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礼帽计划 第一部 青衣与裁缝 第八章 金慧

zyl904302 收藏 12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size][/URL] 张风与小林到了好三鲜,吴德庆见张风与一个胖子军官同来,不禁一愣,随即醒悟过来,连忙上前招呼。 “吉田太君来了,哟,这不是小林太君吗,您二位是一起来的吧。” 张风点点头,小林却似来过这酒楼多次,笑着道:“吴老板,这是我的上级,你要好好的招待。” “一定,一定,两位太君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张风与小林到了好三鲜,吴德庆见张风与一个胖子军官同来,不禁一愣,随即醒悟过来,连忙上前招呼。

“吉田太君来了,哟,这不是小林太君吗,您二位是一起来的吧。”

张风点点头,小林却似来过这酒楼多次,笑着道:“吴老板,这是我的上级,你要好好的招待。”

“一定,一定,两位太君楼上请。”吴德庆连忙答道。引着张风往楼上走去,小林跟在后面。

张风低声道:“这胖子硬要跟来,想办法把他灌醉。”

吴德庆几乎不可察觉地点了一下头,把二人让进雅间里坐了。

刚刚坐定,小林便大呼小叫地要酒要菜。不一会,酒菜上来,小林便来敬张风,张风无奈,只得与他对饮了几杯。几杯酒下肚后,小林的兴致越发高了,不停地喝酒、吃菜,还要忙着说话,时不时还来敬张风,张风只端起酒杯沾下唇便放下。

张风不想再等,对小林道:“小林君,支那有句俗话叫‘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今天高兴,用这小杯喝着不够劲,不如换大杯来喝,怎么样?”

小林愈发高兴,连声道好。张风便将吴德庆喊来,让他用大杯斟几杯酒上来。吴德庆会意,下去准备了。

过了一会,吴德庆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放着六个酒杯,都是盛满酒的。张风一看,果然是大杯,这一杯只怕就有二两。吴德庆在两人面前各放了三杯酒,又对张风使了个眼色。

张风端起大杯就来敬小林,小林赶忙双手捧起一杯酒,张风朝他的杯子上轻轻一碰,自己仰头一口干了,喝到口中张风才发觉原来是水。那边小林见张风干了,也一口将自己杯中的酒喝干,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白酒。一大杯酒下肚,小林那张原本就有些发红的胖脸越发红了起来。

这样三杯酒喝下去,小林最初还大着舌头说了几句含混不清的话,随后便一头栽到桌子下面,醉的人事不省。

张风与吴德庆将小林扶到椅子上,让他靠在桌子上睡了,吴德庆指了指另外一间雅间,张风明白,王修平在那间屋子里。

张风进去,见王修平正在那一个人独酌,桌上摆着几样小菜。王修平示意张风坐下,问道:“那鬼子醉了?”

张风点点头,在王修平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王修平也没问小林怎么会与张风同来,把杯子一放,身子略略前倾说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已经查明,只是现在情况变得有些复杂。”

张风道:“这女人是不是与三木有信有关系?”

王修平点点头,“这个女人是朝鲜人,名叫金慧。昨天回去后我就安排人对那间屋子进行监视,结果昨天傍晚时监视的人就发现有一个男子去了那里,呆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才离开。监视的人回来报告,根据他们对那个男子外貌的描述,那个人应该就是三木。”

喝了口酒,王修平继续道:“我反复思索之下,觉得事情紧急,每拖延一天,你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因此在三木离开后,我就命人将金慧控制了起来,连夜讯问。金慧不懂汉语,只会说一些日语,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明白。”

“怎么样?”张风有些急切地问道。

“三木不是日本人,或者说三木原来是朝鲜人,名叫朴恩新,与金慧当初是恋人,他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王修平说道:“日本侵占朝鲜后,朴恩新的父亲投靠了日本人,替日本人做事,立下了一些功劳,很受日本人的倚重。后来他父亲带着全家移居到了日本,入了日本籍,朴恩新才改名三木有信,并子承父业,继续替日本人做事。”说到这王修平显得有些不齿。

王修平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三木有信与金慧分开后,金慧留在了朝鲜,芦沟桥事变后,金慧被日军抓去做了慰安妇,阴差阳错地被送到了W市的日军慰安所。一个多月前,三木有一次去慰安所,无意之中发现了金慧,便筹集了一大笔钱贿赂慰安所的日军军官,将金慧救了出来,安置在那间屋子里。三木隔两天便会去与金慧相聚,顺便送去一些食物。”

“金慧现在怎么样?”张风沉呤了一会问道。

“不算太好,你也知道,她刚从那种地方出来不久”,王修平斟酌着答道:“不过看样子三木倒是真心对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安慰、开导她,说要带她离开这个地方,躲到外国去。而且还说这两天三木显得十分高兴,告诉她再过几天便可以弄到钱,带她一起离开中国。但是她问三木原因,三木却又不肯说,只让她再忍耐几天。昨天在讯问中,一开始金慧还以为我们是日本人,是在追查三木将她救出慰安所的事,哀求我们不要伤害三木。”

说到这里,王修平也不禁有些嘘唏,暗暗感叹造化弄人。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过了一会,王修平问张风:“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办?”

张风想了想,慢慢说道:“如果金慧说的是实情,那么基本可以断定,三木要挟我,敲诈钱和护照,就是想带着金慧去美国。三木在发现金慧被日军强迫成为慰安妇后,心理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不愿再为日本人卖命,一心只想带着金慧离开。”

张风将手掌合在一起搓了搓,接着又道:“如果真是这样,就有必要和三木摊牌,彻底地谈一次。”

“为何不将三木杀了?金慧并不知道你的身份,三木说自己有准备不怕你杀他,不过是虚张声势。”王修平问道。

“杀了他,你觉得金慧还能活下去吗?”张风反问道,“况且,三木对雨机关内部的情况十分熟悉,现在金慧将真相告诉了我们,我们可以和三木做一次真正的交易。”

“你想让三木协助你盗取密码本?”王修平有点意外。

“不敢说三木一定会协助我,但至少他不敢揭露我的身份,妨碍我的行动”,张风道,“而且,不管我们是给他钱,让他们离开,还是将三木杀了灭口,雨机关里突然少了一个人,势必会引起大岛义雄与山口清子的怀疑,如果他们借此在内部进行彻查,肯定会对我盗取密码本造成更多的困难。”

王修平又问:“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将三木争取过来?”

张风摇了摇头,说道:“三木现在的心理状态十分微妙,很难把握,而且他又不是中国人,你敢相信一个曾经背叛了自己的祖国,替日本人做事的外国人吗?这种人心里丝毫没有国家、民族的观念,只有他自己,做什么事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即使能将这种人暂时争取过来,也等于是在自己身边安放了一颗你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炸弹。”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只是没想到他对这女孩倒是一片真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