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聿明错失良机致徐蚌会战全局尽墨

懂历史 收藏 28 3024
导读:徐州剿总刘总司令率必要人员,于二十八日飞抵蚌埠设指挥所,徐州方回所有军队,归副总司令杜聿明指挥,十一月三十日夜,杜副总司令按预定计划,率第二、第十三、第十六兵团等开始行动,放弃徐州乃出乎匪军之意外,故于十二月一日午前,顺利全部撤出徐州,向永城方向挺进,据空军侦察报告,撤退之部队情形良好,队形整齐,惟三、五成群之匪军约四、五万人,队形不整,正越过津浦路纷纷向西急进、徐州剿总当将情况绘制要图,空投杜副总司令,并令其迅速南进(此际先头部队已到达青龙集、沙河附近休息),午后三时杜副总司令于红庙收到空投情况图,乃一面

徐州剿总刘总司令率必要人员,于二十八日飞抵蚌埠设指挥所,徐州方回所有军队,归副总司令杜聿明指挥,十一月三十日夜,杜副总司令按预定计划,率第二、第十三、第十六兵团等开始行动,放弃徐州乃出乎匪军之意外,故于十二月一日午前,顺利全部撤出徐州,向永城方向挺进,据空军侦察报告,撤退之部队情形良好,队形整齐,惟三、五成群之匪军约四、五万人,队形不整,正越过津浦路纷纷向西急进、徐州剿总当将情况绘制要图,空投杜副总司令,并令其迅速南进(此际先头部队已到达青龙集、沙河附近休息),午后三时杜副总司令于红庙收到空投情况图,乃一面通知各兵团,一面向王白楼前进,掌握先后到达之部队,傍晚各部队均到达陈官庄、青龙集各附近,该周边地区尚无匪情,当夜未采取任何行动(欲脱离匪军,应不顾部队疲劳,连夜采积极迅速行动),经过一夜之时间(追击之匪珲,夜间乃马不停蹄前进),于拂晓后已发现零星匪情,但匪军主力尚未到达,于该(二)日杜副总司令于王白楼令第二兵团向南攻击,第十三兵团连系第二兵团左翼向东攻击,第十六兵团以一部对北、西两正面警戒,主力视攻击之进展,随杜之指挥部行动,攻击开始时已近午刻,且并未尽全力,为匪军先头部队少数之匪军,利用各村落行顽强抵抗,故进展甚微(此际即解第十二兵团之围,亦应采间接路线,而不应采直接路线向南行正攻),再经过一夜之时间,三日刘匪之第九纵队已到达南正面,陈匪之第一、第八,第九纵队已到达东、北两正面,该(三)日第二、第十三兵团仍以原部署在空军及战车支持及协力下,继续分向南、东两正面攻击,但此际匪军已进行有组织之战斗,且因其四个纵队之正规军已到达,经激战我军遭受重大伤亡,仅攻占数村落;该三日夜杜副总司令决定采取「三面掩护、一面攻击」之战法,以第十三兵团于张寿楼、袁圩、魏庄、刘庄间占领阵地,对东北正面实施掩护,第十六兵团于洪河集、丁楼、谢庄、李楼、王白楼间占领阵地,对西北正面实施掩护,第二兵团则以全力向南攻击(大军作战,区分为攻、守两势,此乃为原则,但须竭力节约守势方面兵力,彻底集中兵力于攻势方面;以两个兵团担任守势,一个兵团采取攻势,似违反原则),计划每日即进展数里,则于六、七日后即可与第十二兵团接近(此乃一厢情愿,胥不知时间愈拖延,匪军阻援之工事愈增强,及匪军之兵力已全部到达战场),此际徐州剿总乃再电令其迅速南下,大意为「依目前匪军战法判断,较我稍优之匪军,可能采取围困战法,使我军疲而乱时,再乘机攻击,当今之事,利在速战」,而杜副总司令之覆电略调「大军作战,贵在态势,刻先拟调整部署,再行大举攻击」(退却与追击之战斗,乃遭遇战之一种,与敌一经遭遇,乃分秒必争之事,除立即采取攻击,另再无其它选择之余地;故作战不能不要原则,但不可为原则所拘泥,于任何情况下,均须先摆好态势,乃为原则所拘泥),考究杜聿明集团滞迟于陈官庄达三昼夜之原因,其攻击行动均为解第十二兵团之围,犀非为其本身打开一条血路而顺利南进,故其行动及攻击均欠积极,并有畏缩不前之势;而徐州剿总虽再三电令其迅速向南攻击,复为直觉及一厢情愿,胥不知杜聿明兵团采直接路线向南攻击,其势正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前有不断增强之截兵(刘匪八个纵队),后有不断增强之追兵(陈匪十六个纵队),此乃明知不可为而为。