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生的 第三卷 东门寺 第四十九章 睡觉睡到手抽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鸟蛋走在熟悉的山路上,途中没有碰到一个人,这让他感到很意外,不过马上就释然了,毕竟,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大人们可不会像鸟蛋一样悠闲的。想到这里,他隐隐觉得,自己应该把书读好的——每次孤寂的时候,鸟蛋都会这么想。可如果和朋友在一起,他就会觉得,自己如果和他们一样选择读书的话,将来一定没前途。

当然,他也是有嚣张的资本的,他比一般人略懂拳脚的功夫,单凭这一点,混个饭吃吃已经没问题了。

鸟蛋所在这个村子叫半坡,鸟蛋所在的这个镇叫龟藏,鸟蛋所在的这个市叫城里,鸟蛋所在的这个省叫盗版,可不巧的很,鸟蛋所在的这个城市城里,阴差阳错下竟处于四省交界,这四省分别是盗版,卖身,行窃,偷渡。而鸟蛋的龟藏镇则比较靠近行窃省,所以大家的行为举止很不雅观。至于鸟蛋所在的国家,更不巧的很,和鸟蛋有着一段相当的渊源,叫鸟国。

鸟国奉行的政策是以文治国,不过话虽如此,其实武者更容易生存。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个道理,可惜的是,鸟蛋既然选择了远行,却又偏偏被父母的腐朽思想所禁锢,所以根本就没有走上一个做为武者的道路,这就让他不得不陷入什么也不是境地。

“回来了?”鸟蛋正发呆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鸟蛋抬头一看,是二奶奶。鸟蛋感觉心里一阵温暖,笑着道:“嗯。”

不知不觉间,鸟蛋已经到了自己的家门前,可奇怪的是房门却紧闭着,“你妈妈在田里,就在十二顷。”二奶奶的话在身后响起。

“没关系,我知道怎么进去。”鸟蛋自信的一笑,然后就往屋后走去。

鸟蛋最后在后门的排水沟前停了下来,将手伸到排水沟的上方,摸索良久后,终于找到了钥匙,找到钥匙后,鸟蛋又折回到前面,却并没有将钥匙对准大门,而是找到大门边上的那个偏门,然后才取出钥匙,接着,大功告成。

走进和鸟蛋一起长大的水泥房后,鸟蛋首先将大门打开,他觉得屋里太闷了,不透气不行了。大门也打开了,鸟蛋扔掉了背上的书包,然后走到门外,坐在了门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然后就这样静静的坐着。

这是鸟蛋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门前有两块大石头,那本来是做地基用的,可盖房子的时候,鸟蛋已经五岁了,正好度过了什么也不知道的无知小儿期。所以就喜欢上了这其中的一块,最后父亲也觉得这两块大石头拿来做地基有些可惜,于是就放在门的左边,然后,两块大石头分别立在窗的两边。

这样的放法也是很有讲究的,据说父亲和母亲弄矛盾了,然后母亲说:“这两块石头就放在大门两边得了。”

父亲听了不爽,“放大门两边做什么?别人门前放两个狮子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阔气,你也学他们啊?”

“这两块石头只可以放在大门两边,不然就没法看啦。”母亲料定父亲耍不出什么花招,就如此决绝的道。

“真的不可以看的哦?”父亲故作高深的反问道。

“那你说怎么放,我还真不相信你可以放好。”母亲道。

然后,父亲就一赌气,将这两快石头给放在了大门的左边,可不巧的很,大门左边是一扇窗,所以两石头就这样临窗而立。

这两快石头都有三十厘米宽,一米长,非常适合做椅子。然后,鸟蛋每天没事的时候就做在这石椅上发呆,一发就是一个下午(早上他起来的时候正好可以赶上吃午饭,不但为家里省了不少开支,还让他不必为打发早上的光阴烦恼)。

时间匆匆,不知不觉间,鸟蛋已经这样坐了一个多小时。古人云:坐看云卷云舒,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

虽然这个样子不太雅观,但确实是打发时间的好方法,鸟蛋这样坐了一个小时,却仿佛只坐了一小会儿。

而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坐了很久的秘密则是在于,他听到了自行车的声音,那是属于父亲的,听到这个声音,就证明父亲从化工厂下班回来了。

父亲看到鸟蛋又坐在石头上发呆,不禁微微有气,没好气的道:“看门啊!”

鸟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装做没听见,拿了书包就往楼上走去。走到自己的房间后,鸟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书包扔在床上,然后仰面躺倒。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人给强行推开了,然后母亲走了进来,“回家了?”

