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三卷 后工业文明 第一百一十九节 毕业答辩会

龙居士 收藏 4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一百一十九节 毕业答辩会

卫华的毕业答辩会没有放在校内,而是在西山的一个秘密会议室。

当卫华步入会议室时,立刻被眼前的这一片白头给震惊了。

不错是,清一色的白头发!

不是一个二个,也不是几十个,而是数百个。

这里面的人,卫华绝大多数都能喊说姓名来。

这倒不是卫华接触过他们。

卫华之所以知道他们,完全是因为他曾经在西山的机密档案文献室呆过一段时间,他在查找资料的同时,也记住他们的肖像。

这些人都是国内最顶尖的专家,有常在媒体上露脸的“名嘴”,也有不经常露脸,但在某行业内却犹如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

来这儿的人,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他们是国家的真正的智囊团,他们决定着国家大政方针!是他们在幕后真正指挥着共和国这艘巨轮!

卫华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小小的毕业答辩会竟然会如此的隆重,又是如此的机密。

不过,仔细想想,这并不奇怪。

卫华所设计的“社会发展模型”软件已经成为社科院的研究工具。这个工具又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而这个结论与卫华毕文论文所涉及题目,是息息相关的。再加上卫华在网络世界的知度,以及曾经暴发过的论战……

当这些专家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这事之后,兴趣马上就有了。

再加上卫华被内定为接班人的传闻……

卫华抖擞精神,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表明,他的这个毕业论文答辩会,注定会演变成有关于共和国大政方针的一次大规模,高级别的“头脑风暴”!这次答辩会的成功与否,也许会成为引发风暴的那片小小的扇动着的蝴蝶翅膀。

卫华步覆坚定,从从容容的走向讲台,成为一千多道目光的焦点。他将论文摊开了放在在讲台上,又将辅助软件装入电脑,做好投影准备。

担当这次答辩会的主持人出人意料的,并不是任何一位曾经教授过卫华的教授,而是屠倭。

屠倭虽然是双料博士,但她同时又是卫华的女友兼同学,这事让人有点怪异。

不过,主持人作用是引导一下秩序,在当今这个帅哥美女化的主持时代,倒也合适。

当然,这样的安排的背后,有屠家活动的结果。屠天需要女儿广泛的接触社会名人,特别是这些能够决定着共和国大政方计的智囊团。

见到卫华进来,看到卫华从容和大将风度,以及所露出的一丝儿不易被人察觉的惊异,屠倭给了卫华一个迷人的微笑。她用三根玉指叉着话筒,道:“卫华同学,看到这样论文答辩会,你有什么想法?”

“我感觉我重了很多。”卫华严肃的道。

“呓——”屠倭轻声噫了一声。

“因为我肩上的担子重了!”

屠倭笑了笑,专家教授们也小声笑了一会。会场气氛活跃起来。

“卫华同学,答辩会第一项,请你用三十分钟的时间,介绍一下你的论文。不过你的论文长达七百多页,是有史以来最长的,半小时的时间你够吗?”

卫华翻了翻讲台上的论文,心中回忆了一遍自己论文中的核心思想,胸有成竹的道:“不需要半小时,给我11分29秒就够了!”

“哗——”评委席上一片哗然,专家们交头接耳。

坐在评委席第一排的著名经济学家“吴市场”,也就是曾经组织过“市场派”与卫华展开过网上大论战那位“领军”人物,敲着桌子道:“好狂的小子!”

任何人想要精确的知道自己需要花多少时间,必须先前不断的练习,并且用播音员一般的语速,不快不慢的讲出来,才能够精确到秒,而卫华竟然随口就给自己定了一个精确到秒的时间,这不是哗众取宠吗?不是“狂”又是什么呢?

深知卫华的屠倭,自然知道卫华从无妄言,如果要说他狂的话,他的确有“狂”的本钱。屠倭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卫哥能够镇住这一群专家,于是推波助澜的道:“好,就给你11分29秒!陈述你的观点!请记时!”

