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最终章 新希望 第八节 我和白羽然的任务(上)

台海争锋 收藏 10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33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没有红地毯、没有乐队、没有鲜花,更没有以前中俄“友好”时,那种在新闻报道中经常出现的欢迎人群。当我跟随队伍走出飞机舱门时,发现舷梯下面只是稀稀落落站着十几个人,而在那些人里面,除了两三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外,剩下的都是黄面孔,我心想,这完全不像是接待一个国家副总理的规格。

我们大使馆的同志安排钱副主席上了一台奔驰,而剩下的其他人,包括省部级的高官和上将们,则全都上了另外一台大巴,在整个空旷的机场着陆区,俄罗斯人用高音喇叭播放着慷慨激昂前苏联歌曲——“青年近卫军”,似乎在提醒着我们这些中国人,我们已经踏入了斯拉夫人的领土。

离开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应大家的要求,车队没有走高速,而是拐进了市区的主干道。莫斯科时间六点多,恰好是大多数俄罗斯人吃晚饭的时间,看着道路两旁熙熙攘攘的行人、醉醺醺的男人,还有俄罗斯人脸上那种无忧无虑的神情,都不禁让我想起了我们国内民众在战争爆发后,总是浮现在脸上的那种忧郁而又哀伤的神情。

四十多分钟之后,车队把我们带到了距离克里姆林宫只有五分钟车程的东方文华大酒店。听大使馆人员的介绍,这家酒店是中国人单独投资建设和运营的,在安全保卫以及信息保密方面绝对可靠,在谈判期间,酒店的董事会已经决定暂时歇业了,因此,中、日、韩三国的谈判代表将全都住在这家酒店。

下车简单吃完工作餐后,我们这些人都被带上了贴有自己姓名的房间。白望南他们这些首长级别的人物,都被安排在那些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克林姆林宫塔尖的套房里,而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秘书以及警卫,则被安排在他们房间的对面,这一次,我和赵佳端又被安排在一套摆有两张床的标准间内。

进了房间之后,我和赵佳端立刻倒在了自己的床上。我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还是第一次入住这种五星级的酒店。看着外面的天色还没完全黑,我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感到这么困,原本以为是因为昨天晚上在火车上没睡好的缘故,可转念一想,才发现问题是出在时差上,此时此刻,虽然手表上显示的时间还不到七点,但在国内,却早已过了凌晨。

“要不早点睡觉,倒倒时差?”看着神采奕奕的赵佳端,我用商量的口气问。

赵佳端有些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稍等会儿吧!看看老爷子那边还有什么交代的没有!”

我觉得他说的也对,便坐在床上,把白羽然的信全部拿了出来,打算再仔仔细细地重新“复习”一遍,而赵佳端则懒洋洋地打开电视,漫不经心地看着酒店提供的几个华语频道和录像。

不一会儿,走廊外面突然热闹了起来。

赵佳端与我对视了一眼,便蹑手蹑脚地摸到门旁,打开一条缝打探外面的动静。

不一会儿,他关上门走了回来,笑眯眯地说:“小日本和棒子们到了!有个日本上将进咱们白部长房间了。”

“那个上将是不是龙泽政信啊?”我问。

“对!没错,日本的实权派人物。”赵佳端点点头,随后叹了口气说:“看来我们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睡!”

“跟着领导出差还有这规矩吗?非得领导睡了我们才能睡啊?”我打着哈欠问。

“一般是这样,机关的惯例嘛!”赵佳端叹了口气说:“以前我在总参的时候,那时候我处长特别爱打牌,精力还旺盛。那时候我最怕跟他下部队,白天听汇报、搞材料,晚上成宿、成宿地打牌,到了第二天,那个处长一点儿事没有,我们这帮参谋可困得要命!”

“我可不管这么多!”我埋怨了一句说:“大不了让把我赶回基层部队!我可没有伺候领导的习惯!”

说完,我便解开军装上衣的扣子,打算豁出去睡觉。

正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玩泥巴的!谁又让你伺候啦?”

随着声音飘进来的,是一个令我朝思暮想的熟悉身影——白羽然。

看来羽然真是野惯了,进来的时候也不敲门,直接推开门就闯了进来。

“羽然!”我惊喜地站了起来,看着穿有一身墨绿色军装、带着上尉肩章、留有齐耳短发的白羽然。

满脸通红的白羽然进了房间,一看到我的脸,刚才还是一脸兴奋和喜悦的她,却立刻晴转暴雨变了脸色。白羽然有些傻傻地站在那里,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

这时候,一旁的赵佳端看看气氛有些不对,机灵地说:“对了李拓,有个兄弟跟着宣传部一块来的,我去串串门瞅瞅他去!”

话还没说完,便闪出了房间。

我有些愣愣地看着白羽然, 无可奈何地问:“羽然,你这是干嘛?流什么眼泪嘛?”

白羽然走了上来,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眼泪继续像掉了线的珍珠一般滚落。

“李拓,你怎么又受伤了!”过了好一会儿,白羽然才哽咽地说:“真不小心!”

