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伤了婚姻的心 正文 第三章 婚姻里的硝烟3.4

水清拂柳 收藏 0 6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size][/URL] 小乔的父母怨气出尽,立刻便觉得了疲倦,陈亚文赶紧收拾了房间,让两老休息。三个人呆在房里,悉悉嗦嗦地又说了老半天,陈亚文这才掩上门出来。出来后又忙不迭地收拾桌子碗筷,模样认真而细致,并无一丝不耐。 江一芷叹了口气,“这又是何苦呢。” 陈亚文抬起头来,神情有点迷惘,“当初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



小乔的父母怨气出尽,立刻便觉得了疲倦,陈亚文赶紧收拾了房间,让两老休息。三个人呆在房里,悉悉嗦嗦地又说了老半天,陈亚文这才掩上门出来。出来后又忙不迭地收拾桌子碗筷,模样认真而细致,并无一丝不耐。

江一芷叹了口气,“这又是何苦呢。”

陈亚文抬起头来,神情有点迷惘,“当初的时候,我一心地想要离小乔远一点,我觉得,好累,自己快要窒息了。不怕你笑话,我还想着,你小乔不就漂亮点嘛,你还不能生孩子呢,你跩什么啊。对外头都说怕疼,怕影响身材,其实她是真的不能生。我不嫌她啊。我只想要她对我好一点点,关心一点点。说我自私也好,自卑也好,什么都好,小红这事出了,我其实想的更多的是,出了口气了。”陈亚文自嘲地笑了笑,“男人虽然粗线条一点,但并不代表着他就是麻木不仁的。他其实和女人一样,也容易受伤。”

江一芷点点头,“你想告诉我的是,受伤的是你,不是小乔。”

陈亚文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我以为我是不会后悔的。我真的也很想要个孩子。可是小乔离开以后,我才发现,我根本不习惯生活里没有她。静下心来的时候仔细想想,什么小红,什么孩子,都及不上一个任性的无理的小乔。”

江一芷注视着他,很不客气地说,“小乔说对了,你就是个贱人。现在都有了孩子了,说这些屁话有鬼用。”

陈亚文燃支烟,“也许我会和小红结婚。至少孩子需要一个爸爸。但我会照顾小乔,一辈子。”

江一芷不耐烦地站起身来,“你少来,小乔哪需要你照顾。想照顾她的男人多的是。哪轮到你。”

她气咻咻地换了鞋离开。

男人都这么自以为是吗?自己不要了的女人,总会呆在原地等待着他的怜悯和施舍?也许有些女人一生只有一个男人,只为一个男人情困,又或者一场婚姻就决定一生,婚姻一旦失败,人生从些宣告结束。但这个女人,决不会是小乔。江一芷对她有信心。

深夜十一点,小乔的电话打了来。

周子榛应酬还没回来,江一芷正昏昏欲睡地盯着电视看,一看到是小乔的电话,精神顿时振奋起来。

“我靠你。老娘以为你死了呢。”太激动,粗话一连串。

小乔在那头没心没肺地嗞嗞笑,“死不了。放心。”

江一芷定定神,“你到底在哪?”

小乔犹豫一会,说,“我在青山镇。”

青山镇?江一芷登时想起来,小乔和常梓在热恋的时候,第一次外出旅游,挑的地方就是青山镇,一是图清静,二是图价廉。这个青山镇是区内一个颇具盛名的旅游胜地。据说气候宜人,环境优美,民风朴实,那里的人们以长寿而著称。旅游回来后的小乔被江一芷审了半天才承认,在那里的小旅馆里,粗布床单,小小木架子床,小乔和常梓在彼此交付了自己的第一次。

“干嘛去那儿。”江一芷闷闷地问。

小乔轻笑,“我就随便走走。信步就走这里来了。”

“有什么收获?对初恋的怀念还是对婚姻的反省?”

“我看到一样东西。”小乔认真起来,“当年我住的那间小旅馆,竟然还在。我现在就住在里面。那张床,”小乔停顿了一下,声音温柔起来,“那张床,我曾经和他拉开床,在墙上写下各自的名字。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挪开床看一眼。等我好不容易挪开床,我发现那里多了一行小字。小乔。我想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到过这里。原来他也记得那么清楚。”

小乔的声音哽咽了。

江一芷也不禁深深动容。

每个人的初恋都是这样让人难以忘怀吧。哪怕其中掺杂无数悲伤和泪水,那些伤害在岁月的辗转中变得轻淡了,渐渐想起来的,都是那个人的好和美。

“所以,我舍不得走。一芷,我不瞒你。我睡在这里,觉得离他好近。我觉得快乐。”小乔难得这么真性情。可是且慢。这样的情绪里应该还有大半来自陈亚文的背叛吧。婚姻刚失败,竟然在往日的情感里得到了慰藉,那份安抚的力量立刻就被人为地放大了几倍。若是在半年前,小乔大约会耸耸肩无所谓地说,“毛病!”

江一芷猜得很对。

陈亚文的背叛本身比婚姻的失败更让陶小乔觉得耻辱。虽然看上去它们是因果关系,但对于陶小乔,它们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她确定自己并不爱陈亚文,但她对他,有着习惯了的像左手和右手的感情。她总以为,如果有一天离婚,一定是她陶小乔对不起老实人陈亚文。离婚后的陈亚文的拎不清,让她有点小得意又觉得特没劲,看到他既欣慰又愤懑。欣慰的是他放不下她,还操心着她的日常起居。愤懑的是,他背叛了她还理直气壮地在她身边出入。

她只想走开一下。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下意识地,选择了青山镇。她曾经以为,一辈子不会再次踏上这片土地。现在她才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一辈子的事。

看到床栏后墙上分明是常梓在留下的那行字,“小乔,我想你。”她痛哭失声。连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泪,为了常梓在而流,还是为了陈亚文。

她买了把小刀,深夜里很努力地在墙上也刻下一行字,“我也是。”看着这三个字,她又哭了。

看到了江一芷短信,她收拾了行李。好了。生活需要重新开始。

她对江一芷说,“我明天就回去。”

挂断电话,江一芷去洗澡,顺势瞄一眼墙上的挂钟,快一点了,周子榛竟然还没回来。最近他晚归的次数越来越多,说是办公室最近走了个人,有点忙。不一定忙工作,应酬还是大头。江一芷警告他,“在外边喝酒K歌,逢场作戏的那种东西,要适可而止,别丢老婆我的脸!”

周子榛就抱过来,“知道知道。你老公从来都不是那种人。那些货色,往我老婆身边一站,根本就不是一档次。”

江一芷失笑。男人就是这样。专门拣好听的女人爱听的说。聪明的,听了就算了,不用往心里去,表面上还得像是当了真感动了。

一个人不想睡床上,就直接窝沙发上睡了。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做了个梦,梦到周子榛有了别的女人。自己痛哭流涕的。突然间惊醒过来,听到手机在响。

迷迷糊糊地接起来,是叶红梅。

“一芷。我在酒店里。你快过来。”叶红梅的声音不太对劲,像是哭了。

江一芷顿时全清醒了。二话不说,穿衣换鞋,周子棒还没回来,江一芷也顾不上打电话查问了,匆匆下楼去打车。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