四日晨,采「三面掩护、一面攻击」之战法,继续向南攻击,但匪军主力已到达战场,经终日激战,战况进展甚微,五日再兴攻击,此际匪军已开始压缩包围圈之攻击,各兵团仅能击破犯匪,保持原阵地,而再无攻击之能力。六日八时许,杜副总司令召集各兵团司令官,研商尔后作战方策,一致认为长此僵持,兵员损耗,粮弹不继、终非善策,最后决定各兵团以军或师为单位,作辐射式之突围,各自相机行动,并决定于是夜听杜副总司令之电话开始行动;不料第十六兵团司令官于返抵防区时,正匪军开始对该兵团阵地猛犯,激战至黄昏时分,阵地遭匪突破数处,孙司令官乃未待杜副总司令最后之电话,遂乘势向西突围而去,因事出匪军之意表,其主力均突出匪军重围,进抵商丘东高夏邑附近地区,因官兵过度疲捞,于麦地休息而于不知不觉中进入全体睡眠状态,拂晓以前匪军追兵先头部队赶至,于毫无战备之状况下,经匪军一阵乱射乱冲(开始尚认为是突围之友军于夜暗中所发生之误会),最后仅孙司令官及少数官兵幸免,其余部队为匪军冲散或被俘。第十六兵团未遵最后命令之突围,乃亦事出杜副总司令之意外,并破坏原整体突围之计划,及提高匪军围困之警觉,乃将其指挥所移驻于陈官庄;及重行调整部署,以陈官庄、青龙集为核心,第十三兵团任东、北两正面之守备,第二兵团任西、南两正面守备,形成直径约九公里之环形阵地,并于陈官庄附近开辟空投场及约七百公尺长之跑道临时着陆场,准备接受空投及空运补给后再兴攻势或突围。自七日第二、第十三兵团于陈官庄附近被围后,此时华北战场平津会战已绪战开始,毛匪为恐激起华北战场国军经由海上撤退向华东战场徐蚌增援,乃训令陈匪毅及刘伯承对杜聿明所指挥之第二、第十三兵团,于两周之内暂采围而不攻之阴谋,故在此段期间,匪我均成对峙状态,但大军被围日久,全凭空中杯水车薪之补给,伤亡损失又获不到补充,战力自然日见削弱,匪军由各省送来源源不断之补给和补充,反养得又壮又肥及愈战愈强,至十五日黄维兵团于双堆集最后残部突围,该方面作战结束后,陈毅、刘伯承两匪合全力会攻杜聿明集团,其形势乃更为险恶,亦为不可言而知之事。复因天不佑我,自十二月十七日起,大雪连降十日,于此期间空投完全中止,于被围圈内之马牛羊猪犬猫等,是凡能吃的都吃光,即连麦田内的麦苗也吃光,最后祗有水尚可喝,二十八日雪停虽恢愎空投,但天候仍极恶劣,空投仍受限制,为救急及以空投经济,乃于南京全市发动做大饼,直接空投大饼,直至民国三十八年一月三日天候始放晴,正式恢复空投,计划空投粮弹补充后,再兴攻击或突围,不料第七十军第三十二师之一个营于该(三)日夜叛变投匪,我军之虚实及企图完全泄露于匪方,匪军不待我完成补给,于五日夜乃集陈、刘两匪之全力,实施最后总攻,第七十军军长高吉人身先士卒奋战负重伤,六日自十八时起,匪军利用原挖掘之堑壕及交通壕向前推进炮火,行直接瞄准摧毁战工事,继匪人海沿交通壕迫近我阵前,跳出交通壕及堑壕后立即向我阵地内猛冲,血战至七日晨,第二兵团正面窦凹、魏小窑及第十三兵团正面何庄等据点先后均为匪军攻占,守军壮烈牺牲约九个团,九日夜阵地到处遭匪突破,部队失去连系及指挥掌握,遂纷纷向外突围,杜副总司令遭匪军劫持,第二兵团司令丘清臬乘战车突围,于途中战车陷入匪军之堑壕,当遭匪兵围劫之际,举枪自戕殉国,最后第十三兵团司令李弥(负伤)、第五军军长熊笑三、第七十军军长高吉人、第一三九师师长唐化南等,以及不足做千之零散官兵,均突出重围,继向淮河方面南进,十日拂晓战斗终止,徐蚌会战亦随此枪声停止而结束,但数十万忠魂迄今仍暴骨于战场而未埋。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