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行纪 正文 第二十章 同门大比

飘雨时分 收藏 2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URL] 药儿带着那方玉板闭关去了。她闭关的山窟外,由丹浮生带领几位师弟亲自把守,显然很是看重大罗丹经的安全。 但是丹浮生他们做梦都想不到,药儿已经将大罗丹经偷渡给了林逍。看似只是将火工玩得极熟练,炼丹技术却是平平的林逍,此时起码在理论上已经成了一代炼丹宗师。甚至可以这样说,林逍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


药儿带着那方玉板闭关去了。她闭关的山窟外,由丹浮生带领几位师弟亲自把守,显然很是看重大罗丹经的安全。


但是丹浮生他们做梦都想不到,药儿已经将大罗丹经偷渡给了林逍。看似只是将火工玩得极熟练,炼丹技术却是平平的林逍,此时起码在理论上已经成了一代炼丹宗师。甚至可以这样说,林逍在理论上,已经足以和所有的大罗丹道长老平起平坐了。


只是,谁也不会相信,那浩如烟海的大罗丹经,会有两个怪物能够在短短一刻钟内全部记下。所以,林逍这个理论上的大宗师,依然在荒字号丹房内厮混时间。在药儿出关以前,林逍不知道药儿是否会晋升一级丹房,所以他依旧呆在了这里。


面前几尊丹炉火焰升腾,一缕缕药气和火气在空中一阵盘缠,隐隐汇聚成了几头猛虎的形象。这是正在为一个专门炼体的修道小门户“金刚门”炼制的“虎魄丹”。“虎魄丹”专门稳固精源、强身健体,为那些炼体的修士打下一个坚固的修炼基础。


作为炼制这七炉‘虎魄丹“的代价,是金刚门送来的三株他们无意中发现的千年火候的”青芝“。这一笔交易,大罗丹道将有对本的利润,所以丹翎道人吩咐丹房的弟子用心的炼制这几炉“虎魄丹”,着实是下足了本钱。林逍这个荒字号丹房中控火之术最为精湛的弟子,也被派来了专门打理这七尊丹炉的火势。


不用一次性的管理两百余座丹炉的火工,按说这是一次很轻松很惬意的任务,但是林逍却是被站在他身后不断嘀咕的花风儿弄得不胜其烦,恨不得就一头钻进丹炉里去躲起来。再一次的,林逍领悟到了一个幽怨的女人的可怕之处。


“小师弟!不是花师姐在这里罗嗦,而是你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不过是十三株‘子夜兰’而已,你居然花了小半年的功夫还拿到‘子夜兰’的果子。唉,你平时做事也挺精细、挺可靠的,怎么在这件事情上就这么的不靠谱呢?”


“你要知道,‘子夜兰’不是什么太珍稀的药材,也不要什么特殊手法去采集,花师姐和师娘……呃,花师姐将这件事情委托给你,就是看中了小师弟你的小心谨慎、办事可靠。但是你看看你,子夜兰结实两次,你居然一个果子都没收集起来!”


“小师弟啊,你对得起我对你的期望么?你对得起我对你的信任么?你对得起那些随风而化的子夜兰果实么?”


花风儿搬了个蒲团坐在林逍身后三尺远的地方,絮絮叨叨的教训着林逍。附近的那些炼丹道人全都远远的闪了开去,一个个在十几丈外袖手旁观,用满是怜悯的目光安慰着遭受精神轰炸的林逍。反正七炉虎魄丹已经到了最后的蕴丹期,只要火势不出错,这几炉丹药就算是练好了。而以林逍的修为和定力,就算七个花风儿在他耳朵边呱噪,这丹火也不会出错的。


林逍面无表情的打出一手手灵诀,他紧闭六识,花风儿的呱噪声完全无法影响到他丝毫。这才是第五天呢,按照上次花风儿的表现,这后面她还能继续呱噪十天。十天之后,还要接受丹霞的一次训斥,林逍一想到这个,就不由得悲从中来。不就是一份“养颜丹”的材料么?至于丹霞和花风儿这么死抓着他不放?药儿师姐多乖巧啊,怎么就没有这些麻烦事情?


