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人披露在法国试飞美洲虎攻击机经历(图)

jiwuy 收藏 22 22371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6_39311_10739311.jpg[/img] 飞行归来的“美洲虎”和郭效东。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6_39312_10739312.jpg[/img] 飞行中的“美洲虎”攻击机。      受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联合派遣,我于2004年2月通过了法国驻华使馆差额语言考试后,进入法国最高军事学府——法国三军防务学院(CID)学习。


中国军人披露在法国试飞美洲虎攻击机经历(图)

飞行归来的“美洲虎”和郭效东。


中国军人披露在法国试飞美洲虎攻击机经历(图)

飞行中的“美洲虎”攻击机


受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联合派遣,我于2004年2月通过了法国驻华使馆差额语言考试后,进入法国最高军事学府——法国三军防务学院(CID)学习。


在CID,外军学员必须更多地深入法国诸军兵种之中,参观甚至参与法军各级参谋部和部队的日常训练、演习演练、战斗值班等活动。我就曾和巴黎七区消防队彻夜出勤,救助过5位求助者,去穆荷摩龙观看陆军航空兵与装甲及步兵部队的立体渗透对抗演习,到奥尔良123空军基地观摩空中紧急撤侨演示。经过批准后,还登上了驻泊在土伦海军基地的“戴高乐”核动力航空母舰,观看了海上反恐演练。在这些活动中,我和我的法国“搭档”塞巴斯蒂安·费乌尔少校一同驾驶“美洲虎”战机飞行的经历尤其让我难忘。


那是2005年1月21日,法国空军最重要的基地——113空军基地。晨曦中,我和塞博(亲人朋友对塞巴斯蒂安·费乌尔的昵称),在众多惊诧目光的注视下,登上一架涂有红白蓝三环法国空军军徽的双座“美洲虎”对地攻击机。我们的战机在跑道一端与另一架单座“美洲虎”长机会合组成双机编队,一前一后,滑行,加速,拉起,升空,瞬间钻入云中。


编队升空后,并没有马上离远,而是双机在基地上空盘旋了两圈。耳机里传来前座塞博的声音:“请中国空军检阅法国空军基地。”


居高临下看去,阳光普照的基地上,营房错落有致,一些基建工程正在进行中,那是为年底进驻的“阵风”多用途战斗机大队做准备。跑道上,几架“幻影”、“阿尔法”整装待发,机翼闪着银灰色、草绿色的光彩。


法国圣迪杰113空军基地始建于1951年,位于法国西北部高玛尔纳省小城圣迪杰附近,距巴黎200公里。在法国的32个空军基地中,113空军基地是个规模相当大的基地,它是法国核威慑力量的重要基地。


“准备好了吗?C’est parti(走喽,出发)!”塞博话音未落,“美洲虎”猛然昂首怒吼,几乎呈70度角向上跃起。当地面长长的跑道在视野中几近消失时,它突然向左连续三个横滚,再向右连续三个横滚,然后翻转180度,以倒扣的姿态来了个大大的斤斗,改平。动作干净连贯,一气呵成。


“Seb,bravo(塞博,干得漂亮)!”当飞机拉平,抗荷服的压力舒缓下来,我冲着塞博的后脑勺竖起大拇指,虽然明知他看不到。


“谢谢。效东,你怎么样?”他关切地问。


“我OK。你放心飞吧。”我拍了拍前座的后背。


“你真的——没事吗?”他将信将疑。


“呕吐袋还躺在我的口袋里呢!”登机前,塞博递来几个塑料袋说“上去后如果不舒服,请务必吐在袋子里,否则座舱里是很难清洗的”。


在CID,为了方便外军学员的日常生活,学院为每位外军学员在其所在班内安排了一位法军学员志愿者做其“搭档”。整个学年中,外军学员一旦遇有语言或学习上的难题,甚至于日常生活中涉及的法律法规风俗人情等问题,随时都可以向搭档求助。


