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31. 庐山国际大谍战

1014316843 收藏 0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URL] 庐山国际大谍战 庐山位于江西九江市,传说殷周时期有匡氏兄弟七人隐居于此,后成仙而去,其所居之庐幻化为山,故名庐山。 野狼收到汤加华报告:戴笠将紧急接回庐山别墅宋子文夫妻回南京。 野狼立即化装为江西老表,速奔庐山,与樱花会合。 樱花几天来在牯岭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庐山国际大谍战


庐山位于江西九江市,传说殷周时期有匡氏兄弟七人隐居于此,后成仙而去,其所居之庐幻化为山,故名庐山。


野狼收到汤加华报告:戴笠将紧急接回庐山别墅宋子文夫妻回南京。

野狼立即化装为江西老表,速奔庐山,与樱花会合。

樱花几天来在牯岭侦查别墅的动静,化装为上山采野杨梅、胡柚、柑桔和药材的江西老妇。但见大胡子连长一个排兵力的三座军事帐蓬围绕别墅三角鼎立。实难进入别墅。倘若黑夜轻功如风飘入别墅,杀宋子文与张乐怡,难免闹出杀猪声,惊动警卫连,自己也难免被咔嚓一声。

樱花身在庐山中,欲知庐山真面目,只有一条路:深入虎穴。

正在采摘野桔的樱花忽地惨叫一声,昏倒在草丛地。蛇终于被她引出洞口,宋子文老丈人夫妇张老极、张夫人,立即叫连长把“江西老妇”抬进别墅。又是掐仁中,又是灌糖盐茶水。

“江西老妇”渐渐苏醒,睁开了飘亮的眼睛。

张乐怡父母慈祥地问她:“你家在何处?我们可以送你回家。”

“江西老妇”说:“我只有一个独儿子,被拉壮丁去上海打仗了,只剩我家一个孤老头,专治风湿病,他治病,我采药,祖传秘方,药到病除。”樱花早知宋子文有风湿病。

“你可不可以叫他到我家来,我女婿长期风湿治不好,你就在我家住上几天,我家决不会亏待你。” “你女婿女儿现在在何处?”

“他俩就在庐山白鹿洞书院陪朋友论诗说词。”

“我可以用你的电话呼镇上的邮电所叫我家老头子过来为你的女婿治病不?”

“你还想得周到。”张夫人从香案上提过电话机,樱花“气喘吁吁”给“同文书社”通了电话:“文老头子,越紧来庐山牯岭治疗风湿病”

“老婆子,老汉今夜就赶上来。”

张夫人立即叫女佣人煮了一碗江西油茶蛋伺候樱花。

戴笠狞笑了,一查电话号码是同文书社,于是布下天罗地网,坚决消灭野狼樱花在庐山。电报美、英、法、苏和红军李克农,联手打掉日本狼和樱花。

野狼“江西老表”拄着拐杖,白发银须,颇有药王孙思邈的仙风道骨之不凡气度,健步如飞,直上牯岭,进入别墅,和主人家互相问侯后,坐等宋子文从白鹿洞书院回家。

张老板早就洞察到两个的眼睛,一个妩媚,一个杀气。再说哪有採野桔、野杨梅、胡柚治风湿的?

张老板无所畏惧地对躺在榻上的樱花“老妇”说:“起来走走吧,牯岭各国松树都有,其中就有日本松。”

野狼樱花一听全明白了:这是翻我俩的烧饼摊!

电话铃紧急响了:“文老头听电话。”

野狼抓起话筒只听得报告:“白鹿洞书院来了两个洋和尚,黄龙潭一群洋人在泡温泉,马克辛重机枪封锁了庐山瀑布,苏式郭溜诺夫重机枪架在石钟山,三门德国72式迫击炮汇集在锦秀谷,美国勃朗宁手枪队在主峰汉阳峰,英国马克芯枪手潜伏在龙宫洞,法国毛瑟枪手埋伏在五老峰,苏区李克龙、钱壮飞、胡底特工队和国军警卫团封锁了上下四百盘的公路。”

野狼心中在数数,美国、苏联、英国、法国、德国、国军、红军7个特工队杀过来了,可以断定,九国和谈极不顺利,而有利于日本。无论如何先干掉宋子文。

野狼急问:“风湿病人在哪里?”

