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三卷:我就是一个猎人 第二十五章:我就是一个猎人

金蝉 收藏 20 11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URL] 黑田回了炮楼,又看到了自己死伤了那么多的士兵,气难消,瞪着发了红的疯牛眼睛,对病猫大吼大叫,是病猫阻止了他杀人报复,他怎么看病猫都不顺眼。病猫似乎并不理睬他,病猫整整金丝眼镜,慢条斯理地说:“我这是对鸠山少佐的负责。” 病猫说到鸠山,黑田气归气,脾气聚然一下小了许多,别看病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黑田回了炮楼,又看到了自己死伤了那么多的士兵,气难消,瞪着发了红的疯牛眼睛,对病猫大吼大叫,是病猫阻止了他杀人报复,他怎么看病猫都不顺眼。病猫似乎并不理睬他,病猫整整金丝眼镜,慢条斯理地说:“我这是对鸠山少佐的负责。”

病猫说到鸠山,黑田气归气,脾气聚然一下小了许多,别看病猫仅是一个翻译官,日本人眼里的一条狗,病猫可是鸠山少佐的宾上客,又是鸠山少佐的同学,所以病猫的话黑田不得不有些顾虑。

鸠山少佐是谁,东京士官学校毕业的高材生,人虽长得矮小些,且又干又瘦,像骨头架上包着一层皮,可为人做事,阴招迭出,谁都不敢小瞧,黑田与其相比,只是一介武夫,根本就不是对手,因此对鸠山少佐又敬又怕。

病猫说:“你想啊,就你而言,我带着那么多的人回了你的家乡,回去的第一天我就杀了你家乡那么多的人,你以后怎样为人,你的家人今后怎么活?你替我想过么?”

病猫说:“我们中国有句话‘兔子还不吃窝边的草。’更何况我们还准备长期占领此地,有些事情我们不能不做长远的打算。你说呢?”

黑田笑了,黑田说:“高,我知道你自私自利,花言巧语,你这是来恐吓我,我不怕,我们大日本帝国是这个!”

黑田翘起大拇指。

黑田又说:“你们中国是这个。”

黑田又伸出小拇指。

黑田还说:“你们中国人,都是支那猪,猪是挨杀吃肉的货,我们大日本帝国军人都是杀猪的人,杀猪的人怕猪?天大的笑话!”

病猫脸上挂不住,病猫虽然是日本人的走狗,中国人眼里的汉奸,以投靠日本人为生,可说到底他身上还是流着中国人的血,这是他怎么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他无语了。

黑田反而哈哈的大笑,开心十足的样子。

病猫脸胀得通红,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病猫说:“说句真心话,我没有恐吓你,是猪不是猪,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病猫在张富贵的屁股上狠踢了一脚,心里的憋气聚然轻松了许多,病猫对张富贵说:“把葫芦找来,我要让他们见识见识到底是不是猪!”

张富贵捂着被踢疼了的屁股,心里像被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怎么说自己也是个队长,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无端挨了病猫的踢踹,怎么看都是一个窝囊的角色,敢怒不敢言。病猫让他去找葫芦来,他明白病猫的意思,但他还是屁颠屁颠去照做了,他不敢有丝毫的违抗。

黑田哈哈大笑,黑田说:“中国人怎么的都是一个劣等的民族,不堪一提。

葫芦被找来了,就站在黑田的面前,黑田说:“中国猪,你有什么能耐,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

葫芦看黑田满脸的黑胡须,怎么看都像是没有进化好的猴,葫芦没言语。

黑田说:“我一刀劈了你,他们说我是欺负你,我今天要让你就输个心服口服。”

黑田放下了军刀,脱下了军外衣,穿着白小褂,对葫芦摆出大相扑的架势,纵身一跳,黑田就扑上来,葫芦没防备,黑田将葫芦一下扛到膀头上,旋转一圈之后,重重地丢在地上。

黑田笑道:“支那猪,不堪一击!”

葫芦满脸通红站起来,对黑田好不服气这一次他拉开了架势。黑田再次冲上来,故伎重演,想再次将葫芦扛起来,却被葫芦重重地按在地上,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黑天气的嗷嗷大叫。

病猫张富贵急忙拉开了葫芦的手,黑田从地上爬了起来,黑田恼羞盛怒,回身拔出了战刀,要劈了葫芦。

葫芦毫无惧色。

病猫说:“他是支那猪,你何必动粗,再比较一下枪法怎么样?”

黑田东京士官学校高材生,门门成绩优秀,射击科目更是小菜一碟,黑田科班出身,射击能惧怕一介中国农民,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黑田好像也很感兴趣,黑田放下了战刀,黑田说:“怎么个比法?”

葫芦说:“随你,你想怎么个比法,我就怎么个比法。”

病猫说:“就二百米外打瓶子。”

黑田同意,葫芦也同意。

炮楼外,吊桥边,二百米挂一酒瓶子,张富贵一支三八大盖枪摆在了眼前,黑田抓起三八大盖枪,毫不犹豫,这是他本国制造的枪,当时现代化的武器,他太熟悉了,他拉动枪栓,子弹上膛,单腿点地,鬼子经典的射击方式。

“叭勾”一声脆响,二百米外的瓶子应声而碎。

黑田很得意,放下三八大枪,看葫芦,看葫芦这只支那猪。

葫芦不慌不忙,拿起三八大枪,三八大枪他第一次接触,有些陌生,他也拉动了一下枪栓,他忽然找到了感觉,找到了与汉阳造步枪同样的感觉,他两脚前后岔开,举枪瞄准,搂动扳机,一枪,二百米外的瓶子应声而碎。

一把冰冷的战刀搁在了葫芦的脖子上,葫芦动不了了。

黑田说:“你的抗日分子,死了死了的。”

葫芦转头,放下手里的枪支,平静地说:“实话告诉你,我不是什么抗日分子,我就是一个猎人……”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