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伤了婚姻的心 正文 第二章 谁都不完美2.3

水清拂柳 收藏 0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size][/URL] 叶红梅叹息道,“所以说,你懂什么屁。这世上的夫妻,有多少对不是凑合着过的?”她转过脸来骂江一芷,“你呀你,你到底能干点什么,她要瞎闹你也不拦着。” 江一芷不服气地说,“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米贤生外边有了女人,我看你要不要凑合。” 叶红梅怒道,“算了,对牛弹琴!说破嘴也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


叶红梅叹息道,“所以说,你懂什么屁。这世上的夫妻,有多少对不是凑合着过的?”她转过脸来骂江一芷,“你呀你,你到底能干点什么,她要瞎闹你也不拦着。”

江一芷不服气地说,“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米贤生外边有了女人,我看你要不要凑合。”

叶红梅怒道,“算了,对牛弹琴!说破嘴也不明白!”

江一芷咕哝道,“人家姚朵朵不也嫁得挺好。”

叶红梅冷笑道,“不知道是吧。真不巧,她嫁那男人我还真认识,结过两次婚,大女儿12岁,小儿子3岁。你陶小乔要不要嫁?我立马给你介绍一打来。”

小乔反诘道,“你就那么不看好我?话说我在公司里不知多受欢迎。”

叶红梅嗞之以鼻,“你乱去嚷嚷一声,你离婚了,看还有谁敢来招惹你!”

小乔终于火起,“你是来安慰我还是来批斗我?”

叶红梅叹息一声,“我也是,废话那么多干嘛。走吧,我请你们吃饭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我说,那贱人,见一次就撕她一次!甭跟她客气!”

小乔轻哼一声,“说了半天,就这句好听!”

叶红梅轻轻叹息,“妹子啊,你还年轻,不懂事啊。以后你就会明白我的苦心了。唉,算了,离都离了。幸好也没有孩子。若再有孩子的话,就更难了。”

小乔叫起来,“不就嫁人嘛,我不嫁了行不行啊。”

江一芷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嫁不嫁是以后的事。走走走,吃饭去。那个小乔,今晚我陪你吧。周子榛去乡下钓鱼去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

轻轻地捅了捅叶红梅,低声说,“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叶红梅说,“还有你,别说我不提醒你,自家老公也要看紧点儿。乡下钓鱼,是不是真的啊?或者钓的美人鱼?还乡下土特产呢。”

江一芷禁不住有点着恼,“你得了吧,你倒说说,你是怎么看管米贤生的?别说得这世上的男人都在的事似的。”

叶红梅斩钉截铁地丢下一句,“反正,这世上的乌鸦一般黑。”蹬着高跟鞋去要车。

小乔无奈地说,“倒像是她离了婚似的。”

江一芷说,“米贤生的形象一向不错,没听说他在外边乱玩。他在那圈子,算是干净又难得的了。现在但凡有个一官半职的,谁没个红颜知己啊。你说,她牢骚个啥嘛。”

叶红梅缓缓开过车来,江一芷眼睛一亮,“你又换车了。”

叶红梅说,“不值什么钱。我哥送的。”叶红梅的哥哥是本市房产大亨,有的是钱,对这个唯一的妹妹甚是疼爱,小外甥的生活和上学费用也全由他出。叶红梅的舒坦生活,大半倒是来自这个有钱哥哥,米贤生的光倒没沾上多少。

叶红梅像是颇有心事,一路上把车开得飞快。小乔说,“你怎么了,有心事?说说来听嘛。我现在对别人的心事最感兴趣。最好级别和我差不多,我也好安慰一下自己。”

叶红梅说,“滚。”

江一芷啧啧两声,“好斯文。”

叶红梅说,“近墨者黑。我也是没法子。”她顺手扭开收音机,广播里一男一女开始不停地播报着本地新闻。

江一芷和小乔都有了睡意,车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突然间一个激棱,惊醒过来。江一芷这才发现叶红梅已经下了车,赶紧推醒小乔,两个人也奔下车去。

眼前是一幢刚装修过的豪华酒店,大门口甚至还挂着开业酬宾字样。

叶红梅头也不回地说,“吃饭洗脚按摩桑拿,一条龙。”

江一芷笑,假惺惺地推辞,“这不太好吧,这么大手笔,多不好意思啊。”

叶红梅说,“甭客气,我哥的。现在让我做着玩。”

江一芷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自嘲地对小乔说,“你看有钱人说话。”

小乔说,“下次要是江一芷闹离婚,直接到这吃住就OK了,多方便啊。”

江一芷推她一把,“滚!”

三个女人走进二楼餐厅,大概是早有交待,菜已上好。三个女人菜饭没吃多少,葡萄酒倒喝掉三瓶。虽然是没度数的酒,三个人却都觉得有了醉意,叶红梅说,“走,上七楼。给你们叫两个帅哥。”

七楼是足浴按摩。三个人进了一个套间。果然来侍候的确是三位帅哥。

江一芷和小乔顿时精神一振,是谁说男人好色的,女人照样好色!

脚刚被年轻的男孩搂在怀里,江一芷的心便狠狠地跳了跳。不期然地,她又想起了谢晓冬。越是经常想起他,就越是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漩涡,那想要亲近他的念头变得越来越强烈。几乎让她自己都觉得深深的可耻了。她幻想的,绝大多数是他的比她年轻的身体。

男孩挺懂规矩,除了偶尔轻柔地问问力度够不够,基本没话。小乔靠着宽大的沙发睡着了。江一芷侧侧头看看叶红梅,这一看,立刻敏感地发觉了不同。

为叶红梅洗脚的是一个长得比较秀气的男孩,不知为什么,看上去让江一芷有一点面熟的感觉。她迅速地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怎么也想不起在哪儿见过这男孩。

他和叶红梅也没太多话,但是。江一芷注意到,叶红梅看他的目光分明有点什么不同。而男孩竟然略带责怪地说,“你怎么又喝酒了?”

这哪里是一个洗脚工对顾客的态度?江一芷警觉起来。她轻轻打个呵欠,闭上眼也假装睡着了,暗地里却偷偷斜睨着他俩。只见男孩轻轻地侧侧身,把叶红梅的脚抱在怀里,迅速而轻柔地在她脚踝处轻吻一下。

江一芷这一惊非同小可,双脚不由自主大力下踏,蹬翻了水盆。几个人都吃了一惊。

江一芷涨红了脸,嗫嚅着不知如何开口,倒是帮她洗脚的男孩倒安慰她,“没事没事,正好也要去加点热水。”

三个男孩陆续端着盆出去了。

江一芷突然觉得紧张,她拿不准叶红梅有没有察觉自己发现她的秘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突然间,叶红梅幽幽地开了口,“一芷,你相信吗?我和米贤生,已经大半年不在一起了。”

江一芷一时没反应过来。

叶红梅顾自说下去,“我觉得好丢脸。真的,这些话说出来好丢脸啊。可是,我憋在心里面,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你说,我是不是老了?胖了?对男人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了吗?”

江一芷这才回过神来,蹩一眼小乔,像是睡着很熟的样子,这才答道,“什么?胡说什么啊。你一点也不老,更不胖。”

这话倒是真的。她们仨,大概都属于那种不太显老的类型。三个人都还是少女的时候,一般瘦,除了小乔虽然瘦但却拥有傲人的胸围以外,江一芷和叶红梅基本都属于飞机场系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