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人以人为本 收藏 9 3955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6_39398_10739398.jpg[/img] 南朝鲜"首都师"第一团是一九四六年一月南朝鲜首批组建的八个团之一,享有"国军主力"的美名,是"首都师"的"王牌团"。在"三八线"以北的襄阳守备战中,一战成名,韩国总统李成晚亲授"虎头旗",从此得名"白虎团"。但在金城战役二青洞一战中,被志愿军六十八军二零三师渗透迂回支队打得威风扫地,"虎头旗"也落入志愿军手中,如今收藏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里成为"白虎团"名落孙山的象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南朝鲜"首都师"第一团是一九四六年一月南朝鲜首批组建的八个团之一,享有"国军主力"的美名,是"首都师"的"王牌团"。在"三八线"以北的襄阳守备战中,一战成名,韩国总统李成晚亲授"虎头旗",从此得名"白虎团"。但在金城战役二青洞一战中,被志愿军六十八军二零三师渗透迂回支队打得威风扫地,"虎头旗"也落入志愿军手中,如今收藏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里成为"白虎团"名落孙山的象征,而"白虎团"也在金城战役中走进了坟墓。中国人民对"白虎团"并不陌生,因为京剧《奇袭白虎团》已经家喻户晓。但对南朝鲜"首都师"却知之甚少,只有了解了"首都师",才能更加全面地了解"白虎团"。"首都师"是"白虎团"的所在师,"白虎团"是"首都师"的第一团。 "首都师"是南朝鲜4个主力师之一,是头号"王牌"师,其师徽就是一只血口獠牙的白色虎头,美军高级将领称其为"韩国第一荣誉师",在南朝鲜享有"无敌猛虎"的美称。1948年8月5日,李承晚任总统的"大韩民国"政府成立后,立即着手组建正规武装力量,同北方的朝鲜人民共和国对抗。1949年6月,南朝鲜统卫部将首都警备司令部改成一个正规步兵师,半年后,命名为"首都师"。"首都师"由1团、2团、17团、18团组成,后2团调出。1团成立于1946年1月,是韩国首批组建的8个团之一,兵员充分,装备精良,是南朝鲜重点建设的3个团之一,绰号 "白虎团"。"白虎团"编入"首都师"后,便成为"首都师"的"王牌"团。


"首都师"主要战绩是:1950年9月,随"联合国军"大举北进,10月初率先越过"三八线";11月中旬,"首都师"单刀直入,所向披靡325公里,出其不意地拿下了清津港,这是南朝鲜军夺取的最北面的朝鲜城市;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后,"联合国军"和韩军全部逃到"三八线"以南,惟有"首都师"固守住了襄阳阵地,成为"联合国军"在"三八线"以北保留的惟一的一块地盘;1951年5月,在大关岭战斗中,由于"首都师"固守住阵地,使南朝鲜军第1军团免遭中朝军队合围,这一战绩使美军对"首都师"刮目相看;1952年在金城东南575高地、663高地的战斗中,"首都师"又战功卓著。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称赞说:"首都师自韩战爆发后的28个月里,一次也没有改做预备队离开过前线,而且打仗一次也没有输过,堪称大韩民国第一荣誉师!"在"首都师"历次功绩中,"白虎团"大都立的是头功。在"三八线"以北的襄阳阵地坚守战中,"白虎团"死守阵地,荣获"国军主力"的美名。南朝鲜总统李承晚亲自授予"白虎团"新团旗--"虎头旗"。然而,在朝鲜战争即将结束的金城战役中,"白虎团"虎威扫地,"首都师"灵魂出壳。 金城战役前,"首都师"师长崔昌颜将"白虎团"部署在金城东南防线的右翼,团部设在二青洞;26团部署在左翼,团部设在芳洞;机甲团部署在浦幕,担任预备队,称之为"冰岛防线"。


