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山寨艺术团纷纷来华捞金:胡乱编造“百年历史”

一个在德国演出最高票价只有20欧元的欧洲乐团,在冒名顶替“百年历史”的爱乐乐团后,在中国却可以大赚一笔。最近两年,有类似这样的资质不够的国外艺术团体,通过夸大宣传来中国各地捞金,甚至还能轻易登上中国国家级剧院的舞台。欧美等国“山寨”艺术团在中国的“淘金之旅”,背后其实有很多利益链条。在业内人士看来,假借知名乐团的名声进行炒作往重了说就是违法行为,这种骗人的做法长远看是对整个文化演出市场的伤害,中国观众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当。“这种以次充好的做法如果继续下去,只会让西方自身的整体文化品牌受损。”一位中国学者这样对《环球时报》说,“中国人目前讨论这个话题,正说明中国人已经意识到:原来西方也有很多蒙事的人和团体。”


德国某“百年名团”其实成立才10年


去年年底,在上海某艺术中心的网页宣传中,来华演出的“德国莱比锡爱乐乐团”被介绍为“百年名团”,“在世界几个屈指可数的著名爱乐交响乐团中名列前茅”,其前身是德国顶尖的“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但经《环球时报》记者调查,该乐团其实叫“莱比锡室内乐团”,2000年成立,最多只能算是德国二线乐团。德国媒体报道说,这家乐团的成员大多是当地音乐学院的老师和学生。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乐团一直在经营中,怎么成了‘前身’?”记者查了一下,在德国,像莱比锡室内乐团这样的地区性室内乐团有近20家,在德国本地的演出门票每张也就几个欧元,最高20欧元左右,但“德国莱比锡爱乐乐团”在中国演出的票价却相当于15欧元到150欧元。


莫斯科国家大剧院芭蕾舞团、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俄罗斯红军歌舞团、“小白桦”舞蹈团、莫斯科爱乐乐团、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俄罗斯国家杂技团等,都是中国百姓熟悉的名字。这些年,到中国演出的俄罗斯艺术团大多数名副其实,但也有个别以假乱真、以次充好的现象。《环球时报》驻莫斯科记者有一次回国,被朋友请去欣赏“莫斯科市立芭蕾舞团”演出。记者看到演出海报上写着“当今俄罗斯芭蕾舞艺术的代表”,但实际上只是独联体某一个国家名不见经传的芭蕾舞团,与能够代表当今俄罗斯芭蕾舞艺术最高水准、最知名的莫斯科国家大剧院芭蕾舞团、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莫斯科克里姆林宫芭蕾舞团、俄罗斯国立芭蕾舞团等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前几年,一个号称“莫斯科爱乐”的俄罗斯演出团赴中国某地“献艺”,当门票售出1万多张时,真正的莫斯科爱乐乐团发言人季霍米罗娃女士通过媒体发表声明说,如果看到莫斯科爱乐乐团在亚洲打出演出广告,“你可以直接向当地相关部门举报,因为此时我们乐团正在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巡演”。实际上,那是一个由俄罗斯几家乐团的某些乐手和巡演者临时拼凑的演出团队。但受“名牌效应”影响,其前几场演出很受到当地观众追捧。


2009年也有一些美国二流乐团,甚至业余乐团来华演出,如南岸交响乐团。有的二流乐团为吸引中国观众,会邀请中国艺术家同台或演奏《梁祝》、《春节序曲》等脍炙人口的中国曲目。“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中国观众也会宽容地接受外国乐团演奏“跑了味”的中国作品。


今年春天,美国密苏里某交响管乐团将到中国演出。该乐团是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乐团,由该校学生组成,算不上太专业,但在宣传中被突出强调的是“具有100多年历史的乐团”,并罗列了很多以往的演出活动。据熟悉这个乐团的人士讲,所列活动均为社区性活动,一般高校乐团均会任务性参加这些活动,并不能说明这个乐团的水准。来华的美国乐团有时本身不是“山寨版”,但成员会有水分。如乐队首席不上场或者根本不来,或准备仓促等,最终导致演出效果与其应有水平相差甚远。同样的问题在欧洲大牌乐团中也存在,几乎每一次都会有业内人士对乐团的水平提出质疑


