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 第七十六章 秦晋之好

烈焰红星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URL] 1889年4月20日晚上6点半,在流经奥地利和德国巴伐利亚边境的莱茵河河畔奥方的布劳瑙小镇的一家名叫波默的小客栈里,一个名叫克拉拉的年轻妇女生下了一个男婴。由于克拉拉前面生的三个孩子都早早夭折了,所以她对这个儿子就特别疼爱。这个男孩就是阿道夫·希特勒。阿道夫的父亲阿洛伊斯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1889年4月20日晚上6点半,在流经奥地利和德国巴伐利亚边境的莱茵河河畔奥方的布劳瑙小镇的一家名叫波默的小客栈里,一个名叫克拉拉的年轻妇女生下了一个男婴。由于克拉拉前面生的三个孩子都早早夭折了,所以她对这个儿子就特别疼爱。这个男孩就是阿道夫·希特勒。阿道夫的父亲阿洛伊斯是布劳瑙边境小镇的海关官员,是一个42岁的农妇和流浪磨工的私生子。阿道夫的母亲是其叔父的外孙女。阿洛伊斯结婚时,已经48岁,新娘刚25岁,这是阿洛伊斯第三次结婚。此前他有过两次不幸的婚姻。阿道夫是他此次婚姻的第四个孩子。也可能是这种在世人看来极为奇特的身世来历和血缘关系,造就了希特勒的与众不同的气质和性格。家庭暴力导致了他的残暴。

然而,今天来自后世熟知这一段历史的刘仁俊就要去菩提树大街觐见这位当下德国权势最大的元首阁下了。

希特勒和斯大林虽然同为独裁者,但是二人的行为方式有着很大的不同。就像接见外国客人,斯大林喜欢在克里姆林宫里搞一个大的会谈,政治局全体出席,要把自己打扮得像这个家庭的家长。而希特勒则喜欢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单独接见客人。

所以这次刘仁俊只带了自己的副官和翻译前去觐见,而他也先有预料,这次只是去和希特勒把联合的事情定下来,而后有下面的人敲定细节,最后再由希特勒来签字。

从德国方面提供的奔驰豪华防弹车上下来,刘仁俊一行三人进入了站满了身着黑色党卫军服装警卫的元首府(原来的总理府)。

“尊敬的副总长先生,元首正在办公室里等您,请跟我来。”一位党卫军上校很有礼貌的说道,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刘仁俊跟随这位上校,走上了装修华丽的总理府大理石阶梯,踏在红地毯上,上了一层走过一个弯,就到了希特勒的办公室。

“我先进去通报一下,请稍后。”上校很恭敬的敲了敲门,在得到允许后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就出来:“请把,元首就在里面。”刘仁俊点了下头,带着欧阳若云进去了,胡瑞祥作为警卫则留在了外面。

这是一间非常宽大的办公室,但是办公室里的陈设很简单,没有什么豪华的装修,也没有什么名贵的艺术品。在侧后方一张巨大的办公桌,中央是一套棕色的沙发,对面墙上是一幅油画,上面是身穿黄色西装戴着纳粹万字袖标的希特勒,在房间另一面墙的墙边是一个做工精美的巨大的地球仪。此时,身着灰色西装,胸前戴着一级铁十字勋章的希特勒正笑吟吟的站在房间中央等着刘仁俊。

刘仁俊压制主自己心中的激动,快步走上去,伸出双手。希特勒见状也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四只手有力地握在了一起,四只眼睛也久久凝视着。

