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枪刺 第四卷 翻云覆雨 九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九一

这处宝藏是莫卧儿王朝时期,***教大举进入印度,成为印度的国教时,北方的一些寺庙(印度教)迫于形势、联合将一些经藏、黄金珍宝、宗教圣物悄然隐藏在这里。期待着后人能将这些印度教圣物重现于世,让印度教的荣光重新照耀世间,重振印度教辉煌。

张弛细细的看着路线图,始终没有发现所谓的十八处机关的标记点,从地图上看去,宝库离这里应该不远了,大概还有一公里多点,满打满算,可能还有两三个机关就到了。

黑暗中的时间流逝的似乎很慢,大伙歇过气来,也就才十来分钟,白崖只是打了一针破伤风,止痛的药没有用,他说这也是一种修行,只是他不时的丝丝吸上一两口冷气,让旁边的小胖有种寒毛悚然的感觉,老是觉得谁在他脖颈背后吹气。

隧洞里面一直都非常干燥,偶尔有水分湿润的地方才生有寥寥的几块苔藓。张弛继续向前走,这次倒是在旁边见到一个积了半尺的小水洼,清澈见底的池水被光一照,闪耀出一片朦胧的水光,在洞壁上闪动。

张弛无意间一眼看到洞壁上的一个小孔,就在他的左前方,连忙四处搜寻,终于找到了七个一样的小孔,暗暗舒了一口气,以这几个小孔的方位推算,很快就发现地上有一块颜色稍深的地方,若不是他眼力极好也看不出来。示意贼王几人往后退退,张弛将一块石头准确的扔到颜色稍深的石块上面。

“嘭!”的上方炸开一阵白雾,张弛嗅到一点,是石灰!满眼都是一片白色中“咻咻咻咻···”一阵激响,十来支锋利的标枪扎在那块颜色稍深的石块四周四五个平方的地面上,火星都溅起来了!要是有人站在那一块,还不是活活的成了被洞穿的刺猬!

张弛等在后边,看着石灰烟雾渐渐散去,刚刚要继续前行,后面传来急骤而清晰的枪声。心中一惊,立马退到白崖他们一起,大伙急忙找了头顶上一个隐蔽处爬上去藏好。

不到十分钟,枪声就好像逼近了,手枪和长枪发射的声音在洞窟里回荡、震耳欲聋!四个人影急速跑过,灯柱的余光中张弛看到了是马三和三个手下,四人非常狼狈,灰头土脸的,两个箱子也只剩下一个,被两个手下紧紧护住。

不时的回头对追兵射击,看来其余三个手下也不是死的一点价值也没有,起码马三他们手中的手枪换成了突击步枪,看起来弹药也很充裕,不时的就往后面扫上一梭子。隧洞里的道路本就是弯弯曲曲的,双方打出的子弹倒是修理洞壁的多。

后面追击的人其实也不多,也就7、8个人,看来是那些黑帮,也只有他们会对马三他们穷追不舍,他们肯定知道马三他们手中那一箱货物的价值。也实,二十公斤的高纯海洛因,足够很多人疯狂了。

看到隧洞中间林立的标枪,马三他们只是稍一停顿就冲过去了,而后面的追兵则明显显得慎重了许多,但是也随后追了上去,灯光在洞道里不停地乱晃,很快就去得远了。

“怎么办?”贼王开口说话。

白崖口里嚼着巧克力,没有说话,张弛早就想好了;“咱们继续往前,有这些人开路,倒是安全了许多,再说这图上显示还有一公里多点就是目的地了,这些人现在还没回头,可能是拐进岔道里了。”

几人想想也是,贼王;“那得小心点,这一路过去不要让他们伏击了。”

张弛;“我在前面,你们四人中有两个伤号,两个两个一组,大家齐心协力就行了。伏击不可怕,贼王你知道我身上的还是那套护具,倒是可以尽早发现,大家注意一下手电筒和战术头灯的电力就行了,走吧。”

一路走过去,才行了百来米,张弛就看到黑暗中一个还在挣扎的人影挂在洞壁上,近前一看,一个个巴掌大的锋利圆盘状飞轮镖嵌在一大块地盘上,那个人竟然是被活生生的钉杀在洞壁上,只是圆盘状的飞轮镖上没有刻血槽,从脸部削入的飞轮镖和伤口紧紧合着,血一时间没有流干净,那人却还没有断气,不停地抽搐。

张弛检查着地上的一具尸体,发现是追杀者一方和马三一方各一个,地上的尸体是脖子直接被飞轮镖截断。贼王几人走过来,齐齐倒吸一口冷气,看起来这个机关是两道杀伤设置,已经没有给来人留后路的迹象。

张弛随手将地上遗落的箱子打开,里面果然是沉甸甸的一包包白色粉末,看来两方势力的活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箱子被遗落在这里了。随手将箱子扔到顶上的洞壁空间,张弛继续往前走。

接下来没有再发现机关,这很出乎几人的意外,张弛从洞壁上发现了狭小的入口,走了仅能供一人进出的隧道十来米后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庞大的洞室呈现在眼前,只是四处搜索,几人都没有发现洞口。

贼王提醒道;“会不会在地面上,记载上的五行十字锁应该是个大东西吧。”

几个人立即散开,在地上寻找,这次倒是很快就找到了,五米直径的一个圆圈里面,有五个孔径,看来是插锁匙的孔口。几个人面面相嘘,锁匙在那里?

