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公园之何必、何必、何必 正文 恋恋不忘或是后会无期2

水清拂柳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9.html[/size][/URL] 我和戴静研在台上鞠躬。那次我可真是鞠满了九十度,毕竟当我俩的观众大不容易了。可奇的是还有人举着鲜花向我们跑来,结果被拦在台下不让上来。工作人员说哪有演唱完才送花的,这不符合逻辑。然后我看见,送花的小子居然是姜放。他还不停地伸出两根手指,yeah,yeah!   从剧院出来,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9.html


我和戴静研在台上鞠躬。那次我可真是鞠满了九十度,毕竟当我俩的观众大不容易了。可奇的是还有人举着鲜花向我们跑来,结果被拦在台下不让上来。工作人员说哪有演唱完才送花的,这不符合逻辑。然后我看见,送花的小子居然是姜放。他还不停地伸出两根手指,yeah,yeah!

从剧院出来,戴静研很是忧愁地对我说,是不是这些观众没欣赏水平?那K歌房的机器每次都给我95分呢!我看着她,突然很想笑,哈,原来她跟我一样,是被溺死的。岂料,她倒先笑了,她说你看姜放那傻样——

彼时,姜放正握着几根咖喱鱼丸站在剧院的旋转门外,大嚼特嚼,仿佛事不关己,特别开心。

4

姜放这哥们儿,不帅,但有一个优点,就是嘴大。老辈人说嘴大的男孩有福,所以姜放就一直笑,生怕自己的福气随着嘴变小而缩小了。

姜放也的确比我有福气。他家开了一家石料厂,当地的几座大山全是叫他家那炸药给崩平的。所以他家的钱也像山上的石块一样,越崩越多。

而我就不一样。我是典型的贫下中农的后代,一直贫穷着,所幸学习成绩还可以,居然以比市重点录取线多一分的成绩考入到这所高中。此时的姜放却早辍了学,常自带一把座椅坐在小树下面,轻摇纸扇,自称“少东家”。

我去找“少东家”玩时,戴静研每每在场。我们俩有一个特点十分相像,那就是都是市重点这所凤凰牌高中里的尾巴,成绩很逊的。

戴静研的妈妈很凶悍,她经常拿着鸡毛掸子追来石料厂找戴静研,明着看是因为她考试差了,暗着却是她爸爸跟外面的一个野女人私奔了,拿她来发泄。

妈妈教训女儿没人敢管,只有姜放这个傻蛋,他像鸡妈妈保护小鸡一样,双臂摊开,不让戴妈妈拽到女儿,而戴静研就抓着他的后衣摆,左闪右逃。在那一躲一闪间,我分明看到了她的笑。她是笑的,微微地笑到她妈妈罢了手,才从姜放的身后探出头,信誓旦旦地保证,下次一定考个好成绩。

后来我也学会像姜放一样保护戴静研,而且我的平衡比他掌握得要好很多,不用跑很多步,也能把戴妈妈的攻击全部挡在保护圈以外。姜放仍旧不闲着,他像同步卫星似的黏着戴妈妈,嘴里老是磨叨那一句话:姨呀,你就别老打戴静研了。

戴妈妈筋疲力尽地从石料厂离开以后,戴静研特别煽情地说,你们哥俩对我可真好,让我怎么来报答你们呢?姜放这小子学会一句文词:都是邻居,谁用不到谁啊,将来你帮我……

听他这话的意思,八成还记得他媳妇那茬儿呢。我看见戴静研皱了一下眉,跟着说,你放心吧,他喜欢挂历上的美女多过你。戴静研这才笑了,对我一点头,嗯。

后来,我告诉姜放,我喜欢上一个女孩了。姜放就傻笑,他说你那是早恋,早恋不好。这次是我骑着自行车猛地撞上一块大石头,把他甩出去了。我说提到早恋这个问题,好像你很小时就迷恋挂历美女了吧。况且我十七岁,都晚恋了。姜放从尘土中钻出来,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

