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行使命 正文 第七章同年兵<1>

鸿韦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4.html[/size][/URL]  晨曦初现,东方微微出现一丝薄雾,山林间静极了,除了几只麻雀在树梢上唧唧喳喳,似乎这一带的动物都已经进入了冬眠状态。不远处的一条溪流,再也看不到流动的溪水,反而结成了晶莹透明的薄冰。   小溪对面山坡外,升起袅袅炊烟,李岩、左青云、王朝阳三人围坐在一团烤火,他们从H3区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4.html


晨曦初现,东方微微出现一丝薄雾,山林间静极了,除了几只麻雀在树梢上唧唧喳喳,似乎这一带的动物都已经进入了冬眠状态。不远处的一条溪流,再也看不到流动的溪水,反而结成了晶莹透明的薄冰。

小溪对面山坡外,升起袅袅炊烟,李岩、左青云、王朝阳三人围坐在一团烤火,他们从H3区域,一路上摆脱B组驾驶着高机动越野车的围堵。经过种种封锁,终于到达H1终点,他们付出了所有的努力,然而残酷的现实,却让太多的队员接受了淘汰的命运。


李岩在焦急地等着苏文航、杨子骢的出现,他并不希望两人中途会遇到什么大挫折,然而,对于两人来说,挫折只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时间似乎又追溯到苏文航杨子骢身边,他们来到B5区域,并没有在这里休整,而是马上组织武装泅渡,没有什么比时间值得他们更为期待的事情了。


杨子骢,你先前行,我断后!无论在什么场合,我们都必须保持强大的警惕。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不会让我们致命,而关键在于,除非我们自己认输,忍耐也许是我们走向成功的基石,苏文航道出了自己的心机。


杨子骢毫不犹豫地跳入水中,苏文航紧随其后。


冰冷的河水,浸泡着两人的肌肤,他们默默忍受着来自寒冷的袭击。苏文航目光呆滞,表情有些难堪,在河水中漫步的感觉,的确让人难以承受。杨子骢虽然努力地坚持着,但从他那痛苦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和苏文航的处境相比,也好不了哪里去?毕竟两人同病相怜,处境相同。


苏文航,振作点!快到对岸了,如果我们再坚持一会儿,胜利就属于我们,相信我们的处境,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在逆境中生存,挑战的是勇气和毅力,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忍耐到极限,总会有柳暗花明的时候出现,你看太阳已经升起,我们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


在极度失望与恐惧煎熬的环境中度过,要想成功,我们每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能否克服困难,度过难关。如果放弃了,则变得毫无价值,如果我们抓住了机遇,就是另一番处境了,杨子骢安慰地说。


苏文航只是苦笑,他似乎有些疲倦,身体不停地打啰嗦,被冻得青紫的脸上,也难以看到平时的微笑,却多了一丝抱怨。


我试着去尝试成功,可一次次挫折,让我看到了成功的渺茫。我尝试过,但失败了,我一再尝试,再也不愿遭受打击,我消耗不起。我感到很纳闷,为什么我付出那么多,却得不到任何回报,难道成功对于我来说,付出的还不够,还需要继续付出,这不是在摧残人性吗?


苏文航,你别激动,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意义的,即使失败,对我们来说,也是具有借鉴价值。况且,我们已经快到达成功的彼岸,你又有什么担心的,用力跨过这道河,我们便成功了。


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年一度的世界顶尖侦察兵比武在爱桑尼亚举办,爱尔纳突击,你应该不会感到陌生,所参赛的军人,各个都是兵王。


为了增强竞赛的对抗性和实战化,主办方专门组织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动用武装直升机、快艇、无人侦察机,配备新型雷达侦察设备,对侦察小分队进行围剿堵截。侦察兵在经历困境时,往往所表现出与常人不同的是不轻易为危机、挫折所打败而退却。而是熟练地使用手中装备,以此突出协同作战方面的能力。


当然,不达到他们的目标,就不会善罢甘休,这是他们共同的誓言。在战场上与各国选手斗智斗勇,敢打硬拼的顽强作风,给各国选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提到中国侦察兵,老外们便会竖起大拇指,不停地喊着OK。


是什么让我国的侦察兵赢得这一荣誉,我只想给你说的是毅力、勇气和执着,当我们在危险来临时,能仍然泰然自若地监视着对手的一举一动,或突然之间,情况对我们不太有利,面前布满荆棘窘境,我想我们不会知难而退,而是坚韧不拔地朝着成功的方向迈进,这才真正是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杨子骢坚定地说。


河并没有那么宽,但流的却很湍急,杨子骢迈出沉沉的脚步,望着不远处的河岸,内心无比欣慰,快到了,快到了!他在不停地自言自语。


一声闷枪过后,打破了寂静的山林,两人互相伫望,已经猜出即将发生的情况。苏文航破口大骂一声该死!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被B组战斗人员围剿,除了只有认输的命,根本就不可能组织有效的对抗,如果连防御的主动权都不能把握住,那将意味着这场战斗会彻底面临淘汰的厄运。


杨子骢毅然沉着,虽然周围有种风声鹤唳的感觉,但这并没有打乱他的思绪,反而让他更加专注,寻找脱身之计。


苏文航,你在想什么?失败,功亏一篑,还是沮丧,的确,战场环境变化万千,让我们都无法适应,真正应验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战无定律的道理,接下来我们该进行如何突围?也许是对手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远处的枪声似乎又近了许多,在这个密林深处,到底埋伏着多少对手,似乎仍是一个未解之谜。一片干涸的沼泽地,有一名U2队员在来回穿梭躲避,身后的B组人员的高机动突击战车,从他那愤怒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已经尽了全力,无奈B组人员的威猛涸斗智,让他不知何去何从?


