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时尚寂寞 正文 第六章 情色很近,爱情很远6.5

凨声 收藏 0 7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size][/URL] 周围很热闹,不过热闹的都是别人,衬出的却是自己的孤单。 她借机打量起这个酒吧,听说它在这一带很有名气。据说老板是个自由旅行家,所以酒吧的房梁上吊着硕大的羊头骨,那是老板从西藏带回来的,墙上挂着草鞋、马鞭和旅行地图,书架上堆着各种旅行杂志和厚厚几大本相册,里面插满了照片——布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


周围很热闹,不过热闹的都是别人,衬出的却是自己的孤单。

她借机打量起这个酒吧,听说它在这一带很有名气。据说老板是个自由旅行家,所以酒吧的房梁上吊着硕大的羊头骨,那是老板从西藏带回来的,墙上挂着草鞋、马鞭和旅行地图,书架上堆着各种旅行杂志和厚厚几大本相册,里面插满了照片——布达拉宫、拉卜楞寺、甘南草原和天山的落日……

过客!她在心里默默念着,谁不是谁的过客呢?!

西藏是老板的过客,老板是“过客”的过客,“过客”是南锣鼓巷的过客,南锣鼓巷则是北京的过客。南锣鼓巷靠近著名的后海,却不像后海那么商业和艳俗。

那边的酒吧很热闹,夜夜笙歌。尤其是到夏夜,后海边的位置都被这些酒吧占满,那就来瓶冰啤、几只烤串,或者,几份不知道有没有偷工减料、遮人耳目的特色菜,坐在这位置上,凭湖临风。只是,一边得忍受身边的人来人往,一边得忍受后海里的泛滥垃圾,以及若隐若现的臭味。尤其是你打那边酒吧的门口经过,总会有莫名的人拉着你问,看钢管舞吗?还问,要不要学生妹?

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多学生妹,都不好好学习,跑出来“为人民服务”来着?不对,是跑出来“为男人服务”来着。

相比较起来,她更喜欢南锣鼓巷这边的氛围。这边有酒吧,有咖啡吧,有各种做原创品牌的小店,有北京的特色胡同,还有巴掌大的中戏,也就是中央戏剧学院。更重要的是,这边没有人会拉住自己问,美女,要帅哥吗?!

这年头,情色往往离自己很近,爱情却离自己很遥远。

过客!她的心里又默默念了一遍。北京是地球的过客,地球是宇宙的过客,宇宙是……呵呵,想远了,想远了……

她把视线收了回来,却没把心思一并收回来。

她很感激周浩民对她的“欣赏”,如果不是周浩民的提醒,她都忘记自己以前还有这样一茬事情。那个时候,她似乎显得没心没肺,不知道人情世故。就是对漂亮的追求,也是出于一种纯粹的喜欢,一种纯洁的喜欢,就像喜欢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绿绿的草、漾漾的水那样自然。没想到要靠别的什么东西,来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但怎么走着,走着人生就走味了?!不然,怎么如今这样喜欢用物质来装扮自己?!

想起自己,本是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女人,是不是被大都市的灯红酒绿给迷住了,被巨大的物质享受给裹挟其中?就像饿极了的人,一旦吃上了饭,就收不了嘴。最后越吃越饿,越饿越吃,到自己快被撑死了还不知道。

犹如德国人塞巴斯蒂安·哈夫讷所解读的希特勒。

她曾经读过这本就叫《解读希特勒》的书。

这个在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因不愿意和纳粹同流合污,主动辞去公职,从事新闻记者工作的政治评论家与历史学家,写过《德国:杰克尔与海特》,向英国民众解释了德意志民族——这个“诗人与思想家民族”追随恶魔希特勒的原因;他还写过《德意志帝国在一战中的七大致命过失》,在揭露德意志帝国的外政失策的同时,要求联邦德国吸取德意志帝国的教训,放弃复仇主义的幻想,改善与东欧国家的关系;他还推出过《丘吉尔传》、《没有传奇的普鲁士》……