评委们看了看墙上的时英钟,听着那滴答的响声。记时开始了。

卫华用黑色白板笔在身后的白板上写下他论文的主题《谋万世者,顺天道!》

写完这个主题,花了6秒的时间。

卫华回过头来,用带着阳刚的磁性男中音,讲了起来。他的神态自若,浑身每一个细胞都透着自信,仿佛在他面前坐着的不是共和国最俱权威性,最挑惕专家学者,而是他曾经率领过的千军万马。


道就是天道,就是自然法则,就是物理学中的定律,就是化学反应,就是决定宇宙万物运行的规律!

但是,作为万物之灵长的人类,每当自己比前人多发现了一点什么,就自以为窥视了到了天道,懂得了宇宙的玄机。并自作聪明的认为,可以拿来治国、齐家、平天下!殊不知,我们离真理还很遥远。人类不过是在真理的海边,偶尔拾到几个贝壳的孩子!

从万有引力的过程,我们可以知道,人类的认识总是肤浅的。

人类对事务的认识过程是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认为,无论多么伟大的人物,其认识都会受其所处的时代限制从而带有历史局限性。

故,老子在其《道德经》开篇第一句话就提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我们经常犯错误,常在议论马克思不懂电脑的同时,忽视了我们其实也是处在历史的某一个阶段。这就好比鲁迅所说的,别人头上的癞子,总是最被容易发现的一样。我们在发现别人头上癞子的时候,经常忽视了自身的问题。

毛JX说,我们要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但是,很可惜,批评别人容易,自我批评却很难,经常有意或者无意的忽视了“自我批评”!

我们这个民族是伟大的,我们经常为其悠久的历史和灿若星辰的文明而沾沾自喜。但每当有人指出,我们的民族劣根性时,我们就恼羞成怒。

上世纪,在文化界,曾经有过一股民族大反思的思潮,美国人写了《丑陋的美国人》作者受到了追捧。也有人写过《丑陋的英国人》还是受到了追捧!为什么唯独Z国人柏扬写了本《丑陋的Z国人》就活该下地狱呢?

这说明了什么?

我们连自己人,说说自己身上的问题,都要去坐牢,又如何发现问题、分析问题,最终解决问题呢?

自我批评的勇气何在?

我们是一个新生的共和国,走的是一条崭新的社会主义道路。仅有苏联老大哥的经验可供借鉴。但是随着东欧巨变,苏联解体,我们就陷入了迷茫,没有从中吸收经验,认真作总结,在内外压力下,仓惶四顾,盲目的改革盲目的开放,一切向欧美看齐!

30年了,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在权衡得与失,我们是赚了还是赔了?

为什么本应该做深刻反思的30年纪念日的今年,我们的媒体上满纸充斥的都是歌功颂德的漂亮话语,看不到一篇反思的文章?

自我批评的勇气何在?

我的这篇论文,罗列了12万多个数据,以无可驳辩,铁的事实证明,这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在给我们这个国家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也将我们这个民族推进了绝望的深渊。

为什么广泛收集了全社会的数据之后的银河巨型计算机,会给我们一个,我们这个民族将在一百年内灭绝的恐怖结论?

为什么当我们的专家学者看到这个结论时的第一行为是“不信”,第二行为是“批评我错了,将我找来,寻找原因,骂我是疯子?”第三行为是“逃避?”

移民的移民,自己不能移民的也要想方设法将自己亲人先送出去?

大家想一想,当一个国家的精英满脑子想的为已谋利,好换取移民资格;当一个国家的官员妻儿都在海外,仅他一人在此当“裸官”;当一个国家的人民,心安理得的花着女儿的卖淫钱的时候,这个国家离崩溃还有多远?

以这个国家为依托的民族,离灭绝又能有多远呢?

我们在此,需要讨论的难道是我这论文的合理性吗?

还是应该讨论,我们有没有“自我批评”的勇气?


各位!

我们常说,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但决不是对外负责任!

我们这些学者,必须对我们的人民,对我们的这个民族的千秋万代负责任!

