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个蜘蛛精——强制陪同洗浴,我们是不是防卫过当了?

(为节省资源只发下半部分,原贴在此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d91e2d0100h74p.html)




做为我们蜘蛛来说,吐丝结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为了口粮,我们得结网;为了不当口粮,我们还是得结网。姐妹七人一人肚里吐出一条丝,华丽丽地织成一张大网;唐僧这个人的思想复杂的很,他见我们换上华丽丽的露脐装,嘴里嘀嘀咕咕地念叨着:“这是要打我的情了......”想歪了的和尚被我们吊在网上好好反省,交给七个干儿子看管,而我们姐几个心情不错地去河边洗澡了。


姐妹们一路上有说有笑,嗤笑着那个搞笑的和尚。阳光暖暖,生活缓缓,连今天的水温都好像特别宜人呢。华丽的衣衫从我们的优雅的水袖中,从我们的婀娜的身段中,一件一件地脱剥下来,一齐搭晒在岸边的衣架上。一班可人儿娇柔中带着三分迷人的慵懒,活脱脱地跳入水中,一边打闹嬉戏着,欢乐的笑声在水面上荡漾开来。


唐僧的大徒弟孙悟空碰巧目击了我们姐妹脱衣入水的全过程。姐一向听得人家讲,孙悟空这个人的人品是不怎么好的。连我们当地的土地都说他:“一生好吃没钱酒,偏打老年人。”并且这回姐还发现,此人不单是西天路上臭名昭著的大混子,敢情他还一是专偷女性内衣的变态佬!


他师弟猪八戒就更了不得了,相传他因在上方调戏玉帝相好嫦娥仙子不成,被贬到下界投胎为猪,真可谓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以下是姐的一个蜜蜂儿子悄悄打探来的孙、猪二人的对话:


——“师弟,俺老孙照顾你一桩买卖,你去到河边之后,就会有一种进了澡堂子一样的感觉。”


八戒:“进澡堂子没什么感觉呀。”


——“你说的那是男澡堂子。”


八戒:“那师兄你说的这是......”


——“女澡堂子呀!”


于是憨厚的八戒方恍然大悟,豹的速度,朝我们姐妹洗澡的温泉狂奔而至.....




“女菩萨,在这里洗澡呐!也带我和尚洗洗?如何?”


女澡堂子公然闯进了一位莽汉,不挂一丝的我们明显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惊吓。为维护女权,姐怒斥他道:“七岁的小男孩都不让往女澡堂子领呢,你好意思跟我们同堂洗澡?!”


那呆子竟然不由分说,倏地跳进水中变做一条鲇鱼,在我们姑娘家的腿裆间乱钻,吓得我们赶忙蹲下,躲在水里不敢出来。等到这个无耻的流氓看够了,也玩儿够了,又现了原身,要将一班姐妹一耙子打死!一时间急得我们几个身无长物、体无片衫、手无寸铁的良家女子慌了手脚,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羞耻,保命要紧,只好用双手捂着脸,跳出水来向岸边的亭子一溜烟跑去。这样的侮辱姐几个这辈子都没受过,真是羞死个人了。




女性的权益总是得不到社会应有的尊重。现在据说发个黄色短信给女性可能涉嫌*呢,那姐不知道这两个和尚先抢衣服、后弄本事、强要与姑娘一同洗浴、调戏玩弄新时代妇女的行为算什么?不是我们被伤风化吗?不肯被压在身下就要把我们一耙子打死,男性为什么总是占有这样压倒性的强权呢?不陪洗澡还不行了?好歹他们也算是取经的和尚,就因为我们在别人眼里是妖精,而他们是公干人员就可以乱执法?


看起来细弱的蜘蛛丝,其实却具有内刚的特性。盘丝洞不是梦幻城,濯垢泉也不是乱七八糟的洗浴中心,孙、猪二人却一心想当我们盘丝岭镇的办公室主任。第一次拒绝和姓猪的同堂洗浴的时候他们就应该知道,我们姐妹根本就不是干那种事情的人。在其它场合能够满足他们特殊需求的人多的是,他们完全可以再去找别的自愿者,为什么非要缠住我们?