“干什么啦?”鸟蛋从发呆中醒来,问道。

“看一下你嘛。”母亲说完这话又走了出去,然后就下楼去做晚饭了。

鸟蛋看了一下已经黑的差不多天色,突然感到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然后他又这样迷茫了一小会儿,母亲就在下面叫吃饭了。

鸟蛋无法,只好先去解决人生大事,毕竟,相比较而言,活下去才是最重要,而且就算是自杀也不能是饿死的,因为说出去太难听了。

草草的吃了些饭菜,鸟蛋就拎着水桶去池塘边的水井里洗澡去了。因为现在正是吃饭时期,所以那些儿时玩伴都没出现,这样也好,省了鸟蛋不少麻烦。

冲了个惬意无比的凉水澡后,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时候,他感到无尽的睡意向自己涌来,大概是这些天太累的缘故吧?鸟蛋这样想道。然后就突然意识到明天不必很早就起床了,可奇怪的是,一想到这个,他竟然就睡不着了。

鸟蛋在很早以前就在想,如果自己能够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该有多么好啊,可那只能是想想的,现实世界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就算有,也早被那些地狱鬼族给占了,轮到鸟蛋的时候早就变成了睡觉睡到手抽筋。

以至于,鸟蛋甚至连昨晚自己到底是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是知道的,他现在已经醒了,可他并不想起来,偏偏脑袋又昏昏沉沉的,这是睡觉睡过头的征兆,如果鸟蛋没猜错的话,现在才早上七八点。

可既然每次鸟蛋都是中午才起床的,这次又怎么会有例外呢?他虽然醒了,甚至已经将眼睛睁的跟牛眼似的,但他就是不起来,想要赖床,最后因为实在躺不下去了,只好站了起来,拿了一根椅子,坐在走廊上,慢慢的品味微风吹来的百草香气。

迷迷糊糊间,鸟蛋听到厨房里有人在谈话,最后因为肚子确实有些饿了,就走到了楼下。厨房是下楼的必经之路,鸟蛋到楼下后吓了一跳,哥哥竟然在边烧火边和母亲聊天。

鸟蛋看到哥哥后一时没按捺的住,径直叫道:“猪屁股,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么说话的。”母亲听到这话马上就臭脸一绷。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让鸟蛋改口是不可能的,大不了就是不叫哥为猪屁股就行了,何必弄的大家是陌生人似的,说话也要那么讲究。

“哥是已经放学回来了,你呐?到现在早饭还没吃。”母亲嗔怪道。

“我这不是帮你省钱嘛?”鸟蛋狡辩道。

母亲听了这话后满不是滋味,可正要发作,哥哥已经道:“这里有鸡爪的,要不要的?”

鸟蛋一听说有鸡爪,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了上去,抓起一根就吃,哥在一旁看得好笑,“这么喜欢吃鸡爪,怪不得喜欢撕书。”

“哥哥有东西吃就会带回来给你吃,你呐?”母亲看鸟蛋吃的这么发兴,又数落道。

鸟蛋看了一眼哥哥,发现他确实变了很多,但并没有留意,因为记忆中,哥哥总是很小气,看来现在是长大了。而鸟蛋认为自己也变了很多,只不过不是用几只鸡爪可以形容的,所以也懒的和母亲争辩,有东西吃就好。

下午,哥哥竟然拿出几本破书,非常认真的看了起来,这让鸟蛋知道,哥哥确实变了很多,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了,一时也不好打扰,只好一个人打开黑白电视机,看着城里台放的广告。因为现在是中午,可怜的鸟蛋看到的广告比电视剧多的不知多多少。

看到最后,实在受不了,气的大骂:“强烈抗议在广告其间播放电视剧。”

“发什么牢骚?”这时候,哥哥走了进来。

“你不看那书啦?”看到哥哥进来后,鸟蛋有几分惊奇,忍不住问道。

“母亲出去了。”哥哥说了一句这样很有深意的话,然后走到了鸟蛋一起,陪他看起了电视剧。

黑白电视有个好处,不必担心频道太多,结果因为两人的爱好不同,结果导致爆发战争。反正就只有这么一个台,能凑合着点就凑合着点。

鸟蛋被哥哥的话弄的一愣,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关注着黑白电视机上的内容。

两人看的正兴奋的时候,突然跳出‘某某眼镜店提醒你,注意用眼卫生……’。鸟蛋和哥哥都无奈,只好走到走廊上,伸了一下懒腰,然后看着远处的风景,呆呆的出神。

也就是这时候,哥哥才道:“军训怎么样?”

“就是这样!能怎么样?”鸟蛋淡淡的道。

“你们都训些什么呐?我都差不多都忘光了。”哥哥继续追问道。

“第一天什么也没教,只是教我们唱了一下军歌。”鸟蛋本还想说出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的,可哥已经接了上去,“本来就是这样的,我军训的时候也这样。如果军训没军歌唱那还叫军训吗?”

鸟蛋一时语塞,本来还以为自己班是一个特例呢?没想到,潮流如此,王教官只不过做个顺水人情罢了,

就在两人还想再聊一下的时候,电视剧开始了,两人都再也不顾其他,冲进了房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