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一代悲情才女鱼玄机

碧海箫声 收藏 0 706
导读:一位由爱而堕落的才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唐才子传》记有:“玄机,长安人,女道士也。性聪慧,好读书,尤工韵调,情致繁缛。咸通中及笄,为李亿补阙侍宠。夫人妒,不能容,亿遣隶咸宜观披戴。有怨李诗云:‘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与李郢端公同巷,居止接近,诗筒往反。复与温庭筠交游,有相寄篇什。尝登崇真观南楼,睹新进士题名,赋诗曰:‘云峰满目放春情,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观其志意激切,使为一男子,必有用之才,作者颇赏怜之。时京师诸宫宇女郎,皆清俊济楚,簪星曳月,惟以吟咏自遣,玄机杰出,多见酬酢云。有诗集一卷,今传。”


在抬头的一霎那,她看见了那个苍苍的身影。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着他了,可是他还是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首诗,她也许永远只是一个洗衣的姑娘,会在某天嫁个平常百姓做个贤惠夫人。


她那么小却写出了惊艳的诗来: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他脸上的笑纹慢慢的荡漾开来。他决定收她为徒,传她习文写字,读书作画——他怜惜她的才华。她才十二岁,像早春的嫩柳,刚刚抽出了新芽蕴蓄着勃勃的生机。


他像一个宽厚的长者纵容着她的青春肆意的在春天的花丛中飞扬。她聪慧、活泼、多情善感。等到她十五岁已经出落得妖娆多姿,诗情也如涨潮的水涌涌不绝。风和日丽的一天她去崇贞观游玩,看着一群人在那里题诗,忍不住提笔写下:


云峰满月放春睛,历历银钩指下生;


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她多么希望自己是个男子,也可以去考场施展抱负。一个女子空有满腹的才华,也只能在黑夜里自吟自唱,谁来和她的哀歌?


她不知道一个翩翩的男子偶然看到了她的诗,又闻听了她的美丽。只这两点就够了,他去拜访她,看着她清澈的眼睛,如花盛开的脸,袅娜的身姿,雅致的谈吐,惊呆了!她对一个突然闯入的男子有些莫名的欢喜,有些狡黠的幻想。他向她伸出来手来,她的手被他的温暖包围。


那段的日子过得真快。淡淡的风,凉凉的月,虫子的呢喃,他的笑语,如风一样。她痛,痛得不敢去碰触。


那天的雨来得很急促,一阵风吹来,天空中已经乌云密布。


那个女人带着一群人来了,把所有的东西砸烂,号啕的哭,狠狠的骂。她一直卑微的站在那里。她没有想过自己不过是别人的一个角落,他厌倦时候休息的一个场所。爱情是什么?她从来不敢太多奢求。


他走了,只留下一个转身的背影。她听到花瓣碎裂的声音。他曾经赞她的美就像这芙蓉清纯自然,如今芙蓉也凋谢了。


他走了,却用一根线拴住了她的心。


她想他——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她的爱情在艰苦的环境中行进。她苦苦的思念,如夜里的杜鹃啼血声声都是哀鸣。她想念的那个人有着明亮的眸子,洒脱的身影,卓然的风姿。她关心他的饮食起居,相信只要坚持他们会守取团圆终必遂。日日清冷的月光撒落,思念如影随行。


山路欹斜石磴危。不愁行苦苦相思。 冰销远涧怜清韵,雪远寒峰想玉姿。


莫听凡歌春病酒。休招闲客夜贪棋。 如松匪石盟长在。比翼连襟会肯迟。


虽恨独行冬尽日。终期相见月圆时。 别君何物堪持赠,泪落晴光一首诗。


她情致缠绵,愁肠百结。她一袭素色衣装整日痴痴等待他的到来。三年有多少美丽淹没,有多少日子流失,有多少流年暗换,她独自相思。静如止水,竭斯底里


醉别千扈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 蕙兰销歇归在圃,杨柳东西伴客舟。


聚散已悲云不定,思情须学水长流; 有花时节知难遇,来肯恹恹醉玉楼。


她曾经随他遍游长安。凡夫俗子也好,王公贵胄也罢,无不惊于她的妖冶,玫瑰花般艳丽。这样美丽的一个人儿她的才名和她的美名一样耀眼呢。他很自豪,她很得意。可如今?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人生的聚散谁能说。子安,那个曾经骄傲的向人炫耀“这是我的夫人”的男子,他还会回来么?