最后一道灵诀打出,药气和火气凝聚而成的猛虎虚像仰天发出无声的咆哮,绕着丹炉一阵急速旋转后,化为一道晶亮的红光冲进了丹炉。丹炉内传来“砰砰”闷响,几座丹炉轻轻的晃了晃,一股刚猛刺激、辛辣刺鼻的药香顿时弥漫在整个丹房内。


手指一点,一道灵诀射出,炉火蒸腾,将丹炉盖冲起来数丈高,一颗颗拇指粗细通体赤红的丹药在火光中“嚯啦啦”的飞起,林逍招呼了一声,自有那些炼丹道人手持玉瓶,将丹药尽数收了去。等得所有的虎魄丹都收拾妥当了,林逍这才一收灵诀,丹炉中火气消散,几个炉盖“咚咚”有声的落了下来。很潇洒的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尘,林逍转过身体,朝花风儿龇牙一笑:“花大姐,您来了?哎哟,这几天,师弟手上事情多,不知道师姐有甚见教?”


花风儿的脸都皱成了一团,她咬着牙齿冷哼道:“小师弟,前几天我说的那些,你都没听到?”


林逍将两只手揣进了袖子里,笑吟吟的看着花风儿:“这个,师弟我不是忙着照管炉火么?这个,炼丹乃是夺天地造化的勾当,可不能大意疏忽。这炉火啊,正是炼丹的重中之重,这个道理,花大姐想必是比我参悟得更深的。”


花风儿愤然望了林逍一眼,摊开右手冷哼道:“拿来!”


林逍装傻道:“什么?花大姐您这是要什么东西?”


花风儿正待跳起来在林逍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一记呢,突然丹房门口传来了一声轻咳,丹霞背着手,缓缓的行了进来。丹房内的所有道人急忙起身稽首,毕恭毕敬的高呼道:“丹霞师叔万安!”


林逍和花风儿也急忙行礼,恭声到:“师娘!”


丹霞眼珠转了转,轻轻的朝林逍招了招手:“逍儿,过来。”


“诶,诶!”林逍乖乖的走到了丹霞身边,脸上略微带着一丝苦笑的略微弯着腰,将耳朵凑到了丹霞的面前,准备接受丹霞的训斥。记得上次也是这般吧?因为药儿的那碗汤药使得林逍耽搁了收割“子夜兰”的时辰,在花风儿将林逍呱噪了半个月后,丹霞就亲自出马,对林逍这种答允了别人却不忠于人事的行径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教训。这一次,却是提前了十天?想来丹霞也忍不住心头的火气了吧?


只是,一份养颜丹而已,两个女人至于这么看重么?


林逍很无奈的偷瞥了一眼丹霞可比十六七岁少女一般细嫩光华的皮肤,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做点什么。


丹霞却是没有因为子夜兰的事情对林逍说什么,她只是轻轻的对林逍说道:“回去,好好参悟。放你七日假,七日后,给你的东西你要参悟透了。”锋利的目光朝丹房内众多道人望了一眼,所有道人纷纷低下头去,不敢看向林逍这个方向。丹霞将一方黄绢塞进了林逍的袖子,轻轻的踮起脚来拍了下林逍的肩膀,低声偷笑道:“不许丢了师父和师娘的面子,否则……你这小子,怎么长这么高大了?”


摇了摇头,丹霞有点吃惊的望了一下比她高了一个头的林逍,皱了下眉头,朝花风儿招了招手:“花风儿,走,这几天不要来教训你小师弟了。”顿了顿,丹霞若有所指的笑道:“以后,总有得是机会和时间嘛!”


