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伤了婚姻的心 正文 第三章 婚姻里的硝烟3.3

水清拂柳 收藏 0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


江一芷有点不情愿,最近周子榛的花样还不少,江一芷隐隐有点不安,可是左想右想想,其它没发现他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只好安慰自己大约是从电视和书本上学来的。

她撑住额头,“我真的累了。”她打起精神来,冲他眨眨眼,“明天,明天我服侍你。”

周子榛笑了,“说话算数!”

他从来都是好哄好骗的。江一芷突然间有点歉疚。她聊Q聊到半夜,她和朋友K歌喝茶,他从来不管她。他的要求,她高兴的时候就应付他一下,不高兴的时候两句好话也就混过去了。他全明白,但不跟她计较。她兴致来时,一个人花一个周末把家里的家具全换个位置,他回来看到乱成一团糟的屋子,只说,“这么有创新精神的老婆!”她真的不该再贪心的。

车子平稳地向前驶,江一芷渐渐地有了睡意。周子榛说,“别睡别睡,到啦到啦!”

他故意踩了急刹,江一芷冷不防地撞到了车窗上。周子榛哈哈大笑起来,江一芷怒道,“背我上楼!”

两人住的和美小区。小区不算大,绿化却很好。当初父母挑的是没电梯的多层住宅,四层顶楼,附送一个小阁楼。

周子榛把江一芷背在背上,故意小跑起来,颠得江一芷直嚷嚷,到了家门口,看着周子榛笑得像个孩子样,江一芷不由得兴起,伸出手去,狠狠地捏了一下周子榛的下面。

周子榛吓了一跳,江一芷已经大笑起来。周子榛笑骂一声,“少来惹我!”江一芷听了,却是不依不饶起来,周子榛找钥匙开门,江一芷就站在他后边,双手揽着他腰。

门砰地被打开了。周子榛扯过江一芷,狠狠撞上门,三下两下就扯下江一芷的裙子,不由分说地就把她摁在墙上,近乎粗野地进入了她。

江一芷心里是有点欢喜的。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她满怀希望地等着他,他很勇猛,但仍然像往常一样,迅速地结束了战斗。江一芷有点意犹未尽,却也不敢表露,笑着讨饶,“下次不许这么凶!”

周子榛便有点得意,“哼,看你还惹我!”

江一芷笑着推开他,径直去洗澡。站在浴室镜前,她抓住了自己的乳房。莲蓬头的水哗地洒下来,灌了她满嗓子。


五一过后,天气渐渐地热了起来。江一芷和周子榛回了趟B市。B市比N市要冷,早晚仍要披着小外套。周周刚上学前班,从学校里学回来一大堆搞笑的玩艺,每晚在餐桌上,全是他在说话。

江一芷觉得特别快乐。因为这快乐便想念起音讯全无的小乔来。她给小乔发了短信,她不相信小乔会一直不开机。肯定会有悄悄打开手机的时候,心再淡,也会忍不住想看看,这世上是不是还有人在关注着自己。有没有着急地在寻找自己。又或者,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问候。

回到N市,陈亚文的电话便打了来。江一芷听叶红梅提起过,陈亚文辞职了,自己开了间汽车修理厂,他在政府部门工作多年,虽然在仕途上毫无建树,但却结下不少人缘,辞职后,就跑各部门招揽生意,修车这个东西,哪都是修,许多人都乐意卖个人情给他,居然生意不错。和三个月前的陈亚文不是一个人。从前的陈亚文只是一个略显穷酸的办事员,如今他是腰包渐鼓的陈老板。

陈亚文说,“一芷,你有小乔的消息吗?”

江一芷忍不住叹了口气,还在找小乔?这男人,是真痴情呢还是发神经?

陈亚文继续说,“她爸妈来了。找她呢。”

江一芷吃了一惊。“在哪儿?”

“在我家呢。”

“你家啊。你现在住在哪?我过去看望一下俩老。”

“我原来住在哪现在就住在哪。”

江一芷又吃了一惊。那房子是江一芷和小乔一块去卖的,价钱还不错,这年头,房子涨得厉害,小乔简直是漫天要价,结果也有人爽快买下。

“当初是你买的房子?”江一芷问。

“我上星期刚买的。”陈亚文很平静。

江一芷不言语了。他非要买回那套房子干嘛,是怀恋从前的一项证明吗?又或者,和新欢的感情生活并不尽如人意,他失望了,后悔了,无法自持地想起前头人的好来。所以有人说,嫁人不嫁离婚男。果真是有道理的。无论如何,前头那个总有后来者永远比不上的好。哪怕当初他们曾经打得鸡飞狗跳。

匆匆换了衣服,江一芷出门去打车。在小区门口站了老半天也没打着车,心里再次思量起再买辆车的事来。现在周子榛开的车是三年前买的,他早就嚷嚷要换车了,江一芷一直没同意。车子虽然不是什么好车,但在江一芷看来,能代步就OK了。

好不容易有车驶来,江一芷上了车,在车上给小乔发了条短信,“你爸妈来了。速联系我。”

踏进陈亚文的家门,江一芷看到的是一幅其乐融融的团圆景象。陈亚文看到她就笑,“一芷来啦。”走近她身边,轻声说,“老人家还不知道我和小乔离婚。我说了小乔北京学习去了。你可别就漏嘴了。”

江一芷四下里看看,没发现那女人。陈亚文知道她在找什么,顿时苦笑了,“我可没让她住这里。”

江一芷别过脸,不想跟他多说。小乔的爸妈已经热烈地招呼着她坐,因为一贯熟识,噼噼啪啪地诉说起事情缘由来。

小乔有个弟弟,是小乔爸妈的心头肉,读书参加工作买房子结婚,都由小乔爸妈一手经办。小乔的弟弟其实十二分厌憎在他们的安排下生活,孩子刚出生,听信朋友把工作给辞了,决定和朋友做装修。小乔爸妈得知后,简直闹翻了天,吵了几天,小乔的弟弟怒极之下口出不逊,要爸妈滚出他的家。小乔的爸妈伤心至极,立刻收拾了行李,投奔省城的女儿来了。

老俩口拉着江一芷的手,说到最后老泪纵横了,“你说,这个儿子是不是白养了?!”

江一芷心里暗暗叹息。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陈亚文坐在一旁,轻言细语地好言安慰,“不是的,爸妈,小弟的性子从来就急。他一急起来说些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您还不了解嘛,他的心地可是善良着呢。”

不知道为什么,江一芷突然有点感动。这个劈腿的男人,伤害了她最好的朋友,她为此憎恶他,瞧不起他。可现在看来,他原来也不是那么十恶不赦的。也许,他们的婚姻里,的事并不是唯一存在的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