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法修改是真选举还是假选举(转帖)

eastlan 收藏 2 565
导读:选举法修正案即将成为既成事实,本来想写写,网上看到有比我写得更好的,偷懒转帖过来了: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0-02-24 09:04:38 李公明 (广东的政协委员是好样的) 即将召开的全国人代会将审议《选举法修正案(草案)》,舆论多为“城乡同票同权”和“秘密写票”这两个新“亮点”叫好,《新快报》昨天社论则对流动人口“暂不作规定”表示遗憾。 在我看来,无论是叫好还是感到遗憾,都未能真正回到常识的立场上看待选举、看待选举法、看待选举法的修改。人们固然不应对此次修改作不

选举法修正案即将成为既成事实,本来想写写,网上看到有比我写得更好的,偷懒转帖过来了: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0-02-24 09:04:38 李公明 (广东的政协委员是好样的)

标题:选举法修改应从回归常识开始

即将召开的全国人代会将审议《选举法修正案(草案)》,舆论多为“城乡同票同权”和“秘密写票”这两个新“亮点”叫好,《新快报》昨天社论则对流动人口“暂不作规定”表示遗憾。

在我看来,无论是叫好还是感到遗憾,都未能真正回到常识的立场上看待选举、看待选举法、看待选举法的修改。人们固然不应对此次修改作不切实际的期望,但是更没有理由因此就继续忘记常识、放弃自身的权利、忘却放眼今天之世界。

常识告诉我们,选举就是由人们投票选出某个职位的充任人选;只有通过自由而公平的选举方式产生代表、委员和政府的决策者,才能表明政府权力是来自人民对于被统治的同意———这正是民主政体的基础机制,也正是我们的执政党所讲的“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基本前提。从理论上说,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正是这样的制度:由人民选举代表组成人民代表大会,这个机构决定官员任免、审议政府决策、监督政府行为,这个机构向选民负责、受选民监督。

常识告诉我们,竞争性是任何选举的最本质特征,没有竞争就没有选举。选民的最大心愿就是选出他们认为真正能够代表他们利益、为他们说话的人,为此选民必须有可能、有机会、有条件了解和比较不同的、更多的候选人及其议政施政方针。

因此,真正的民主选举必须是竞争性的,没有公开的、充分的、平等的、允许反对声音的选举竞争就没有真正的选举;而没有言论、结社和批评的自由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竞争性。是否存在真正的竞争性,是真假选举的首要试金石和分水岭。(旧版本选举法的候选人可以竞选宣传的条款依然没有恢复,候选人只能被动的等待政府帮他宣传)

常识告诉我们,所谓选举法就是对选举行为进行规范的法律,而这部法律的根本宗旨只能是保障实现中国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也是衡量这部选举法是否正当、是否合理的唯一标准。那么,选举法如何才能保障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保障选举的本质特征得以实现,就是竞争选举。因此,制定选举法的最基本指导原则只能是保障竞争选举。

更重要的常识是,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正是一部包括了尊重、实现和维护以上所有常识的宪法。可惜的是,这一最重要的常识常常被人忘记,或者被人刻意淡化。有以上关于选举和选举法的常识垫底,我们就可以再从常识的角度来看看这次关于选举法的修改。

首先,对于选举法的修改毫无疑问应该建立在广泛征求全体选民意见的基础上,换言之,在这份《选举法修正案(草案)》出台前,应该有一个公开的、广泛的公民讨论过程,应该让全体选民自由地、公开地交流对于目前实施的《选举法》的评价和修改意见,尤其是应该广泛地征求对2004年进行的那一次修改的意见。

只有这些评价和意见才能成为新一轮修改的坚实基础;也只有在此基础上,由人大常设机构提出的修改草案才具有法理上的合理性和说服力。可惜的是,目前人们无法看到这一过程。因此,以全体选民作为行为主体的修改与在极为有限的范围内的“被修改”,无论从性质上或效果上都有天壤之别。

其次,就算目前难以做到向选民广泛征求意见,起码对于专家学者的意见应该有认真的回应。在法学界早有专家学者指出,目前实施的选举法所存在的缺陷是多方面的,如作为一部法律在其结构上有重大缺漏(如没有单列选举组织机构、没有选举争议的解决机制、选举程序仅限于投票计票环节等等)、选举程序不完善等等。而在目前的《草案》中,实在难以看到对这些意见的回应。

还有,如果从我们每一个人的现实生活经验来看,我们这些被称为“选民”的人的最大困惑可能就是根本不知道那些候选人实际上是如何产生的;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会说既不认识、也不了解他们,更不知道这些候选人是否代表了自己的利益、是否会为自己说话。

也有专家指出,候选人提名目前是选民对选举意见最大的一个环节,也是最易被暗箱操作或操纵的地方。其实,这又回到了上面所讲的选举的本质、真假选举的根本区别。我们的新选举法草案为什么不可以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来一些亮点、给困惑的选民们一点希望呢?,(莫名其妙的酝酿、协商、讨论过程,权力可以充分的干预,可以随意的把候选人酝酿下去

又比如,就算那些候选人是怎么产生的我们不管了,起码必须让我们见见这些人、必须让我们质询他们、必须让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服自己投或不投他(她)一票,这总可以吧?但是现行的《选举法》只是说选举委员会可以组织代表候选人与选民见面、回答选民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不是强制性的要求,可以组织也可以不组织。连见面和交谈都不愿意或者害怕,人们如何能指望这样的候选人代表自己的利益呢?

回顾以往几次对选举法的修改,应该肯定的是,每一次总是有一点进步,虽然也曾经有过个别的倒退。正是因为这样,人们才更有理由对于新一轮的修改抱有真诚的希望。但是最令人困惑的是,以往的修改也都在明明应该做到、也有条件做到彻底纠正缺陷的地方仍然止步不前。

于是人们不禁要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其实,这又回到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而且是一个很令人无奈的常识:选民希望有一部怎么样的选举法、当下应该如何修订这部选举法,提出各种意见当然是公民的合法权利,然而,这些权利对决定选举法可以如何修改的权力并无实际的制约力。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循环:不修改出完善的选举法就难以实现权利对权力的制约,而没有这种制约就不可能产生完善的选举法。(作者系第九届广东省政协委员)


本文内容于 2010-2-25 17:01:40 被eastlan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