那个时候,正是我们的十七岁,多愁善感的年纪。只是再多的多愁善感都如粘在裤子上的灰尘,拍去后带不到今天。我对姜放说,就算前方路途艰难险阻,我也一定要追到她!这是我的愿望。

5

心愿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加菲猫的肉松卷,不会永恒。我的愿望在那个初冬的下午就夭折了一半。因为有男生追她,所以她来找我。十六岁的小女生第一次被追,心中既痒又害怕,想了半天,终于发现自己在这学校里有个可以信任的人,那就是我。

当时我的心情该用什么来形容呢,甜中带涩。她信任我,但是她被别人追,她给我看这情书难道是在暗示我?想到这儿,我的手还像脑血栓后遗症似的,颤抖了两下。

其实那情书写得真不错,从他的信仰是马克思一直追溯到周口店直立行走的原始人,而这只是第一章中的第一小节。戴静研坐在我的身旁,紧张地盯着我的每一个表情,怎么样,这个男生能信得过吗?

我扶了扶眼镜,装做自己很有水平的样子,还用钢笔及时地在上面勾了两道,然后说,论据很混乱,不足以说明论点。总体来说,这作文不咋地。戴静研的眼睛一下子大了数倍,这是情书啊!我绷住笑,假装纳闷,我真的以为是篇小学作文呢。

在我把那情书批驳得一无是处的当天下午,就有男生来找我单挑了。一个高年级学生被低年级学生找出去,是件多么丢脸的事。于是我特高傲地对他说,放松点,小弟弟,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就是跟戴静研一起经过了才艺大比拼的战友,你想要对我怎么样?

那男生立马给我赔礼道歉,非要请我去吃炒饭。吃完饭后,还给我点了一根烟。他特低三下四地说,哥啊,帮帮我。

被人叫哥的感觉真的老好了,至少姜放那家伙从来都不叫我哥。我刚跷着二郎腿想指点他几句,突然有人在后面点我。我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拨开,回头一看,是姜放。

姜放是奉了戴妈妈之命来给戴静研送校服的,刚走到学校操场那儿就看见我大爷似的坐那摆谱。他上来就给我下了一把刀子,说姜仕你不对了啊,差点就把兄弟媳妇给卖了。

我觉得姜放对戴静研该是说了这件事,所以那以后的几天,戴静研总给我一张冷面孔。我觉得自己应该跟她解释解释,所以屁颠屁颠地找她去。问,姜放对你说了什么?你也知道他的,一根筋。戴静研说,你倒是筋多啊,你整个一个抽筋!

是的,我喜欢的人就是戴静研。我继续抽筋的目的就是把她身边的小男生统统赶走,以达成我的初恋大团圆的结局。

所以我居心叵测地把姜放叫到身旁,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其实你碰见我的那天,是那男生要甩掉戴静研,他正求我帮他呢,这事我能干吗?姜放一听,扔下折叠椅,骑上自行车就跑了。

我趁机买了一袋小西红柿给戴静研送去。她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西红柿的。我诸葛孔明般镇定,嗯,上次栽进你家菜堆里,压碎无数西红柿后得到的经验。

6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戴静研依旧会在我迟到的时候迟到,和我相视一笑,等走廊里没人时,从书包里拿出两个红豆面包,我们一人一个,站着就算把早饭吃了。

戴静研,如果有一天你老了,会想起今天吗?

会的。我会想起那时候的红豆面包,面皮是多么的柔软、红豆是多么的香甜。啊,好美味。

我就知道,她不会说喜欢我的,从姜放那儿开始,她定是早把姜姓的人都烦透了。可是我非要问一句,那你会不会想起我呢?

戴静研笑了,就咱俩这点光辉事迹,你说讲给谁听能讲出口?

她说得也对,回忆起来应该都是闪闪发亮的好事,不是坏事。我低下头,把白色的面包屑踩成了黑色,高三了,如果再不做点紧急措施让她记得我,那么再见肯定是无期的。所以我咽了两下口水又说,其实我喜欢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