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23章 黄龙血战

寒光在此 收藏 18 1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30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当此时,黄龙寺这片几里方圆的小小山头,名副其实地成了人世间死亡气息最浓厚的地方。

在越来越多心理崩溃士兵强劲的火力冲击下,在黄龙寺战斗的双方官兵伤亡也极剧的在增加着,且在这些阵亡负伤的将士中,那些心理素质不过关的新兵占了很大比例。反倒是那些一见不好就赶紧卧倒,规避疯狂弹雨的老兵们损失不大。

辎重大队的新兵原本就比日军要多上一些,单兵素质也不如人家,两者之间现在又时时地处在此消彼长之中。渐渐的那些还活着在黄龙寺阵地上的士兵,大多都只剩下日军士兵了。

开战才半个小时,辎重大队还活在黄龙寺阵地上的就基本上只剩下些老兵在那里与日军士兵一起趴着装死了。

为什么要装死,这很简单,当前天黑黑地兵荒马乱,处身在这种环境中,谁也不敢断定身边还有没有一个疯子隐伏,谁也不敢爬起来大呼小叫,引来无数弹雨。

也幸好如此,辎重大队仅剩的老兵们,才得以不全体覆灭!

身在杀戮场,就算部队长陆浩初的生存环境也和一般的官兵一样。同样要面对无休无止的杀戮,他也不得不把头紧紧地帖着地面,期待着这场狂暴的风雨尽早过去。

虽是生命一时无忧,可这会儿,陆浩初却比那热锅上的蚂蚁,更要心急如焚。

夜间大部队作战这种最不得已的作战方式,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很难掌握。可打成了现在这种全面失控的结局,却是在他毅然率领全军冲锋时,末曾料及的。在这场让人失去理智的混战中,任你再是兵勇将悍,也将是束手无策。

眼下的势态,这些个挤在山上的混乱部队是铁定不能指望地了,若还想制胜,非得寄望于自己的后续部队,那怕就是一个保持完整队形的连队。只需一个冲锋,就能一捶定音。

心里明白归心里明白,可惜陆浩初也只能在心里念叨而已。不过。幸好日军好像也拿不出一支可以成建制的队伍可用了。

此时,不管是陆浩初,还是日军第176联队的松井林一郎心里都跟明镜似地,胜负的天枰,已完全取决于是谁的援军先吹起进攻令了。在这个事关生死地问题上,两支已交织在一起的双方最高指挥官不约而同地,都对自己的援兵能先来,信心十足。

当然,在陆浩初深切盼望援军时,代琴也没让他失望,半途中回去带了两门重炮后,正率领警卫连,争分夺秒地以强行军的姿态向黄龙寺赶来。

而被松井林一郎寄予厚望的他的联队部援军,也正在起程。在他率部攻击前,联队指挥部除了一个联队直属中队的卫兵之外,还有两个辎重中队,这样的兵力,是足够开上黄龙寺来决定乱成一团的双方官兵的胜负命运的。

在紧急开进黄龙寺支援的日军队伍中,山室武滕大佐正在调兵遣将,力求一战定乾坤:“中山君,注意一定要注意火力的集中布置,你要保持队形以最快的速度压上去,争取在十分钟内击溃支那守军。诸君,中国军队的援军相信不久就会赶到,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诸君若不想成为友军的笑柄,那么就必须在半个小时内结束战斗,请大家共同维护第176联队之荣誉!拜托了”

在判断中国援军会很快出现方面,山室武滕大佐的直觉很准。新第十七军指挥官秦丽也确实不是一个甘心被动挨打地人。

早在排兵布阵时,秦丽就有了打第176联队的后翼的想法。而在陆浩初报回初战大捷之后,秦丽感觉条件已经成熟,终于下定了决心。把警卫连召回,另加了二门重炮和四辆汽车运动到第176联队的后翼去抄日军老窝。

松井林一郎和陆浩初在心里打地这个赌,其结果是前者先喜后忧,后者愁了回喜!新第十七军援军和日军的援军拼命赛跑的结果,竟是双方援军在鬼子来路上碰了个不期而遇,子战场也在黄龙寺山下拉开了帷幕。

