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邀 第一卷 第五章 诡秘客人(1)

信周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size][/URL] 半个钟头后,我开车把曹欣送到了支队的宿舍楼下,停稳车后,曹欣刚要下车,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对她说:“对了小曹,抽空给你的同学打个电话,问一下他说的那个通神学会的神秘传说究竟是什么?” “好吧,明天我就打电话,你回去后也早点休息吧,昨晚没睡觉,今天又跑了一天肯定累了。”说完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


半个钟头后,我开车把曹欣送到了支队的宿舍楼下,停稳车后,曹欣刚要下车,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对她说:“对了小曹,抽空给你的同学打个电话,问一下他说的那个通神学会的神秘传说究竟是什么?”

“好吧,明天我就打电话,你回去后也早点休息吧,昨晚没睡觉,今天又跑了一天肯定累了。”说完曹欣打开车门下车。

我朝曹欣摆了一下手,示意她上楼休息,然后驾驶着汉兰达离开。


曹欣说得不错,我真的是又困又累,关键是心累,从接到“死亡邀请”后就搅得我心烦意乱,哪里还股的上休息,所以哪里也没去,直接开车回家。

我把汉兰达缓缓驶入庭院后,下车把院门关上,打开车门正要准备上车,突然发现整栋小楼黑乎乎的没有一丝亮光。我清楚地记得离开时客厅的灯是亮着的,因为很快就回来,所以根本就没有关灯。

我赶紧将车熄火,拔出车钥匙,然后轻轻地虚掩上车门。整个庭院内静悄悄的,安静的有些奇怪,花园里的几盏草坪灯散发着微弱的光线,内在的直觉提醒我,漆黑的楼内暗藏着危险。我从腋下拔出了92式警用手枪,然后将身体紧贴到车身上,仔细地观察着黑乎乎的老楼。

我心里很清楚,如果家里进去人了,自己开车进来对方肯定发现了,那么自己现在一定在对方的监视下。我忽然想到,莫非在暗中监控自己的人现身了?

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莫名的兴奋,实话说我心里憋了一股劲,恨不能跟对方面对面真刀实枪地干一场。妈的,自从接到那个该死的“死亡邀请”,我的心里就没有安定过……如果家里真的藏着人,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站住车边的阴影里,我一直没有动,就像是跟里面的人较量忍耐力,有时猎人与猎物之间的胜利取决于那个更有耐心。

我偷偷地观察着门厅处的情况,周围的窗户都安装着防盗窗,不好进入,假使家里有人,从门口进入的可能性最大。

房门看样子没有被破坏,我忘记离开的时候是否锁门了,当时急着送曹欣,有可能只是随手把门带过来了并未锁上。


我右手紧紧握住枪柄,这种目前国内最新式的92式9毫米手枪采用了全塑料握把,握围也适应中国人的手型,所以握持很舒适。我这支枪还从来没有使用过,说不定今晚要派上用场了。

我弯着腰走到汽车尾部,汉兰达高大的车身完全可以遮挡住我的身体,然后从汽车尾部迅速绕到假山边,随后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门厅。

门厅处的照明灯是声光感应的,而且门厅呈半圆形突出出来,突出的部分全部是玻璃墙,如果照明灯亮了,里面的人可以把外面看得非常清楚,所以我尽量不发出声音。

靠近门口后,我用左手握住门上的手柄,轻轻一拉,房门果然应声而开。随后我左手托着握枪的右手,枪口向前,闪身进入客厅。


客厅内漆黑一片,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但是我对自己的家非常熟悉,知道那个部位对自己最安全。进门后我快速地移动到一侧的立柱边,将身体隐藏在立柱的黑夜中,这样就可以防止因为身后玻璃墙透进来的微弱光线把自己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中。

我迅速把客厅内扫视了一圈,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现,但是强烈地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威胁,而且威胁就来自客厅内,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从黑暗处涌来的无形压力就使我的鼻尖上就渗出了汗珠。

寂静的客厅内仿佛有一枚随时会引爆的定时炸弹,紧张的气氛令人窒息,虽然看不见对方,我本能地察觉到这个人就在客厅里,而且还在注视着自己。在黑暗中与看不见的人对峙了有两分钟,最后我决定打开客厅里的灯。

我知道在自己身后的立柱上就有一组开关,我悄悄地朝旁边移动了一下身体,准备伸手打开吊灯,突然一个声音从客厅深处的黑暗中传过来。

“不用开灯了,看不清对方对我们双方都有利。”

这个人竟然能看到我的一举一动,虽然已经猜到有人在这里,但是突然听到这个低沉的声音,我还是吃了一惊,因为自己的行动都在对方的掌握中。

我立刻把枪口指向了发出声音来的地方,厉声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潜入到我家里?”


“我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说话,另外如果我想对你不利,此刻你不可能还站在这里同我说话。”声音不高却流露着威严。

低沉的男声似乎能对人产生催眠效果,我持枪的手不由自主地垂下来。对方说得不错,如果要对我动手,此刻我早就趴下了。我把枪插回到腋下枪套中,心想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更何况这是在自己家里。

我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客厅中间,终于看到了在楼梯一侧静静地站着一个黑影。这个人选择的藏身位置非常好,左侧和后面都是墙壁,右侧是螺旋形的楼梯,只有一面对着客厅,他可以看到进来的人,而我却很难发现他。还有一点就是如果受到攻击,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我能看清的只是一个人形轮廓,这个人好像是穿着长袍,头部也一起被风帽罩起来,整个脸被长长的帽檐遮挡住,看上去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忽然,我感觉站在黑暗中的这个影子有点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突然,我注意到在他的胸膛左侧有一个白色的圆形东西,虽然看不清楚,我猜想一定是那个充满诡秘气息的logo……

前天晚上收到死亡邀请的电子邮件后,在梦中就看到这样一个人站在自己床前,后来在阳台上同样看到了一个相似的黑影……我猛然意识到在暗中监视自己的很可能就是这个人,一个鬼魂一样的人。

“你是什么人?”我低声问,声音中带着愤怒的味道。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关键是我能帮助你。”

“帮助我!能帮助我什么?”我疑惑而又好奇地问。

在与这个人对话的同时,我在大脑中勾画着对方的形象,从声音判断对方应该是个中年人,身高一米八左右,体型不胖不瘦。我忽然发现从口音竟然判断不出对方是哪里人,他的口音中不带有任何一种方言的味道。


“你不用试图了解我来自哪里,没有用的……还是多考虑你自己目前的处境吧。”

我大惊,对方的声音不高,在我听来却仿佛惊雷一般,这个人竟然能看透我的思维,知道我在想什么,莫非对方真的不是人?

冷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好在是在黑暗中,否则对方一定能看到我大惊失色的窘相。

“你究竟是人是鬼?”

这句话没有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因为我不相信人类有这样的神奇能力,如果一个人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能够看透别人的思维,这个世界绝对容不下他。

“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吗?我认为一名优秀的警察不会问这样低级的问题。”

我大汗,一时竟无言以对。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感觉自己完全被他控制住了,对方束缚的不是我的身体,而是我的精神,短短几秒钟我就有败下阵来的感觉……

“你的思维很乱,应该集中精力思考眼前的处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