费乌尔少校是我的同桌,他是主动做我的“搭档”的,在我的留学生活中给予了我很多热情而实际的帮助。他不仅请我到他在巴黎的临时寓所做客,还把我请到诺曼底的海滨乡村和他的家人度过了三天轻松愉快的时光。本来为了这次飞行,我申报的是飞“幻影”2000,但他坚持要我和他一起飞“美洲虎”,因为那是“我的飞机”——他是“美洲虎”飞行员,多次驾驶“美洲虎”参加国际性作战行动。


“发现目标,请求攻击。”耳机里传来塞博向长机的报告。这时,我注意到右前方地面两三公里外的绿荫处,隐约显现出两个方形靶场,上面还有一些点状物。


“你左我右,攻击!”“明白!”随着一声应答,我们的“美洲虎”轰然低头加速,以近乎50度角咆哮着向地面冲去。靶场扑面而来,我辨认出下面的点状物原来是坦克和掩体模型。“美洲虎”继续俯冲攻击,直到我甚至都看清坦克炮塔的形状时才猛然拉起,又以50度角冲天而起,倒扣,斤斗,在天上划了个大圈后,再次进入,攻击,拉起。如此三番,方才作罢。


CID学员中的法军飞行员,每个月要到相关飞行基地进行技术保持性飞行训练。在我的接触中,他们个个气宇轩昂,个性极其张扬。这帮“大孩子”在联合作战演习以及分组辩论时,即便是当着五星将军的面,也始终坚持以理服人,用事实说话,从不唯“权”是听。相比之下,费乌尔少校是个日常言语不多但行事稳重的人,而今天的飞行表演却展示出了他性格的另一面:坚决果断,勇猛彪悍。


“咱们和上尉打个招呼去。”塞博稍微加力,追上了前方不远处的长机。当两架“美洲虎”几乎是翼尖对翼尖时,我看到驾驶长机的年轻上尉正冲我们竖大拇指呢!于是我也对他回竖大拇指:“干得好!”


“效东,看前面!”塞博突然提示我说,同时降低了高度。放眼望去,但见前方地面,一个小高地上耸立着一尊巨大的双十字架。“那就是‘洛林大十字架’。戴高乐将军就葬在那里。”塞博的语气显得有点凝重。原来,我们飞到了戴高乐将军的家乡Colombey-les deux-Eglises上空了。不愧是“搭档”,塞博似乎从我的静默中读懂了我的心思,他再次降低高度,和长机环绕着高地飞行。那里说是高地,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土丘而已,但在一片地势舒缓的平原中就显得十分突出。这使得高地顶端耸立的那尊花岗岩双十字架,尤其显得伟岸,仿佛在向世人展示着将军跌宕而伟大的一生。“每次飞行,我们都要特意到这里转一圈。他可是位了不起的人!”塞博轻声道。我明白,那是一个法国军人对这位统帅自由法国挣脱法西斯束缚的领袖的敬意。


不知不觉间,飞行训练已经过去了两个半小时。“课目完成,回家!”


我们刚一落地,只见长机上尉一路小跑着过来:“知道吗?前不久我带了个德国陆军少校飞行,上去后只飞了半个小时就下来了——人家脸都白了,满座舱吐的都是!”我和塞博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拍了拍身边的“美洲虎”:“伙计,咱们干得不错!”


链接:


“美洲虎”是英、法两国合作研制的双发超音速对地攻击/教练机,单座型用于执行近距支援任务,双座型执行教练任务。


该机全长16.83米,翼展8.69米,机翼面积24.18平方米,主要由高强度铝合金制造,在关键部位采用了当时极为昂贵的钛合金。在两台阿杜尔102发动机的推动下,美洲虎A的最大飞行时速可达到1595公里,其升限为14000米。


“美洲虎”共有“美洲虎”A、B、E、M、S和“国际型美洲虎”六种型别。总共生产了573架,分别在法、英、印度等国空军、海军中服役。


“美洲虎”在法国空军史上担任过重要角色,它曾在乍得和毛里塔尼亚执行任务,并在1991年海湾战争和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与英国皇家空军的同类装备一起名声大噪。


进入21世纪后,为跟上世界军事变革的步伐,加强空中力量的一机多用性,法国空军决定使用“阵风”多用途战机列装部队。从而,在法国空军历史上功勋卓著的“美洲虎”光荣退役。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