我们要的不是“上挖祖宗坟,下断子孙根”一时一世的发展,而应该是“谋万世,顺天道!”

兴许我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是有良心的,想的不是自己的利益,而是因为看不清楚“天道”,而被人误导了。

下面我就说说,给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最沉重灾难的总根源——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是自然形成的,原本是“天道”,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可以高效率的分配着社会财富。欧洲人发现了市场,并将之理论化,形成微观经济学。

严格遵守管得越少的政府就是好政府的英国,因此成为了全世界的霸主。

但是随着自由竞争时代的结束,以垄断为主要特征的“帝国主义”时代的来临,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爆发,宣告着“市场经济”的“天道”结束。标志性的事件是“罗斯福”新政。罗斯福用政府干涉的这只“看得见的手”取代了那只“看不见的手”。

而与此同时,英国人却仍然死守着市场经济那只“看不见的手”,所以它被美国所取代,并沦落为美国的附属!

我们的经济学者从海外留学归来,被灌了一脑子的“市场经济”,主张“开放”、“搞活”,喊出“私有化”、“全球化”。

但我们分散弱小的民族产业,无论是规模、技术水平、管理经验、人才储备、资本、市场占有率、国际化水平,等等,都不如国外企业。所以最终“全球化”演变成了“外资化”。

我们的民族产业被吞并了!

而我们原本的优势,广大勤劳的人民、丰富廉价的资源尽归外资所有,成为他们榨取利润的一部份。

我们的人民因此被洗劫一空,我们的这个国家因此沦为经济殖民地,我们的这个民族整体沦为工厂“奴隶”。

这种现状不改变,接下来我们的下一代也必然会继续奴隶般的生活!

随着全球资源和能源危机时代的来临,越来越稀少的资源无法供养全球庞大的人口,于是西方精英在“费尔蒙特”饭店召开了一个大会,提出要用高技术手段,“人道的灭绝”全球五分之四的人口。以防止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与他们争夺稀缺的资源和能源。

不要以为,这是耸人听闻,事实上现在已有大量的证据表明,他们在按步就班的实行这个大阴谋。

从南美洲到我国的“计划生育”;从“非典”到“猪流感”的流行;从人类基因图谱的完全解密到“转基因”的恶果的遍地开花。这表明,自费尔蒙特饭店会议之后,西方精英至少在同时进行着三种灭绝偿试。

目前全世界,仅我国在严格执行计划生育,而美国在南美洲搞的种种绝育试验的失败,以及全球人口的持续增长,这说明他们输出的“计生”阴谋和人口大爆炸论,是失败的。

所以又进行了新的偿试——病毒手段。

发生在欧洲中世纪导致四分之一人口死亡的“黑死病”——鼠疫,让欧美人记忆如新。他们一度认为用病毒这种手段灭绝人口是“高效的”、“干净的”不会有核灭绝后的放射性问题。

因此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打着关爱老年人的幌子,广泛采集了Z国高寿老人的基因之后,一种叫“非典”的病毒被研制出来。

现在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非典”病毒是人造的。

但事后的数据表明,这种病毒对华人俱有针对性,无论是受感染人口还是死亡人口,华人都占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如果这不是“基因武器”,谁能解释这么怪异的现状?

去年爆发的“猪流感”,综合了“人、猪、禽”三种非自然形成的基因片段,更是清晰的表明,这是一种人工制造出来的病毒。与“非典”不同,这一次是,针对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

当全世界都在谈“猪流感”变色的时候,美国的专家却认为这是一种普通的流感,不必大惊小怪。

在“猪流感”爆发期间,美国的人照常生活。该出行的出行,该集会的集会,丝毫不受影响。

何以致此?

