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正文之前,我们不妨说一则笑话。某所大学中的一个调查组发表文章说某副教授与该系50%的女生发生过性关系。并保证数据的绝对真实。此文一出,引起轩然大波。最后,事情的真相是该系只有2名女生。

今天,看见本地报纸又用极大的标题写道:“中国GDP已逾33万亿元”,又用了极为亢长的篇幅述说这看起来无可比拟的成就。回头想一下,近些年来关于中国GDP不断增长的言论就一直层出不穷、翻天覆地。中国上到金融界权威,下至普通百姓,都对GDP增长抱有极大的兴趣,更有甚者在网上拟文称GDP的增长有力推动了中国股市,并积极影响着国民经济的丰收。

诚然,GDP一直被作为了解一个国家发展实力的关键数据,必然有其客观真实的一面。中国GDP的增长为什么会带来这么多关注而非质问?

笔者认为,自中国改革开放开始,特别是本世纪以来,中国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就。第一艘载人飞船、第一架自我知识产权的三代半战机、第一次举办奥运会……许多的成就也伴随着GDP的飞速增长。因而,科技带动经济的主题深入人心,被西方世界热捧的“中国力”带来了极大的民族自豪感,特别是在台独破产、3.14和7.5事件、汶川地震后,民族凝聚力得到了加强,国力强盛的中国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这个时候,任何数据背后的一些不足,足以被“现象思维”掩盖,GDP增长伴随着生活的日渐幸福,带来了全社会的欢喜。因而,要想解读GDP背后的诸多问题,必然要对人民幸福感重新审视。

政府在寻找GDP的增长点,而市民在寻找幸福的增长点。收入与幸福感并不完全成正比。幸福指数这一经济问题,带给了我更为全面的对中国GDP的思考。恩格尔系数、基尼指数等硬项经济指标常常作为恒定的标准,而在所有调查中,一个城市它的市民所享受的社会福利、交通出行,甚至是天气都会影响到人们的幸福感。所以,幸福指数具有有限的,但又确实存在的局限性。并不能以幸福指数来完全肯定某个地区的发展水平。不过,幸福指数较之GDP,更为接近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更客观具体。而就在国外媒体打出的成绩单中,北京列所调查的10个城市中的倒数第二位,但回到国内媒体,北京却在所有内地城市中排名前列。

不久前,中国国航和香港国泰公司组建了新的货运航空公司,国航的股份占了51%。国民经济掌控着国民经济的命脉,在市场经济中起主导作用,使得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以大中型国有企业为多数,对GDP的贡献也最大。这本身就使得GDP在中国的数据影响比较大,而在这几年,中国地市上“地王”层出。房地产市场膨胀不已。处处盖房,时时买房成为GDP的又一大贡献。从地产股等的走红和房地产投资的兴起就能看出现在中国社会的经济误区。这使得买卖双方的经济往来加速房价飙升,低贫家庭的负担越来越重。对与当初打出让中国人都有房住的口号大相径庭。这种拉大基尼系数的趋势里,GDP的增长就像一场新的庞氏骗局。

中国经济存在极大的泡沫,这早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可是到了今天,泡沫不但不见减少,反而越发加剧。外资倒转的利益差、居民内部消费的剩余价值不断助推经济指标。在那些高越红榜的GDP指数中,有多少具有较大的现实意义?数据带来的空虚满足感,导致我们的误区更大了。戴旭曾经说过,战争是GDP质量的碰撞而不是GDP数量的抵消。

在一片叫好声中,我愿意被批为右派,提出我的质疑。

(申明:原文由溪中寻月撰写,转载请注明出处:www.fengzhengfa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