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九十六 因为郭露芬气走了张红雅

梅戈 收藏 3 3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在教室里上了两天课,我感觉了出了问题,怎么老师讲的许多东西我都理解不了呢? 对此我去找了赵老师,赵老师听罢久久不语,最后道:“学习本是一件循序渐进的事,应当是由浅及深,你在工读学校这一年多,那里的教学水平和教学质量都要比咱们这边差一截,我估计是许多东西那里的老师都没有给你们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在教室里上了两天课,我感觉了出了问题,怎么老师讲的许多东西我都理解不了呢?

对此我去找了赵老师,赵老师听罢久久不语,最后道:“学习本是一件循序渐进的事,应当是由浅及深,你在工读学校这一年多,那里的教学水平和教学质量都要比咱们这边差一截,我估计是许多东西那里的老师都没有给你们深讲、讲透,原有的知识你都没学好、学透,现在回来当然是有些跟不上,这也不能具体怪谁,我看还是抽时间让大家给你补补吧!”

尽管赵老师故意说的很轻松,可我心里还是不由得一沉,这落下的功课哪里就那么好补?!这不是少,也不是只落下最近的,是落下一年多的课程啊!

看我没说话,赵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接着道:“没关系,韩永,我给找其他老师都问问,看他们能不能抽出时间来给你讲讲,你也找找同学们,让他们也帮助帮助你!”

我苦笑了一下,如果只是差一星半点儿,这问题还好解决,可我落下的功课实在是太多了,老师们能有那么多时间给我补习?他们不备课、不做自己的事了?!想想就不可能。再说同学们,经过这两天的接触,大家也都是很想争取考上大学,为了那最后一搏,同学们是争分夺秒,是谁也不会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的。当然,张红雅是例外,可张红雅最近感觉学习也比较吃力,她自己都自顾不暇,我哪里好在麻烦她?!

望着赵老师,我不笑强笑道:“赵老师,您别太麻烦了,我这功课落下的不是少,还是我自己多想想办法吧!转过年就高考,同学们的学习都比较紧,老师们也是忙的手脚朝天,您就别为我一个人的事去打搅大家了,实在我自己解决不了的,我再找您!”

赵老师道:“韩永,帮助你学习进步是我们做老师的责任,哪怕困难再多,我也要为你想办法,现在大家的时间是都很宝贵,可你有问题,我就一定要帮你解决!”

赵老师这人说到做到,和我说完这件事以后就和其他几位科任老师都打了招呼,这些老师也卖他的面子,此后赵老师就不断询问我学习上的事,可我怎么好意思不断地打搅他?只好自己暗地里使劲儿。不过为了应付赵老师的好心、苦心,偶尔我也找老师们问问自己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可这实在是杯水车薪。

很快日子就要到元旦,郭露芬托人带话给我想在新年前一天的下午见见我。

按照惯例,每年的12月31号,各学校的师生们都要举行联欢会,然后大家就放假休息去玩儿了,想着自己当初的承诺,而且回到白沙后又一直没见过郭露芬,我想都没想就告诉带话的人:“31号中午12点我在青年湖公园门口等她,告诉她我一定到!”


不几天就到了31号,开完了联欢会,张红雅一路追着我到了车棚,满脸笑容地问我:“韩永,咱们现在去哪里玩会儿?你看这几天也没下雪,天气多好啊?!”

想着下午要去见郭露芬,可和张红雅一玩儿就得到下午三四点,我只好撒谎道:“今天我爸在家休息,我得赶紧回家去做饭,下午估计也出不来,你想去哪儿玩儿自己去吧!”

张红雅白了我一眼,很不满地说道:“我自己去玩儿有什么意思?自从你回到白沙,整天除了学习你就是知道回家做饭,你自己说,这么长时间你跟我一起呆过几次?”

听张红雅这么说,我心里也是觉得很歉然,可我又分身无术,只好抱歉道:“那等放假了我再陪你吧,反正再有半个来月就该放寒假了,你说呢?”