听了这话,我才知道多愁善感的羽然是在为我脸上的伤疤难过。

“怎么,嫌弃我啦?”我笑着安慰她说:“羽然,你不知道我有多幸运。”我一边指着脸上的疤,一边说:“美国鬼子一门迫击炮和一个狙击手一起对付我,也才造成这么一点小伤……”

“给你写了那么多信,为什么不回?”这时,白羽然已经缓过劲来,她佯装有些恼怒地问。

“坐下再说吧!”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我竟然很自然地抓住了白羽然的手。

白羽然的手被我捉住之后,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但她也没有抵抗,而是顺从地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在西藏的时候,我们几个到喜马拉雅山去执行任务,那里可没有邮递员!”我一边说,一边从包里翻出五六封信,然后递给她说:“虽然我没收到你的信,而且自己写的也没办法寄出去,不过只要有时间,我就争分夺秒地给你写。”我挑出其中的一封说:“你看,这一封还是在喜马拉雅山脉里的鱼尾峰哨站给你写的呢!”

羽然一把抢过我手里的信,撅起嘴说:“哼!才这么几封,比我写给你的少多了!对了,我的那些信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要是让别人偷看到内容,可真羞死人了!”

“呵呵,不会!”我笑着说:“那些信都被你爸保管着呢!他老人家今天早晨才转交给我!不过他有没有偷看我可不知道!”

“爸爸才不会像你这么无赖呢!”白羽然瞪了我一眼说。

过了好一会儿,白羽然有些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什么事这么吞吞吐吐的?”我看到白羽然的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有些疑惑地追问道。

白羽然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最后说:“上次你、赵锐,还有张叔叔来我们家吃饭,我妈妈她说你人还不错,最近她老是问咱俩的事是不是可以定下来了……”

“呵呵,你这算是向我求婚吗?”我嘲笑的话还没说完,胸前就被羽然狠狠地捶了一拳。

闹完了之后,我看着羽然的眼睛说:“怎么才能算是定下来啊?我从日本回来之后,咱们俩不是已经确定恋爱关系了吗?还要怎样算是确定啊?”

“唉!你真是猪脑子!”白羽然白了我一眼说:“我妈的意思是,如果能定下来,就早点把事给办了!省的她老人家操心!而且,我以前早就答应她,三十岁以前一定把自己嫁出去,今年我都二十八了!”

“羽然,真看不出来,你还有一颗恨嫁的心!”我笑着说。

“别转移话题,你到底怎么看?”白羽然板着脸问。

我略略想了一下说:“那怎么也得等回国以后吧?再说你还没见过我父母呢,虽然我想,我父母他们对你一定很满意,可在礼节上也应该去征得他们的同意,对吧?”

“这当然是应该的!”白羽然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她小声地说:“李拓,我听卢红亚大使和柳琴阿姨说,如果这次谈判破裂的话,俄罗斯人会很快发动对我们的战争,到时候,我们这些大使馆的人也就得回国了。”

“哦!是吗?”我有些震惊地问:“这么快吗?卢大使有没有提到,咱们跟俄罗斯人有没有达成协议的可能性?”

“使馆人员聚餐的时候,我好像听卢大使跟崔武官提到过!”白羽然叹了口气说:“崔武官觉得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俄罗斯的条件里面包含有对我国的领土要求!”

“对了,别转移话题!”白羽然好像突然醒悟似的,很快把话题重新扭了回来:“苏州肯定是要跟你去一趟的,可除了见你父母,还有别的什么要考虑的吗?”

“别的倒也没什么了!”我认真地说:“毕竟现在他们也把我调进了机关,在前面冲锋陷阵的机会少了,我想,我应该可以给你一个比较安定的生活,至少以后不用让你再整天为我担惊受怕!”

“小样儿!”白羽然白了我一眼说:“谁替你担心受怕了!”

“那行!”我笑了笑说:“羽然,等我回国了,我先给我爸妈打打预防针!告诉他们丑媳妇准备要来见公婆了!”

“谁丑了?谁丑了?”白羽然一边捶着我、一边说:“我还没嫌你这个玩泥巴的丑呢,你看你,把自己搞成什么样子了,又黑又瘦,脸上还添了道疤!你小子捡了这么大的便宜还卖乖!”

“对了,李拓!我不跟你闹了!”闹了好一会儿,白羽然一边努力收住自己的笑容,一边一本正经地说:“还有工作要跟你谈呢!”

“咱们俩有什么工作好谈的?”我奇怪地问:“你是坐办公室的,我是玩泥巴的!谈啥?”

“真的有工作要谈!”白羽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李拓,我给你的那些信都看了没有?”

“看了!怎么啦?”我问。

“你记得我跟你提到过的那个雅科夫上校吗?”白羽然说。

“记得!对你发动猛烈爱情攻势的那个!”我心里有些警觉,但表面上还是装作漫不在乎的样子,还半开玩笑地问:“很帅吗?很年轻吗?你对他有没有感觉啊?”

“李拓,别开玩笑了,即使我没有男朋友,我也不会考虑找俄罗斯人的!”羽然白了我一眼,随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装订得整整齐齐的A4纸说:“这是他个人的资料!你好好看一下!”

“他的资料关我什么事?”我问。

“李拓,你真是猪脑子啊?”白羽然瞪了我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这么高级别的谈判,把你这个小少校找过来吗?你真的不明白你的任务吗?”

“到底什么任务?”我有些无辜地说:“还真没人跟我提过,就你老爸,在飞机上考了我一阵!”

(小说已在收尾,后面更新会慢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