“没在上海,也不在南京,但可以肯定地说:更不在庐山,命令你立即放弃任务,使尽全身解术,安全自江西返回上海。”

野狼听到“江西”二字,立即心生一计,知道电话肯定被戴笠窃听,也知道上了戴笠向野狼放出的“宋子文在庐山马上接回南京”的当。野狼樱花知道上当。况且已被7方特工队包围,在突围之前,野狼故意对电话简嚎叫:

“红军正在第五次反围剿,蒋介石和德国顾问陶德曼正在南昌,你们和我樱花立即飞奔南昌,奇袭蒋介石和陶德曼。再炸掉戴笠101号别墅。追杀戴笠。”

戴笠摘下耳机:这是反包围啊!他学委员长骂了一声“娘杀匹!”立刻向蒋介石报告。

此时,野狼身后“飕”的一阵风飞来,野狼用电话筒一挡,张老板的砍刀把电话筒劈成两半。野狼伸手扼住张的喉骨“咔嚓”一声,张断气扑地,肚子一翘,又立刻塌下去硬了。

野狼樱花反解佣人又手,给她一根金条,“说,宋子文在哪里?”

“半个月前就回南京,住进南京警备司令部躲起来。”二人深感戴笠实在狡猾,一只黑猫戏弄了两个耗子。

“下山有什么小路可走?”佣人毕竟是中国人,姑娘摇摇头,故意给他两指了一条假路:“主峰汉阳峰背后是悬崖峭壁,顺着树藤,一段一段荡秋千荡下去,半天就下坡了。”

野狼二人纵身扑飞窗外,胡连长的手枪、机关枪、步枪爆炒豆了,野狼反手一枪击毙胡连长,樱花双枪打死了机枪手,野狼樱花干脆闯进警卫连帐蓬门,顺手举起一串串风湿中药包:“这是德国TNT炸药,放下武器回家活命。”这些个壮丁的放下长短枪、手榴弹,樱花上去挑选了几件称心的武器,装进背篓和郎中布袋。闪身出门,直奔主峰汉阳峰。

汉阳峰正是十月飘雪,霓雾迷漫,二人刚爬上最后一段台阶,乱枪响了,是美国勃朗宁枪声,玩勃朗宁正是野狼小学五年级至今的强项。该枪弱点是有效射程一百米,超过一百米,子弹就落下坠地了。野狼樱花从布袋中抽出射程4百米的德国步枪,拉开400米距离,推上标尺,只听美国特工勃朗宁呯呯乱响,树叶、雪浪四方飞溅。

野狼樱花在远处,一枪个准,美国洋棒鸽子一只只栽倒在雪林中。忽地,冲锋枪猛扫野狼樱花,二人一听就是汤姆式美国造,看来不能硬拼了,慌忙找块雪坡地,飞速滑在汤姆式冲锋枪射程之外。

滑下雪坡,正是奇洞三叠泉,德国造迫击炮打喷嚏了,野狼玩迫击炮知道这是校正炮,只要目测不准只能是点鞭炮过年。野狼樱花玩起躲猫猫的山地游击战。一会儿上树,一会儿荡藤,左边一道坡,右边一道梁,当野狼数着三门迫击炮24颗炸完后立即爬上参天老树,三枪三命,三叠泉奇洞鸟不叫鸡不啼了。

野狼樱花冲进奇洞,换上德国特工卐字服装,打开炮弹箱发现还有一颗迫击炮弹,野狼装进布袋,樱花只有女扮男装,可高高凸起乳峰是遮挡不住的,野狼搬掉炮弹箱盖子,拔下钉子钻了孔,用箱绳穿起,手抹迫击炮筒里的黑灰,用德文、英文、中文写上“德国特工”四个字,挂在樱花胸前,钢盔一盖,活脱脱的希特勒党卫军冲锋队魔王。

野狼说:“我们可以大摇大摆的下庐山了。注意,一路上只准说英语。”

“可我们现在是德国特工啊!”

