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时尚寂寞 正文 第五章 奢侈品为何已光华不再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4.html


冷场了很久,宋芒很艰难地开了口:“这样吧,我们换个话题,谈谈这期的专题。现在专题编辑就剩一人,你是编辑部领导,也要帮忙想一想。”

杨为健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种态度有些危险,趁着宋芒改口,干脆就坡下驴。

“我总觉得我们以前的专题做得不温不火,没有多少质量。要知道,杂志的封面相当于人的脸,杂志的时装、美容、健康等板块相当于人的手啊脚啊,还有其他各种器官,那杂志的专题板块就相当于人的大脑。它最能体现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也就是说,从一个杂志的专题里面,能看出这个杂志的价值观、兴趣取向,以及它的追求和野心。所以也得抓紧考虑,再不考虑,下一期杂志肯定得延期出版,发行总监肯定又要跳起来。因为晚发一天,就得晚卖一天。到时候销量上不去,你们编辑部肯定又要有意见了,说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却没有几个读者买得到。”

杨为健沉吟了半天,“我倒是有个很好的想法。”

“是吗?”宋芒饶有兴趣地追问。

“我想做一期摇滚和时装的关系。”

“为什么要做这个?能给我个理由吗?”

宋芒显得并不兴奋,这让杨为健看在眼里,有些失落。他本以为,宋芒以前在酒吧唱歌,也是玩乐队的,肯定对这个选题会感兴趣,肯定认为这是个好选题。大家都知道,做杂志的,要是碰到一个好选题,就像路上捡了个大元宝,都会激动得跳起来。如果不激动,说明他没把这个选题当回事,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做杂志的。不过,也有可能,这个元宝被灰尘给遮蔽了,让人一时半会发现不了它的好。

杨为健清了清嗓子,打算跟宋芒好好阐述一下自己的想法,把这些灰尘给吹掉,还原出它的诱人来。

杨为健说:“你也知道,如果没有摇滚乐,时装将不是今天的样貌。所以,我们在描述今天的时装时,不能只停留在‘优雅’、‘华丽’等字眼上,以为时装只跟这些字眼发生关系。它还有重要的字眼,那就是‘酷’!”

“嗯,何以见得?”宋芒终于又有了点兴趣。

杨为健正了正坐姿,“其实摇滚和时装间,有一种妙不可言的双生关系。正因为摇滚乐的煽风点火,时装才从半个多世纪前贵妇专属的玩物,变成流行文化的重要势力。

“在彼时的高级女装界,设计师们习惯于把女人当做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大礼包’来包扎,无论是让所有女人都叫苦不迭的紧身胸衣,还是庞大的裙撑,都不得不让穿着这种服装的女性,无法自由行动。而摇滚的反叛精神,也给了时装设计师们一个重要精神支柱,为他们提供了向旧势力猛烈轰击的‘炮火’。”

“像Coco Chanel,就把女人从繁复的服装中解救了出来,并且高姿态地对姐妹们说,时装就应该走向街头。而在20世纪60年代,那些嬉皮士们更是宣称‘放弃主流,创造属于自己的时尚风格’。”

“其中的Janis Joplin,便在其短暂而又辉煌的摇滚生涯中,顶着一头杂乱无章的乱发,胸口挂满了用来自异国的五彩珠子结合而成的珠串,一件土法炮制的扎染外套松垮地披在肩上……出现在了舞台上,这一切都使得这个摇滚女明星看起来像个拾荒妇。然而,现在回过头看看,谁说这个不也是时尚呢?!还有……”

宋芒插话了:“我明白你的想法。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但是……”

杨为健被打断了兴头,有点沮丧,口气也有点不敬:“但是什么?!”

“但是……它能带来广告吗?!”

杨为健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要不是宋芒主动提起了广告,他都忘记了宋芒的出身——广告部总监。

以前在臭男人手下时,他不太懂时尚,所以就老是提醒自己和赵丰,要把专题做得文化一些,要有点文化含量。不过这年头,文化人太多了,只要读过几本小书,看过几场低成本电影,进过几次小剧场,就觉得自己是文化人,觉得自己对文化有相当的发言权。臭男人也不例外。所以,臭男人常常会对这边的选题横加挑剔,到最后一定将其篡改得面目全非,才能满足他的心愿。现在主编换成了宋芒,本以为她不会在这方面跟编辑部过不去了,没想到她又给自己出了另外一道难题。

“那你到底想怎么做?”杨为健硬邦邦地反问。

宋芒也没理会杨为健的不快,“我的意思是,我们杂志的专题既要和当下的市场紧密相连,也要和我们的广告客户互动。广告客户希望我们做的,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为读者提供当下关注点的同时,引进大量的广告。”

“我得提醒你,做杂志的专题,不仅仅是编辑部内部的事情,而且还涉及杂志社的广告部发行部。因为我还兼任着这个杂志社的广告总监,所以从这期开始,我就要全盘介入杂志社的专题策划。我还希望发行总监也能加入进来,因为杂志的封面和专题就是杂志的卖相,卖相不得人心,肯定卖不出去。”

“发行总监做了多年的发行工作,知道读者喜欢什么又不喜欢什么,以后他的意见同样是非常重要的,拥有对专题策划的一票否决权……”

杨为健有点傻了,他没想到自己考虑了半天的选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结果没有引来宋芒的表扬,却招致了这么多的口水。他有点恼羞成怒,拔起身子,朝宋芒丢下了一句话,扭身就走。

他说:“行,既然您要全盘介入,那还不如全盘掌控好了。我人微言轻,说话没有分量。您就和发行总监去一票否决吧……”

望着杨为健像只愤怒的小公牛,把楼梯踩得“噔噔噔”乱响,宋芒突然有些颓。完了,又把一个人给得罪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