花风儿阴沉着脸蛋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丹霞身边。经过林逍的时候,花风儿发出了一声含义莫名的冷哼,吓得林逍身体猛的一个哆嗦。丹霞最后那声阴恻恻的话,使得林逍窥探到了自己未来的某些不怎么妙的前景。


结束了一天的职司,自觉功力又有了不小进益的林逍去伙房拿了一个小小的馒头,一路啃食着回到了自己的小小木屋。依旧是捏着那块火属性灵石做完了晚间的功课,林逍这才想起了丹霞塞给他的那张黄绢,匆匆的从袖子里掏了出来,借着窗外的月光仔细的阅读。


黄绢上是一张丹方,一种奇门灵丹“烈焰丹”的炼制方法。林逍眯起了眼睛,和自己脑海中大罗丹经中记载的“烈焰丹”的丹方对比了一下,发现黄绢上的丹方简陋了许多,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削弱了大概三成,但是所需的灵诀却简易了大概八成左右,成丹率也高了一倍以上。烈焰丹是一种品级较高的灵丹,专擅治疗各种寒毒伤害,在大罗丹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等级的丹药中,烈焰丹是名副其实的宙字级丹药,也就是说,是只有如今的丹字辈长老才能炼制的高级丹药。


但是,这一张改良的丹方,虽然成品的效果弱了许多,但是却能够让林逍这种修为的人也能炼制出“烈焰丹”来!


“师娘给我这张丹方,是要做什么?”林逍呆呆的看着黄卷上细密娟秀的字迹,过了许久,他才摇了摇头:“唔,师娘定然有她的用意,既然叫我将它参悟透了,那就……参悟吧。”说到“参悟”二字,林逍的面色不由得一阵的古怪。


丹霞开口给林逍放了七天的大假,丹方内的执事道人也就没有来罗嗦林逍。林逍花了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将丹方参悟透了,剩下的七天,他却正好利用这难得的余暇功夫,将回春谷周边草草的绕了一圈。两年多过去了,林逍一直埋头在丹房中做火工道人,回春谷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却是一点儿不知道的。这七天的功夫,却是让林逍大开眼界,回春谷的地界,实在是太大了!


七日后,林逍正站在东南一座高峰下,静静的观望一条鸡冠蛇和一只铁爪岩鹰的生死搏斗,突然他听到了大罗丹道召集所有门人的金钟玉罄声。林逍呆了呆,急忙施展身法,急匆匆的朝丹气凌霄殿的方向冲了过去。他从山石后猛不丁的跳出来,却是吓了那鹰、蛇一大跳,两条畜生急匆匆的飞上了高空、溜进了岩缝。


林逍辛辛苦苦的施展陆地飞腾法狂奔了二十几里地,气喘吁吁的冲到了丹气凌霄殿前,只见到大殿前的广场上,已经按照服色站满了大罗丹道的弟子。身穿白衣的,是刚入门的杂役道童;身穿蓝衣的,是刚刚正式入门的道人;身穿和林逍一般青衣的,是有了一定修为有了正式职司的弟子;身穿杏黄色道袍的,则是修为精湛接近金丹期的道长;身穿淡紫色道袍的,则是修为突破金丹期,或者接近元婴的长老;身穿深紫色道袍的,则是和丹翎道人一般,结成了元婴,道法高深,对于丹道的领悟也出类拔萃的真人。


一眼望去,大罗丹道中身穿紫色道袍的长老不过五人,着淡紫色道袍的则有五十人上下,杏黄袍弟子约有三百余人,青衣、蓝衣弟子数量超过两千,剩下的则全部是身穿白衣的还在煅心期的杂役童子。


一路狂奔弄得满身大汗的林逍有点狼狈的挤进了青衣道人的队伍中。他隐约看到那站在大殿台阶上的一干长老中,丹霞似乎是恶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丹霞的目光中充满了警告和威胁的意味,林逍茫然的看着丹霞,不解丹霞要警告自己什么。丹霞却只是瞪了林逍一眼,随后就收回了目光,口观鼻、鼻观心的静静的站在了台阶上。


