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完了 当心欧洲的今天成为中国的明天!

claire37 收藏 2 194

核心提示: 我们无法解决欧元区的问题,却能够反观国内的问题。如果今后有谁让国外的投行帮助做漂亮的帐目,让美国的金融机构教中国丛林中的金融机构什么金融衍生品的高级战法,可以肯定,这一定没安什么好心。当心欧洲的今天成为中国的明天。



假帐假帐都是假帐。有知情人士披露希腊等国家通过掉期衍生工具掩盖赤字。



金融衍生品似乎成为做假帐的最好工具,从政府到企业,概莫能外。对金融衍生品的吹捧,已经遭到严厉的质疑。



金融危机开始以来,遭到打击的不仅仅是投资者的钱袋,还有各国央行、投行、传统银行的信用。通过资产证券化等将负债移出表外,当浮出水面时,人们看到的是一头负债怪兽。



希腊债务危机仍在发酵,人们质疑的不仅是欧元区国家的财政状况,更质疑负债国有意隐瞒。据彭博引述消息人士披露,希腊早于2008年之前,曾经与15间券商银行安排掉期交易协议,当中部分券商付予希腊的款项,可能协助希腊隐瞒真实赤字规模。欧盟有关机构正对事件进行调查。



现在,美国可以骄傲地对欧元区的领导人说,我们的问题都浮出了水面?你们的呢?确实,欧元区最大的问题是人们不知道问题有多大,因此激起的恐慌会更加剧烈。



为了尽快建立统一的欧元区,欧洲国家采取了各种手段,拉下一地饥荒。欧元区国家的规定要求,政府要将债务上限保持在至多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 60%的水平,年度预算赤字不超过GDP的3%。为了达到加入欧元区的标准,一些国家采用了特殊的帐务手段。各国政府纷纷出售国有资产,将预期的未来收益打包成证券加以兜售;德国还试图重估黄金储备作为权宜之计;葡萄牙把对里斯本地铁的补贴列为股权;希腊在赤字计算中把大部分军用设备支出排除在外。希腊在2004年加入了欧元区后将一切开支计算在内,2004年希腊对2000年至2003年的赤字数据进行了大规模修改。2000年,希腊公布预算赤字为GDP的2.0%;在加入军费支出后,预算赤字占GDP的比例又增加了1.9个百分点,将该国的预算赤字推高至超过3%这一赤字上限的水平。



更重要的是货币互换与掉期等业务。而这些举措使欧元落入美国投行的彀中。据《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1998年至2001年,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为希腊进行了多达12桩货币互换交易。知情人士说,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也参与了雅典的交易,在同一时间段内为希腊设计了一桩货币互换交易。据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发言人韦查特(Roland Weichert)说,1998年至2003年,该行为葡萄牙进行了货币互换。



欧盟官员表示,欧盟监管机构对2001年高盛为希腊进行的尤其引发争议的“场外”货币互换交易并不知情。据参与2001年交易的人士称,希腊和高盛之间的交易涉及将价值超过100亿欧元(合136.9亿美元)以美元、日圆计价的希腊国债换为欧元,付息时间延续到2019年,后一届希腊政府又将付息时间延长到了2037年。



越来越多的人指责高盛利用希腊困境谋取利益,知情人士称,高盛先是用一种信用证来对冲它在这笔交易中的风险敞口,2005年又将该交易转移给了希腊国民银行(National Bank of Greece)。2008年,希腊国民银行又在高盛安排的一项交易中,将这一掉期产品转移给了一家特殊目的公司。一旦进入特殊目的公司,就如同进入了黑匣子,游离出公众视线之外,只有交易者才能知晓。



欧元区国家的烂帐美国不清楚吗?看看高盛在美国货战争中的重要作用,美国恐怕再清楚不过了。



老谋深算的欧元区国家不可能不了解授人以柄的危害,但当时建立统一的欧元区是欧洲经济振兴的希望,加入欧元是摆脱本国困境的坦途,也是政治正确的选择。并且从市况来看似乎万无一失,直到现在,熟悉交易的官员仍然辩解,为这桩交易选定的汇率,既是基于欧元当时非常低的汇率水平(当时1欧元约兑0.85美元),也反映了市场认为欧元将会升值的预期。一句话,这桩交易有百利而无一害。那么高盛呢,他们是傻瓜吗?当然不是,他们得到了高额佣金,将风险转移回希腊国内,同时通过此类交易得到了希腊等国有货币核心机密。就像中国的矿产、资源、货币在西方投行眼中早就“坦陈相见”一样,希腊这些欧洲国家同样没有能够保住自己的秘密。让人后怕的是,早在欧元区建立之时,美国投行就以拯救财政的办法,将欧元区纳入自己的版图。你只要进行国际金融交易,就无法避免国际金融机构的帮助与蚕食。



欧元区奄奄一息,索罗斯出主意,在建立统一的货币之后,设立统一的中央银行和财政部,央行在危机时能提供流动性,由财政部方可解决偿付能力的问题。当前最有效解决希腊危机的方法是由欧元区成员国发行联合担保的欧元债券,为希腊75%到期债务提供再融资,条件是希腊达到灭赤目标。但这种空想社会主义的办法不可能得到德、法等国的支持,凭什么要用德国的财富为不思进取的希腊等国担保?毕竟不是一个国家。从英镑危机到现在,德国从未真正出大钱援助过身陷财政泥潭的国家。



开始时一切都很美妙,通过场外交易、通过金融衍生品加入欧元区,通过货币统一的协同效力发展经济。最终的结果却是四分五裂,通过金融衍生品使经济命脉掌握在投行之手,疲惫的经济、高昂的成本并非统一的货币能够解决,而政治的统一目前并不现实。



我们无法解决欧元区的问题,却能够反观国内的问题。如果今后有谁让国外的投行帮助做漂亮的帐目,让美国的金融机构教中国丛林中的金融机构什么金融衍生品的高级战法,可以肯定,这一定没安什么好心。



当心欧洲的今天成为中国的明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