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悲惨往事

yjuq123 收藏 1 1295
导读: 五十岁以上的合川人都应该记得,三十几年前,在重庆市合川(当时属四川省)的街头上,流浪着一个40多岁的女人,很多人都知道她叫陈祖芬。有人说她是被开除的反革命,也有人说她是疯子,但她从来不说胡话,没有任何不正常的举动,只是经常看到她在街头和大桥栏杆上用粉笔写下不少漂亮的中英文字句,却并不涉及政治。 我最早接触她是在1974年,她刚被遣送回来的时候。那时我在太和区邮电局工作,她连续几天来寄信,并告诉我她没有固定的住址,回信就寄邮局,自取。以后她天天来等回信,十几天后却等来了贴着“查无此人,原件退回”的退

五十岁以上的合川人都应该记得,三十几年前,在重庆市合川(当时属四川省)的街头上,流浪着一个40多岁的女人,很多人都知道她叫陈祖芬。有人说她是被开除的反革命,也有人说她是疯子,但她从来不说胡话,没有任何不正常的举动,只是经常看到她在街头和大桥栏杆上用粉笔写下不少漂亮的中英文字句,却并不涉及政治。

我最早接触她是在1974年,她刚被遣送回来的时候。那时我在太和区邮电局工作,她连续几天来寄信,并告诉我她没有固定的住址,回信就寄邮局,自取。以后她天天来等回信,十几天后却等来了贴着“查无此人,原件退回”的退信。当时,我见她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脸色很难看。当时我还年轻,不知怎样安慰她,我问她,她什么也不说。我记得她写的信是寄“广西壮族自治区建委韦XX收”。由于好奇心的驱驶,就暗暗打听她的情况,好在乡镇不大,打听也容易。知情人告诉我,她叫陈祖芬,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机关工作,能歌善舞,工作能力很强,不知什么问题被打成“反革命”,遣送回老家合川佛盐乡。由于她父母早已去世,在那缺吃少穿的日子里,她在佛盐、渭沱乡的亲戚都不愿接纳,遣送他的人扔下她就走了。这时她丈夫也已和“反革命”的她离了婚,在没有住所、生活无着的情况下,只好向她的“丈夫”求助,而无情的“丈夫”不愿收信,却以“查无此人”为由,将原信退回。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为了活命,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只好流落合川街头。

刚到合川城里,饿了,有好心人给她点剩饭,她会感激地点头致谢,从来不强行讨要。晚上就在街边找一个能避雨的角落睡下,脏了就到河边去洗。大家好奇地询问她的情况,她一律避而不答。在那“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人们对“反革命”都不敢公开表示同情。时间一久,大家也就把她当成“疯子”了。

陈祖芬就在这样艰难的日子里在合川的街头流浪了四、五年,她的日子一年比一年难,完全成了一个衣着破烂的乞丐。后来在饥寒交迫的极度困境中,为了活下去,有时为了一根救命的粑红苕,她不得不忍辱负重,和一个姓罗的流浪汉“好”上了。不久,她只好挺着大肚子、在人们的指指点点中屈辱地挣扎着,几个月后,她在街头生下一个男孩,被人抱养。

大约1979或1980年的一天,流浪街头的陈祖芬突然不见了。大家流传着,说陈祖芬平反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派人把她接走了,走的时候,罗老汉还追了很远。有人说平反后先为她治好了严重的妇科病,并已安排回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工作。又有传言说,平反后她悲愤地自杀了。三十多年过去了,人们渐渐地忘记了她,但这段悲惨的往事在我心头始终无法抹去。

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的人不少,但像她那样大学毕业的弱女子,在受迫害的日子里,能在如此艰难而屈辱环境里顽强地活到平反的却不多。如果将她的一生写一本书,会是一篇很好的教材,将让我们反思文革的教训,但愿类似的政治悲剧永远成为过去。


本文内容于 2/25/2010 1:51:46 PM 被yjuq123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