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公园之何必、何必、何必 正文 空流连4

水清拂柳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9.html[/size][/URL] 我没想到你会来学校找我。那天上自修。你笃笃的敲窗,然后示意我出来。我看见你眼里眉间都是暖暖的笑意。   我起身的时候,背后的葛天拉着我衣服,我转头看见他僵硬的脸。我挺直脊背,一用力,椅子被哐当一声带倒在地,全班的目光聚拢过来。葛天慢慢地收手。   我跑出去,看着眼前的你,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9.html


我没想到你会来学校找我。那天上自修。你笃笃的敲窗,然后示意我出来。我看见你眼里眉间都是暖暖的笑意。

我起身的时候,背后的葛天拉着我衣服,我转头看见他僵硬的脸。我挺直脊背,一用力,椅子被哐当一声带倒在地,全班的目光聚拢过来。葛天慢慢地收手。

我跑出去,看着眼前的你,心里溢满了欢喜。今天的你不同于以往的邋遢,西装领带,衬出好身形。

是这时收到葛天的短信,流连,你和他注定是遥远。我按了删除,能想象出葛天无能无力的眼神。

我笑盈盈地问你,有事么?你从背后拿出一个袋子,调皮地问,今天为我逃一次课好不好?我侧着脑袋,杀人放火的事我可不做哦。你刮我鼻子,把一个大袋子塞进我怀里,嘱我快快去换。

我不敢置信地走到你面前。是一袭杏色的旗袍,上面盛开朵朵的牡丹,看得出是做工考究的衣服。你对着镜子,替我披上大披肩。我从镜子里看到你温柔如水的模样,想,若是你此时能从后面拥抱我,那我就对你说,经河,我爱你。然而,你没有,你只说很漂亮,我们走吧。你绅士样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天你带我去的地方是一个地下画展,很小资很情调。我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得眼花缭乱,一会儿指着灯对你说漂亮,一面指着沙发说真是喜欢呀喜欢。

你对我说,以我做模特的画,已经有出版商愿意出版。我对你说恭喜。然后轻轻地拥抱你。

李雅诗是在这个时候走过来的。穿着裁制简单的衣服,头发高高束起,极其清爽的裸妆。却让人觉得大气与脱俗。她端详我一阵,我礼貌地对她回报以笑容。她侧过身,对你巧笑倩兮,说一句,她长得与苏姐真是像,难怪你会让她穿旗袍。你拉过我的手,瞪了她一眼,雅诗吐了吐舌头。开玩笑地对我说,陈经河有狂躁症噢,你要离他远一些哦。然后趴在你的耳边说悄悄话,我看到你的脸色刷地白了,不过很快又恢复镇定。她说罢,优雅地转身离开。

你对我说,这个就是你的出版商,也是我青梅竹马的朋友。我与你打趣,看得出来,人家对你有意思哦。你白了我一眼,不要乱讲。


我们很早地从画展上出来了。你说你实在懒得应付这些书商。

夜色阑珊,喧嚣的人声做了我们的背景。你与我手拖手地轧马路。我没有由来地觉得,我们真是像情侣。我想一直走下去,会不会就这么走到地老天荒。

我走得累了,靠在树上,脱下高跟鞋,赤脚随意地走。你说,流连,我来背你,好不好。我顿时愣了愣,然后笑眯眯地问,老实交代,怎么突然待我那么好。你把我背起来,唉声叹气,这年头,好人都这么难做。

我趴在你的背上,笑得花枝乱颤。走到人声鼎沸的十字路口,我搂紧你的脖子,经河,我爱你。就在这时,有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你偏过头,问我什么?我垂下眉,没,没什么。

我们在江边停了下来。江中有轮船驶过,呜呜地鸣笛,如同哭泣。你的脸沐在暗处,你问我流连,若有一天我做了伤害你的事,你会如何?我伸手抚平你的眉。

你问我愿意不愿意与你去江南,那里有精巧的园林,那里有小桥流水,远离喧嚣。你要出本画集,想去那里取景。我字字铿锵地说好。你整理我被风吹乱的头发,能不能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我说好。

那时的我,像是单枪匹马的勇士,不管不顾奋不顾身。

你把我独自丢在过去

我们离开的那天清晨,天微微地落雨。坐车的时候很颠簸,几经辗转,终于在小镇落了脚。

我们住在枕河的民居客栈中,傍晚听得见汩汩的水流声。清早我们携手去对面的烧饼店买烧饼吃。然后你画画,我安心地在河边洗衣服,倚在窗边看书。只觉得岁月静好。与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斑斓的。

我们在小镇生活的第六天傍晚,你问客栈的老板借了厨房,下厨做了几道小菜。我目瞪口呆,想不到你还有两手,居然会做菜哪。你得意地说,那当然,你可是全方面人才。后来你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玉白的镯子,替我戴上,这个是保佑平安的。那天晚上,你喝了很多酒,然后抱着我,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第二天早晨我起来时发现你已经不见。你在桌上给我留了字条,你说你走了。你说对不起。你说再见。我倚在窗口,反复念着这三行字,不知道再见的意思是什么。有风一吹,手里的纸被风吹就散了。在你走后,我并未离开。我还是待在这里,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是无能为力。


葛天风尘仆仆地来找我的时候,我在吃晚饭,听到背后有人宠溺地喊我,流连流连,我来带你回家。我憋了几天的泪水终于哗啦啦地流了下来。我对葛天说,经河不见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想把他找回来。

葛天的眼睛里满是担忧,一把抱住了我。流连,你这段日子,不声不响地跑出来,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奶奶把你远方的爸爸都召回来了。我突然失了言语,只觉得自己的任性,想到爸爸面目模糊的脸。自妈妈去世后,他便鲜少回家。以前在家中,也是个沉默寡言的男子。

葛天喝一口水,流连,你手机怎么也不开。我说,经河把我手机拿去用了。葛天咬着嘴唇,流连,如果陈经河不回来,你是否会一直等他。我忐忑地说,是,是,是。葛天颓然地跌在椅子上,若是他利用了你呢。我感觉自己声音颤抖地问,什么。葛天说,陈经河,只是布了一个局,他把你带到这里与世隔绝,其实,他骗你父亲已把你绑架,约你父亲出去。

我对葛天笑,一定是你不允许我喜欢经河才这么说的,对么。葛天试图来拉我的手,我一躲,如同惶恐的小鹿。葛天望着外面沉静的小河,流连,你知道么,最近我们小区传得沸沸扬扬,经河,爱的一直是你妈妈——苏眉。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出来的,只知道脚似乎不听使唤一般。我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起过你爱的那个女子。我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我每次提到妈妈,你眼里总是蒙上一层白霜。你也有意没意地向我问起过她。我想起你那天晚上不停地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原是这个意思。

我跑了很久很久,小镇沿河两边都是灯光微弱的灯笼。我只觉得一脚踏空,整个人沉入水中,也不挣扎,似乎看到你的脸慢慢地向我靠过来。

你在这头,我在那头

醒来的时候,周遭白蒙蒙一片,有呛鼻的苏打水味道。我抬手,白玉镯子上一条触目惊心的裂痕。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爸爸趴在我的床边,面露疲态,我用手抚摸着他被时光腐蚀的皮肤,喉咙里似乎堵塞了东西,哑哑地说,爸爸。

爸爸开始与我讲述他与妈妈的过往。他说本想起诉你,后来反复思考,终于作罢。爸爸说,你并没有错。你爱了我妈妈那么多年。爸爸说,你以为是他害得妈妈自杀。所以拿我做饵,把爸爸引诱到郊区,只想报仇。只是,后来你终究下不了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