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礼帽计划 第一部 青衣与裁缝 第十章 怒骂

zyl904302 收藏 8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size][/URL] “朴恩新,你真是一个厚颜无耻的人”,张风怒视着三木,眼中如要喷出火来一样。三木有些害怕,把身子往后缩了缩。 “我们用金慧姑娘来要挟你?你以为这世上的人都跟你和你的日本主子一样,都是毫无人性的畜生吗?金慧姑娘有过如此凄惨的遭遇,除了没人性的畜生,谁还忍心强迫她去做一些她自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朴恩新,你真是一个厚颜无耻的人”,张风怒视着三木,眼中如要喷出火来一样。三木有些害怕,把身子往后缩了缩。

“我们用金慧姑娘来要挟你?你以为这世上的人都跟你和你的日本主子一样,都是毫无人性的畜生吗?金慧姑娘有过如此凄惨的遭遇,除了没人性的畜生,谁还忍心强迫她去做一些她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张风怒道。

“你根本就是一个极端自私、极端狭隘的人,你是一个把自己的需求看比什么都重要的人,你就是一个毫无原则性的人形动物,你唯一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在你的心中没有丝毫的国家和民族的观念,为了自己的利益,你和你的老子可以抛弃一切,去为侵略你们国家的畜生卖命效忠,更是不知廉耻、想尽办法地要变成和他们一样的畜生。有人不做,你要去做畜生,更以成功地由人变成畜生而洋洋自得。”

“你们这帮畜生,曾经把慰安所当成天使之城,可以在里面为所欲为,尽情地开心,蹂躏那些可怜的女子。可是当你发现自己的心爱之人也在这些女子之中时,你的世界崩溃了,你信奉的价值观念突然之间全部坍塌了,天使之城一转眼间变成了魔鬼游乐园。你想把所有去过慰安所的人统统杀掉,却忘不了自己也曾是魔鬼中的一员,更畏惧魔鬼强大的力量。于是,感觉到无能为力改变这一切的你又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虚无主义者,这世界上的一切对你而言都是毫无意义的存在。你憎恨这场战争,憎恨这个社会,憎恨这个世界上包括你自己在内的几乎所有人。”

“你将金慧从慰安所中救出,这是你做的唯一一件作为人应该做的事,金慧姑娘成了你生存下去的唯一价值所在,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你才觉得自己是个活着的人,其他任何时候,你都是在行尸走肉。”

“你想带着金慧姑娘离开,重新去寻找一个充满着阳光和鲜花的地方,可是,由于你抛弃了人类共有的那些崇高的、美好的品德和情操,再炽热的阳光照到你的身上,你也不会感觉到温暖,因为你的心灵时时刻刻都在由里向外地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再娇艳的花朵,你也感受不到它的香郁与动人,因为自私与狭隘已经让你忘却了‘感动’这个词。”

“是的,眼下看来我们暂时是打败了,日军自以为胜利在望,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像你这样没有脊梁骨的人被吓趴下了,忙不迭地跪倒在日寇面前,去向他们苦苦哀求。但是,中华大地上更多的是将个人的生死荣辱抛于一旁,前赴后继地奔向各个抗日战场,与日寇浴血奋战的英勇的华夏儿女。五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二十年,二十年不行就一百年,终有一天,我们一定能将闯入我们家园的强盗与野兽给赶出去,让我们的家园恢复她应有的美丽和宁静,因为我们华夏儿女的血液中从来就没有屈服的因子。”

三木面若死灰,呆呆地看着张风。张风的一席话将他心中仅有的一点防线击的粉碎,将他藏在心底最深处,连他自己都不愿去碰的那些最肮脏、最丑陋的东西给抖落了出来,他此刻就像是一只放在案板上,刚刚洗剥干净的鸭子,在人们的眼前毫无遮掩。他提不起丝毫的勇气来进行反驳,他也找不出哪怕一丁点的理由来反驳。

张风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转身回到椅子旁坐下,“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朴恩新先生,如果不是你处心积虑地想要敲诈我,今天我们俩也不会坐在这里。你是那种无法获得别人信任的人,同样,我们也不敢信任你,因此,我们压根就没考虑过要你为我们做事。”

“那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三木问道,声音嘶哑的好像落在陷阱里已经挣扎嚎叫了半日的野狼。

“很简单,你仍然是三木有信,仍旧是雨机关的特务,而我依然是密码破译专家吉田正刚少佐,咱们之间要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你不可以再跟踪、阻挠我的行动。要知道,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之所以不杀你,并不是担心大岛和山口追查,我可以轻易制造一个场面让大岛和山口根本怀疑不到我;不杀你也不是因为你还有活下去的理由,就凭你帮着日本人做的那些为非作歹的事情,就足够让你死上很多次。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金慧姑娘,这真是一件既残忍又有些滑稽的事,你现在居然也成了金慧姑娘活下去的唯一的依靠。”说到这里,张风也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张风没有再说话,屋里暂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想明白了吗?如果想明白了,你就先回去吧。”张风说道:“金慧姑娘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等我从雨机关里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后,我可以给你两本护照,甚至还有一些钱,让你带着她离开这里去美国。”

听张风这么说,三木的眼睛亮了一下,脸上也稍微恢复了一点血色,他沉思了一会,站起来对张风说道:“好吧,我按你们的吩咐去做。”

张风点了点头,三木向张风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将门拉开,刚要迈出去,忽又回头道:“你们要好好的照顾阿慧。”

“你放心吧,”张风应道,自己也站起身来,对门外说了一句,“把枪还给他。”

三木出门接过枪,慢慢向远处走去,张风看着他的身影,觉得他就像一个没有了主魂的幽灵,在微弱的月光下飘荡着,慢慢地融入了街边建筑物的阴影之中。

这时,里屋的布帘被人掀开,王修平走了出来,站在张风的身旁,问了一句,“你还是决定放过他?”

张风点点头道:“是的,还是那两个理由,杀了他,金慧也活不下去;其次,如果他的死引起大岛与山口的疑心,提高雨机关现有的警戒程度,势必会影响到我的下一步行动。”

王修平点点头,不再说话。

张风又道:“只怕不能再让金慧住在这里了。”

王修平道:“都已经安排了,另外给她寻了一个住处,找了一个老妈子照顾她,至于三木的事,我也会给他讲明,让她不必担心。唉!”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都为金慧的命运而无言嗟叹。

过了一会,张风道:“时间有些晚了,我也该回去了,站长你还有什么交待没有?”

王修平拍拍张风,“自己要多加小心。”

张风咧嘴一笑,转身出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