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一代悲情才女卓文君

碧海箫声 收藏 0 349
导读: 这天的天气有些阴凉,她莫名烦躁。结婚五年了,她从一个清纯稚嫩的少女变成一个姿容曼妙的女人。心中的那个男人,是她的树,她为之骄傲的郎君。   现在的生活很富足,他不在身边的日子还是有些冷清……   酒馆的生意不知是因了他们传奇的故事还是因为她的美貌,总是有很多客人慕名而来。她穿着粗布服裤,挽着袖子在堂前卖酒。他则招呼客人,点单刷盘子洗碗,在客人中忙碌穿梭。偶尔空闲的时候,他望着她呆呆的出神:她明媚的笑容,忙碌的身影,盘起的头发上插了一根发簪,如堆了一朵云彩,淡淡的衣装,倒衬出些清水出芙蓉的味道来

这天的天气有些阴凉,她莫名烦躁。结婚五年了,她从一个清纯稚嫩的少女变成一个姿容曼妙的女人。心中的那个男人,是她的树,她为之骄傲的郎君。


现在的生活很富足,他不在身边的日子还是有些冷清……


酒馆的生意不知是因了他们传奇的故事还是因为她的美貌,总是有很多客人慕名而来。她穿着粗布服裤,挽着袖子在堂前卖酒。他则招呼客人,点单刷盘子洗碗,在客人中忙碌穿梭。偶尔空闲的时候,他望着她呆呆的出神:她明媚的笑容,忙碌的身影,盘起的头发上插了一根发簪,如堆了一朵云彩,淡淡的衣装,倒衬出些清水出芙蓉的味道来。


客人一声:“拿酒来!”他忙不迭的转身进了厨房,心里还想着娘子的模样。


她望着那个翩翩少年郎——穿着小二的衣服,竟然也有几分英武之气。她想自己是没有错的。有气魄的人,无论穿什么衣服都从容豪迈。


晚上,他们一起赋诗弹琴,对着月光相伴,话儿滔滔。爱情是在苦中寻找乐趣。她喜欢听他弹那首曲子,那让她的心中奔腾万千,更情意缠绵。


他握着她的手,心疼的说:“娘子,你受苦了。”她灿烂一笑。她倔强的离开那个豪华的大院,就是为着他。有着他陪在身边,再清苦的日子也如沐着暖洋洋的太阳。他紧紧握住她的双手里传递着他对她的情意。


月色明朗的夜里,他们相对鼓琴。她唱: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琴声悠扬,缠绵激荡。是她心里最坚定的表白,她爱他的心如此坚韧。


……


这些日子她不知回忆了多少遍。一次回忆就会一次温暖,也更加惆怅。


他为了求官已经离家五年了。


她的歌唱到杜鹃啼血,声声带着凄苦的呼唤。


爱一个人需要多少耐心。她仍然坚持卖酒当垆的简单生活,为纪念那段快乐日子,还是为了留住丈夫的心?


子娟是她的侍女。她们在一起名分上是主仆,却情同姐妹。每当她一个人静静独坐的时候,她就会给她沏一壶茶来。偶尔两人读书,去园圃里种花,她弹琴,子娟就唱曲儿,她的许多回忆,子娟都和着她完成。


她坐在花厅里,有点恹恹的。子娟拿着一封信欣欣的走来:“小姐,姑爷来信了。”她慌张的站起,脸上堆满了笑容。


抚摸着那熟悉的字迹,喜悦溢满心田。子娟在旁边偷偷的笑,她的小姐有些糊涂了,一个人拿着信只顾傻笑,还不拆开。忍不住说:“小姐,打开看看写什么?是姑爷的喜信吧?” 她笑:“丫头,多嘴!”撕开信封,把一张薄薄的纸夹了出来。她慢慢的展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


她慢慢的又念了一遍。脸色渐渐的沉下去了。


子娟看着小姐的突然变化,知道肯定是不好的事情。也不敢多言,陪着她站在花架下。徐久她看着她的泪水啪啪的滴下来,伴着落花打在信纸上。


“小姐——”


她真想哭,长这么大,第一次想痛快的哭。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嫁这样一个郎君。她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心,付出所有的爱怜和勇气!


然而他……


他忘记了曾经山盟海誓,他忘记了同甘共苦的生活,忘记了握手长老老的情深了么?他哪里懂得分别岁月里她的思念如海汹涌不绝?


一別之后


二地悬念


只说是三四月


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


八行书无可传


九连环从中折断


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百思想


千系念


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言千语说不尽


百无聊赖十依栏


重九登高看孤雁


八月中秋月不圆


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


六月伏天 人人摇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如火 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


四月枇杷未黄 我欲对镜心意乱


急匆匆 三月桃花随水转


飘零零 二月风筝线几断


郎呀郎 巴不得下一世 你为女來我做男


他的心里独独没有亿(忆)。


伤心就像那缠树的藤,越缠越紧,逼得她心里苦海泛滥。思念,自君别后,山高水长。魂兮梦兮不曾相忘,相隔天涯多少思量。


她哪里晓得她的情郎正春风得意,一篇文辞华美气势磅礴的《上林赋》写的皇帝心花怒放,又做为汉武帝的专使招抚了夜郎归顺汉朝。邛、鮈、冉、鮉一带地区各族首领见夜郎归顺了汉朝,也表示愿意归顺汉朝。于是汉武帝就又封他为中郎将,手持皇帝的旄节,去招抚这些地区的部族。他出色的完成了工作。