“他娘的!老娘只晚来了一步,陆浩初这老小子就要把家底败光了,我要告诉头儿,下回决不能让辎重兵上战场!”作为预备队的代琴,看到眼前被催残的凄惨无比、建制全散了架的两支军队,侥是她天不怕地不怕,也不禁不停地倒吸凉气。

“澜清,你只管给我开炮轰日本人的援兵。我把一排留给你警戒,其它警卫连的跟我来。我们去把要上山的那伙鬼子援军截下来!”见了血战惨景后,代琴说归说,倒是不敢在行动上有所怠慢。

无独有偶,日军指挥官山室大佐的心思,也和代琴差不多,突见对方也来了援兵后,忙指挥那欲上山增援的日军,就地摆开战场挡住中国的援军。

山室大佐说:“命令联队警卫中队,迎上支那援军去投入战斗;辎重中队,跑步攻击对方炮兵阵地;立即给所有的非战斗人员分发枪支。把这里情况,电告松井林一郎,要他坚守待援。”

他也想到要先击溃敌方援兵后,再回过头来一战定乾坤。于是乎,在黄龙寺山下的子战场里,又套生出了个子战场。

日军援兵和中国援兵捉对厮杀,使战线又暂时陷于僵持状态。

反观代琴,也有在战斗一开始,就带领警卫连大部向日军方向运动。第一声炮响后,更是强行突破到了离山下日军阵地很近的地方。

作为军部警卫连,自然是可着劲地先选出了最好的战斗兵来担挡,那战斗力自是弱不了,不但不弱,而且还强得离谱。可以豪不夸张地说,配备了超多全自动火器地这个连地战斗力,决不下于十倍数量地日军。

而反观日军警卫中队,虽说一样是警卫兵对上警卫兵,而且他们人数还是200人的优势,但战斗力就绝对不一样了。

首先是重炮一轰,然后在警卫连地这八十多号精锐地攻击下,只短短一分钟,日军警卫中队就再也挡不住中国警卫精兵的强攻。在中国精兵强大的压力下日军的这个中队所守的阵地很快就被这支八十多号人的强兵突破催残了。残余日军只得向后退去。

“二排留两个班守住上山的路,其余人跟着我,冲!”代琴大喝一声。领着部队向山上杀去。

这个时候,山上的日军才从山下突然密集起来的枪声中茫然地抬起头来,在松井林一郎的指挥下,强行收拢了部份兵力形成了一道圆形防御圈,死死的挡在了上山的道口上。

此时就可看出警卫连和日军在作战方式上的差别了,日军是正规军出身,动不动就用成排成排的士兵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进行集团冲锋。而代琴手下的那五十多个警卫们,则是三五一组、五六一群的利用手上先进火器,东一榔头、西一棒的,此起彼伏地消耗着日军的有生力量。

两支风格迥然不同的军队交手,从山上日军的阻击阵地在一步一步的缓慢后移,就可看出各自战力的差异。

中国人的援兵成功到达,火力再次把黄龙寺山林照得能见度大增,同时,也把正在山上的那些卧伏的双方官兵,再度推进了下一层地狱。

见了亮后,双方卧伏官兵也就再次朝了相,血腥的恶战也就再次爆发!只短短三秒钟,在能见度稍好后的那三秒钟里,许多在摸黑乱战中都存活了下来的精兵,反而因身边就惊见有近在咫尺的敌人,赶忙顺手刺出利刃,把对手狠狠地捅死。接着,自己也成了另一个近在身侧的敌对方的目标……

疯狂地尖叫着乱刺又发生,这一轮,倒下了更多的双方士兵!

好在,新第十七军的所有团队都是在这时代里火力无双的姣姣者,就是辎重大队的武器也比之日军的单发三八大盖强了不止那么几分,虽在兵力上倍低于日军,可和日本人的死伤互换中,却也没吃什么亏,起码做到了三换一的比率。

这种本应是一换一的近距离屠杀,对辎重大队反而有利一些。若不是刚才到处是漆黑的,辎重大队这种优势早显出来了。现在能见度稍好,自身的优势便得到了极大发挥的辎重大队,场面上还占了些许上风。