杨子骢,你快看!我们的队员冲出了B组人员的封锁区域,看来号称军区精英的特种作战大队也不过如此,我真想回去帮助那位老兵,共同对抗这群该死的混蛋。虽说在演习中U2小组分成若小组进行突围,有利于牵扯对手更多的兵力,但同时也暴露出我方作战的弱点。兵力过于分散,会被对手采取分割战术,逐一击破。这位老兄不就是活生生的一处鲜明例子,一个人去对抗人家两辆突击战车上兵力,这不是自不量力、以卵击石吗?


那名U2队员竭力奔跑到河岸,他朝苏文航、杨子骢两人呐喊,然后侧身调转枪口,朝急驰而来的突击战车疯狂扫射。可以想象,这种同归于尽、殊死搏斗的战斗,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从另一个角度上看,他将对手的目光全部转移到自己身上,是为了掩护苏文航、杨子骢两人,尽量脱离对手的伏击范围。


快点行动!苏文航你不要发愣,这位老兄可真够仗义,我们可不能辜负人家一片心意,还有一百米就到达T1集合地,在这个关键时刻,一定要沉住气,杨子骢显然已经看出整个计划的蛛丝马迹。


B组战斗人员隔岸相对,他们并不甘心,让两人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一名B组狙击手扣动扳机,苏文航停止前进,他拿起95短突,以扫射的方式,意图打乱B组狙击人员的调整位置,他是在掩护杨子骢前行,而自己却牺牲了一切。


砰得一声响,苏文航脸色冰冷,他知道这一枪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一次失败,也许是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挫折,更重要的是命运的转折点。而此刻的心情,却是异常的平静,眼看着就要走向成功的终点,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做出这种抉择,也许是一种默契。


苏文航、、、、、、杨子骢竭力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也许这一刻,没有比战友情更值得追忆的事情了,杨子骢明白,如果不是苏文航这一突然举动,他根本无法摆脱B组狙击手的火力攻击。


杨子骢,不要管我,你赶快离开这个危险境地,我现在真正领教了B组狙击手的厉害,他们个个可都是枪王,快点朝T1区域集结,离开这里越远越好,看到你能成功躲避B组人员的攻击,我压根从内心中都为你感到高兴,苏文航虽面带微笑,但可以从表情上看出内心是多么的沮丧。


杨子骢虽然没过河岸,但这并不意味着B组战斗人员会善罢甘休,反而加大了火力攻击范围,杨子骢朝苏文航打了个必胜的手势,转身消失在茫茫的山林中,站在水中的苏文航忽然间找不到压抑许久的心情,他在鄙视B组战斗人员的愚蠢举动。


回到河岸,他发现依靠在突击战车旁边的B组人员乱发牢骚,一名B组人员急忙上前搭讪,我说老兄,你们U2小组可真够顽强的,本以为这场野外生存,我跟哥几个商量一下,好好整治你们,好让你们知道B组战斗人员的厉害,可没料到,你们竟然顽强地硬撑了下来。这种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游戏可不好玩,即使赢了你们,也不光彩呀!甭说整治你们一顿,反过来,把我们拖得苦不堪言。


苏文航并没有理会眼前这位傻大个,他不说也知道这场野外生存训练没有赢家。每个人都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彼此心明照暄,一个字就是苦。


喂!老兄,刚才多谢你为我们解围,虽说我在这场训练中被淘汰了,但我还是发自内心地向你表达感谢。刚才你那一副奋不顾身的情景,让我想到了战友情深。如果说这场演习我们与B组战斗人员打成平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团队力量的总体现,我对你这种做法表示认同。苏文航注视着始才那位U2队员,似乎他是在用心与U2队员交流。


虽然我们被淘汰了,但在这次野外生存训练中,让我懂得了许多,我认为这很值得。这帮家伙也太把演习当真了,本来我有一个隐蔽很好的地方,被他们的狙击手发现了,不得不溜之大吉。没想到竟阴差阳错地遇到了来回巡视的突击战车,这下倒真给人家突击了。


你是哪个部队的?虽说我们被淘汰了,但你做出的每一件事情可从来不丢咱们蓝军部队的面子,要不尽管红军部队装备不论多么先进,还不是被打得落花流水,U2队员意犹未尽地说。


我来自A军区K雷达旅直属雷达站,我叫苏文航,全雷达站都知道我的大名。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切磋球技,别的业余爱好,我不敢说你不如我,但打篮球,我可是有天赋的,苏文航说。


U2队员表情有些激动:“看来我们两个是很有缘份的,我叫张云双,来自K雷达旅T雷达团边防雷达站,和你这位身在直属机关的士官相比,的确有些差距,怎么样?同年兵,是不是很深有感触呀!


苏文航挠了挠头皮,他的确没有想到对面的战友竟然还和自己是一个旅的,不免有些欣若狂喜。两人仅仅相拥在一起,没有言语交谈,只是紧紧地盯着对方,忽然间哈哈大笑,围在身旁的B组人员有些错愕,不知两人在搞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