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打麻将被双开冤不冤?

fengyimin 收藏 0 143

刚刚过去的春节,对于黄炽坚一家而言,有的只是难言的苦涩。年约40岁的黄炽坚,曾是东莞市常平公安分局司马派出所副所长。然而,去年11月5日傍晚6时许,他在派出所内和3名民警打麻将,被省暗访组拍到。2010年春节前夕,处理结果公布,黄炽坚等4名民警被开除公职、开除党籍。此事震动了整个东莞的公安队伍。


麻将,说是国粹当之无愧,纵观全国南北有着各种花式的麻将玩法,甚至漂洋过海到达大洋彼岸。然而,不少人觉得“卫生麻将”玩得只想打呵欠,所以麻将身上渐渐被赋予了更多的灰黑色彩。前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上海市普陀区原区长蔡志强涉嫌受贿案,检察机关指控称蔡志强受贿284万余元,其中所谓的“打牌活动费”就有近30万元,人称其为“麻将区长”。事实上,一些手中握有权力的人在牌桌上受贿几成定式,下面的人、有所求的人谁敢不放水?此乃麻将之“黑”。


即便不是赤裸裸的行贿,麻将在一般公职人群中所充当的灰角色依然不能回避,时下东莞开展禁麻将行动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的合理选择。省公安厅厅长批示,涉案4名民警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对于当事人而言,“双开”确实是最严重的后果了。因此,当事民警觉得自己很“冤”,“是三缺一,替别人顶班打一下”,而且所谓“风气”,自然就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只是不巧遇上了省暗访组,颇有点撞到枪口上的冤屈感。然而,市民倒觉得一点儿不冤,“一个警察作风不好,影响的是全部警察的形象。警察要抓赌,结果自己先打麻将赌博,这成什么样子?”


冤与不冤,关键倒不在于这话是谁说的,而在于到底这4位民警被处罚究竟是绝无仅有,还是承启了禁赌历史先河的“领路人”,从此相关部门都能以高压姿态严打赌博,一视同仁地惩戒后来者?如果他们的处理结果成了非常时期的“惟一”,那可真是冤了去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少见的。此前,权威的《柳叶刀》和《自然》杂志分别以社论的形式对中国的学术诚信提出质疑,无疑,学术造假已经传出国门。纵观我国学术造假案例,处罚轻重各不相同,有些人丢了学位、没了文凭,曾经的努力都赔上了,有些人却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多找几条小鱼小虾背背“黑锅”,依然在学术圈内逍遥自在,职务头衔一个没少。还有,曾经在各地此起彼伏的“瞌睡干部”在会上睡觉被免职,在经历了“风头”时期后,也逐渐偃旗息鼓,没再听说有干部因“睡”获罪的。


世事不患没有规则,而患规则因人而异,冤与不冤,总归在于执行规则的人身上。洪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