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伤了婚姻的心 正文 第三章 婚姻里的硝烟3.2

水清拂柳 收藏 0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size][/URL] 听起来,感情都像蓄着的洪水,一旦找着泄洪口,就哗啦啦不管不顾地流淌出来。那还要那些条条框框干嘛。反正终归要崩堤的,时间早晚而已。 想着便有点闷闷不乐,觉得爱情原来是这么一场虚幻的事,真是枉费了一番心血了。站起来悄悄出门,一头撞着了人,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一抬头,竟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


听起来,感情都像蓄着的洪水,一旦找着泄洪口,就哗啦啦不管不顾地流淌出来。那还要那些条条框框干嘛。反正终归要崩堤的,时间早晚而已。

想着便有点闷闷不乐,觉得爱情原来是这么一场虚幻的事,真是枉费了一番心血了。站起来悄悄出门,一头撞着了人,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一抬头,竟然是陈亚文。

他穿得和平常大不相同,不知道是不是换了女人的缘故。很整洁的白衬衣和黑色裤子,剃了个小平头,蓦地多了几分男人样。不像从前和小乔在一起的时候,永远T恤牛仔,一副没长大的孩子样。

他注视着江一芷,目光情不自禁地向包厢里扫了一眼。江一芷轻哼一声,知道他是在找小乔。

江一芷还真不明白了,一个孩子,真的就比多年的夫妻感情更重要吗?

陈亚文退后一步,轻轻晗首,转身走。

看到他,江一芷就想起小乔来,她的手机一直没开,只在离开的第三天给江一芷打了个电话,简单地报了个平安,接下来的这些日子里,再没下文。每次拨打她的电话,那头总是应答,“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小乔的突然离开,陈亚文也该明白她是下决心要和他一刀两断了吧,他没向江一芷追问小乔的下落,倒让江一芷隐隐感到失望了。

手机响起来,是叶红梅。“一芷,你过来一会。帮我拿五千块过来。”

江一芷吓了一跳,“你这么会就输了这么多?”

叶红梅说,“不是不是,我有急用。我这里现金不够。快点儿啊。”

电话挂断了,江一芷只好匆匆下楼去,打车去附近的ATM柜员机取了五千块,又打车到了绿涛。下了出租车,一眼看到绿涛门前站着一个男孩,样子很熟悉,江一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突然想了起来,是叶红梅的小谢。心里登时有点不舒服,怎么等人等到这儿来了。恰好男孩看了过来,一芷便不满地皱了皱眉头,男孩倒好脾气,温和地笑了笑。

江一芷推开绿涛的玻璃门,一眼就看到周子榛站在柜台边,跟收银的小顾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到江一芷,小顾便叫了一声,“一芷姐!”

小顾其实是周子榛的远房亲戚,从乡下来,跑了好几个场打工,最后落脚在绿涛。挺诚实的一姑娘,难得的没有小心机。看到她江一芷就想起了小乔家的那位表妹,人和人,怎么这么不同啊。

周子榛回过头来,“咦,你不是说社里一块吃饭。”

江一芷吓唬他道,“特意跑来看看你有没有在花天酒地。”

小顾捂着嘴笑起来。

周子榛也笑,“有那么关心我可就好了。八成是来看叶红梅的。”他示意小顾拿过来一包烟,“我有个朋友过来,我们就在下边喝茶,你走的时候叫我一块好了。”

“行”。江一芷答道。她看一眼小顾,觉得小顾的模样像是有话要说,于是放慢脚步,侧头问,“小顾,你想说什么。”

小顾走出柜台来,拉了江一芷一把。“一芷姐,你别怪我多嘴。那个,小乔姐的老公。”她停了下来。

江一芷追问道,“陈亚文?他怎么了?”

小顾摇摇头,“我说的是那个,跟他好的那个女的。我认识的。以前我们一起在朝阳餐厅做过的。她有一个男朋友。一直好着。”

江一芷吃了一惊,“什么?”

“我今天还看到他们俩去开房了呢。”

江一芷的心突突地跳,几乎是心烦意乱地上了楼。推开包厢门,叶红梅正好门前清自摸,笑咪咪地,“一芷一来我就糊牌。”她站起来,“一芷,来替我摸两盘,我下楼去一会,马上就回来。”

她拿过江一芷手里的钱,匆匆地出门去。

江一芷很少打麻将,技术一般般,心里又疑惑着,一连放了好几炮。她心疼地从抽屉里拿钱出来付人,突然醒悟过来,叶红梅是拿钱给那男孩!

想明白了这一点,江一芷几乎要气愤地站了起来。这什么事嘛这是。养小白脸吗?这红梅是真疯了啊。

不一会儿,叶红梅上楼来了,一进门就嚷嚷,“怎么样,一芷,把盒子里的钱输光了没有?”

江一芷赌气地说,“反正你钱多,无所谓”。

她站起来换叶红梅坐下,叶红梅认真地看了她一眼,笑了,“花点钱买开心,也无所谓啦。”

这句一语双关的话,大约就是她对江一芷的解释了吧。江一芷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样下去,将来可怎么收场?

“我走了。”江一芷硬邦邦地说。

叶红梅头也不抬,笑着说,“好。”叫起来,“哎呀,慢点,谁打的发财,我要碰!”

她当然知道江一芷为什么生气。她其实说的是真心话。她并不缺钱。她缺少的只是快乐。她特别需要一点幸福感。而这些,小谢能给她。小谢是体贴的温柔的,常常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老道来。除了米贤生,她没有经历过第二个男人,还是一个比自己小了这么多的男人。他喜欢吻遍她的全身,等待着她浑身颤栗,等待着她呼吸急促,他温柔的时候像春风,热烈的时候像暴雨。他带给她的,是全新的一种感受。就好比,那种春晓时分雨露甫降,全世界都为之欣喜。而她,恰恰是最最需要的雨露的濒临干枯的那株禾苗。

这么私人的,甚至可耻的感受,哪敢表露。小谢家境不好,却从来不曾向她开口,是她先主动。她不介意。她付出一点金钱,得到一些自己渴望的快乐,她的理智告诉她不一定正确,但情感默许了她这样做。

江一芷板着脸下楼,几乎是恶狠狠地用力蹬着楼梯。就说了,一个年轻男孩这么卖力地讨好一个年华渐逝的中年女人,怎么可能为的只是感情?江一芷甚至猜想得出来头尾,大方的叶红梅的寂寞得到了慰藉,主动提出来要给男孩买东西,一次两次地,男孩开始借钱。当然是借。这样才容易得逞。渐渐地,借的次数越来越多,金额也越来越大,说不定哪天偶尔一次不肯给,回头他就来讹诈人!

江一芷走出绿涛,给周子榛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周子榛出来了。周子榛看她表情不对,问,“怎么了?”江一芷说,“累了。想睡觉。”周子榛冲她眨眨眼,“咱开车去郊外逛逛好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