1953年7月13日,金城战役打响。志愿军密集的炮火震天憾地,"白虎团"部署在一线的3个营遭到了猛烈的攻击。右端的2营溃不成军;中央防线的1营阵地连连告急。团长崔喜寅急令预备队9连和11连增援。9连在途中被志愿军炮火消灭了一半,连长也中弹负伤,全连树倒猢狲散,争相逃命。谁知,连长逃命途中又被美军误认为是志愿军,一阵乱枪猛扫,要不是躲闪及时,就成了美军的枪下鬼。11连也伤亡惨重,但好歹总算赶到了1营阵地。尽管如此,也无力回天,1营阵地在志愿军的强大攻势下,土崩瓦解。


"白虎团"二青洞团指挥所一片混乱,与前线的有线联络全部中断,无线联络时有时无,派出的通信员都迷失了方向,上校团长崔喜寅急得不知所措。左翼的26团也遭到灭顶之灾。在志愿军猛烈炮火轰击和步兵的勇猛冲击下,该团防线摇摇欲坠。赶来增援的坦克排被志愿军炮火打得履带断裂,火光熊熊,残存的坦克掉头鼠窜。齐宫洞师指挥所也是一片哀鸣。师长崔昌颜同时接到"白虎团"团长和26团团长的告急电,都紧急求援。崔昌颜判定志愿军的主攻方向是"白虎团",便令浦幕的机甲团派一个营火速增援"白虎团"。机甲团团长陆根珠上校驱车亲率2营赶往二青洞,谁知此为黄泉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此时已是午夜时分,26团遭到了志愿军更加猛烈的进攻,阵地全部失守,官兵四处逃散,留在阵地上、碉堡里的全被炸死。两名美军观察员也被志愿军的爆破筒炸死在地下工事里。1营首先被打垮,2营、3营企图发起反攻,结果成了志愿军炮火的肉靶,被炸得血肉横飞,官兵纷纷抱头鼠窜,两个营都只剩下一百来人。"白虎团"的命运比26团更惨。 2营兵败后退守到二线,还没站稳脚,志愿军便从他们与1营的结合部钻了进来,5、6、7三个连的阵地被志愿军分割包围起来,522高地上的营指挥所也遭到攻击。担任支援他们的机甲团炮群早就溜之大吉,炮火支援没了指望,营部与团部又失去联系,只好各自为战,夺路逃生,1000多人的2营幸存下来的仅剩280人。1营的阵地如雪崩一样垮了下来。


营部也被志愿军包围,1营长与前来增援的3营长带着30多名残兵躲进一个地下掩体。突然,志愿军的爆破筒跟进来做伴,一声轰鸣,除1营长负伤外,全部被炸死。1营两个连长战死,副营长和4个排长失踪,1营全营覆灭了。"白虎团"防区内的几个炮群同时遭到志愿军炮火齐袭,成为一堆堆破铜烂铁,炮10营营长被炮火送上了西天。 然而,更悲惨的命运已经降临到"白虎团"团部的头上。 青岛警备区原副司令员赵仁虎是当年志愿军68军203师某团副团长、奇袭"白虎团"的指挥员,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50周年前夕,他谈起了这段当年惊心动魄的往事:金城战役,团党委赋予我的任务是带领一个穿插营组成203师渗透支队插入敌后,消灭敌炮兵、捣毁敌"白虎团"团部。 在金城战役前,我们做了充分的战前训练,全营官兵认真学习了地图和指北针的使用方法,熟悉了美军5种武器的使用方法和擒拿技术。 7月12日夜间,在金城战役发起的前一天深夜,细雨蒙蒙,我让营参谋长张朝柱带领6名战士先爬到敌人守卫的山头抓"舌头",了解情况。刚爬到敌人阵地,张朝柱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以为是自己人,发出了口令,但对方发出的是朝语。不好,是敌人!"打!"几颗手榴弹立即在敌群中开了花,他们乱中取胜,不仅打死了许多敌人,还抓了3名俘虏。 听到枪声我还为张参谋长他们担心,看到他们带着3名南朝鲜军俘虏来到我面前,我又惊又喜。经对俘虏的审讯,我们得知敌两个炮兵阵地一个在山南里,另一个在风洞里。"白虎团"团部在二青洞山沟的五间大房子里。于是,我带领500多人的穿插营潜伏在敌人眼皮底下的草丛里。7月13日21时,信号弹划破夜空,我军万炮齐鸣,仅20分钟内,1900余吨炮弹倾泻在敌人阵地上。志愿军3个突击集团向南朝鲜军4个师60公里的防御正面展开了猛烈的攻击。在我军炮火的掩护下,我命令一个加强班带上机枪,摸到了敌炮兵阵地后面,一个猛打猛冲就把敌人炮阵地报销了,加强班无一人伤亡。