“各国特工对话时都说英语。”

他俩经过含鄱口,来到五老峰。

“呯”一声枪响,是法国的毛瑟手枪,树上一根树枝断了。野狼知道自己已在法国特工的望远镜里,这一枪是在询问哪部分的。野狼叫樱花快举牌子,樱花手指点着牌子三行字,又比了一个“OK”动作。 野狼英语喊道:“你们是法兰西的?野狼樱花已经在汉阳峰被US特工击毙了,都散了散了。”

对方用生硬英语回答:“不可能的,如果,击毙,会发,信号弹的,拍,电报的。”

“呯呯呯”机枪过来了,樱花躲不及,胸前牌子上钻进三颗半截子弹头,这是由于射程远的缘故。樱花干脆摔掉牌子,野狼樱花又拐着弯拉开了距离。

这二位狙击手伸出了漏瓢。一枪一孔“法”、一枪一孔“兰”、一枪一孔“西”,三个法兰西前锋枪手,僵立在五老峰半坡上,停了一会儿倒下地了。

野狼樱花不敢恋战,飞越三宝树,秀峰、百鹿洞,天哪,“嗒嗒嗒——”苏联马克辛重机枪如同飞机扫射般在二人脚前打起了一排排雪土混杂的浪花朵朵。

野狼知道马克辛重机枪射程远,适合阵地战,但它只能扫射一群一群野鸭野兔。精确命中目标率并不是很高。就象拳打脚踢,并不能一招点穴击敌于死命。

野狼拉樱花爬在石坡后,身边树洞、断枝、落叶、雪土一阵阵从左到右开了瓢,一阵阵从右到左炸了锅。二人压得不敢露头,只得侧面迁回埋伏在重机枪侧面,枪声一停,野狼樱花立即举枪狙击,一人打机枪手,一人打传弹手,重机枪哑巴了。野狼樱花箭步上前踢翻老格勃尸体,换上了“燕子”和“乌鸦”的服装。而说俄语正是野狼樱花的强项。把剩下的半箱子弹朝天放二踢脚似的爆炒完后,便从百鹿洞书院悠哉游哉,这时,胜利的他俩感到百鹿洞无限温馨静美。

野狼说:“考考你,百鹿洞书院的来由。”

樱花说:“唐代诗赋家李渤养一群白鹿在此读书修行修道而已。李白有诗“一千白鹿下青云。”

“白鹿洞怎么没有洞呢?”

“站在峰顶上,俯观四周青山环抱,宛如洞状。白鹿书院是中国石鼓书院,应天府书院、岳麓书院之首,朱喜等十几个大文豪在此教学儒家之道。”

“有大诗人、大文豪的手笔吗?”

“有啊,庐山的雄、奇、险、秀,为匡庐奇秀甲天下。留下了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吕洞宾修道的仙人洞,五老丈人的五老峰,白居易尝花的“花经”,陶渊明《桃花园记》,顾恺之的《庐山图》,还有一山藏六教的:佛、道、基督、天正、东正、***教。”

“你能作首诗吗?”

“听好啦——雄奇险秀青天柱,喷雪鸣雷九天漾,云海波涛荡匡庐,万壑林藏日本树,野狼无情五老峰,樱花香飘花径路。”

“没心没肺,我这样保护你,还说我无情,你光知道开花开花,开成野花,看我怎么收拾你。”

樱花一听乐坏了,痴痴地盯着野狼:“啊,你真美,真的比花径还美,表面是个铁血男孩的阳刚之气,可内心深藏风流情种的阴柔之美。”

“唉!我们路过牯岭时,岩壁上有“美庐”二字,注意到没有?”

