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诗若干首

hack_dingli 收藏 2 77
导读:花1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写了些诗,都比较烂,望大家切勿介意。 守护者 当岁月的痕迹在情愫中弥漫开来, 说好的幸福呐, 却大抵被眼泪所覆盖, 即使,即使你不再给我机会啦, 即使,即使你已经将我和厌恶挂上钩来, 我依然会等待, 依然会徘徊。 爱与不爱,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爱, 但,我会, 我会去找一个天使, 让他来替我爱你吧。 我会偷偷的凝视你, 而后躲在被窝你哭泣, 哪怕哪怕, 因此泪流了几公里。 依然无悔,

花1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写了些诗,都比较烂,望大家切勿介意。


守护者


当岁月的痕迹在情愫中弥漫开来,


说好的幸福呐,


却大抵被眼泪所覆盖,


即使,即使你不再给我机会啦,


即使,即使你已经将我和厌恶挂上钩来,


我依然会等待,


依然会徘徊。


爱与不爱,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爱,


但,我会,


我会去找一个天使,


让他来替我爱你吧。


我会偷偷的凝视你,


而后躲在被窝你哭泣,


哪怕哪怕,


因此泪流了几公里。


依然无悔,


依然不羁。


找一个天使,替我来爱你,


因为,因为你的幸福,


便是我存在的意义。



呆呆兽


呆呆地,


呆呆地望着天空傻笑哈;


呆呆的,


呆呆地看着你的脸庞吧。


我是一只呆呆兽,


一只大啊大尾巴狼啊。


放下了面具,


其实也简简单单,


放下了面具,


也只是在看着你发呆。


我想我很丑,


但是我很有才,


嘻嘻哈哈,


简简单单,


整天望着你发呆。


很呆,但也很可爱。




楚天秋




秋意弥漫,


黄绿的森林畔,


枫叶落了一地,连成了片。


楚地,秋天,


黄绿一片。


多少的年少,


滋长如斯哈。


多少的梦想,


破碎如斯哈。


开始吧,


终结啦,


记忆吧,


楚天秋,楚天秋,


结束了昨天,开始了明天吧。


等待啊,


等待啊,


楚天秋,


那抹新绿的出现吧。



召唤兽



明知道,不可能的,


于是默默地离去了。


微笑着,看那似水的年华,


在心底将你的名字轻轻唤起。


黑暗里,


偷偷地望着你,


望着你和他幸福的背影。


然后,


在被窝里出现那泪流的痕迹。


做你的召唤兽,


默默地守护你,


默默的陪伴你,


直到世界终止的日期。





怪物甲



无尽的徘徊,无尽的等待,


彷徨,因人情默然。


大街上,人潮如海,


却个个表情黯然。


同样的衣着,


同样的打扮,


不知有多少的无奈,


多少的孤单。


也将衣着换做那般,


在心中将个性掩埋。


将生活,


藏匿在蓝色的地平线之外,


该死的伪善,


该死的平淡。


还是扯下面具,


生活得简简单单。


哪怕,哪怕


可能是要被人当做怪物看待。


你的普世,


我的厚黑,


还有他的无奈,


戏剧天天演绎不断,


那还不如生活呀——


简简单单!



易水寒



易水畔,悲歌在,


壮士走了,走了便一去不复返。


血流了,泪干了,


一切却仍无可挽回吧。


笑着前行啦,


终会成为主宰的吧,


明知不可能的啦,


仍笑着前行吧。


像飞蛾,


对着星火扑去哈;


像星火,


就着大地飞来吧。


至少,至少曾捍动过吧,


死的不明就里,


笑得却那般璀璨。


易水畔,悲歌在,


易水寒,心未然。




梦的左岸


(适合改写成摇滚乐的歌词,下次偶有空了试试)


什么是青春,


什么是理想,


那时确乎年少,


大吼着要将世界改变得,


改变得不再如此苍茫。


只是,


头破了,


血流了,


起包了,


世界却依旧运转在原来的轨道。


遥望,梦想,


确乎只是奢望,


但至少曾显现过,


那年轻的力量。


梦的左岸,


昙花一现那般,


梦的左岸,


至少有激情所在。





两两相忘



我,搽拭灰尘,


方才忆起了,


那昔日相片上那昔日的你。


不知是否真的还好吗,


十年没到,


却也真的快要两两相忘。


还曾记得吗,


那个盛夏之殃,


相依在凭栏处,


邂逅在幽径旁,


一口一口地啃着雪糕。


还曾记得吗,


那个盛夏之殃,


不经意的玩笑间,


将年少的心事吐露在一旁。


只是,


只是命运终不再相交,


各自行驶在了,


行驶在了各自的轨道上。


现今,却已两两相忘,


但至少,


至少有一段记忆叫做美好。



有一种颓废叫做阳光



有一种颓废叫做阳光,


不止一次的受伤。


往事,如风而去,


似乎只可以靠颓废疗伤。


生存抑或死亡,


转瞬即可完成的思考,


站在窗台,


向下远眺。


那风激荡,


风儿吹向了昨天,


然后,然后


不可言明的严寒与悲壮。


尽管,


尽管,有时颓废真的可以疗伤,


但有一种颓废叫做阳光,


你应该知道的,


活着真好!



年少轻狂



人往人来,在这忧愁弥漫的大街上,


抬头望去,天空已是一片灰黑的朦胧吧,


回首往昔,多少的年少轻狂啊,


说好的幸福呐,


终是,终是挥手诀别了吧。


多少的离愁,多少的梦啊,


那些对啊错啊,是啊非啊,


那些欺骗与误解吧,


一切都,一切都,


一切都,云淡风轻吧。


回首往昔,多少的年少轻狂啊,


说好的海誓山盟呐,


终是,终是未尽之殃吧。


多少的离愁,多少的梦啊,


那些花季雨季啊,


那些不弃不离啊,


一切都,一切都,


一切都只是年少轻狂吧。


那色彩在下一秒递归开来,


也许多彩,也许黑白,


云淡风轻了吧,


年少轻狂了吧,


至少曾爱过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