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生命需要的仅仅是一颗淡泊的心

艺术的生命需要的仅仅是一颗淡泊的心

——苏州国画院所谓的“画院门”事件有感

张一凡 苏州大学硕士研究生


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强盗正要用屠刀砍死一位老僧,老僧非常平静得对强盗说:“你可以等一下么?”强盗疑惑的问:“早晚是死,为什么要等?”他的话还未说完,老僧已腾空而起,落地时竟是盘腿而坐,安然圆寂了。


他的眼中还有一滴没有坠下的泪。


据佛经,杀阿罗汉要坠入无间地狱,这位高僧悲天悯人,为免强盗造下恶业,宁可自己了断性命,提前结束自己的今生。而那眼中的泪正是莲花上最美的露珠!


人性中最美好的东西就是宽容,千金万银位高权重都抵不过一颗心的真诚淡泊!面对人世的坎坷磨折,面对世俗的流言诽谤,不同的人又会做出如何的抉择?被喧嚣的“画院门”事件推入风口浪尖的苏州画院又将怎样应对?


苏州画院院长沈威峰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英国伦敦,有一家著名的医院叫汤普森急救中心,这家医院的大厅里赫然得刻着这样的一句话:“你的身躯很庞大,但你生命需要的仅仅是一颗心脏。”这句话是美国好莱坞著名影星利奥·罗斯顿临终前的遗言。1936年,利奥·罗斯顿到英国演出,由于过度劳累诱发心肌梗塞被送进这家中心,但终因回天无术,最后告别人世。该院有感于利奥·罗

斯顿的这句最后的直白,把它定格在这里,永远警示后人。 无独有偶,40年后,美国石油大亨默尔在英国期间,也因心脏病突发住进这家中心,所幸的是,医生最终还是把他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他出院后,不再去经营石油,他把公司卖掉,除留下一定的养老金外,其余的全捐给慈善机构和卫生事业。到乡间过着闲云野鹤的休闲生活。有人问他,为何要这样做?他回答说:“是利奥·罗斯顿那句话给我启示,巨富和名利一样,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所需,要想活得健康和自在一点,就必须尊重自己的生命,舍弃那些‘多余’的欲望。”


“我们的生命需要的仅仅是一颗心。我是一个画家,无心纠缠于名利之争,我只想踏踏实实地作画,并且以我的能力尽可能地去帮助、扶持更多的年轻画友,从体制、机制、模式、动力等层面,为年轻、有潜质画家们的艺术创作、艺术成长提供空间,给画家们的创作自由、高质多产提供最大的可能,让苏州画院成为中国有潜质的优秀中青年画家的孵化器。”沈威峰神色庄重、语重心长。


这难道不是一个真正艺术大家最宝贵的品质、最朴素的期望吗?没有生命的淡泊之心,艺术的纯粹之心,怎能成就艺术的博大致远之境?很难想像如果沈院长不具备“接天莲叶无穷碧”的胸怀,又怎能在人民大会堂绽放出“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惊世美丽?“人中丈夫,人中莲花,清凉于心观荷韵”。 沈威峰的态度向世人证实了:人就是最美的莲花,莲花不必在净土,更在纷争的人世间。


第一流的艺术家正应如此,在喧嚣尘世中还能保持一份品格一种宁静


历史上的苏州国画院又何尝不是如此?苏州国画院首任院长张辛稼德高望重,其笔下的花鸟设色明丽,意境清新;其笔下的松石挺拔苍翠、坚毅顽强,张辛嫁蕴神于方寸,树人于正道,将“德厚艺精”的院训挥洒演绎得淋漓尽致。而如今,拼命纠缠于苏州画院字号问题不放手的苏州国画院又是怎样的情景?如果是张辛嫁院长再世的话绝不会纠缠于字号,字号对于一个人来说就是一个名字,一个人的人品好坏在于他的修德修行,父母养了一对双胞胎,一位当了总统,一位还在农场干农活,我们相信,干农活的农民绝不会干出污蔑陷害自己兄弟的事情!苏州国画院现任院长应该反省反省,艺术不应该有门第之见,在于艺术本身的人格体现。


权力往往能蒙蔽人的双眼,嫉妒更容易毁掉人的良知。两家画院之争不幸地印证了这一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社会上出现如此光怪陆离的事件本身并不奇怪,也没什么可悲,毕竟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但令人可叹的是,这样的事发生在艺术界,发生在本该超脱凡尘、一心作画的画家身上,这不禁让我们疑惑:艺术家本应具有的纯洁真诚的良心何在?更不应该出现在苏州文化局副局长周距敏身上!


在艺术上寻突破、在风格上求创新、同时代相和谐、与世界相接轨,本应为画家的本分和职责,却为何会上演体制内画院为排斥异己不惜与国家文化产业创新政策相背离、与时代发展趋势相违背,无情打压陷害创新型画院发展的悲剧?


冷眼旁观苏州国画院所为,再读无际大师的《心药方》感慨良多。


“慈悲心一片,好肚肠一条。”苏州国画院周矩敏院长既然身居要职肩负重任,又怎能以一己之私废全局之利?对于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建设的新型产业,是不是应该慈悲一点,心善一点,而不是一心置于死地而后快?


画家笔下催生的本该是真诚善良热情美好!而不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道貌岸然、假公济私是小人伎俩,而不该为艺术家,甚或党政领导干部所为。国办画院享受着国家的津贴和俸禄,更应该要做诚实守信和城市文化建设的楷模,踏踏实实作画,兢兢业业奉献!


“画院门”事件的孰是孰非自有公论,亦不必多言。只是苏州国画院处心积虑、一再要求苏州画院改弦更张添加名号的做法,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艺术的高度、艺术的精神难道仅仅在于一个无谓的名号吗?画门中自有画魂,人格境界和艺术魂魄在于淡泊、在于清明、在于宁静而致远!否则即使正名之下亦必无正义!有违天理、有违民心的所为,必将遭到时代的唾弃!


史鉴如镜。中国历史上的皇帝们,哪一个不是非常重视自己的名号,自己姓赵姓李,便容不得旁人染指,臣子百姓们全都要战战兢兢地避讳。而历史却是这么的讽刺,越是霸道的人下场往往越是悲惨,一姓皇族常常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现代的某些当权者也似乎犯了这个通病,很喜欢用名炒作,借题发挥。陈水扁在台湾当政期间,以改弦为自乐,以更张为己任,大搞所谓正名运动,中华邮政强行改名台湾邮政等等,此类闹剧此起彼伏,搞得社会矛盾尖锐,族群分裂严重,国力民生随之每况愈下,其本人最后也因贪污渎职之罪锒铛入狱!


政治离不了斗争,军事少不了阴谋,而艺术却应该像那幽思辽阔、遗世独立的莲花一样高洁雅致、纤尘不染!


我们的艺术期待那一朵朵静观天宇而不事喧嚷的莲!而不是那些目空一切、唯我独尊、抱残守缺、排除异己的文化垄断势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