但这些书再伟大,也伟大不过他对希特勒的“几个注解”。

翻开这本书的第一章第一页,首先读到的开场白便是:阿道夫·希特勒的父亲一生走的是上坡路……阿道夫·希特勒一开始就走下坡路。

事实上,作为世界最为知名的“名人”之一,希特勒开始却是一个默默无闻、古里古怪的失败者,在友谊、爱情、亲情、文化、职业等方面,都是个“零”。正是因为这早期一事无成的失败经历,使他产生了极大的权力、成就与价值饥饿感,到最后就发展到了贪得无厌的病态地步。它需要一个至高无上的绝对领袖地位,以及一场战胜苏联的“生存空间战争”才能够得到满足。

所以,他没有在1938年10月或者1940年6月“见好就收”。前一次,当时英法已经把东欧作为德国的势力范围交给了希特勒,他完全可以静下心来,逐步构建与巩固德国在东欧的霸权地位。但希特勒还是不满足,偏偏要发动侵略波兰的战争,迫使英法对德国宣战。后一次,德国战胜法国,为希特勒赢得了建立德国在苏联以西的全欧洲霸权地位的机会。但还是被希特勒扔掉了,他偏偏要发动针对苏联的“生存空间战争”。别说他没有攻克莫斯科,就是攻克了,也无法结束这场与幅员如此辽阔的国家间的战争。

这就决定他必然失败的命运。

希特勒也是被他的个人成就与价值饥饿感给“撑死的”。

也可以说,他是“牛”死的。

不知道,她会不会向希特勒看齐?!

想远了……想远了……

这时,周浩民又吭吭哧哧地开了口:“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呢!”

“什么问题?”她的思维仍在发飘。

“就是……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周浩民顿了顿,“真的是因为她么?”

她知道,周浩民嘴中的那个她,是指谁。可是,如果真说自己是因为她才离开周浩民,那也把自己说得太高尚了。“哦,”她强制性地将自己定了定神,“好吧,既然你把自己喜欢我的原因都告诉我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告诉你我的原因吧。”

“我洗耳恭听。”

“是你吓着我了。你说,让我不用担心上班……”她粗粗地喘了一口气,“我能想象嫁给你后,我的未来——就是相夫教子。我也就是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家庭妇女。没子女的时候,围着老公转。有子女的时候,围着子女转,就是没有了自己。可是,我也需要有自己的事业。”

“咳,”周浩民拍着自己的大腿,“我可没想让你做家庭妇女。”

“可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我希望你能变成天上的仙女。我也是有条件让你成为仙女的。”

她有些不悦,“你有条件那是你有条件,不是我的。”

周浩民依旧在表示遗憾,“你说你,要是还在酒店经理的位置上,说不准已经成为全国闻名的酒店经理人了。退一步说,你就是待在家里啥也不做,你也可以要风就是风要雨就是雨,不比现在差劲……”

她有点恼火:“你还是打着让我在家的算盘。”

周浩民赶紧摇手:“没有,没有,你别理解错,我是退一步说的。”

“我就是这么想的。”

周浩民有些无奈:“那我退一万步说,行不行?!”

“不行!”

她突然觉得有些厌烦。她本来以为,能从周浩民那里,找到自己对付困境的精神动力,就像他当年,哪怕个人掏钱填补酒店亏空,也要支持自己一样。她需要这种精神动力,似乎他一来到自己的身边,自己就能精神倍增。可是,这谈话怎么老是在自己的那些往事上打转,跳不出来?这让她没有了继续谈下去的胃口。女人么,都是感性的动物。说没有了,就没有了。她想努力应付,也不管用。

她看了看自己的腕表,装做很体贴地说:“有些晚了,你明天是不是还有事情?那我们就早点撤吧!”

周浩民似乎还有些心不甘情不愿:“那些事情都没有见你重要。”

她又“哧”地笑了出来:“别这样说,要不是没那些事情,你会来见我吗?”

周浩民有些讪讪:“那好吧,我送你。”

她倒是很大度:“不用,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吧,在北京我比你熟。”

说完,结账,埋单。周浩民想抢着付,却被她给按下来了。“以前承蒙周哥的照顾,一直没机会表示感谢。现在跑到北京了,居然还有了这么一次机会,周哥你就别跟我抢了,好吗?”这倒是无比真心的真心话。

然后,各自成为各自的过客。

走到门口,她突然很想提醒周浩民一下,别吃着碗里的,又望着锅里的。于是,又转过头说了一句:“替我向嫂子问好。”

周浩民有些愣住了:“好……好的……”

直到她坐进了自己的甲壳虫,居然有些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一开始,就那么想见他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