14日凌晨,我带领穿插营沿灰谷界村上了公路,行进到"白虎团"1营、3营的防区结合部时,遭到"白虎团"一个加强排的阻击,穿插营4连9班一阵火力齐袭,当场打死7名敌人,其余敌人纷纷逃窜。在向"白虎团"团部挺进中,我考虑大部队行动容易暴露目标,于是,就由11名志愿军和两名人民军联络员组成了一个侦察小分队,在副排长杨育才的率领下,直插二青洞"白虎团"团部。我看杨育才高个子,大鼻子,就让他化装成美军顾问。我向他们交代了任务:"你们13人的任务就是打掉'白虎团'团部,路上你们消灭一万个敌人也不算完成任务,只有打掉'白虎团'团部,我才给你们请功。我在'白虎团"团部的沟口接应你们。"杨育才表示:"坚决完成任务!"身着南朝鲜军服的侦察小分队,通过敌封锁区,往纵深穿插时,杨育才发现队伍后面多了一个人。他悄悄命令身边的朝鲜人民军联络员韩淡年去查个究竟。韩淡年走到队伍后面,发现是个南朝鲜士兵。乘他不注意,抢了他的枪。 "抓我枪干什么?"南朝鲜兵叫着。 韩淡年不理他,顺势把他拽到杨育才面前。 身着美军顾问服的杨育才发话了:"今晚的口令是什么?" 南朝鲜兵一听美军顾问不讲美国话,而讲中国话,吓傻了。


原来这个南朝鲜兵在志愿军炮击时,被大炮的轰鸣声吓坏了,为逃命溜出了工事,逃跑时遇上了化装的志愿军小分队,以为是自己人撤退,便跟着走了。杨育才对发抖的南朝鲜士兵讲明了我军俘虏政策,然后,又一次问他:"今晚的口令是什么?" "古鲁木、欧巴。" "说假话,我宰了你!"扮装成南朝鲜军小队长的韩淡年手握匕首威胁着说。 "古鲁木、欧巴,没错。"南朝鲜士兵又做了肯定的回答。 得到口令后,杨育才率小分队继续向南行动。 "站住,干什么的!"在公路拐弯处,突然遇到南朝鲜哨兵。 "一团一营的。"联络员金大柱用朝语沉着地回答。 走到哨兵面前,挂着小队长军衔的金大柱,大声训斥:"这岗怎么站的?不像站岗的样子!" 哨兵被训傻了,志愿军小分队顺利过了第一道关卡。 "口令!"小分队来到勇进桥时,又遇到桥头警戒哨兵的询问。 "古鲁木!"金大柱回答。 "欧巴!"哨兵对答。


两名哨兵警惕性很高,又接着问:"你们是那部分的?"端着枪向小分队走来。 杨育才和侦察员们把手伸向了腰间的匕首。 韩淡年迎上去,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哨兵厉声喝道:"我们是搜索队的!瞎眼的东西!" 哨兵挨了训,站到一旁,小分队大摇大摆地过了桥。 杨育才松了口气。 快到二青洞了。突然,传来车辆的轰鸣声。原来是"首都师"机甲团增援"白虎团"一线部队的2营车队。有六七辆车停在通往"白虎团"团部的沟口上,看样子要在这里集合。"浑水摸鱼,乱中取胜。"杨育才心中盘算着战法。他果断地下达命令:"两人打一辆,乘敌人混乱,冲过公路,到公路那边的白杨树下集合。""不要恋战"杨育才又做了补充。自动枪连续向敌人发射,手榴弹在车上爆炸,敌人被打得莫名其妙。