“欢迎您,副总长先生!”希特勒说这话时很平和,这与他在许多公众场合下激昂慷慨的演讲不同,生活中的希特勒在多数情况下是很和蔼的。

“谢谢您!能见到您,我感到非常荣幸,元首阁下。”刘仁俊说话时尽量保持冷静,虽然心中很激动,但脸上在尽力掩饰。

“来来,请坐,来人。”希特勒请刘仁俊坐下,“您要喝点什么呢?”一个侍者走了进来。

“清茶就可以啦。”刘仁俊笑着说。

“呵呵,那么这位迷人的小姐呢?”希特勒又问道。

“哦,一样的清茶吧,谢谢您”欧阳若云倒是有点受宠若惊了。

“两杯清茶,一杯咖啡,快一点。”希特勒吩咐道,这边侍者领命而去,两人就开始了交谈。

“呵呵,我是叫副总长先生呢还是……”希特勒看着刘仁俊。

“嗯,作为一个军人,这样的称呼是最适合我的。”刘仁俊很直接的说。

“嗯,好好,那么副总长先生,昨天我们的军队高级将领同您进行了一次会谈,双方谈的还愉快吧?”希特勒试探性的问道。

“我想是的,昨天的会谈非常顺利,并且我很早就期待着能与您进行今天这次会谈了。刘仁俊说到。”

“嗯很好,我听说您昨天谈到,这次我们双方要做一样既好看又好吃的东西,我想这样东西对我们来讲都是很重要的吧。”希特勒显然已经明白了刘仁俊的意思。

“哈哈,是的,元首阁下,对我们这两个大国来讲都是十分重要的。”刘仁俊很高兴,这个措辞是对于两个国家都很重要,而不是一个国家去求另一个国家。

“嗯,好的,我想我们两个国家都是十分务实的,那么我们就直接进入今天的会谈主题吧,怎么样?”看来希特勒很想早点知道刘仁俊到底带来了什么条件。

“好吧,客随主便,我也认为这样很直接,很符合我个人的习惯。”刘仁俊点点头,“我们中德两国在20年前就有过非常广泛的合作,我想这是我们两国宝贵的财富,我们不应该也不能够将这样的光荣传统丢弃,您认为呢?”

“我完全赞同您的看法,”希特勒很高兴,“特别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连个国家更需要团结一致,您远道而来,我想也正是这样一个原因吧?”

“既然元首阁下如此坦率,那么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您,您的看法完全正确。”刘仁俊笑了,“对于唐德两国来讲,上一次大战的条约完全束缚住了我们两国前进的步伐,我们需要再次团结到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前进。”

“是的,副总长先生。”希特勒一下子激动起来,“要知道,我们德国为什么会在这些年出现种种困难,其根本原因就是凡尔赛条约。我们国社党为什么要上台执政,也就是为了带领德国人民打破这一枷锁,为我们日耳曼民族争取更辉煌的前途。”

“是的,元首阁下,我完全赞同您的观点。”刘仁俊说得很诚恳,“我在德国的这几天,确实看到了德意志欣欣向荣的面貌,可以说,这是近二十年来,德意志发展的最好的阶段。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您和您所带领的国社党,我们帝国也相信,在您的带领下,德意志必将取得伟大的胜利。”

“啊,谢谢!”希特勒站了起来,“唐帝国的国力是非常强大的,在3年前,你们用闪电般的速度光复了整个朝鲜半岛,同时遏制住了英法在南面的扩张势头,取得了非常伟大的胜利,在这个方面,我们还有许多地方要向你们学习。”

“元首阁下,您太谦虚了。”刘仁俊注意到了希特勒用的是光复这样一个词汇,“我们取得胜利是很小的,这和我们将在未来5年甚至是10年内所要面临的困难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所以这才使我们下了决心,要在今后的风浪中经受住考验,就必须和强大的国家建立盟友关系。”

“是的是的,作为我们德意志帝国,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与贵国建立盟友关系来进一步反对凡尔赛条约,为德国同时为贵国争取到更加辉煌的未来。”希特勒的话等于是承认了双方要建立的战略同盟关系。

接下来,双方又对建立战略同盟关系的细节进行了具体讨论,双方同意,唐帝国派出由党政军各个部门组成的第二个代表团,尽快访问德国,就建立盟友关系进行具体磋商,以期尽快建立这一关系,签订相关的条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