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南川原重没有出去不是因为他想耍个性,显示自己有多么的厉害,面对各种情况是多么的临危不惧,而是他担心太刀师团的所有高级将领都出去了,要是自己不留在指挥所里面统御全局,坐镇中央,他害怕趁机被中国军队趁虚而入,导致己方失败。

不错,南川原重和井田造一样,他们都不喜欢自己的国家发动侵华战争,可是他们身为军人就要服从上级的命令,他们两人也决心用心打赢这场战争,不管这场战争的胜利是属于谁的,他们两人都决定从好的哪一方面去想。

在众多的太刀师团的高级将领里面,其他人就不提了,就只谈谈井田造和吉科赤两人的行为,因为他们两人的举动决定了今天这场战斗的成败。

因为井田造决定自己就在太刀师团的军营里面的内部做事情,所以我们先来谈谈决定出动出击的吉科赤,看看他的表现。

吉科赤出了指挥所以后,他们就直奔自己的部队去了,在那里他的士兵在手提三八式步枪晃来晃去,检查是否有异样,他们看见自己的旅团长来了,他们赶紧向吉科赤行军礼,问好。

“嗒嗒嗒”,这种枪响再次响起,七十二旅团的士兵连忙向吉科赤请示,问他是否要派士兵去附近巡逻一下。

吉科赤害怕己方的士兵被中国军队给逐个击破,他是拒绝了这种请求,并且说明了理由,吉科赤说完了以后,他的士兵就询问他到底该怎么做。

吉科赤想了想,他先问道:“你们判断枪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他的士兵回答道:“是从原平方向。”

吉科赤一听见这里他就确定这肯定是在原平的中国军队在捣鬼,吉科赤这个人他是那种日本的激进派,他对付中国人向来是主张进攻,今天在原平的中国军队敢来这一手,在吉科赤的眼里就是认为这是对他的藐视,这让吉科赤相当的恼火,吉科赤决定主动进攻,向原平进攻,是发起猛烈的进攻那种!

想到这里,他就决定出发了,吉科赤把己方的士兵全部都叫来,让他们集合好,只要合兵一处,吉科赤就决定向原平前进,发起猖狂的进攻。

太刀师团可是日本的精锐部队,集合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小事一桩,七十二旅团的士兵是很快的集合好,当然三十二联队由于在平地泉遭受到日军的重创,他们的士兵只剩下三分之二,这样七十二旅团的实力有所折损,不过,这对于吉科赤,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眼里面中国军队根本不堪一击,他狂妄的认为就算己方只剩下一千人马,一个大队的兵力,也足以荡平在原平的中国军队!

吉科赤有一个平常大的缺点就是太过狂妄,这也是不能成为太刀师团的师团长原因之一!

南川原重并没有下命令让吉科赤去原平寻事,但是,吉科赤向来不服南川原重,他也不想请示师团长就这么去了,吉科赤也不怕南川原重怪罪,这两人的关系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彼此互不干涉,双方对对方都是各忌三分,吉科赤相信只要自己带领着士兵打了胜仗,那么自己一定是平安无事,即使退一步来说自己打了败仗,他相信南川原重也不会和自己计较,这就是这两人关系不好,但是却能相处这么久的原因,这也是为官之道!

在吉科赤的带领七十二旅团是浩浩荡荡的朝原平出发了,现在是夜晚天色早就暗了下来,太刀师团中人看前方的道路都是有点模模糊糊,都是看得清,可是又不是看的很仔细,这样对前进的太刀师团中人来说是相当的困难的。

在这种情况下,于是一样东西就发挥了作用,那就是手电筒。

现代文明的确应感谢美国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是他制成了第一盏具有商业价值的白灯,为人类带来了光明。然而,康拉德·休伯特也应受到同样的尊敬,他从俄国移民到美国的他发明了手电筒。

休伯特下班回家,一位朋友自豪的向他展示了一个闪光的花盆。原来,他在花盆里装了一节电池和一个小灯泡。电门一开,灯泡照亮了花朵,显得光彩夺目。休伯特看得入了迷,这件事给他以启示。他有时在夜晚黑暗中走路,高一脚低一脚很不方便,就在不久前他还不得不提着笨重的油灯到漆黑的地下室找东西。他想,如果能用电灯随身照明,不是实用方便吗?于是,休伯特把电池和灯泡放在一个管子里,结果第一个手电筒问世了。

在前去原平的太刀师团的士兵他们是人手配备一个手电筒,包括吉科赤,他们在前进的时候都是手里拿着手电筒照亮前进,他们人人的心中都是有一股怒气,一种被弱小的民族给耍了的怒气,他们决定前进恐吓,并且进行报复,而且决定只要拿下原平城就在原平城里面实行三光政策,也就是烧光、杀光、抢光!

在有手电筒的照亮之下,太刀师团的士兵前进的道路是通行无阻,他们仿佛是在白天前行一般是那么的轻松,简单和惬意,不过,与此同时,在他们的心中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都有隐隐有一种担心会在这路途上出事情的感觉!

七十二旅团的士兵和吉科赤会有这种感觉,最主要是因为在原平的中国军队在今晚有阴谋,在所有太刀师团的人心中他们人人都认为会在今晚出事情,所以他们在前进的路上总是疑神疑鬼,心里面忐忑不安,心神不宁。

这种感觉就连日本剑道第三高手的吉科赤也有,他在心里面有一种感觉告诉他在去原平的路中会出现被在原平的中国军队给埋伏之类的事情发生,可是,吉科赤却发现不了那里不对劲,要是这样就叫他撤军会军营,吉科赤又心有不甘,他仔细的想了想,他决定继续前进,他可不想被这种莫须有的事情给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