“那是蒋介石为宋美龄建造的‘美庐别墅’。”

“真美!我们就用这张王牌下山,这才叫特工美学。”

猛地有人吼叫:“干什么的?”真是喷雪鸣雷,云海急变。

野狼用俄语说:“苏联克格勃的乌鸦和燕子”说完指指自己的苏联克格勃服装,很像空军地勤人员的制服。双手插进衣包捏住了两把勃朗宁。

原来是警卫团的哨兵,一路上悄悄跟踪,只听见二人“叽里瓜啦”的日本话。“别给老子扯犊子,缴枪不杀,你们被包围了。”

野狼樱花都双手拔枪背靠背瞄准几个军官帽。双方僵持,空气变硬了。

野狼笑了,主动放下枪说:“警卫团的吧,我有重要情况和团长面议,误了党国大事,蒋介石要把你送上军事法庭,你要杀我,等我把话说完,报告委员长后再杀也不迟,我们跑不了也不想跑,你今天这事处理不好,会引起国际上挑起新一轮战争的。”

这个小团长真被吓唬住了,下了枪,搜了身,引他俩上了一辆电台指挥车。

团长问:“宋子文你杀得了不?”

野狼说:“我们是来旅游的,可戴笠偏说我是杀宋子文的,请问宋子文早在半月前就去了南京住在警备司令部,我杀他不去南京,去上海杀谁呢?再说我明明知道宋子文在南京,我来庐山杀谁呢?这是有意制造谣言挑起中日又一轮大战?”

“可是你杀了张老板,还杀了美、英、法、德、苏的特工队,这凭这些就应该杀你。”

“团长,你是不是真想挑起战争,黄口白牙血口喷人。请问:张老板砍刀向我杀来,美、英、法、苏、德特工向旅游者开枪,我是正当防卫,我们日本将向国际军事法庭起诉,戴笠也就是你的上级老板。我还要用你的电台直接向委员长报告戴笠勾结日本,受贿一千万元支票。他叫文强主动告密,宋子文住在庐山,这是几个罪?一是汉奸罪,二是间谍罪,三是贪污受贿罪,四是卖国罪。更重要的是戴笠表面说宋子文在庐山,其实质是将暗杀引向庐山,枪杀蒋介石和宋美龄,十天前,蒋介石和宋美龄、陶德曼在美庐别墅住了两天后又到了南昌,戴笠在半个月前通过文强和汤加华告诉日军宋子文在庐山别墅,时间这么巧合,戴笠想借日军之刀杀害委员长之心难道不是路人皆知吗? ”

“团长,你把电台接通委员长,我向他负责任的报告戴笠的杀蒋罪行。”

戴笠一直在监听野狼的言行,又气又吓,这对野鸟已是非杀不可了,他立即打来电话:“命令你团立即执行原定计划,他俩从你手中逃走,我非宰了你不可。”

野狼清淅地听到话筒的声音,恶狼扑上团长,上手压天灵盖,下手托下巴,使劲左右一扭,团长脖骨“咔嚓”断了,

野狼拔出团长腰上手枪,举枪吼道,“戴笠阴谋政变,谋杀委员长,团长命令全团直奔南昌,保卫委员长。”

戴笠不愧是鬼才,除了给团长打电话同时也给监视团长的营长打通电话。三个营长一齐吼叫:“野狼樱花快下车投降。”

野狼说:“团长在车上谁也不许开枪。”用手枪逼着司机直下公路。

果真,三个营警卫谁都不敢向电台指挥车开枪。野狼用枪逼着司机狂驰,樱花打开电台向关东军菱刈隆司令汇报:“野狼樱花已劫持戴笠的电台指挥车,向庐山脚下开去。我们的意图直下九江再去南昌,谍杀蒋介石和陶德曼,他们正在第五次围剿红军,趁虚而入,天赐良机。”

菱司令复电:“九国谈判对日本相当有利,已草拟了沪松停战协定,此时杀蒋,不合国际时宜,再说,你们已经被李克农、钱壮飞、胡底盯住了,你们在宋子文别墅的电话同样被戴笠和苏区二局监听,车到山下,有我们伪装的英国米字旗大使车接应你们回上海,让国共两党自家兄弟去互相残杀吧,我们决不能进入江西,红军更鬼。蒋介石50万人4次围剿都失败了。不能进入苏区,快回家!”

