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剑突击 第一卷 沙漠雄鹰 第23节 烈阳晒钢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35.html



中午时分是最热的时候,是最难熬的时段。厉剑习惯把最危险、最艰巨的任务留给自己,所以,他得到队员们的尊重。

厉剑把郑永贤的头枕在他的大腿上,闭上双眼。他貌似平静,其实内心就像翻江倒海,沸腾不已。在恍惚之间,他仿佛回到了他的童年。在冰天雪地里,只有七八岁的他赤足在雪原里狂奔,狂奔,只要他偷懒,父亲的鞭子就无情地落下来;在赤炎千里的夏日里,十岁的他被父亲埋在可以烤熟鸡蛋的沙漠里,练习忍耐力,练习瑜伽;在雾霭沉沉的春季里,十二岁的他在一望无际的热带丛林里跟父亲学习潜伏、捕猎、埋设地雷,射杀贩毒贩子;在金风送爽的秋天,十五岁的他就在苍茫无边的草原里独自穿行;只要时间和地点允许,无论炎夏酷暑,无论深秋寒冬,无论阳光明媚或是狂风骤雨,他都在大海里畅游,与滔天恶浪搏击,用此办法练习体能和对抗大自然的能力。

他永远记得父亲的一句话:“战天斗地,其乐无穷。只有具有骆驼的忍耐力、熊的体魄、狐狸的机智、狂狮的勇猛、猎豹的速度、战狼的孤独,才能战天斗地,才会感到其乐无穷。”

有一天,他的人生出现巨变。他对父亲谈不上爱,但也没有恨,他以为父亲是冷血动物,但父亲临死前流着浑浊的泪水,用颤抖的大手抚摸他的脸庞时,他麻木的神经居然觉得针刺般痛。他永远忘不了父亲短短的几句遗言:“对不起,爸爸连累你受苦受难了。生存才是硬道理,你要顽强地生存下去。”

父亲撒手人寰,他以为心硬如钢铁,但他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涌出来。要知道,从八岁开始,他就只有流血,没有流泪。伴随着泪水的是锥心钻骨的痛楚,还有就是无助与茫然。他虽然接受了非人的锻炼,可以在任何恶劣的自然环境中顽强地生存下去,但他不用为衣食住行操心,所有的一切都有父亲撑着。现在,擎天之柱轰然倒地,他不得不独自面对。

下山参加国防军,偶然认识了她,是他人生的转折点。父亲虽然救会他各种生存技能,虽然传授了他一身杀人技巧,但与人相处和共存的生存法则与经验是不能传授的。他不知道,人比各种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各种猛兽都要可怕得多,所以,他吃亏了。从他下山的那一天起,他就坠入了黑暗的深渊,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他亲手杀掉她,摆脱那段黑暗历史之后,参加了法国外籍兵团。在当兵的日子里,他感受到战友的温暖。离开了法国外籍兵团后,他就义无反顾地加入“黑鹰”安全顾问公司,目的单纯,就像想重温有战友的感觉。自从组建利剑突击队开始,每天训练队员时和他们一起打滚攀爬,他才找回童年那种温暖的感觉,才有了朋友的概念。当他看到李朝龙、林汝成、阮涛声、郑永贤为了战友的安全,血洒战场时,他对“战友”“兄弟”这个称呼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所以看见战友牺牲和受伤,他心里的坚冰就融化,就会心如刀割。

正午十二点,厉剑准时睁开双眼,他看一眼熟睡的战友,眼中露出淡淡的暖意。他蹑手蹑脚地钻出山洞,爬上制高点。举目四顾,逼入眼帘的是满眼的黄土和贫瘠的山岭,满目疮痍。一枪虽然潜伏得很隐蔽,但担任警戒需要有开阔的视野,所以他还是很容易找到和黄土石山浑然一体的一枪。

他用狙击步枪瞄准一块岩石旁的一个小黄土堆,左手打一个“OK”的手势。那堆黄土渐渐隆起,继而露出一个人头。透过狙击镜,他看到一枪的枪管也用沙漠迷彩布包裹着,他和一枪的眼神通过狙击镜交流着。一枪也向他打个“ok”的手势,然后披着伪装服弓着腰一溜烟地跑向山洞。

一枪选择潜伏地点确实好地方,大岩石背对着东方的是连绵的荒山,可以不用考虑敌人从东方出现,其他三个方向的视野开阔清晰,而大岩石还可以遮挡猛烈的太阳光。岩石旁还有几棵厉剑叫不出名字来的低矮的小树,也可以遮阴。不过,如果在实战中,这个地方首先会引来敌军狙击手的高度重视和热情的照顾。

在正午之后,太阳向西移动,这个潜伏点就直接暴露在烈阳下,失去优势,敌方的狙击手就会忽视。厉剑决定还是在一枪潜伏的地方警戒,他戴上护目镜,显得有点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