国内外都有演出公司搞鬼


德国柏林一位音乐策划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欧洲出现“中国演出潮”应该是2004年左右就开始了,与当时中国国内越来越热的古典音乐潮有关。而最近两年,受金融危机影响,欧洲二、三线乐团在本土难以发展,甚至陷入危机,所以中国更成为它们的“新大陆”。


中国百姓文化生活的改变早就引起西方的注意。德国《法兰克福汇报》2005年年初曾在一篇题为“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复兴”的文章中说,在拥有名牌服装和私家车后,文化在中国人的日常消费中排到了第三位。古典音乐、歌剧、交响乐都在中国变成了热门,“今天的北京,几乎每个家境较好的家庭都有一架钢琴,它既用来弹奏,也是身份的象征”。


中国同时还是个演艺大国,众多观众使中国的演出市场潜力巨大。仅北京一个城市2007年各演出场所的观众总人数就超过了800万人次,是德国首都柏林人口的两倍多。在所有演出中,涉外演出的比例逐年增多,票价也不断攀升。最近几年,北京等城市大型演出场馆音乐类演出平均票价超过800元,平均上座率也能达到80%。而像名气比较大的德国德累斯顿爱乐乐团最近在北京的演出票价从200元到2800元不等。在中国,这样的票价可以说是“暴利”。要知道,该团平时在德国演出的票价是19/22/27/29/31欧元不等,即使在节日和新年,也仅为29/32/37/42/47欧元不等。最近10年,来华的俄罗斯知名艺术团体最看重的是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南京、成都、重庆、长沙、武汉、大连、哈尔滨等城市。仅今年2月,北京和南方约20个城市就会上演50多场俄罗斯芭蕾舞剧。欧洲演出团体在中国的“一线演出地点”大体相同,目前还扩展到开封、宁波、嘉兴、宜昌等“二三线城市”。记者从德国官方文化部门了解到,通过正常渠道到中国演出的德国艺术团体多集中在每年的1月、5月和10月,平均每个月能有10场演出活动。


据在纽约一家艺术家经纪公司工作的业内人士介绍,中国演出市场的确很有吸引力。不仅是因为好赚钱,还表现在越来越多国外的演出团体和独奏艺术家都在自己的介绍中,把在中国国家大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的经历与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维也纳金色大厅的演出经历列在一起。


大家都看好中国的演出市场,竞争激烈也就可想而知。目前我国有3000多家文化公司从事商业演出活动,有些演出经纪公司会采取一些“高招”。一位曾在柏林某交响乐团工作过的华人小提琴家向记者透露了他们的“中国之行”。两年前,他们接到上海一家文化商业公司的邀请。由于在德国演出业绩不佳,该团欣然接受了邀请。到了中国后,他们才知道自己乐团德文名字不变,但中文却成了一家更有名的德国乐团的名字,甚至听起来像“柏林爱乐乐团”。他承认,全团成员的中国之行非常愉快,不仅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进行巡演赚了钱,而且游览了各地名胜。


一些与中国演出经纪公司合作的欧美公司也会采取各种“障眼法”。来华演出的还有一家被称为“德国广播爱乐乐团”,实际上是“萨尔布吕肯和凯泽斯劳滕德国广播爱乐乐团”。有时候,为了能到国外演出,有些演出经纪公司会在德国、奥地利等地注册一个乐团,取一些与“爱乐”有关的名字,在国外演出结束后,还可以注销。其乐团的成员大多是音乐学院学生或当地乐团淘汰下来的演奏人员,甚至不排除一些业余音乐爱好者。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这种情况主要是一些小团体。


少数欧美“山寨乐团”不仅会到中国等国演出,在本国也会见缝插针。在维也纳街头,有时会遇到穿着欧洲古代宫廷服装的人在向各国游客兜售“施特劳斯音乐会”、“莫扎特交响乐团”的演出票,而知情人说,这其实是一些欧洲草台乐团拉生意的一种手段。同样,欧洲人对中国几千年文化的崇拜也招来一些中国“山寨演出”。一些欧洲演出经纪公司看到中国的传统杂技、少林功夫受到当地百姓欢迎,也会拉些中国国内的不同层次的演出团体来充数。仅在德国,春节前冠名“中国国家杂技团”四处演出的就有五六家。前两年,德国汉堡一家博物馆的秦始皇兵马俑展也被媒体揭出造假。后来查明是一家打着推广中国文化艺术旗号的德国公司在背地里搞鬼。


