花蕊夫人,五代蜀主孟昶妃。本姓费,青城(四川灌县西)人,因其貌美如花蕊故封为“花蕊夫人”。她精通诗词,以才貌兼备而得转宠,被蜀主封为慧妃,昶荒淫,信用奸佞 ,宋太祖赵匡胤知而遣兵征蜀。蜀兵败,夫人请宋勿以臣属相待,孟昶偕夫人入京,受封。


宋太祖听说花蕊夫人能写诗,传令吟咏,花蕊夫人写下《口答宋太祖》:“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后昶死,赵匡胤纳夫人为妃,夫人思夫,终日抑郁,不久死。现流传《花蕊夫人宫词》。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