“哈咿。”樱花刚关掉电台、报告了野狼。

猛地车后门被乱枪打掉了,警卫团三个营长不敢开枪,却急中生智,电报呼叫还没被野狼樱花打死还喘着气的各国特工追下山来,营长们把枪支、弹药、电台、汽车全都交给了各国特工,于是三辆车一齐扑向野狼樱花开枪开炮了。野狼立即和司机换位,给了他一根金条:“下山后,回家买十几亩地,好好过日子。”开车“S”行飞驰。

樱花抽出一支长枪趴在文件绿皮铁箱后,打汽车,运动靶。

第一枪,子弹飞过去穿破驾驶室玻璃一个小孔,一腔鲜血立即喷满了玻璃,司机头一偏,双手顺势一翻方向盘,一个高鼻子率领全车特工翻滚到谷壑下,翻了几个跟头,车箱上特工恐怖地吓得一抽筋,手一紧乱枪齐鸣,最后“轰轰”汽车爆炸烧焦,四处飘散着洋肉烧烤焦味。

第二枪,子弹磨着路面划起一道道火光,“哧”的一声钻进了轮胎,汽车失衡地跑了几米,控制不住也翻进沟里爆炸,国际特工抛上空中,一幅庐山空中蹦迪图。

当年庐山公路是盘绕四百圈而上下的,国际特工要盘旋一圈才有一次开枪打炮的机会,最后一辆车了,樱花叫野狼减速,她来狙击这最后一车。

野狼停在拐弯处,樱花抽出一颗迫击炮弹,野狼从反光镜发觉后说:“磕了撞针后在手中数三秒种再抛出去,三秒钟是空中时间,落地后准响个好听的。”

岩石后传来汽车轰鸣声,车头还没有露头,樱花手中迫击炮弹尾部使劲朝铁皮文件箱上一砸,刚刚数了一、二、三、追车拐弯刚露出个车牌,樱花一个冲拳把炸弹抛出一个提前量,不偏不倚正巧砸碎了玻璃,飞进了驾驶室,“轰”的一声巨响,引爆了车上的子弹、炮弹、炸药、油箱,车在贯性中冲过来象一条火龙,匡庐火龙景。

野狼开车悠悠前行,反光镜中的樱花还穿着克格勃的特工装,脸上一半红润一半黑粉,野狼哈哈大笑,说:“真是雄奇险秀,一庐藏六教,我们的樱花中佐正在吕洞宾烧丹炉。”

樱花说:“我在烧烤狼肉,光烧狼不吃肉,嫌酸!不过,前面可是闻名世界的李克农、钱壮飞、胡底。”

野狼说:“绝对没事,兑换一个蒋介石围剿红军和打入红军军统人务的胶卷就成了朋友,对于特工之间来说,没有私仇,只有买卖。”

奇怪地是,野狼二人一路下山,放走了团长司机回家买地,成了地主,(几十年后他看到《野狼日记》记载庐山国际特工战,也写到给了一根金条放走了司机,这位后来被戴上地主帽子的司机心里一直痛骂野狼,鬼日的野杂种,就是你那根金条害了我。)

“英国大使车”车门早已打开等候二位,野狼樱花钻进车子,换了服装,撕掉化装,重现一对帅哥美女风采。野狼樱花正在纳闷:李克农的人怎么没有露面呢?野狼打开后坐电台询问:李克农的特工队在何地伏击我们。

菱司令说:“刚刚接到内部通报,李克军红军谍战三杰根本就没去庐山,反而通知有关地下党特工冷枪狙击了陆军少将仓永、陆军少将加纳、陆军少将浅野。我军正将三人尸体运回日本。国民党好对付,戴笠有不少弱点。你们研究研究吧。”

野狼说:“我在九一八之前就说过,最磕牙的是井岗山的游击土专家。土专家出了我们的大洋象。抄了我们的老窝!”

樱花说:“我一直认为共产党不过是打土豪分田地的绿林好汉,真没想到,三个少将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