“那你就慢慢等着吧,寒假完了还有暑假呢!”张红雅说完,气愤地一推车,掉头就出了车棚,我刚想再追上她说两句好话,杨丽红撇着嘴走进了车棚。

说心里话,回到白沙我最犯憷见到的就是杨丽红,可几乎又是得天天见,现在看见她走进来,我只能装作没事人似的转身去推车。杨丽红也没说话,自从我和白兰不再来往后她就跟我不再说话,可尽管她没说话,我也感觉到了一种尴尬,心里说不出地不舒服。

出了车棚,张红雅早已经没了踪影,无奈之下,我骑上车也出了学校。

等我骑车到了路口,宋建国、庆阳几个人带着庆阳新磕的婆子——周小月正聚在那里等我,看见我过来,宋建国笑着迎上来:“怎么?跟张红雅打架了?刚才看见她过来,我们喊她,她也不理我们!呵呵,看来那气儿还不小!你是怎么惹着她了!”

我用脚一支地:“算了,这些日子这丫头脾气越来越大,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周小月走上来,故作扭捏道:“女孩子生个气、耍个小脾气很正常,哄哄她就行了!”

我一笑,如果没有她在,我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大家说了,但有她在,我就什么都没说,宋建国知道我不喜欢在校外久呆,就对我们大家道:“走吧,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别人开了联欢会,咱们哥儿几个也找地方去庆祝庆祝,好好喝点儿!”

我知道他最近又弄了些钱,就一笑道:“那你得喝酒管够!”

宋建国胸脯一拍:“不喝趴下不许走,谁丫跑了是大姑娘养的!”

庆阳几个人听了是哈哈大笑,纷纷骑上自行车我们就离开了白沙中学的路口。


酒足饭饱,我问了问庆阳时间,庆阳瞧了瞧手表道:“差一刻一点!”

我心里不由得暗叫一声糟糕,这时间可有点儿晚了,所以我忙站起身:“我还有点儿事,你们愿意再坐会儿就再坐会儿,我先走,一会儿估计立强也回来了,我等会儿去他那儿!”

说完拉开椅子我抬腿就要走,庆阳问我:“什么事?这么急?说走就走?!”

我嘻嘻一笑,一边向外走一边道:“我约了个人,这会儿时间有点儿晚了!”

不等他们再说什么,我已经走出饭馆。

开开车锁,我骑上车就直奔青年湖,等我到了那里,郭露芬早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看见我如风似火地赶来,郭露芬笑着向我跑过来,还没等我下车,她已经一下子扑进我怀里:“哥哥,坏哥哥,你想我不想?我可真想死你了!”一边说,郭露芬一边紧紧地抱了抱我,那脸上全是欢喜。我不忍心让她不高兴,只好任由她拥抱我。

好在郭露芬拥抱我的时间并不长,等她松开手,我问她:“你吃饭没?”

“也吃也没吃,反正现在是不饿!”郭露芬瞧着我,嘻嘻笑道。

“怎么呢?吃了就是吃了,没吃就是没吃,什么叫也吃也没吃?”

郭露芬顽皮地一笑:“今天在学校开联欢会各班都包了些饺子,联欢会散了我们也就算吃了饭,但正经的那顿中午饭我是还没吃,可我现在也不饿!”

我哦了一声,郭露芬就开始掏自己的书包:“永哥,我给你买了件礼物,你猜猜是什么?”

这时郭露芬的手不再动,可我已经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一个角,像是本字典,但我得让郭露芬高兴高兴,就故意猜错道:“是笔记本吧?”

郭露芬得意地一笑:“错了,再猜!”

“好吃的?”

“你就知道吃!”郭露芬看我两次都猜错,咯咯笑起来。

“那是什么?”我假装猜不出,挠了挠脑袋。

“还有一次!”郭露芬把手从书包里抽出来,眨着眼,笑着看着我。

“我真猜不出来!”我假作愚钝,一本正经道。

“真猜不出来?”郭露芬高兴坏了,“你最喜欢要的!”

“我最喜欢要的?!”我继续装傻。

郭露芬点点头,我装作恍然大悟道:“字典!”

“呵呵!哥哥你真聪明!”郭露芬迅速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一本《汉语小词典》,一边双手递给我,一边趁机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看你在学校里用的那本字典挺旧的,所以就去新华书店给你买了一本新的做新年礼物,你喜欢吗?哥哥!”

