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西进打毒枭 上世纪90年代初震动全国特大“冰毒案”侦破始末

lcqwangdao1989 收藏 0 167
导读: 旧案新观   李茹青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8名不法分子大肆制造俗称“冰毒”的“去氧麻黄素”,这起案件在当时震动北京城乃至全国。   这起始于1989年年底的“冰毒案”从一开始就引起禁毒领导小组的高度重视,禁毒领导小组主要领导和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的领导都作了重要批示。市局经保处主管侦破工作的副处长赵宝相迅速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侦破组,立即展开工作。侦破组以大海捞针的毅力,不放过蛛丝马迹,南下广州、深圳,西进大同、乌鲁木齐等地,历尽千辛万苦,终将8名不法分子一一缉拿归案。   本案的主

旧案新观


李茹青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8名不法分子大肆制造俗称“冰毒”的“去氧麻黄素”,这起案件在当时震动北京城乃至全国。


这起始于1989年年底的“冰毒案”从一开始就引起禁毒领导小组的高度重视,禁毒领导小组主要领导和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的领导都作了重要批示。市局经保处主管侦破工作的副处长赵宝相迅速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侦破组,立即展开工作。侦破组以大海捞针的毅力,不放过蛛丝马迹,南下广州、深圳,西进大同、乌鲁木齐等地,历尽千辛万苦,终将8名不法分子一一缉拿归案。


本案的主要人物魏忠义原是山东菏泽市一个村干部,因经济问题被开除后与其子魏玉海“背井离乡”长期外漂,在南方经商过程中结识了港商郭飞利等人。


几次推杯换盏之后,几个臭味相投的人开始密谋以香港制药名义加工毒品,魏忠义负责设法“搞”原料———麻黄素,由郭飞利贩运到香港“换钞票”。


不久,魏忠义通过曾经在乌鲁木齐市某医院工作的商人侯蕾的关系,从新疆某医药公司购买了麻黄素。


1990年2月,魏忠义、侯蕾在广州从郭飞利手里拿到5克“去氧麻黄素”,当即来到北京找到某研究机构的一名专业人士,在“缴纳”了2000元“学费”后,两人获取了加工“去氧麻黄素”的配方工艺资料。


随后,魏忠义等人随即进行了明确分工,由郭飞利提供全部加工费用,魏忠义找地方加工,侯蕾负责采购配方原料,成品最后交由郭飞利偷运香港出售。


1990年2月的一天,北京一家化学试剂厂接待了一名来自“深圳市桃园贸易公司”的工作人员,此人称“去氧麻黄素”是“治疗哮喘、止痛药品的中间体,出口香港,销路看好,价钱也不错”。


这个口若悬河、夸夸其谈,最终以每公斤加工费400元为诱饵,同该厂签订了加工总量达5500公斤的供货合同书的工作人员,正是魏忠义。


加工厂家在不了解“去氧麻黄素”是毒品的前提下,即开始为这家所谓的公司加工“去氧麻黄素”,到1992年3月下旬,先后加工了381公斤。而这近400公斤的“冰毒”都被“深圳市桃园贸易公司”以“食品添加剂”的名义销往香港,每公斤卖到4000港元。据了解,假如该毒品团伙不被查获,作案总价值将达两亿七千万港元。


为查清案情,民警首先在北京开展梳篦式调查,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从加工厂的一名工人处得到了当时化名为“刘凯”的魏忠义的联系电话、一张魏忠义和他的“秘书”侯蕾的合影照片以及其在北京时的旅店房间号。


经过反复核对,民警确定了魏忠义、魏玉海的真实身份,同时几名同伙也相继浮出水面。


1992年5月6日,魏玉海在山东菏泽市落网,当场查获赃款5200元,银行存折6个,共计27万元。随后,警方赶往另一名主犯侯蕾的户籍地乌鲁木齐市进行调查。在了解到侯蕾已数月没有回家后,侦破组仍坚守在其住地周围,不久便发现侯蕾的弟弟侯某从广州返回乌市,调查得知,侯某很快还要返回广州。于是,侦破组跟踪追击南下。当侯某在珠海与侯蕾接头取赃款时,侦破组当机立断,将两人连同30万港币一并查获。


据到案的团伙成员交代,在探知罪行败露后,魏忠义即带侯蕾跑到广州同郭飞利密谋对策,三人定期联络,互报平安。7月25日,在侦破组民警精心谋划下,侯蕾与魏忠义联系见面。魏忠义如约而至,在广州市西坑街头被民警当场抓获。


此时,只剩下毒枭郭飞利仍然逍遥法外。据了解,33岁的郭飞利原籍湖南,从小不务正业,曾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1979年偷渡出境,并持有菲律宾护照,居留深圳进行贩毒走私犯罪活动。


此人不但老奸巨猾,而且胆大包天,在得悉事情败露后,亦未停止毒品活动,甚至在了解到魏忠义被抓后,还存在侥幸心理,继续“大行其道”。


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有经验的猎手。利用魏忠义意图将全部责任推给郭飞利的心理,办案民警将计就计,从魏忠义口中“套”出郭飞利藏匿在深圳市的情妇家中。1992年1月24日,郭飞利被抓捕归案。


8名犯罪嫌疑人到案之后,理清全案,分清罪责,认定犯罪事实成为了当务之急。但是相对于抓捕工作,这项工作更加艰难。


魏忠义坚持自己“主观上不知“去氧麻黄素”是毒品,所做的一切全是听郭飞利安排”;郭飞利则一进监狱就喊“冤枉”、“是魏忠义、侯蕾陷害”,互相推卸罪责拒谈犯罪细节。


但当办案民警亮出团伙成员在北京10余家旅店往广州打长途电话的记录,在北京火车站查处的两年的货运底单上将冰毒改为“食品添加剂”等大量证据时,郭飞利、魏忠义惊得目瞪口呆。


1993年12月18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魏忠义、魏玉海、郭飞利死刑;判处侯蕾死刑,缓期执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