张弛掏出资料,翻到最后那面,外星文字一样的古梵文谁也看不懂,本想着白崖这个藏传佛教徒应该能看懂,这家伙很赫然的说这是古梵文,他只是一知半解的,更怕搞错了。

张弛笑笑;“你先说说看,咱们大伙一起来想想,总会找到蛛丝马迹的,总不能如宝山而空手回,这不是咱们的作风。”

“隐约的意思就是锁匙在宝藏出现后才会出现···,这似乎太扯了!宝藏都出来了,还要什么锁匙?”白崖不看不糊涂、越看越是糊涂。

张弛无意间看到资料的图刻上几个象征着锁匙孔的图像旁边的水波纹,立即抬头;“大家找找地上这五个锁匙孔旁边,看有没有水波纹的石刻?”

“我这里倒是有个像风的纹刻,没看到啥子水波纹。”白崖首先说道。

张弛扒拉了几下眼前的锁匙孔,将灰尘摸去,眼前一花,幽暗的锁匙孔中像是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急忙退后,却看到幽暗的孔中无声的升起一个圆圆的石柱。

仔细看了一下孔径旁的石刻,这个字可能是是个象形的土字吧,心中灵机一动,不会是五行十字锁的含义在此吧。

转头看去,正看到小胖手中的匕首‘叮’的一下被孔径吸住,接着下面也是升起一个圆圆的石柱。

“原来如此!”这话却是白崖和贼王同时说出的,接着贼王取下腰间的水壶,将水壶中的清水缓缓注入孔中,没半晌,水壶中的水注完了,石柱依然没有升起,张弛解下自己的水壶递过去,这壶水也用去大半,石柱才渐渐升起。

白崖深吸一口气,冲着孔径中使劲吹去,洞室里‘呜’的一下风响,第四个石柱升起。吴军的脚崴了,张弛将他扶到土柱旁边,自己来到最后一个孔洞旁,拨开灰尘一看,果然是一个火的图形,立马拿打火机火焰在孔径里烧,洞壁稍稍发热之时一个石柱渐渐升起。

看着五米直径的圆盘上,以圆心为中点,五个石柱成十字形嵌在其中,张弛他们才领略到所谓的五行十字锁是个啥样子的东西,只是现在锁已现行,怎么开却是谁也心里没底。

贼王看所有人的眼神全在自己身上,一身苦笑;“哥们儿,我可是只精通近、现代锁,什么安全锁、防盗锁、电子锁、保险柜什么的可以收到擒来,这种超级古董锁可不是我的强项,不过我能提供一个思路,陷于工艺水平和工具,古代的机括制作很难,像这样子的锁可能只有一两个锁孔是关键,而笨办法则是一个一个方法来试。”

张弛琢磨着五根石柱子,“你不会连一点理论方面的东西都不知道吧?”

贼王;“那倒是知道好多,但是这和精通可是两码事。”

张弛;“依我看,开锁的方式不外是拿着五根石柱子做文章,既然它升起来了,说明接下来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的选择。”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转动之前请你记住石柱的位置,等下搞错了的时候还得复原。”贼王赶紧嘱咐几人。

张弛首先转动,只能向右转动,五个石柱依次转动一圈,却是啥事也没有发生。“不可能啊!”张弛和贼王检查了以下五个石柱,都是合适合适的转动了一圈。

“大家将石柱复原,咱们一起转动看看。”贼王很快就想到一个可能,兴奋的说道。

这次大家小心的将石柱复原,随着贼王的倒数,五个人一起开始转动。只是转动到位之后,连个屌毛变化都没有。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被打击的超级厉害的样子,也是,眼看着宝藏就将唾手可得,谁想到被挡在了宝库的前面,离着满是黄金和珍宝的藏宝洞眼看着就在一墙之隔,却摆挡在这里干瞪眼。

贼王一屁股坐在地上,“得!这次遇到麻烦了,我想咱们先得把这个五行顺序搞清楚再说,只是谁知道古代印度教的五行顺序是怎么排列的啊!”

众人一起摇头,贼王尚未说话,小胖一声哀嚎;“上帝呀,这多有多少组排列啊!一组组来试,会死人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