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北极熊的崛起 第三卷 收拾金瓯一片 第二十五章 夜影

斯大林1922 收藏 0 1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9.html[/size][/URL] 波兰人现在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快些下雨。因为,波兰那老朽的公路网是根本无法应对恶劣天气的,只要运输系统崩溃,苏联的坦克就无法横冲直撞。真是可笑,一个国家竟然将自己的命运交给那个屁事儿也不干的上帝,这样的民族能生存下来,那才叫活见鬼了呢!!!事情并没有如波兰人预料的那样发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9.html


波兰人现在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快些下雨。因为,波兰那老朽的公路网是根本无法应对恶劣天气的,只要运输系统崩溃,苏联的坦克就无法横冲直撞。真是可笑,一个国家竟然将自己的命运交给那个屁事儿也不干的上帝,这样的民族能生存下来,那才叫活见鬼了呢!!!事情并没有如波兰人预料的那样发展,干涸的土地,沐浴着夏末的阳光,酷热在疯狂的散发着自己最后的能量。坚硬如铁的黄土路上,一队又一队的波兰败兵垂头丧气的走过。肮脏的靴子,破烂的军服,还有迷茫的双眼——他们不知道该为谁而战。是为自己的国家,还是为那些该死的政客?时不时的,有很多波兰官兵开了小差,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他们的家,温柔的情人正站在峭岩上,等着他们的归来。


落后的装备,低迷的士气,还有波军统帅部那拙劣的指挥,让整个波兰军队和他们那弱不禁风的防线,都一股脑儿的迅速走向崩溃!而波兰三军总指挥波利什科夫元帅的一纸命令,则彻底葬送了波兰人抵抗的希望。这位有名的白痴统帅要求各个部队迅速收拢人员和装备,并就地向苏军展开反击。卡申丘克元帅刚刚打了个大败仗,幸亏仗着自己的“机动兵团”人多势众,拼了命儿的往回逃,苏联的独立近卫坦克第4旅也见好就收,没太为难自己的波兰同行。这位波兰军队的副统帅和手下的残兵败将才总算是捡了一条命。当他听说自己那个该死的上司下达了“全线反击”的命令后,他顿时气得暴跳如雷。卡申丘克虽然只是副统帅,但是,他却是正牌子弟,不仅有着光荣的军人家族传统,更曾经在英、法等军事大国留学。不仅战术素养高,而且为人比较亲和,很受士兵爱戴。相反,波利什科夫贵为三军总司令,却连一堂像样的军事理论课都没上过,完全是仗着自己的贵族地位,和17年前那次“瞎猫撞上死耗子”的“苏波战争”,他才平步青云,坐上了这个令人垂涎的宝座。不同的背景,迥异的性格,让这两位波军的重量级人物始终走不到一块儿去。卡申丘克认为,从最起码的军事常识看,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将被打散的部队尽快收拢,并应该主动放弃已经失去防守价值的边境线,从而集中兵力,迅速退守华沙一线,就地构筑防御屏障,以确保首都的安全,为其他部队的回援和英法的干涉争取必要的时间。


可是,那个除了耍酷和调情以外什么都不会的波利什科夫竟然幻想这所谓的反攻,真的不清楚是他的眼睛出了毛病,还是他的脑袋有问题。卡申丘克下定决心不去执行这个送死计划,最起码,他要保障自己手下这支波兰最强大的装甲机动力量的安全——总不能让小伙子们白白去送死吧?只要决心一定,其他的事儿就好办多了。他当即以副统帅的名义下达命令,要求自己的部队迅速进行收缩,在休整之后,反身向华沙推进。而其它的波军将领既没有这样的胆量,也没有像卡申丘克那样的资本,无助的他们,只能百分之一百的去执行这个计划。无论前面会有什么,作为军人,他们别无选择......


燃烧的只是波兰,那灼热的硝烟却窒息了整个欧洲。英国首相张伯伦在听说苏联出兵攻打波兰之后,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默默地看着窗外,只见街头的绅士们若无其事的欣赏着泰晤士河,妇女们在抱怨翻着跟头涨的物价,小孩子的喧闹声让公园里的老人们极为不满——是的,为什么要关心战争呢?那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事——这是英国民众普遍的态度,在英吉利海峡的护佑下,大不列颠帝国整整安享了百余年的宁静。一战的往事也早已过去,太阳照常升起,英国人早已失去了20年前那股子“约翰牛”的韧劲儿和团结精神。想到这儿,张伯伦微微地的叹了一口气,前一阵子,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丘吉尔几次三番的要求政府对苏联越来越过火的行动作出表态。表态?笑话,你不就是想打吗?我也想打,可怎么打?难道要派遣大英帝国那无敌的海军前往北冰洋,把昂贵的战列舰当做破冰船?你有没有睡醒?张伯伦虽然不是行伍出身,却也略通军事。在他看来,英国的陆军只是一种威严的代表。真正能上战场的,应该是帝国的亲密盟友,有着“欧洲第一陆军强国”之称的法兰西。虽然,拿破仑的阴影早已随着普法战争的结束而消散,但是,150万法国陆军的战斗力,却是任何对手都不能小觑的。相比之下,英国陆军就要穷酸的多了,除了戴着大帽子的皇家卫队,英国陆军里头的精英早已风流云散。虽然七七八八加在一起也有那么一大摊子,可那不过就是个摆设,充其量是个吓唬人的大架子。在欧洲大陆上,英军只有四个远征师,不仅人数少,而且,这支部队的使命仅仅就是为比利时、荷兰这些国家鼓鼓劲儿。其次,没事儿的时候,赏赏景、调调情,再嚼嚼爆米花儿。谁也没把打仗当成一回事儿,既然没有什么事儿,那就这么耗着呗。


