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伤了婚姻的心 正文 第二章 谁都不完美2.4

水清拂柳 收藏 0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


结婚后几人都有了一点改变,数叶红梅的最为明显,胸围和臀围都大了几个号,但这只给她更增添了成熟女人的风韵,再加上舒适的无需操劳的家常生活,她皮肤雪白光滑,保养得那一个好!江一芷说,“男人垂涎你,你不知道而已!”

叶红梅轻轻一笑,“是吗?那他为什么不碰我?”她微微坐起身来,“自从有了小米,他一直就这样,几个月都不碰我一次。他一个大男人,三十出头,怎么可能就没那方面的欲望?给谁说谁也不信啊。我也以为他是有外遇,跟踪过他,查过手机,什么发现都没有。呵,当然,米贤生要做什么事,自然会滴水不漏。又怎么会让我发现。许多时候我都觉得绝望,觉得活着真他妈没意思!”她冲着江一芷自嘲地笑了笑,“已经憋成内伤了。再忍不住了。”

江一芷皱皱眉头,“是不是他工作压力太大了。好像没听说米贤生有什么绯闻吧。”

叶红梅说,“你当然不会听得到。”她懒洋洋地继续躺倒,“闹也闹多了,本来那个破工作,成年累月就不着家,偶尔回家了,话都不跟我多说两句。那个家,冷冰冰的。我整天就觉得浑身发冷。我要不去打麻将,我能干什么?我也想通了,好吧,你玩你的,我玩我的。我对我自己说,别计较那么多,起码他没有要离婚,起码他没有对我家庭暴力,何况,他也很疼小米。好吧好吧。这样过一辈子也无妨。”

江一芷犹豫一会,“红梅,听我一句劝。别玩火。咱们玩不起。”

叶红梅像是没听到,“小乔离婚了。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她轻轻侧过头来,灰黯灯光下,泪水盈盈于睫。“当初也相爱来着的,为什么如今会变成这样?”

谁能回答得了?

包厢里静悄悄的。



叶红梅并没有和江一芷小乔一块离开酒店,江一芷动动嘴,还想说什么,小乔打断了她,“行了,我们自己打的好了。”扯扯江一芷,“你不是要去跟我睡吗?虽然我不喜欢女人,但是最近男人吃紧,只好将就一下了。”

两人上了出租车,小乔才说,“一芷,其实大家都是成年人,什么道理不明白?你要知道,哪怕是朋友,也只能点到为止。说得太多,大家撕破了脸,什么友情都谈不上了。”

江一芷不服气,“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

“她怎么了?如果她觉得快乐。如果她觉得想这么做。作为朋友,一芷,你已经尽到责任了。再多嘴,就是不识趣了。”小乔笑笑,“其实只要我哭的时候你能陪陪我,不用问我为什么。我以为,这就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了。”

小乔拍拍江一芷的手臂,“如果我受伤得很厉害,流血了,你呢,给我准备点纱布好了。放心,死不了。”

江一芷勉强一笑,心里沉甸甸的。

那男孩看上去不过二十多点,真会对一个比自己年长七八岁的有了老公孩子的女人动真情吗?未必吧。就算不是窥伺叶红梅的钱,至少也是垂涎她的身体。他能损失什么?至多不过一些活跃的精子。

江一芷喃喃说,“要是米贤生知道了怎么办?”

小乔说,“怎么办?他们那种人,伤筋动骨都不会离婚的。打落牙齿也不过和血吞下。”

江一芷撑住额头,“怎么最近发生这么多事?”

小乔叹一声,“不,并非最近。事情早有端倪,我们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天真。不不不,是蠢。很蠢。”

车子在嘉园小区门口停下。两人下得车来,江一芷眼尖,看到一辆黑色凯美瑞,分明是陈亚文的车。

江一芷吃了一惊,“他来看你?”

小乔轻哼一声,“他怕我会饿死。”

江一芷啧啧惊叹,“什么意思啊。”

小乔说,“意思就是,他心里放不下我。他说,是因为那女人有了孩子,所以他才跟我离婚的。因为,他很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仅此而已。”

江一芷说,“这么无耻的男人,你相信他了?”

小乔无奈地说,“不,我不是相信他。可是他要来为我做牛做马,我一点也不想拒绝。”

江一芷冷笑一声,“包括上床吗?”

小乔瞪她一眼,“他想得美。老娘宁可便宜别人。”

两人说着上了6楼。陈亚文果然就站在6C门前,手里提着一袋子,看样子正想打电话。看到小乔出现,立刻松了口气,“这么晚了,你跑哪去了。”仍然是一副老公的语气。

话音刚落看到了小乔身后的江一芷,脸色登时不自然起来。

江一芷别过脸,假装没看到他。她实在是没法像小乔一样,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一进门,陈亚文就走进厨房,取碗取筷,最后甚至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透明盒子,里边装的全是磕好了的瓜子。

江一芷眼睛都大了,指着盒子说,“这这这,这是什么?”

陈亚文有点羞赧,低声说,“小乔有个习惯,看电视时最爱吃这个!”

江一芷摇头尖叫起来,“你不是吧。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现在不是陶小乔的老公了,你明白吗?你有病啊你!”

小乔换了睡衣去洗澡,高声叫道,“一芷,别理他,他就一贱人!”

陈亚文尴尬地笑笑,把东西一一放好,转身离开。

江一芷倒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禁不住喃喃自语,“真是见了鬼了。这什么人啊这是。”

小乔冲了澡,随便围了个浴巾走出来。江一芷盯着她看,轻轻皱起眉头,“这么好的身材,怎么可能生不了孩子呢。”

小乔作势踢她,“谁说我生不了。”

江一芷挑高眉,“什么意思嘛!一会能生,一会不能生。”

小乔从酒柜里取出瓶葡萄酒,“来,喝酒。”

江一芷取出手机,“我家老公一整天也没个电话。不会掉河里了吧。”

小乔问,“你和周子榛怎么样。”

江一芷答,“还不那样。”

小乔轻笑一声,“咱仨可就剩下你们俩了。怎么也得把这楷模坚持下去。”

江一芷打开小乔的手提电脑,恰好千柏在线,忍不住发条信息过去,“大作家,请问一下,这世界为什么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千柏回道,“所以这世界才精彩。”

小乔凑上来看,问,“这谁啊?你知己?”

正说着,谢晓冬的头像晃动起来。江一芷心一虚,当着小乔的面竟是不敢点开留言。

小乔起了疑心,“这个才是吧。”她咯咯笑起来。“太好了。我特感安慰。睡觉去。”

江一芷急忙分辩,“喂,不是的,喂!”

小乔充耳不闻,趿拉着拖鞋进房去。

听到了房门关上的声音,江一芷这才点开了谢晓冬的头像。他说,“我昨晚梦到你了。”

江一芷说,“我干嘛了。”

谢晓冬暧昧地说,“你亲我了。”

江一芷红了脸,“滚!”

谢晓冬的电话打了过来,“其实我是有正事要跟你说。有人找我弄个系列。我想邀你一块组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