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伤了婚姻的心 正文 第二章 谁都不完美2.2

水清拂柳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size][/URL] 江一芷轻哼一声,“疯婆子。” 她瞥一眼小乔的手里的购物袋,里边已经装满了东西。江一芷叹息一声,“好吧,我原谅你。” 小乔说,“走吧,吃饭去。” 拉着江一芷出了商场,略微张望一眼,就走进了一家装修得还不错的店面。江一芷匆忙地抬头看了一眼店面招牌,写的像是日本字,看不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8.html


江一芷轻哼一声,“疯婆子。”

她瞥一眼小乔的手里的购物袋,里边已经装满了东西。江一芷叹息一声,“好吧,我原谅你。”

小乔说,“走吧,吃饭去。”

拉着江一芷出了商场,略微张望一眼,就走进了一家装修得还不错的店面。江一芷匆忙地抬头看了一眼店面招牌,写的像是日本字,看不懂。

小乔一口气点了大堆东西,江一芷不停地在桌上踢她的脚,示意她别点了。小乔皱皱眉说,“你每次都踢我的脚,一点新意都没有。”

江一芷说,“钱不是这么拿来浪费的。”

小乔说,“我需要吃饱。很饱的那种。”她停顿了一下,“因为,等下我有场架要打。”

十分钟后,江一芷明白了小乔的意思。

一个年轻女人推门而入,径直走到了小乔的对面坐下。她有一张还算漂亮的面孔,显然用心化过妆,不过技术不怎么样。衣服不是昂贵的那种,但也还叫得出牌子,国内二三线品牌那种。这城市不算大也不算小,大街上多的是这种女孩。她们基本从县乡而来,怀着希望,暗揣决心,比任何人都坚定果敢。

她的表情很自然,嘴角甚至有点骄傲地上扬着。是的,她打败了出生在城市的精致女人,一个大学生,一个女白领,她值得骄傲。

她说,“陶小乔。”

小乔冷淡地喝口汤,纠正她道,“表姐。”

女孩有点不自然,但很快又打起精神来,“我们也不用废话了。我和亚文哥,是两厢情愿的。你也别怪他。你平时对他也太过了。我看着都替亚文哥难过。他那么好一个男人,凭啥要受你欺负啊。我就不同,我爱他疼他,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

小乔点点头,“是的,那是因为你是贱人,我不是。”

女孩冷笑一声,“随便你怎么说吧。如果真爱一个人,确实有点贱。不过,我乐意。”

小乔挑挑眉毛,“你乐意我还不定乐意呢。记住,他现在还是我老公。”

女孩说,“小乔姐,我跟你明说了吧,我已经有了亚文哥的孩子。你知道三十岁的男人,最想的是什么吗?不是钱不是房子车子,而是一个自己的孩子!”

江一芷听到这里,不由得吃了一惊。

小乔霍地抬起头来,直视着女孩,“你说什么?”她疑惑不定地打量着女孩,“你说你有了孩子?”

女孩点点头,“是的。”

小乔突然大笑起来,店里的客人纷纷看过来。江一芷急忙扯扯小乔的衣服。

小乔站起来,指着女孩说,“你跟我出来!”

她转身就走,女孩也跟着离开。江一芷急急忙忙地结了账,也跟了出去。

才踏出门,已然看到小乔挥手就给了女孩一耳光。然后,她把手上的购物袋扔了,高跟鞋踢了,泼妇一般扑上去,对着女孩又抓又打,嘴里还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女孩大概没想到小乔会突然动手,愣愣地站着任小乔撕打,等反应过来,也狠狠地揪住了小乔的头发。

江一芷大惊失色,奔跑着过去,大叫,“喂,喂,小乔!小乔!”太急了,摔了一跤,脚上一阵钻心的疼,竟然一时半会站不起来。索性坐在地上,懒得动弹,拿出手机给陈亚文打电话,“你马上来!你家老大和老二打起来了!”

小乔个子高,体力好,在学校原本是一名体育健将,女孩自然不是她对手,不一会儿就落了下风。

有人路过,指指点点,小乔撕扯当中还不忘了高声表明,“家务事啊。家务事。”

看着小乔占了便宜,江一芷也好笑起来。心里倏地暗想,要是周子榛背叛了她,说不定就不仅仅是动拳脚的问题了。估计要用剪刀之类才能一泄心头之恨。江一芷看过一个案例,一个纪实作者写的,一农村妇女的老公有了外遇,不顾家也不顾孩子,偶尔回家就对她拳打脚踢,她忍无可忍,有一晚便趁老公熟睡,一把剪刀就把老公的老二给剪了下来。这可真应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句老话。

正胡思乱想着,陈亚文到了。他匆匆小跑过来,伸手就拉开了小乔,厉声喝道,“她有了身孕,你怎么能动手打她?”

小乔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愣了好一会,才缓缓站直身子。她紧紧地盯着陈亚文。一动不动。

江一芷赶紧站起来,拖拉着脚跑过去,冲着陈亚文嚷,“喂,你搞清楚,这个才是你老婆!”

女孩趁机一头扑到陈亚文怀里,呜呜咽咽地哭起来。陈亚文像是有点惧怕江一芷,眼神闪躲着,轻声对女孩说,“走,我们走吧。”

小乔冷冷地叫道,“陈亚文!”

陈亚文回过头来,小乔伸手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她注视着他,轻声说,“好了,咱们两清了。”



一星期后,小乔离婚了。

家里的一切都归了小乔。小乔很快地联系了房产中介,决定出售房子。又在淘宝注册了个ID,开了个店,打算把昔日家里的东西全数贱卖掉,还很文绉绉地说了句,“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江一芷给她找了间两居室,是同事姚朵朵的。姚朵朵离婚后自己买了套小房子供着,说是房子比男人可靠多了。没过半年,她又结婚了,话风一转便说,房子虽然可靠,可惜没温度,还不会ML。有人取笑她,哟,才说的什么来着,都忘了啊。姚朵朵挑挑眉惊讶地说,“我有说吗?我到底有说过什么?啊,如果我真的说过,好吧,你就当我是在唱歌。”

做人最难得的还是这态度。尤其是女人。自己看得开想得开,生活就会好过一点。姚朵朵这次嫁的老公年纪虽然有点大,胜在很有钱。别嫌有钱人俗,那些嘴上说嫌的其实就是心里最渴望的。姚朵朵搬进了别墅,两居室就一直空着。一听江一芷在找房子,立刻自告奋勇提出来租借给小乔暂住,租金嘛,看着给好了。反正如今的姚小朵也不差那点钱。小乔点点头说,“从现在起,姚朵朵是我的偶像。信朵朵,得永生。”

小乔把房子全贴上了碎花的墙纸,买了许多雪白的田园风味的家具。她很郑重地对江一芷说,“我要像公主一样继续生活。”

叶红梅得知小乔离婚的消息,直蹬脚,食指几乎戳穿小乔的额头,“不是我说你,你以为你几岁?还年轻是吧?你知道不知道,女人离过一次婚,身价,不不不,是完全就没了身价。再找一个年纪相仿的?有点家庭有点事业的谁不瞅着二十十八的姑娘去?剩下的全是点烂锅烂灶,你要不要嫁?要不然,干脆给人家做后妈?!”

小乔气极反笑,“照你这么说,女人一辈子就只能嫁给一个男人,至死都不得生外心啰?”

叶红梅说,“大不了,他玩他的,你玩你的,凑合着,能过下去也无所谓了。”

小乔别过脸,“我可不想凑合着生活!凭什么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