枫叶千技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一点点的相思像流水一样日日不停。多少日子她站在萧萧的落叶中等待,登楼凝望远边的归帆。多少次满怀希冀的等待,梨花般零落。他遥远隔着高山深海的距离,再也没有音讯。她曾经娇俏的问他:“子安,帮我描下眉好么?”他笑着:“从此以后,我日日为娘子描眉。”一切恍如昨日,她的心被生生的揉捏。


她无心梳妆,无心赏月。心里的苦寂如冬日的坚冰。她向身边的每一个人抱怨。


她恨他,她也爱他。


可是,她爱情的种子却种在了那个负心人身上,从此再也不会开花,不会结果。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他走了,带着娇妻。那娇妻不是她。


他偷偷的走了,没有告诉她。


她为他守了三年,林花谢了,海棠开了又谢,一千多个日子就在等待中去了。她恨——为什么三年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呢?一个女子能有多少青春?她在苦苦的等待中那些焦急的心情,他懂么?


一定要找到一个比他更好的人。她在冷冷的月光中咬牙切齿。


失意之下,她出家为尼,直接在自己主持的庵堂里接纳宾客,上自王孙公子下到乐工伶人,只要是帅哥来者不拒。用她自己的话说:“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我能找到更风流的才子帅哥,何必为那个负心郎抱恨呢?) 她开门迎笑。长安城一夜之间传说一个女子,她的艳丽和她的才名,她日日在酒声歌声中放诞。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沉醉声色里,消耗自己的寂寞罢了。


夜里的寂寞就像风中的树叶,有些急促,有些细碎。她被这细微的声音裹得紧紧的,不能呼吸。


温庭筠——她的老师,一个才名纵横的人,静静的望着她。在她伤心的时候,她生病的时候,她等待的时候,她遥望的时候……静静的望着。她忽然觉得自己为了虚荣错过了太多的温暖,曾经的那份爱情不过是年少的轻狂罢了。曾经那么固执的喜欢子安,因了他的才气还有他的姿容。哪个女子不希望自己的男子是一个俊雅少年郎呢?


而这个默默注视自己的男人,她从来不曾想起过。他给她的爱,就像春日的阳光,总是暖洋洋的,她享受着却忘乎所以。


她回头,他已经远去。


她举着鲜艳的旗帜招蜂引蝶的时候,他孤独的离去。等到风住了,雨停了,花已凋零了,他才回来。诸般不在,他只能躲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泪在血溅的一霎那涌出。


俗人们纷纷扰扰的传说着一个贱人的故事——因为妒忌,那个女人害死了自己的婢女。到了24岁上,玄机女士还没有找到可以托付终身的如意郎君,而新的烦恼又来了。她有位婢女(一说为徒弟) 名叫绿翘,长得很不错,年龄渐长初解风情,和鱼玄机的一位恩客眉目传情有了往来,竟然在庵中趁鱼玄机不在时与他偷情。鱼玄机发现后想要修理修理她,偏偏绿翘恃美而骄不服管教,鱼女士一时失控竟然将她打死了。谁又知道,她的失手之举,在寒夜忍受了多少折磨?事发之后,那位恩客和另外一些喜欢绿翘的男人们都出来打抱不平,鱼玄机没有为自己辩解,伏法而死人活着,总是不如死了干净,爱她的人都抛弃了她,恨她的人能有多久呢?也许几年以后他们再也不会想起。


他最后看到她含着泪水的微笑。风一点点的拂着他的衣……


“老师你说我还会变得更厉害些么?”


“当然,你这么聪敏,一定成为长安最出色的女子。”老师答

于是,她的清脆的笑声似蝴蝶的飞翔……

--------------------------------------------------------------------------

史料记载


鱼玄机玄机,长安人,女道士也。性聪慧,好读书,尤工韵调,情致繁缛。咸通中及笄,为李亿补阙侍宠。夫人妒,不能容,亿遣隶咸宜观披戴。有怨李诗云:“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与李郢端公同巷,居止接近,诗筒往反。复与温庭筠交游,有相寄篇什。尝登崇真观南楼,睹新进士题名,赋诗曰:“云峰满目放春情,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观其志意激切,使为一男子,必有用之才,作者颇赏怜之。时京师诸宫宇女郎,皆清俊济楚,簪星曳月,惟以吟咏自遣,玄机杰出,多见酬酢云。有诗集一卷,今传。


——辛文房《唐才子传》卷八


唐女道鱼玄机,字蕙兰,甚有才思。咸通中,为李亿补阙执箕帚。后爱衰下山,隶咸宜观为女道士,有怨李公诗曰:“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又云:“蕙兰销歇归春浦,杨柳东西伴客舟。”自是纵怀,乃娼妇也。竟以杀侍婢为京兆尹温璋杀之。有集行于世。


——唐孙光宪《北梦琐言》卷九

本文内容于 2010-2-26 14:17:10 被碧海箫声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