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球迷为什么对德云社“豁边”不依不饶?

袭扰 收藏 1 1034
导读:大年初三,德云社到天津人民体育场演出,高峰现场调侃北京国安足球队“豁边”,激怒了北京球迷,球迷们人肉搜索出高峰的住址。某网站国安贴吧、德云社吧、高峰吧里,数千名国安球迷发帖、跟帖声讨德云社高峰。尽管高峰本人已经在网上公开道歉,郭德纲也频频出面打圆场,但北京球迷仍然不满意,近日,他们在网上呼吁北京球迷团结起来抵制德云社票房,看来局面是越闹越僵…… 按说,德云社就是靠耍嘴皮子吃饭的,他们在天津地面上调侃一下北京国安也就是要个现场效果,再说,中国足球多年不景气,北京国安也没什么可尊贵的,怎么别人说一下就不行

大年初三,德云社到天津人民体育场演出,高峰现场调侃北京国安足球队“豁边”,激怒了北京球迷,球迷们人肉搜索出高峰的住址。某网站国安贴吧、德云社吧、高峰吧里,数千名国安球迷发帖、跟帖声讨德云社高峰。尽管高峰本人已经在网上公开道歉,郭德纲也频频出面打圆场,但北京球迷仍然不满意,近日,他们在网上呼吁北京球迷团结起来抵制德云社票房,看来局面是越闹越僵……


按说,德云社就是靠耍嘴皮子吃饭的,他们在天津地面上调侃一下北京国安也就是要个现场效果,再说,中国足球多年不景气,北京国安也没什么可尊贵的,怎么别人说一下就不行了呢?再说,天津和北京本来就相距不远,修了城际高速后,已经同城化了,干嘛还分那么清楚?国安球迷为什么对这事不依不饶?我观察这件事有些时日了,我认为可能这事有以下三个解释:


一是调侃的时候不对。中国足球踢的臭,多年来一直是相声、小品调侃的对象,德云社近两年也没少拿中国足球开涮,可从来没有被球迷抗议过,反而为德云社争来不少口碑和票房。但这回高峰调侃中国足球(国安也是中国足球的一部分),选择的时候不对,因为谁都知道国足春节前打了几场好球,0:0平日本,3:0胜韩国,2:0胜香港,夺得东亚四强赛冠军,把31年不胜韩国的纪录打破了。中国足球的这一新气象,是高洪波调教出来的,而高洪波是老北京球员。是北京足球“小快灵”重技术和速度的踢法和精气神让中国足球找到了底气和方向,国人现在对中国足球又生出新的期待。过去人们骂中国足球,那是恨铁不成钢,真踢出希望,踢出本事来了,国人当然要鼓励、要维护了。由于中国足球这次上佳表现有北京足球的特殊贡献,而新近北京国安在亚冠又打了场好球,北京球迷正在兴头上,正傲着那,可就在这时,德云社高峰拿北京国安开涮玩,没长眼啊?不看新闻啊,不知民意走向啊?所以说高峰就是一天津大傻子一点也不冤。