事业蒸蒸日上,生活正是滋润的时候,妻子写的信让过着糜烂生活的他有些愧疚。


他心切切地奔回家与妻子团聚。


两个人又过着诗酒话明月,弹琴对长赋的悠然日子。


倏忽半载已逝。他忽然思念那些花红柳绿的生活。妻子一直不能生育,对于一个男子来讲是一件很不堪的事情。他在歌宴上碰到了那个明眸善睐的女子,她婉转的歌喉,柔软的腰肢,还有她对他的脉脉含情。中年的男子总是很难按捺那份年轻的诱惑。


他借口要个孩子。纳妾。他苦于找不到机会和她商量。


那天她忽然心血来潮要和他下盘棋。“夫君要让我一个子。”“不!让三个。”他兴致昂然。


他看着她的脸,虽然经历的这些年,还是那样的美丽,反倒多了些成熟的韵致。


他看着她高兴,就有意试探她。纳妾的事情刚出口,她本来捏着棋子的手指忽然缩了回来:“你是嫌弃我老了么?”她问。他嗫嚅着:“夫人,你永远都是最美的!”


她哼了一声,掀帘进屋去了。月光有些淡淡的影子洒在斑驳的树影上,她提着一壶白酒,她很少喝酒,一边哭,一边往口里灌。酒入愁肠,一阵阵的灼热,她的心也一点点的沉淀。


他们也是曾经沧海,也是真心相爱举案齐眉。他们一起有那么多甜蜜的回忆,也曾经为了在一起不顾世俗的眼光,卖酒当垆。如今,她也一样面临着被抛弃的命运。


爱情不需要分享,她想要完完整整的拥有他。功名不重要,贫富不重要,艰苦也不重要,只要他永远的爱她,给她一颗温暖的心。


可是,他却背弃了自己曾经的誓言,他说今与君相遇,结发为夫妻,生死到白头。


如果,不能给她。她毅然决然的要离开。


皑如山上雪。皓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蹀躞御沟止,沟水东西流。


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竹杆何袅袅,鱼儿何徙徙,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


心如皑皑白雪,皓皓如明月,你要走就走吧。曾经只想嫁给一个有情意的男儿,与他白头不相离……


她几乎是痛哭狂歌了,写完这些还觉得心里的怒气未消,恨恨的写道:“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又补写两行:“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他看过诗词,痛心裂肺。


想起自己当初追求她的时候,只是一个清苦的书生,寄居在朋友家里。她的父亲是当地首富,他是连见她的机会都没有的。但听说她很美:“眉色远望如山,脸际常若芙蓉,皮肤柔滑如脂”,更兼她善琴,文采亦非凡。他多少次在梦里痴痴的幻想,却不敢奢望。他们中间隔着高高的一座山,她站在山上凌波微笑,他昂首眼羡。


她本来已许配给某一皇孙,不料那皇孙短命,未待成婚便匆匆辞世。才十六岁她却成了寡妇。


一次偶然的宴会,他和朋友同被邀请去做客。席间的宾客来往唱诗,喝酒,觥筹交错。他却在寻找,那个妙丽的影子,尽管知道一切也许只是徒劳。


就在那么一瞥见,他看见花影里掩映着一个女子如花的笑靥。他的心砰砰的跳:“是她么?”


喧闹的声音把他从遐想里拽了回来。卓王爷哈哈大笑:“听说司马公司善琴,不知可否即兴奏一曲?”


他潇洒的挥挥衣袖施礼:“恭敬不如从命,献丑了。”


长长的衣袖,洒脱的样子,清秀的面庞,闲雅的举止。他的手指在琴弦上飞舞,那琴音如蝴蝶张开了翅膀,飞过小草,飞过花丛,飞过窗台,飞到她的心里了。那是一首爱情的乐符,也是一曲希冀的生命乐章。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那夜他怀着幸福和惆怅的心情离开。他不知道那个华丽窗帷后面的笑脸是否懂他的心。和他心心相印,和他比翼双飞。


冬天的雪本来就有些多情,踩在上面发出咯吱的声音,他焦急的等待着她的信息。心几乎跳出了胸口。风几次把门推开了,他一阵狂喜奔过去,失望而返。


她终于还是来了,带着甜甜的冰冷的雪花的气息。这一生因为这一次聚会,他哭了。她笑了又哭了。


总是有些幸福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他和她相拥着享受幸福的哭泣。


……


“娘子。”他哀求她。“如果此生再生二意,我情愿被天冻死。”他记得那个冬天有多冷,他有多幸福。


她泪流满面。那么艰苦的时候,他们还坚守着一份真挚的爱情,现在生活好了,他们反倒没有了曾经的那份心情。是她错了么?


他对她还是真挚的。他怕她离开,这个曾经抛弃一切奔到他身边的女人,他知道她有多么坚强,也有多么爱恋。


爱情,也许会因为时光改变。她的心却如浦苇坚韧,他难道不该像磐石一般么?


他默默的向她走去。


后来他们隐居山林与日月做伴,与鸣泉为邻,风来吹啸,月来弄影的神仙日子。幸福的生活总是过得太快,十年后他死了,一年后她郁郁而终。他们的爱情,算得上完美。毕竟她用心去追求了,她用智慧和勇气去维护了。她也得到了永恒。


相关链接:


人物简介:卓文君西汉临邛人,汉代才女,她貌美有才气,善鼓琴,家中富贵。她是卓王孙之女,未嫁夫丧。相如居住在临邛县令王吉家里,听说文君“面容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心中仰慕,司马相如借赴卓王孙家宴之际,弹奏《凤求凰》,向文君示爱,卓文君从中领会到他的才华和情感,一心相爱。无奈父亲坚决拒绝,只得夜里与相如私奔,因相如家贫,夫妻两个典当了车马用具在街上开了个酒铺,文君当掌柜,亲自当垆卖酒,相如则作打杂。后卓王孙碍于面子,接济二人,从此二人生活富足。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