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伤了婚姻的心 正文 第三章 婚姻里的硝烟3.1

水清拂柳 收藏 0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


男人的欲望是明显的。女人的,就像海里深藏的珍珠,它需要被人发现挖掘,一旦浮出海面,便一发不可收拾。所以说,女人的快感和高潮,责任在于男人。一个不能让女人感觉到快感和高潮的,决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和情人!


叶红梅得知小乔出走,着实一阵羡慕,“要不是舍不得小米,我也想甩手出去走一走。走烦了累了再回来。”

江一芷说,“你跟她的情况终归不一样。有时间好好和老公沟通一下吧。”

叶红梅呵呵笑,“说多了,我就觉得自己特贱。”她停顿一会,“晚上过来按摩吧。反正是周末。”

江一芷说,“不去了。晚上有事呢。”犹豫半晌,还是冲口问,“他叫什么?”

叶红梅像是一直在等待着她的询问,迅速答道,“小谢。我叫他小谢。这样叫他就好。”

江一芷顿了一顿,“你真的疯了啊。米贤生知道了怎么办。”

叶红梅嗞嗞笑起来,“他不能给我的,就不许别的男人给我?”笑声里不无苦涩,“我尝试过很多次,一芷,你可能会觉得我无耻,不不不,连我自己也认为,我是一个荡妇。不ML难道就过不下去了吗?事实上,当年轻人的手臂横过来,带着一点粗鲁与蛮横,身体上有一种清咧的,年轻男孩特有的清香,我便完全放弃了抵抗。又或者,潜意识里,我早就期待着这一刻。”

叶红梅眯缝了双眼,像是陷入了沉思。

这是在周子榛的绿涛茶坊里。正值黄昏时分,店里没什么客人,几个服务员正在有条不紊地打扫卫生整理桌子。

店子装修得不错,不算豪华,看上去却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温馨,很是吸引了一些骨子里深藏着文艺情结的年轻人们。江一芷自己也很喜欢这个店,有许多人都来旁敲侧击过,试图劝说他们把店子转让,转让金额也颇为诱人。周子榛有点心动,但江一芷不肯,周子榛也就罢了。

在江一芷心里,这茶坊就像她的另一个家。有事无事,她自己一个人,不期然地就到店里坐一坐。店里的服务员也见惯了,她一来,自有乖巧的小妹默默倒上一杯绿茶。

“第一次,我悔恨得几乎要自杀。那几天,我都害怕见到米贤生。呵,正巧,他也不在家。几天后,他回来了,仍然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我试着去抱他,他打个呵欠,翻过身去。”叶红梅轻轻一笑,“我就原谅了我自己。”

江一芷纳闷地说,“先不说你的问题,米贤生到底是怎么了。”

叶红梅招手叫服务生,“随便拿包烟给我。”

江一芷惊道,“你怎么吸起烟来了。”

服务员很快地上了一包普通真龙,叶红梅燃支吸上,姿势颇为娴熟。

“他怎么了。我也想知道。”叶红梅幽幽地说。

“他是不是有外遇了?”江一芷小心翼翼地问。

“我不知道。”叶红梅弹弹烟灰,“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一发不可收拾。原来这个词,就是形容一个人无法泯灭的欲望,一场刚刚开始的情事,甚至是一个明知道没有好结果的错误。”叶红梅自嘲地笑笑,“当然,归根结底,我只需要一个男人。男人的身体。”

江一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恰好叶红梅的手机响了,“唔,我在绿涛。好吧。过来吧。快点哦,老娘可没多大耐心等人。”抬起头来冲江一芷摊摊手,“麻友们。这阵子我手气不好,打一场输一场,这几个娘们就天天闹着找我打。我记得你楼上有机子的吧,直接在你这里开个厢了。水费照付好了。”

江一芷说,“送个果盘吧,不然显得我多小气。”她站起身来,“那我走了,社里有聚餐。”

才踏出绿涛,姚朵朵的电话就来了,“一芷姐,我们已经到了。你快点儿。”

杂志社一共就十多人,大家的关系也还行,三天两头地就吵吵聚餐。谁有空谁参加,AA制。

饭局设在休闲吧“九点半。”江一芷推开包厢门,里边闹哄哄地,一群人又在瞎八了。做杂志就是这样,再加上隔壁就是早报,小道消息和新闻话题可谓“涛涛江水,源源不绝”了。

主持情感信箱的编辑郭晓声提起一个读者的来信,一个女性读者,婚龄八年,她的困惑是,从来没有在性生活里得到过快感,更不用说所谓的高潮了。

杂志社主办的有两本杂志,一本是内部发行的资料性刊物,另一本是公开发行的婚恋情感刊物。基本上每个编辑都身兼两职以上,因为内部发行的那份刊物基本由各基层单位供稿,编辑们的工作重点还是那份对外的情感杂志。杂志名叫《女人天地》,在这个期刊业并不发达的城市也算是颇有名气了。销量还行。信箱的栏目设置一开始遭人质疑,说是这种年代了,谁还做这老土的栏目。但事实证明,这世上陷入感情困境的男女何其多,信箱最后竟然成了整本杂志最受欢迎的栏目之一。

郭晓声是社里有名的花花公子,交的女朋友不计其数,人长的不怎么样,胜在嘴甜,特有女人缘,杂志社里的电话十有八九是找他的,除了一些要求解答情感困惑的年轻男女,其它的就是一些连郭晓声自己也说不清来处的女孩们。主编让他主持情感信箱不是不无道理的。郭晓声的工作能力其实不错,也很会做人,与社里每个同事的关系都搞得不错,于是,他的生活作风在这个群体里便被刻意忽略了。他的风流韵事,不仅自己口无遮拦地拿来显摆,甚至常常被大家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段子。

关于这方面的话题,他最有发言权。

他说,“男人的欲望是明显的。女人的,就像海里深藏的珍珠,它需要被人发现挖掘,一旦浮出海面,便一发不可收拾。所以说,女人的快感和高潮,责任在于男人。一个不能让女人感觉到快感和高潮的,决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和情人!”

语惊四座。席上的人大多讪讪地涨红了脸。郭晓声哈哈大笑,“看来,咱社里多的是不称职的丈夫和不幸福的女人啊。”

还是姚朵朵凑上去,作势轻轻扇了他巴掌,嗔怒道,“小屁孩,信口雌黄,你懂什么!”

江一芷怔怔地,听到了郭晓声的“一发不可收拾,”立刻便想起了叶红梅的“一发不可收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