二是调侃的方式不对。就说中国足球最近给国人点亮,但离真正翻身,真正出息相差还很远,毛病也还挺多,如黑球黑哨赌球和球员腐败什么的,也不是一日就能根除的,如果带着治病救人的态度进行讽刺和批评,球迷也不会怎么样。中国的乒乓球是国球,打不好不是照样挨骂嘛!但骂国足可以,骂国安也成,批评运动员也不是不应该,但要实事求是,不能污辱人格,不能嘴太损了。这回高峰调侃国安就没有口德,高峰在相声中说:“凭什么这个冠军是北京国安队……在我心目当中,2009赛季中超冠军应该是天津泰达队。实事求是,就是这么回事,从国安队那身队服就夺不了冠军。绿背心、绿裤衩、绿球鞋、绿帽子,你看看。”栾云平(高峰相声搭档)接口:“踢球不戴帽子的。”高峰说道:“我说的是生活中。”北京球迷认为,拿国安夺冠说事儿无可厚非,但以国安队服、“绿帽子”等字眼进行调侃,涉嫌侮辱北京国安队队员人格,严重伤害了国安球迷的感情。这已经不是调侃足球了,而是在污辱人了。辱人就是骂人,国安球迷当然不干了,当然要对高峰进行人肉搜索了,骂人打人到什么时候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三是调侃的地方选的不对。德云社这次调侃国安队,不是在北京地界,而是在天津地面上。如果在北京剧场说国安,这叫关起门来说话,再难听北京人都能接受,就说德云社“豁边”了,也算是光明正大,没掖着藏着,可你到天津地面上说北京的坏话,这里就有个德行问题了。就跟人与人提意见,当面锣对面鼓,虽说两人可能吵翻天,可不会相互蔑视对方,也不会相互记死仇,可如果背对背说人坏话,就要被人所不齿了,对方有理由要求你给个说法。这回德云社高峰在天津地面贬损北京国安属于犯小人,可德云社开始并没当回事,五天后才有的反映,而且也仅限于作个书面道歉,对污辱北京国安的高峰没有进行真正的处理,北京球迷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自然让陷于被动的德云社无法下台。


德云社除了以上三个不对外,还有两个问题,那就是德云社给自己怎么定位的问题。一是德云社到底是北京人,还是天津人?郭德纲是天津人,但崛起在北京,师父侯耀文是北京相声世家,德云社本部也设在北京,那就是北京人了,北京人起码要尊重北京球迷。在北京立业吃饭住家,动不动拿北京开涮属于脑筋不清楚,自己不尊贵自己。二是德云社给自己定位是旧相声艺人,还是新相声艺人?谁都知道,德云社是靠说传统相声起家的,传统相声可以恢复,传统相声也是艺术,可恢复传统相声,不意味着就非得恢复相声旧艺人的状态。旧社会相声艺人的社会地位非常低,经常靠做贱自己逗乐来吃这碗饭。郭德纲的相声现在也有这种靠做贱自己来营造笑场和票房的倾向,因为我们经常听他们说相声时,相互损骂,贬损自己祖宗和老家儿,让人听了不舒服。而到哪讨哪里观众好,恭维一方,贬损一方听着也让人不舒服,谁逼你们这么做了嘛?难道逗乐讨好就必须辱自己或者他人一下才行?听说旧社会相声,有两个地方的人不能现场“砸挂”,一是山东人。山东人脾气暴躁,点火就着,你台上拿他开涮,他当时就敢跳上台把场子给你砸了。二是北京人。北京人是皇城根下的长大的,都有一份天生的自尊。就是日本人霸占北京时,对梅兰芳拒不出演,同仁堂关门歇业也不敢动粗,谁对北京动粗谁就是畜牲。八国联军和英法联军做害北京城,火烧圆明园,至今提起来欧洲人都抬不起头来。再说,相声就是北京的艺术,北京人不说北京人也是这行的规矩。再一说了,德云社是靠北京观众吃饭的,包括相当一部分北京球迷,贬损北京人就是对自己的衣食父母不敬。近日,不满的北京球迷在网上呼吁抵制德云社演出。德云社固定观众中有不少是北京国安的球迷,所以此事僵持下去有可能会分散一部分德云社观众量。希望郭德纲能进一步反省此事,给北京球迷一个满意的交待。


当然,我也要劝劝北京球迷,见好就收,既然人家已经道歉,既然德云社已经知道不对了,就不要再闹了,天津北京一家人,我认为,在中国足球今后的崛起阵容里,北京和天津都是主力,广东、山东、大连、四川……的足球人才也不能少,地域之争对中国足球崛起没什么好处,大家要团结,支持国足,支持高洪波卧薪尝胆,10年后拿世界杯,这才是正格的,别的都是瞎闹腾。


国安球迷为什么对德云社“豁边”不依不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