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邀 第一卷 第五章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


虽然明知这很可能是对方设下的陷阱或是什么阴谋,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就像他刚才说的死亡不是由自己选择一样,我同样也没有选择的余地,查清事情的真相是我的责任,哪怕是为此而死亡。“好吧,我同意去龟岛镇,请问什么时候走?”

“走的时候我会来通知你,现在你可以去打开灯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能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吗?”

“很快你就知道,另外你不用费尽心机来寻找我,你永远找不到我……”

听到对方这样说,我没有多想转身走到墙壁边打开客厅的吊灯,客厅里顿时亮如白昼。但是等我回过头来时,禁不住一愣,刚才那人站立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仅仅几秒钟来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是幽灵一样,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那人所站的位置距离左侧的走廊只有一步之遥,难道是跑到了走廊里?我一步窜过去,只见走廊里空空荡荡。我左右巡视了一下,不相信对方会消失的这么快,竟然当着我的面眨眼间就没有了,什么人有如此敏捷的身手?

我弯下腰,仔细地观察着明亮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想查看一下来人是否留下什么痕迹,不过这样的地面很难留下什么印迹。我直起腰沉思了一下,忽然想起来,前不久保姆给地面打过蜡,于是急忙转身朝楼上跑去。


很快,我就拿一只荧光手电和一盒强生牌爽身粉下来,重新走到楼梯的一侧。我估计了一下刚才那人站立的位置,将爽身粉倒在手掌上,放在嘴巴前,猛然吹了一口气,白白的粉末顿时变成了白雾随即飘落下来,均匀地散落在大理石地面上。

随后,我俯身在地面,用嘴轻轻吹拂散落在光滑的大理石面上的白色粉末,将粉末慢慢地吹到一边后,然后打开荧光手电,让光束与地面呈一定斜角。

我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丝微笑,大理石地面上果然显现出了一双模糊不清的脚印,不过我的笑容很快又凝固了,地面只有这一双脚印,而且这双脚印还没有任何移动的痕迹,那人很显然就这样站在这里一直没动。

最令我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没有过来或是离开的脚印,难道刚才那人是从空中降落下来,然后又上升到上面了?这人到底是鬼还是人!有脚印说明有体重,而体重就说明他是一个人,据说鬼魂是没有重量的,飘浮在空中……

抬头向上张望,上面是旋转到这边的楼梯,我满心疑虑地沿着楼梯来到二楼,二楼走廊里铺着地毯,很难留下什么痕迹。

从楼梯扶手上也没有任何发现,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双脚并在一起,双腿直立跳跃的僵尸形象,刚才那人是僵尸不成?我随即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得笑了笑,我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怪。不过我苦思冥想也解不开那人是如何在自己面前消失的。

随后我走进自己的房间,取出一架索尼的高档数码单反相机,来到楼下,把那对脚印从多个角度拍摄下来,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将相机里的照片复制到电脑中。


既然这个神秘的人什么也没有留下,就只能从这对脚印中寻找线索了,我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用软件处理过的脚印,同时在脑海中勾画着这个人的形象。

从这个人长时间站在那里一动没动,说明这个人的心理素质非常高,不受外界和内心情绪的影响,而且具有超人的忍耐力。

什么人能做到这一点?我首先想到了狙击手,一个好的狙击手可以潜伏在一个地点不吃不喝几十个小时,而且还具有稳定的心理素质,任何时候都做出冷静的分析和准确的判断。

从脚印上可以看出脚掌的受力线在无名指到脚跟这条线上,说明这个人的年龄至少在四十岁以上。

我们上公安大学时就专门有痕迹鉴定这门课,所以通过脚印可以准确地判断出这个人的年龄。通过脚印判断一个人的年龄非常准确,主要就是通过脚掌的受力线来判断,二十多岁的人受力线一般在脚的食指到脚跟这条线上。三十多岁的人,脚掌的受力线在脚掌的中间位置。


我拿起笔,快速地在便签纸上写下了几行字:身高180左右,体重约80公斤,年龄四十五岁左右,长脸面部瘦削,表情冷漠刚毅,眼睛较大,目光深邃,略微有些卷发。

写完以后,我放下笔,拿起写好的便签纸,看着自己刚写的这些字忽然感觉有些好奇,后面这几个特征似乎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写出来的,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判断出来的这些特征。

通过自己写出的几个特征,我突然感觉这个人应该是个白种人,随即我又否定了自己的看法,因为这个人的汉语讲得非常标准,无论是语音还是词句没有一点外国人的痕迹。难道是自己对这个人的特征判断出现了偏差?我思索了很长时间没有找出问题的所在。

最后我又把思维集中在了这个神秘人身上,他显然对整个事件都非常了解。忽然间我又想起自己要在一个月后自杀的事情,如果神秘人的话是真的,那么我的生命准确地说就是不到27天了。

实话讲,我的心里并没有任何恐惧感,我竭力让自己不相信会在27天后自杀。能够预测人的死,这简直是痴人说梦话。神秘人的话让我更加坚信诗曼的死一定有原因。


但是不管如何,我知道这个对手不可小觑,他们的能量很可能超出我的想象,如果单凭我自己的力量恐怕很难应付。是不是应该向队长汇报一下情况?我在心里问自己。

然而我突然意识到对于发生的这一切,我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是真的,单凭嘴说大家一定认为是我想象出来的,肯定会被李建他们几个笑掉大牙。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必须依靠自己去查清整个事件的真相了,或许神秘人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我忽然感到对方太可怕,几乎把每一步都计划的天衣无缝,没有给我留下丝毫破绽,让我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对方掌中玩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