这不是美国人傻,而是因为他们心知肚明,这种专门针对贫穷国家的病毒,不会对他们产生多大的危害。

病毒手段,在可以人为控制的同时,也表明它是可以被人所征服的,国际间的广泛合作,战胜了这些年年不断涌现,花样翻新的病毒。

但我们不能认为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且不说他们还有更新更高科技的手段,单就出售疫苗就给他们带去了丰厚的利润。所以,他们最多是半失败!虽然没有达到灭绝五分之四人口的目的,但却达到了逐利的目的。

“计生”和“病毒”手段的半失败,激发了他们更大的胃口。

于是转基因来了。

从二十多年前算起,一家叫“孟山都”的生物公司,就在全球进行着转基因农作物的推广工作。

或许“孟山都”的初衷只是为了逐利,所以它生产的“农达”除草剂以及含有抗“农达”基因的大豆,最先受害的是美国的农民。

但是,当美国政府发现这种转基因作物特点之后,便成为了一种粮食武器。种植了“转基因”大豆,并同时使用了“农达”除草剂的阿根庭,因此沦陷。

阿根庭种植过转基因大豆的农田无法再种植别的作物,就连传统大豆也被“农达”当作杂草一并毒死。

从“孟山都”来的转基因农作物的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我国13亿人的肚子岂能掌握在外国人手中?然而诡异的是,在全世界都不敢种植转基因主粮的同时,我国却由一群隐身的专家放行了二种转基因水稻和一种玉米主粮!

当我们餐桌,摆上的全都是转因基作物,当我们的人民不得不吃这些转基因作物时,我们这个国家能不受制于人?我们这个民族的能不命悬一线吗?

我想在坐的评委当中就有“转委会”的人员吧,你们一定会说转基因是高科技,可以造福人类。但是你保证人吃了之后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没问题吗?

你们不敢保证!

现存于世的各种作物都是亿万年自然选择的结果,是顺天道而生的,而转基因是人工制造出来的新物种,逆天道而行!

你们以为自己留洋归来,搞了几十年的研究,就认为自己得窥天道,却不知自己也是有历史局限制,你们不知道自己的肤浅!

你们谋的不是万世,而是你们一时的利益!

你们也不要以为作秀似的吃上几粒转基因粮食就能让人们相信转基因粮食是安全的。谁都知道你们早过了生儿育女的阶段,剩下的时日无多。如此这般出卖良心和学术,无非就是给你们已经移民的后代或者正在移民的后代留笔遗产罢了。

卫华说到这,严厉紧盯着坐在前排的张院士,他是转基因作物的第一鼓吹手,曾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现又同时受聘于z 国和美国国家科学院。他搞的转基因研究,最大的合作方就是“孟山都”。

此刻的他脸很难看。

56岁的他,在院士中算年轻的,但发根处的白色,还是从被染黑了的头发中暴露了他的早已过了生育年龄。他用不着害怕吃转基因主粮会绝育。事实上有他有绿色安全的特贡食品养着。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准备反驳。

屠倭一压手,又指了指钟,示意卫华的陈述时间还没有到。张院士看了看,还差91秒的时间,只得又坐了下去。

卫华继续道:

我们的专家学者不顺天道,跟着洋人屁股后面闻臭起舞,以至于到了今天,全世界都笑我们傻,辛苦赚了钱却借给别人花。“人口红利”吃光,环境污染,疾病横行,民族产业连同仅剩的资源和能源逐步被洋人所控制。

若干年后,我们的子孙问我们,爷爷你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我们怎么回答?

兴许,到那时,我们能被子孙责问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因为至少说明我们这个民族还没有被灭绝!

我们不顺应天道,有了今天的民族危亡。

而洋人却顺应天道,有了今天的辉煌!

他们所信奉的天道是什么?

丛林法则、社会达尔文理论、马尔萨斯人口论!

这三种被我们口诛笔伐理论,却在深刻的影响着西方世界的思维和行为,并被他们的精英用来作为国策的准绳。而我们却仍旧不觉醒,仍旧以仁为盾,以义为矛,将这个原本只适应于国内的理论,拿来应付国际强盗。

我们不亡!

谁亡?


卫华说完最后一个字,时间正好过去91秒。会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视着早就按奈不住了的张院士,等待着他打响反击第一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