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战役前后的一些事

jinfeng6089 收藏 32 2616
导读:第一、粟裕对于担当“阻援任务”的无故拖延 在军委再次电令许谭进攻济南的7月16日,粟裕发电报给中央军委。 电报的全文如下:   (一)军委十四日令许谭兵团担任进攻济南两电均悉。如果该部署主要为了分散敌人,以帮助我们取得时间休整,则我们意见不必如此。因此间各纵除四、八纵疲劳外,已大体恢复,仅弹药尚未得到补充,正争取分别补给中,半月至二十天内大致可完成。即或黄百韬、邱清泉兵团仍全力转对我们,我们亦可采分散或犄角形势,以争取休整。惟营连排干部伤亡较大,盼华东局能从军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粟裕对于担当“阻援任务”的无故拖延




在军委再次电令许谭进攻济南的7月16日,粟裕发电报给中央军委。



电报的全文如下:



(一)军委十四日令许谭兵团担任进攻济南两电均悉。如果该部署主要为了分散敌人,以帮助我们取得时间休整,则我们意见不必如此。因此间各纵除四、八纵疲劳外,已大体恢复,仅弹药尚未得到补充,正争取分别补给中,半月至二十天内大致可完成。即或黄百韬、邱清泉兵团仍全力转对我们,我们亦可采分散或犄角形势,以争取休整。惟营连排干部伤亡较大,盼华东局能从军大抽调大批给我们。



(二)睢杞战役后,邱清泉善于投机,尾我军北进,但其五军伤亡也很大。据多数俘供,该军各团普遍只剩下一个营(已缩编),最多者只有两个营。其六○○团则已全部被我击散,团长被撤职。近来每日均获有五军大批逃兵,鲁西南被捕去壮丁亦多逃归,由此可见五军目前情况已大为削弱。此刻谍息,邱兵团尚在郓城地区,图进迫黄河渡口,夺我未及北运之物资(已运完),以图报战功。我许谭兵团兖济大捷后,即屯兵兖济休整。黄兵团已转向东南对我四、八纵队,则邱兵团当不敢再向兖济。因此兖济尽可巩固,以许谭本身估计和今后作战需要,目前亦以留兖济为宜。万一邱兵团再乘机向兖济进攻,则许谭亦可乘敌疲劳尚未补充而迎击之。我们当可以六纵及十一纵适时配合夹击之。




这里,是强调“万一邱兵团再乘机向兖济进攻,则许谭亦可乘敌疲劳尚未补充而迎击之。我们当可以六纵及十一纵适时配合夹击之”保护自己西线兵团的作用,而不允许已经接受军委指挥的山东兵团执行军委命令(哈哈,县官不如现管)。



但是,之后当军委电令粟裕兵团担任许世友兵团遂行济南战役时的阻援任务时,粟裕的话却又发生了重大变化,强调自己在豫东战役中的损失的战果:



1、在一九四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午时报军委并致管文蔚、陈丕显、韦国清、吉洛的电报中,就指出:



“我西兵团之七个纵队,除三、八纵队比较完整外(该两纵队每纵亦只二万三至二万五),其余各纵既不充实,也不完整的。”



在这里,粟裕前期说过的“各纵除四、八纵疲劳外”中的八纵又成了“比较完整”的了。



2、在一九四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晨报军委的电报中,粟裕又如是说:



"西兵团七个纵队,自开封、睢杞两战役后,所补俘虏不够补偿伤亡,部队极不充实(每连只四至六个步枪班),尤其干部伤亡太大,至今无法补充,许多营连有政干无军干,有军干无政干,而营连排干部太新太弱(五月中补充之新兵已当副连长),班排干部俘虏成份不少,因此团级(老的多)与营以下脱节现象甚严重。团以下各级对个人前途悲观的倾向亦较普遍(因前方战斗剧烈,伤亡甚大,而见到后方环境安全舒适,革命又快要胜利,极想保存自己,以享受和平生活,但不知自己何日报销,故团以下干部保命思想较普遍)。依部队军政情况,东兵团打一个月至两个月进攻无问题,但西兵团担负一个月阻援,则很难完成任务。"



注意粟裕说的这句话:“东兵团打一个月至两个月进攻无问题,但西兵团担负一个月阻援,则很难完成任务。”



3、在一九四八年八月三十一日粟裕报军委的电报中再次指出:



"我西兵团于开封、睢杞两战役伤亡较大,补充不够,兵员不充实"



在前后仅仅一个来月的时间里面,说话的口气与内容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在这里,至少有两个问题值得研究。



其一,为什么在7月16日军委命令许世友兵团单独攻打济南以便让粟裕兵团得到充分“喘息”的时候,粟裕给军委的电报里面指出:“如果该部署主要为了分散敌人,以帮助我们取得时间休整,则我们意见不必如此。因此间各纵除四、八纵疲劳外,已大体恢复”,强调的是,自己的外线兵团已经“大体恢复”;而在之后军委命令其参加济南战役的“阻援”战斗后,尤其是在成功抑留山东兵团于自己的防区以后,而且把“阻援”搞成了“打援”后,却在同样给军委的电报中,反复强调自己豫东战役的严重损失,一华野外线兵团全力阻援的话,则“阻援部队非常吃力,如援兵阻止不了,有打成僵局可能”。同样是粟裕兵团伤亡客观情况的报告,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却有如此之大的反复,原因是什么呢?