连声大喊:"自己人打误会了!" 小分队乘乱冲过了公路。 "白虎团"团部出现在眼前。 "白虎团"一线部队被志愿军打垮后,正是午夜12时刚过,团长崔喜寅感到形势不妙,他把司令部所有能抽出的人员都派往二青洞周围的几个山头。接着,与赶到此地的机甲团团长陆根珠商量增援"白虎团"一线部队的对策。谁知,两人意见不统一,为确定反攻方向争吵起来,互不相让。正在这时,副师长林益淳赶到,最后由他拍板定案。陆根珠匆匆离去,要率领机甲2营前去增援"白虎团"一线。他前脚刚走,"白虎团"的丧钟就敲响了。杨育才率领的志愿军侦察小分队赶到二青洞时,发现"白虎团"团部四周都是铁丝网,中间有三排木房子,对面山沟左侧是警卫排。 团部门前停着大小30多辆车,许多人在忙着搬东西。 木板房里有一间大房子是会议室,里面灯火通明,坐着好几个军官,正在开会。战后得知是"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白虎团"团长崔喜寅、军事科长等人。杨育才把小分队分成3个战斗小组,分头进攻,以打警卫排的枪声为行动信号。 "哒哒哒!"李培禄带领的小组首先向警卫排发起了攻击。


听到枪声,杨育才大喊:"狠狠打!"子弹、手榴弹向哨兵、 汽车、木板房飞去。"白虎团"团部到处是枪声、爆炸声。 侦察员包月禄最先冲进会议室,对着窗口就是两颗手榴弹。随着两声巨响,灯灭屋塌。没炸死的拼命向室外逃窜,又遭到侦察员的一阵猛扫。收拾完室外敌人,杨育才走进炸塌的会议室,包月禄正从板墙上往下拽"白虎团"团旗,杨育才用手电一照,上面绣着"虎头"和"优胜"两字。把它带走,杨育才下达了命令。谁知这一带就带进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成为"白虎团"被歼的历史见证。杨育才率小分队奇袭"白虎团",一举捣毁"白虎团"团部 ,击毙了机甲团团长陆根珠等人,共歼敌70多人,缴获汽车31辆,电台5部和一批装备物资。只有副师长和"白虎团"团长等少数几个人侥幸逃脱。赵仁虎率大部队在"白虎团"团部沟口接应杨育才的小分队,没想到碰到了"首都师"机甲团的一个营乘车转移,被穿插营全部消灭,穿插营没有损失。杨育才带着被俘的"白虎团"人事科长赶到沟口向赵仁虎报喜,赵仁虎高兴得不得了。


战后,"白虎团"团旗送到了20兵团司令员杨勇面前,他下令给杨育才荣记特等功,授予一级英雄称号。侦察小分队荣立了集体特等功。赵仁虎因指挥有方,也荣立了一等功,并荣获朝鲜二级国旗勋章。团部一垮,整个"白虎团"全线崩溃,兵败如山。副师长林益淳逃离了团部最终没能逃出志愿军的手心,在途中又被志愿军俘虏。 "白虎团"乱了套,"首都师"乱了套,26团和失去团长的机甲团也乱了套。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秋风扫叶的打击下,14日中午,"首都师"残兵败将撤到后方。一夜之间,他们负责死守的10公里宽、纵深8公里的防线,丧失殆尽。主力团--"白虎团"全团覆灭,另两个团所剩无几,一名团长和两名营长毙命,副师长成了俘虏,韩国"王牌师"和"王牌团"蒙受了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那面"白虎团"团旗至今在军事博物馆中成为中国人民的笑料。


白虎团与首都师脱胎换骨,被韩国军迷奉为"亚洲第一机械化部队",其地位犹如我国的38军。


声称现在经过高强度训练与现代化装备已经不怕被任何国家的军队"奇袭"了。看看今天的韩国"白虎团"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被中国志愿军缴获团旗的韩国白虎团竟敢自称亚洲第一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