“山寨演出”也伤害西方文化品牌


莫斯科电影演员帕什科夫斯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俄正规演出团体听到被国内‘水货’冒名去中国演出都会非常气愤。冒名顶替在演艺界虽然是个别现象,但它的危害却不容忽视。”一些旅居德国的华人认为,在德国,如果一个乐团夸大自己的成就,以次充好,是很丢脸的事情。但“山寨”团体能到中国捞钱,这里面有很多猫腻,比如有些演出市场策划人抓住了国内观众的心理,屡屡得手。不过,也有华人认为,其实一些音乐家的水平并不差,而且很多都是正规乐团里的。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周宁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西方过去是在机械产品、思想制度等层面冲击中国社会,而最近十多年,对中国冲击最大的是与商业裹在一起的大众文化。在西方文化霸权的影响下,一些人很容易对西方传统的艺术形式形成“只要是西方的就是好的、现代的、高水准的”错觉。由于文化信息不对称,给了一些人可乘之机,很容易出现泥沙俱下的情况。同时,国外的“山寨艺术团”想要进入中国市场,一般都有国内代理人,为了赚钱,难免会有一些人为制造的陷阱。周宁认为,其实,对于这类情况真正应该警惕的不是中国,而是西方,这种以次充好的做法如果继续下去,只会让西方自身的整体文化品牌受损。中国人目前讨论这个话题,正说明中国人已经意识到:原来西方也有很多蒙事的人和团体。中国作为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实力的大国,必须有着相应的艺术品味与鉴赏能力。这并不是说国外的地方音乐团、学生乐团以及退休的演员或团体不能到中国来演出,文化交流应该是多渠道的,但必须是对等的


中国观众应小心“爱乐”字眼


怎样才能识别国外“山寨乐团”呢?一位旅居德国的华裔音乐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知名的欧美乐团都有自己的网站,中国观众可以上网站查询该乐团在中国的演出日程,很多演出计划至少在一年前就已排定,如果查不到相关信息,就可能是“山寨演出团体”。此外,还可以搜索该乐团指挥、首席等主力阵容的个人网站。他还提醒说,越是带有“爱乐”、“维也纳”、“柏林”等字样的越要小心。而像柏林爱乐乐团等著名团体,一般在新年等黄金档期,是无法出国演出的。纽约一家经纪公司的业内人士也说,中国观众容易被忽悠的一个“卖点”在于乐团名称,大家以为“爱乐”命名的乐团都是一流乐团,然而美国以“爱乐”命名的乐团多是地方二流乐团,但中国观众容易从名字上就误以为是一流美国乐团来华演出了。


帕什科夫斯基希望中国观众尽快提高欣赏水平和艺术鉴赏力,这也是杜绝国外“山寨演出”的有效措施之一。同时,他也建议说,中方经纪人应该事先对俄方演出团进行详细考察,尽可能与拟邀请的团体负责人直接磋商。俄所有的正规乐团(国立和私立)都在俄罗斯联邦文化部正式备案,而且还定期更新演出团体信息,查阅起来也很方便。但即使这样,国内观众有时候也会被麻痹。比如,在国内主办者的中文广告和宣传资料上,很多俄罗斯演出单位的名称与实际不符,不管是俄罗斯国立模范大剧院芭蕾舞团,还是克里姆林宫芭蕾舞团,通常都被简单翻译成了“俄罗斯芭蕾舞团”。俄国立“维瓦尔弟”女子室内乐团经理利亚乌斯金提醒中国观众说,俄罗斯知名乐团赴华演出一般要由中国主办者提前半年或一年向俄方演出团体或中介公司提出和洽谈,俄罗斯国际明星演出则至少需要提前两三年进行联系。如果一个俄罗斯艺术团的名字反复出现在中国的演出市场,肯定会有问题。


周宁建议说,中国完全可以通过建立艺术家社团组织介入管理的机制来限制低水平的西方艺术团进入中国市场。这些艺术家社团的职能不是像文化管理机构那样有着准入权,而是从艺术的角度进行资质和水准的评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