孙、猪二人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且有相应的犯罪行为,在法律上属于共同犯罪。可观音如来瞎了他们的狗眼,放任这种败类混子去西天取经,就算取来了真经也被他们自己念歪了。在这种女性权益得不到正当防卫的情况下,只好给他们整个防卫过当了。姐妹七人作出法来,肚脐里冒出咕嘟嘟的蜘蛛丝,铺天盖地的把那个姓猪的流氓围在中央,用蛛网把他紧紧缠住,让他在里面深刻反省。




说到蛛网,姐突然想起那个还在姐家免费上网的唐僧了!两个徒弟如此嚣张,想那唐僧也一定是个有大来头的大干部。对于这样的钦差大老爷,难道我们姐妹惹不起还躲不起不成吗?姐几个匆匆忙忙地赶回家中,取出几件旧衣服穿了,对看管唐僧的干儿子们作出指示:先行抵抗,必要的时候相机放人。至于我们自己,必要的时候先撤退了。


孩儿们念动“先有大家,才有小家;先有大我,才有小我”的十六字真言,充分发扬一不怕打、二不怕死的团队精神,悉数被孙、猪两个拍成肉馅。亏了干儿子们的一阵抵抗,姐妹几个刚从院子里头安全撤离,那两个无良的和尚转眼就把我们的房院给强制拆迁了。


猪八戒啐着一口吐沫道:“待我老猪一顿钉耙筑倒她这房子,叫她以后没处安身。”;他旁边那个姓孙的和尚更狠,放出狠话:“筑还费力,不如找些柴来,一把火给她烧了!”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总有一种信仰让我们无比坚强。


人们得到过安慰也蒙受过羞辱,人们曾经不再相信自己也不再相信别人。一直都说社会改变人,可人与人之间,不是应该多点真诚才对吗?我们一路小跑跑到了黄花观,想请我们义结金兰的大师兄百眼魔君帮忙出口怨气。可关键时候再次证明我们姐妹信错了人。


姐几个进观还没一盏茶的功夫,那个姓猪的流氓和那个姓孙的变态居然又跟着我们尾随而至,真是冤家路窄!


同师兄哭诉了我们姐妹的种种不幸和被猪八戒凌辱的桩桩事实,师兄当时也是一副止不住地瞋目扼腕,切齿腐心;慷慨拿出自家珍藏的十二枚毒枣,当下即把除孙猴以外的唐僧师徒麻翻在地。孙猴转脸儿就跟大师兄急了,两人在堂外扭打了起来。我们姐妹报仇心切,冲出方丈想助师兄一臂之力,可武功不济反被那个变态手到擒来。


孙悟空一手揪着我们姐妹的头发,一手提着铁棒喝问道:“臭老道,快拿解药出来,放了我师父!”;人命关天,惊得我们姐妹也只好向师兄连声求救:“师兄!师兄!放了唐僧去吧,救小妹子一救!”


没想到师兄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超然姿态:“妹妹,我要吃唐僧肉哩!救不得你了!”——说得淡漠,那一百零一对眼神仿佛都是冷冰冰的。孙悟空闻言杀性顿起,抡圆了铁棒把我们姐妹打得开颅裂脑,脓血淋淋......





也许上天注定我们女人生来就是不中用的,死亦如是。原来女性的真诚不可以改变男性的自私。我们姐妹做为弱势群体,错就错在我们太相信别人了。这个社会原本就没有任何真实的真诚可言,女性权益更总是得不到社会的尊重与认同。就好比真正要吃唐僧肉的大师兄后来也被孙悟空打败,猪八戒要一耙子筑死他时,毗蓝婆菩萨却横拦着竖挡着不让,口称:


“天蓬息怒。大圣知我洞里无人,待我收他去看守门户也。”——同样都是没背景妖怪,人家不招保姆只招保安。而我们成了七应劣(lie)。你......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用女工啊?!





本文内容于 2/25/2010 4:39:41 PM 被berlain200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