在杀场中,火力占了上风,并不代表就一定能获得胜利。现下日本军人还占了人多的优势,明了只要山上的这股日军只要稳住了阵脚,难保不会发生扭转战局这种事的代琴远远见了,登时是真急了,再不顾警卫连战士是否伤亡,组织起人墙,只管用优势火力开路,火焰喷吐,在战场上纵横酣战,往来地冲杀着。

短短交火二分钟,小鬼子终于有一部人马精神率先崩溃了。

按理说,最该崩溃的鬼子队伍,本应当是最早投入战斗的,此刻已经是伤亡累累仍陷在山上的部队。但事实上,当鬼子在山上的部队还在坚持战斗时,后来才到山下参战的两个鬼子辎重中队,在中方的那两门重炮轰击下,先来了个大溃散。

这种在双方对拼意志的战斗中,最怕的就是有溃退的榜样出现。通常在这时,所属长官都会立既将逃兵就地枪毙,不至引起军心士气动摇。可整整两个中队建制的溃散,却是处于下风中的日军无论如何,都是无计挽回败局的。

“杀啊!小鬼子要逃了。”仗打到这种节骨眼上,传出来了“利好”消息,苦战中的新第十七军的官兵们那里有不大声叫喊、勇气倍增的道理。

开战不久,就门户尽失,眼看在山上的部队就要被中国军队打垮,而自己也很有可能要被中国炮兵轰了的事实,让山室武滕大佐撑不住了,连忙电告松井……

与山室武滕大佐想得差不多的是,松井林一郎率仓促组织起来的封堵上山部队,此时的处境是就快要被进攻中的五十多个警卫战士打得不敢抬头了。在大佐的第二封电报到达黄龙前线时,这封要求松井‘自行断定’的电文促使本已进退两难的松井林一郎,下了不再在黄龙寺死拼的决心。

本来,他就是个黑份子,野心虽大,却不是那种为‘帝国’尽忠的死士。

“收拢部队,撤下去!”望着向已部来势汹汹地压过来的的中国军人,手中还捏着第二封电报纸的松井林一郎果断的下令收拢能收拢的部队全力开路开路滴。

演出了逼宫好戏的松井林一郎,他现在不但没有拿下在黄龙的守军,反而被中国军队的援兵也逼到眼前不说,更为可虑的是中国援军的战斗力竟是出乎意料地强悍。这些因素加起来。迫使个性还算坚忍地松井林一郎也只得放弃黄龙寺而保命要紧了。

松井的这支稍为成些建制的队伍一走,可就把那些来不及跟着辙退的日军士兵害惨了。

本来在战斗意志上就略显薄弱的第109特设师团的还在山上的日军,能在这场恶战中一直顶到现在,早属于人品大爆发了。这一看到居然有人不讲义气地闪人了,这还了得,霎时间,山上的官兵中就有不下百人,效法先贤地向四面山林里快速闪人。

任是再意志坚强的精锐之师,也架不住,在激战中已方阵营中一而再,再而三的有人带头“开路”。更何况,第176联队的大多数将兵,本就不是死心眼地能把战斗进行到底的“天皇武士”,一见战局是如此的不对,小命是凭般的危险,那里有不撒脚丫子开路开路滴道理。可双方都缠在了一起,想跑也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辎重大队士兵和警卫连的趁势追杀下。日军在山上的幸存人员,只有不到二百人跑进了山林。其余的,永远地留在了黄龙寺,一丝孤魂,只好望洋而叹了。

是晚十时许。已创造若干奇迹地新第十七军再爆天大冷门,以千多人的辎重兵正面击溃日军第176联队全部,并迫使其溃败。

此战在新第十七军的战史中被称为,黄龙血战。在两个多小时的战斗中,日军第176联队至少伤亡三千人以上。而新第十七军之辎重大队的损失则同样惊人,辎重大队连死带逃只剩下不到百名能战之兵和几多伤员,就连身为大队长的陆浩初也身负重伤。而另投入作战的警卫连也伤亡不低。

虽然在秦丽等人精心运筹下,新第十七军险乎乎地守住了黄龙寺。等到了王支队的先遗装甲营首批到达,完成了战役目的。可这一战下来,新第十七军的辎重部队却在这一战中完完全全的打残了,从而使新第十七军本就很虚弱的补给能力进一步大幅度下降。

总而言之,对新第十七军来说黄龙寺阻击战是一场得不偿失的胜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