其二,关于许世友兵团情况的说明,也有如此的疑惑。起先,是强调“目前如即以许谭一部抢占济南机场,恐部队本身困难,难以连续作战,且势必引敌北援,如是兖济仍有被敌占去可能”,之后又提出让许世友兵团南下参加歼灭5军的作战。在军委明确拒绝后,他又在8月27日的电报中强调,“依部队军政情况,东兵团打一个月至两个月进攻无问题,但西兵团担负一个月阻援,则很难完成任务”,把自己的部队说的几乎一文不值,而许世友的部队又强大无比了。



在这些矛盾的信息中,究竟粟裕的电报里面那个是真话呢?


但是无论如何,借机抑留山东兵团于自己身边的目的,就在真真假假的电报来往中中,确实成功达到了。


第二、是谁在延误济南战役



济南战役前,军委在内线兵团攻克兖州后的电报,是督促内线的许兵团攻克济南。




原因很简单,在兖州攻克后,徐州至济南间的距离就迅速拉长,而且必须经过南四湖地带的密集水网(当时黄河泛滥严重,沼泽密布),且要渡过多条河流才能成功到达彼此的地区。所以,在1948年的7月14日,军委给粟裕等人来电,提出:



“拟令许谭(指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华野副政委兼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于攻克兖济(指兖州、济宁)后,休息两星期,即向济南攻击。”



与此同时,军委于7月16日电报许谭:



“主力应不惜疲劳,抢占济南飞机场,并迅速完成攻击济南之准备,以期提早夺取济南。”


许谭研究后确认,徐州机械化的援兵不大可能走水网地带,或者绕行数百公里而能够迅速到达,济南争取外界唯一联系的通道就是空运。于是,迅速报告军委,决定几天后开始“抢占飞机场及攻击济南外围”。



由此可见,在军委的眼光中,许谭率领的内线兵团才是军委的真正主力军,而本来就不是率领所谓华野主力部队的外线兵团。



而作为外线兵团司令的粟将军,却忘记了起码的地形的约束,与双方力量对比的根本变化,而把打援作为了重大的任务,就在军委再次电令许谭的7月16日,他却发电报给中央军委,



“建议许谭与我们争取时间休整一个月,尔后协力攻打济南,并同时打援”。

(这这个电报里,“许谭”是与“我们”平行的另一方。这个“我们”,恐怕是外线兵团吧)


同时,在8月10日他又再次发电报给中央军委、华东局、中原局并致山东兵团、苏北兵团,提出:



休整以后“集中华野全部(包括许谭、韦吉共约三十万人),或先攻济南,或先转到外线进行大规模歼灭战”。



而所谓“或先攻济南,或先转到外线进行大规模歼灭战”,也就是意图把内线兵团转移到所谓外线,即把山东兵团横扫山东的战果放弃,再次出击到徐州去配合外线兵团作战!在受到军委的严厉批评与耐心说服后,他才提出“攻占济南与打援同时进行”的作战方案。在犹豫再三后,到8月10日还是强调所谓不存在的“打援”任务,从而把单纯的攻城变成了所谓的“攻城打援”,最终的战役进程表明,他的考虑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这样,在7月14日的电报后,拖延近一个半月,才在8月31日,向中央军委报告攻济打援作战方案。中央军委在9月2日就迅速复电,“完全同意未世电所提攻济及打援之整个部署”。



而在攻城前,攻城总指挥许司令才在毛的电报催促下赶到济南附近的指挥点,随后他发了一份电报给军委,称:



“以现在情况打下济南是有把握的,但从部署看,我们兵力不集中,没有重点的使用,这样很容易造对我不利,尤其是攻济南的兵力已布置好,不能变动,第一步就这样,但第二步我一定集中使用兵力。打下济南我们有最大的决心与把握,只要能挡住援敌。请令打援部队坚决挡住援敌,以争取时间解决济南。”这就是说,他力争指挥全部部队的权力,既反映出他的指挥胆略,却也暴露出了华野内部本来就存在的尖锐分歧。



9月11日,毛泽东回复许世友,并告粟裕等电:



“你已到前方,甚慰。你所说的有重点的使用兵力,是正确的。此次作战部署是根据军委指示决定的,即目的与手段应当联系而又区别。此次作战目的,主要是夺取济南,其次才是歼灭一部分援敌,但在手段即在兵力部署,却不应以多数兵力打济南。如果以多数兵力打济南,以少数兵力打援敌,则因援敌甚多,势必阻不住,不能歼其一部,因而不能取得攻济的必要时间,则攻济必不功。而以一、四、六、七、八、十一、韦吉等共八个纵队担任打援,以其余各纵担任攻城。这种部署,在下列两种形下是准备予以改变的,即:



(一)在阻援与打援有出乎意料的顺利(歼敌甚多,敌已停顿),而攻城尚未得手之时,应当从打援方面调兵力参加攻城。



(二)攻城已有把握,但尚不能最后解决战斗,而援敌则因被阻难于急进之时,亦可从打援方面调一部兵力参加攻城。但在另一种况下,则应准备作和述调动相反的调动,即在攻城第一阶段中,已经证明不能短期解决战斗,而援敌又已大举进犯,非歼灭援敌不能继续攻城,在此种况下则应坚决由攻城兵团中调一部至半数兵力(除占领飞机场及其他必要部分外),加入打援。此点,你们亦应预先作精神准备。



至于攻城部署应分两阶段,第一阶段集中优势兵力攻占西面飞机场,东面不要使用主力。此点甚为重要,并应迅即部署。第二阶段则依战况发展,将主力使用于最利发展之方向,如果东面利于发展,则应使用于东面。整个攻城指挥,由你们担负。全军指挥,由粟裕担负。整个战役应争取一个月左右打完,但是必须准备打两个月至三个月,准备对付最困难的况,并以此作为一切部署和工作的主要的出发点。饶政委大约三天后即可由中央所在地动回山东,并先到粟及你。”



第三、谁是济南战役的真正指挥?



除了战役部署由军委安排外,从这个电报里面可以很容易看出来,中央的意图很明确,就是许不可以与粟争夺全军的指挥权,而强调了“你已到前方,甚慰”,“整个攻城指挥,由你们担负”的内容,也就是说济南战役的核心内容是许负责,而且寄予厚望的。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济南战役的核心就是“浴血夺城”。所谓的“全军指挥,由粟裕担负”,不过指的是兵力的协调等,顺便也是对许世友电报中“第二步我一定集中使用兵力”所包含的想指挥全军的意图的带有否定的含蓄回答而已。





所以,许世友才是济南战役的真正指挥者,而军委则是整体部署的策划者与战役的组织者,至于打援总指挥的粟,则不过是济南战役的延误者,或者至多称为济南战役的“参与者”而已。




顺便说一下,在兖州战役结束后,孤城济南的守将王耀武就已经察觉了许的攻城意图,多次亲自到南京与徐州请求增兵保卫济南,或收缩到徐州。只是由于刘峙的拖延才没有提前增兵成功,只是在许世友的攻城大炮打响以后,徐州才在蒋介石的督促下匆忙空运,将新编的74军增兵到了济南7个连。可以说,如没有敌人内部的扯皮与延误,敌人的增兵将很可能成为现实。而如果我方的拖延与敌人的果断同时成为事实的话,那么济南战役就很有可能演变成另一个“豫东战役”,只是由于敌人的失误,才弥补了粟的过失。因此就不难理解许世友为什么要求“在第二步我一定集中使用兵力”,强调“我”要求全军在济南战役指挥权的原因了。



综上,济南战役中,究竟是谁的功劳,谁的过失,从来往的电报中,就可以有很明确的判断!


第四,“阻援兵团”是真正的鸡肋


在济南战役中,粟裕组建的“阻援”是典型的鸡肋



问:


如果不是豫东会战将黄兵团西调,兖州战役能进行得如此顺利。

还有济南战役如果不是粟裕指挥的8个纵队在外线严阵以待,国民党的援军会增援济南。



答:



你说的是两个问题。



前面的问题,或者说第一个问题,属于国军的兵力调动,或者是对于豫东与兖州附近兵力强弱对比分析后而做出的兵力部署,不能说是什么豫东战役的关系。再者,当时的许兵团兵强马壮,人气旺盛,而且打援兵力早就摆好了,如果黄兵团贸然加入战场的话,即使多么强悍,也恐怕很难有什么好结果在等着他。他也不傻



后面的第二个问题,我觉得是济南战役本身进展迅速与其它的缘故,与粟裕的八个纵队在那里休整关系不大。



其一,徐州到济南的距离是四百多公里,这样的距离,可不是抬抬腿就到了的。



其二,津浦铁路已经被截断,敌人进行铁运完全不可能的,快速进军完全不现实。



第三,徐州与济南间的相当一段地段,是沼泽地带,国军机械化部队的任何进军,没有十天时间是走不出沼泽地带的;



第四,敌人的部队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的,即使单纯的集结也需要三天时间,还要补充给养、弹药等,所以,与阻援集团的存在与否、强大与否,关系都不很大;


第五,在济南徐州间已经被完全解放后,敌人的谍报网已经很难存在,所以不会知道我军的阻援集团有多少兵力,更不知道有多少装备。



在上述五点之下,粟裕花费两个多月精心组织的阻援集团,实际是战场的鸡肋。除了为南下进行“小淮海”提供了方便外,看不出什么具体的作用存在。所以,在济南战役即将结束的时候,粟裕才适时提出了“小淮海”,或者说就是“前出苏北”。



阻援兵团的作用,应该在山东全面收复在即的情况下,重组老“华野”的关键步骤,而不是体现在军事价值上。至于,后来的“小淮海”,只能说是地利(“阻援兵团”靠近苏中)与心理(“反共反攻反到山东,有何要求快回苏中”的情节)两相配合的凑巧而已,没有别的原因。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