林逍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站在石阶下的花风儿,花风儿只是翻了个白眼,朝林逍作了个“自求多福”的手势。


又等了一炷香时间,除了巡山弟子和坐镇各处要害之处无法腾开空子的道人外,大罗丹道的所有门人都聚集在了大殿前广场上。


手上捧着一支紫玉如意的丹翎道人站在大殿前石阶的最高层,威严的扫了一眼下方的数千门人弟子,沉声道:“十年一次的门内弟子大比,明日正式开始。所有青衣、蓝衣弟子都必须参加此番大比。青衣弟子的第一名,将赢得上品飞剑一口、防身宝物一件、上品灵石十块、中品灵石五十、下品灵石两百;蓝衣弟子第一名,将赢得中品飞剑一口、中品灵石二十、下品灵石一百!”


“呼……”,青衣、蓝衣道人的队伍中同时发出了海潮一般的惊叹声。奖励过于丰富,所有的道人一颗心都活泛了起来。


林逍更是一阵的心痒痒,他来到大罗丹道两年多将近三年,只见过同门的师兄、师姐和诸多长辈潇洒的御剑飞行,但是他就连飞剑是什么模样都没见过。至于护身的法宝么,法宝是什么东西他都不知道。而那一大堆亮光闪闪的灵石么……林逍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也许借助这么些灵石,他就有了突破到金丹期的希望?


金丹期啊!有着强大威能的金丹期修士啊!能够将离火真元转化为三味真火的金丹期修士啊!


有了三味真火,也许林逍就有资格进入宙字号丹房!到时候他得到的福利,可就不是如今的那些低品级的丹药了。


宙字号丹房?林逍的心头微微一动,他随手摸了摸他塞在袖子里的黄绢。随后,他抬头看向了丹霞。站在石阶上面无表情的丹霞扭头朝林逍看了一眼,目光中依旧满是那凶巴巴的威胁意味。林逍又看向了花风儿,花风儿也正看着他。呲呲牙朝林逍冷笑了一声,花风儿揣起双手,眯着眼睛抬头看向了天空。


丹翎道人轻轻一咳,淡淡的说道:“此番大比,依旧是按照历年来的老规矩。所有青衣、蓝衣弟子自选材料炼制一炉丹药,以炼制出的丹药品级和成丹率决定高下。获胜弟子的师尊,则可得到一件上古奇珍‘百宝虹霓衣’,乃是接近仙器级的护身法衣,防身护体,威力绝大!”


获胜弟子的师尊可以得到一件自上古流传下来的法宝!“百宝虹霓衣”,听名字就是一件珠光宝气美不胜收的衣衫!


以参赛弟子炼制出来的丹药的品级和成丹率来一定高下!林逍手上的改良版“烈焰丹”是实实在在的宙级灵丹,而且成丹率比平常的手法要高了一倍有余!而且烈焰丹是纯粹的火属性灵丹,林逍的体质正好和烈焰丹的属性相符,炼制时也会轻松不少!


“这是作弊啊!赤裸裸的作弊!”林逍突然明白了过来!想来是丹霞看上了那间百宝虹霓衣,所以她才作出这些古怪的行径!


如果,万一,林逍不幸的输了这场比试!


石阶上,丹霞再次恶狠狠的瞪了林逍一眼!那目光中,竟然已经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老天爷!这件百宝虹霓衣,比那养颜丹,怕是珍贵太多了吧?”


林逍的后心竟然已经是一阵冷汗淋漓。他呆呆的看了一眼广场上兴奋到了极点的近千青衣弟子,不由得在心中哀嚎起来:“师娘,我不见得能赢呀!”大罗丹道如此多的门人,天才又岂止他林逍一个?


若是林逍输了……


天!林逍差点就软在了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