英国人迟迟不表态,法国的态度则更加模糊。混乱的政局,糟糕的国内经济形势,此起彼伏的人民运动和法西斯暴乱,这一切一切都让法国这个曾经的“欧陆霸主”成天着急上火,根本无暇他顾。常常是这一任内阁刚刚作出一些比较明确的表态,很快,几个月后新上任的下一届政府班子又会全部推倒重来,换上另外一套截然不同却又同样狗屁不通的政客辞令。欧洲的巨人们就这样白白的消耗着自己的时间,在他们看来,波兰,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地理名词罢了;当然了,如果幸运的话,这个美丽的国度还能成为自己手中的政治筹码,当然了,这样的筹码对于一个老练的政客来说,是信手拈来并且遍地都是的。因此,法国不会因为一个小国而烧昏了头脑,置百年死敌——德国于不顾,从而傻兮兮的和北极熊拼刺刀;法国的理由充分,“英国佬的借口也挺冠冕堂皇:英国不希望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再次卷入战争!”真是笑话,当年你们一手操纵了“巴黎和会”,签订了《凡尔赛协议》。那是协议吗?当年,法国元帅福煦在听闻巴黎和会的内容后,就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不是和平,这是二十年的休战!!!”我可真佩服这位法国元帅,我见过算命的,却从来没见过算得这么准的。而如果福煦元帅知道了这个预言的代价,竟然是自己的祖国——法兰西的时候,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英、法那边没事儿,可波兰有事儿!波兰总统伊戈尔自从苏军入侵以来,就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他生怕自己重蹈芬兰人的覆辙,一不留神,就让让那支杀人不眨眼的苏军特遣队给端了老窝,要到了那时候,可真是哭都来不及了。现在,伊戈尔天天都必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总统府的最高层,向西边眺望——当然不是观景,伊戈尔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但是,他还没有修炼到对手大兵压境,自己还能观景赏花的境界。他等的英、法的回应,一天,一个星期,半个月......时间匆匆忙忙的在他身边滑过,不留一点儿痕迹,只剩下满脸愁容的波兰总统。等啊等,等的眼睛都大了一圈儿,可别说援兵了,连张发表声明的纸片儿都没有,英、法两国政府和宣传机器似乎在一夜之间哑了火。与此同时,一向飞扬跋扈的波兰三军总指挥波利什科夫元帅也慌了神儿,只好跑到总统办公室寻求对策。这可让伊戈尔差点儿没晕过去,你是波兰三军的统帅,指挥打仗是你的事儿,现在你跑过来问我对策,我要有对策还用得着你吗?不过,这次不合时宜的造访也让伊戈尔逮着了机会。他早就看不惯波利什科夫了,战争开始前,就是这个白痴在自己面前赌咒发誓,说什么让侵略者有来无回。现在可好,仗打到这个份儿上,这个该死的元帅竟然恬不知耻的跑过来要我想辙儿,好,你不是说有来无回吗?我就让你无家可归!伊戈尔三下五除二的解除了波利什科夫的兵权,改由波兰军队副统帅卡申丘克担任军队总司令之职。回家抱孩子的波利什科夫可能不会意识到,与他的同行相比,回去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华沙北郊,蜿蜒的公路上,挤满了军车、溃兵和逃难的老百姓。尘土飞扬的大道上,人挤车,车压人,哭喊声、咒骂声不绝于耳。马车上的地主挪了挪肥胖的身子,马车夫耀武扬威的挥舞着马鞭,想为自己的主人开出一条路。就在这时,不知是谁,一边尖叫一边指向空中——是飞机!波兰的空军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自己的领空了,因此,这肯定是苏军的飞机。其实,这顶多算一个小插曲,飞机飞完了事儿,人们继续走自己的路。可是,一个波兰军官当着人群,似乎要显示自己那并不存在的勇敢。于是,他拔出手枪,向天上开了四五枪。这个愚蠢的行为很快遭到了报复,恼羞成怒的苏军飞行员立即压低操纵杆,数十挺枪炮一齐开火。地上立即炸开了锅,人群犹如受惊的兔子疯狂的逃散,混乱中不时有人被踩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无组织的溃散加剧了混乱,苏军飞行员可管不了那么多,子弹不用白不用,还可以练一练技术,何乐而不为呢?


鲜血裹杂着泥土,尸块上很快布满了令人厌恶的苍蝇。从惊恐中恢复过来的人们,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紧了紧身上的包裹,继续赶路。叫喊声,咒骂声,发疯似的喇叭声,一切又都恢复了他本来的面貌......


夜幕降临,几架探照灯僵硬的旋转着自己的脖子,驻扎在华沙近郊的波兰防空兵又开始了自己枯燥的夜间执勤。几位波兰士兵凑在一起,懒洋洋的抽着烟,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机械摩擦声引起了一个波兰士兵的注意。远处是隆隆的炮声,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种摩擦声几乎是可以被忽略的。那个警惕的波兰人也很快放松了下来。“或许是猫头鹰,或者其他什么该死的鸟吧。管他呢........”他自言自语着......


波兰防空阵地右侧的一片小树林中,数十个黑影一闪而过,夜游的鸟儿冷冷地注视着他们。这时,舒适的晚风缓缓地吹起他们那的黑色的衣摆,一只纯金的匕首赫然出现在这群神秘人物的腰间,刀柄的顶端,一只高傲的双头鹰,缓缓睁开了他那血红的双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