这本《汉语小词典》在书店里卖二元五角,属于比较贵的商品,那时买一本书基本都是几角钱,上一块就算贵的了,同时我还知道郭露芬家里并不富裕,不然也就不会发生郭露芬因一念之差偷拿她姨的钱而被送到工读学校的事了,所以买这本词典我不用想也知道郭露芬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为此我心里这时不禁就是一热,由衷道:“谢谢你,露芬!”

听我喊她露芬,郭露芬立刻笑得喜上眉梢,可我不想就这么接受她的礼物,就撒谎道:“我也给你买了礼物,放在朋友家,现在咱们去取!”我说的朋友家是指邢力强家,我这么说就是想给自己一个时间,是想到邢力强家后让他们帮我再出去买,然后再给郭露芬。

郭露芬一笑:“那哥哥还给别人买了礼物吗?”

“没有!”我明白郭露芬的意思,也就实话实说了。

“呵呵!”郭露芬笑了,笑得那么纯真、那么灿烂。

我不由得也跟着她笑了:“那咱们现在就去取吧,我骑车带着你!”

郭露芬没有自行车,我一说带着她去朋友家,她很高兴,可她却不想坐后面,一定要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我明白她是以示跟我亲近,但我不忍扫她的兴,就笑着同意了,没想到就因为这,我和张红雅又闹出了不愉快,最终在寒假开学后分了手。

一路上说说笑笑,我骑车带着郭露芬去了邢力强家,没想到我的自行车才一拐向邢力强家的楼前,我的脑袋就嗡的响了一下,正迎对面,张红雅和邢力强正站在楼门口外说着话。

一看见张红雅,我顿时就傻了,张红雅和邢力强这时也看见了我和郭露芬。

我急忙捏住车闸,用脚一支地,低声对郭露芬急促道:“快,下车!”

郭露芬有些不知所以,但还是听话地下了车,这时张红雅已经满眼冒火地冲了过来:“好啊,韩永,你真成,跟我说瞎话,却跟别的臭丫头鬼混,你、你、你……”张红雅一口气没喘匀,气得咳咳地咳了起来,邢立强也跟着跑到了,用眼睛询问着我。

郭露芬平白无故被骂了一个莫名其妙,可也从中猜出了几分,但她没还嘴。我急忙下车,刚伸手给张红雅拍了两下背,张红雅身子一扭,脖子一梗,骂道:“你甭现在充好人,上午我叫你出来玩儿,你说要回家做饭,那你现在给我解释解释是怎么回事?”

“我,……”急切间,我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邢立强劝道:“张红雅,韩永,有什么话咱们到上面去说,大家都别先上火!”

张红雅两眼含泪,情绪异常激动道:“韩永,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

瞧着她歇斯底里,我心里觉得很愧疚,解释道:“红雅,这是我在工读学校认的一个妹妹,她……”这下面的话我一时编排不好,郭露芬走上来道:“我和韩永没什么,……”

“闭嘴!”张红雅冲着郭露芬喊道:“我没问你,没让你说话!”

郭露芬脸一红,向后退了两步,这让我觉得有些没面子,所以我就对张红雅有些气愤道:“红雅,你这是干嘛?干嘛不让人家说话?人家又没得罪你!”

“没得罪我?抢我的男人还说没得罪我?”张红雅眼睛更红了。

“人家怎么抢你男人了?我不过是带她过来拿东西!”我连忙又解释了一句。

“哼哼,别拿我当三岁的孩子哄!一般的关系能坐在你车的大梁上吗?”

“这……”,张红雅又问了我一个哑口无言。

邢立强继续劝道:“张红雅,你还是先别哭了,先到楼上去咱们再说!”

“我,我……”张红雅连说了两个我字,又有点儿喘不上气来,我想伸手去扶她,然后拉着她上楼,张红雅把手一甩,瞪着我愤恨道:“韩永,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人,才去了工读学校一年,就认了一个什么所谓的妹妹来,现在更为这个什么妹妹撒谎骗我,那以后时间还长着呢,你不知道还要怎么地,我,我,……”张红雅说不下去了,邢立强就也想过去拉她上楼,可她把手使劲儿一甩,腾腾腾地哭着就跑走了。

邢立强抬脚想去追,可追上她又如何呢?我急忙喊住邢立强:“算了,让她走吧!”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