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意白岩松说的每一代人都不容易的话

业余学者 收藏 1 369
导读:不同意白岩松说的每一代人都不容易的话   再次声明不是针对白岩松的这个人,而是针对他的一个观点,就是安慰80后,说每一代人都不容易。   白岩松的观点在下面用等号隔开: ====================================== 白岩松:首先我非常理解现在80后的生活压力,所谓的蚁族,我觉得全社会应该关爱他们。   但是,不该用溺爱的方式去关爱。哪一代的青春容易呢?季羡林老先生他们那一代,年轻时去德国留学,二战开干,十年滞留在那儿,回来再没有见过妈。他当面跟我说,

不同意白岩松说的每一代人都不容易的话


再次声明不是针对白岩松的这个人,而是针对他的一个观点,就是安慰80后,说每一代人都不容易。


白岩松的观点在下面用等号隔开:


======================================

白岩松:首先我非常理解现在80后的生活压力,所谓的蚁族,我觉得全社会应该关爱他们。


但是,不该用溺爱的方式去关爱。哪一代的青春容易呢?季羡林老先生他们那一代,年轻时去德国留学,二战开干,十年滞留在那儿,回来再没有见过妈。他当面跟我说,如果能选择,不会离开村子,不会离开妈妈。那一代人的青春是一个偌大的国家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


建国这一代人的青春容易吗?该长身体的时候三年自然灾害,该谈恋爱的时候男女不分,该结婚的时候高考恢复了,刚想生孩子计划生育了。


到了我们60后这拨,我2000年32岁的时候才有了第一套房子,之前搬了N次家,租房子住,曾经有一次从同一个小区这个楼的六层搬到另一个楼的六层,我跟搬家公司的人说同一个小区能不能便宜?人家说“不”,而且还要加钱,因为是两个六楼。我记得我夫人在那一夜累得急性肾炎。


现在年轻人没有人再回头看那几代人的青春,我要告诉你,每一代人的青春都有挑战,那时候我们甚至连成为蚁族的条件都没有,没粮票敢在北京漂着吗?全社会关注蚁族的时候,蚁族已经在它的痛苦中具有天然的幸福,我们那时候连痛苦的资格都没有。

======================================


我的看法,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都是过得很容易的。白岩松的童年到青年,也还容易。现在的我的儿子,我就直截了当地对他们说,唉,你们比我的少年要苦多了,难多了,等你们大学毕业的时候,可能也比我的青年要难多了。


虽然每一代人都有他艰难的地方,但是,仍然有谁更难的问题,我就认为,幸亏我没有生在现在,否则的话我会很难受。


就我试图帮着儿子解几道高考题,我就觉得太难太难,很不容易,而且我也知道那些东西没有什么用处,纯粹折磨人。为什么?因为我就是世界第一流的科学家,我都说没用了,那个知识对于实际而言,就是没用了。我很同意王朔的话,就是那些大学,中学,小学里的学生,正在学着注定没用的知识。每天被这种东西搞得很惨,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二点,实在是太无聊了,太没有意思了。但是没有办法啊,有这个高考制度在啊,你不努力就上不了大学啊。


我就觉得我上的中学简直太有意思了,太有趣了,每天就那么一点课,稍微讲讲就算了,然后就是军训,就是去农村劳动,去排演节目搞街头宣传,去拉练,真够有意思的。我被耽误了吗?没有嘛。我写的纯技术方面的书能够在出版三个月之内第二次印刷,现在有几个大学生能够做到?


来说白岩松,我认为他也过得很容易。因为他竭尽全力描述自己的苦难,找的当然是最苦难的生活。


所谓“有了第一套房子”是房改造成的,因为以前房屋都是公有,当然没有什么自己有的房子。32岁就能够买得起房,而且是北京的房,还不幸福?当然白岩松目光盯着更巨大的大款。最后讲的他爱人得了急性肾炎,实在是愚蠢导致,都有搬家公司了,自己就不要动手。不过我知道中国的老婆就有这种特点,愚蠢地让自己累得半死,然后还要愚蠢地让老公也累得半死。


也许她们还有理会质问,那搬家了还不要料理一下啊?那可以慢慢来嘛。而且,因为我单身就过得很幸福,才知道许多那种劳累都是不够大气造成的。一个人只要大气了,就可以活得很舒服很自在。怎么个大气法?一搬家了就原来的东西都不要了,就假设正好原来住的地方闹了一场火灾,把东西都烧没了,你还过不过?不还是过着嘛!把东西都扔给新来的房主,自己在新家重打锣鼓另开张,不就行了吗?一开始打地铺,不就行了吗?


女的就会说那东西都好好的就扔那也太浪费了吧?这种浪费其实是没有浪费。因为,如果那东西很好,新来的房主当然就会用,你给他了他还很高兴,会感谢你。既然如此,只要有人用就不叫浪费嘛,非要自己用才不叫浪费?没有这个道理,只要有人继续用就不叫浪费。


当然,我的这个理许多女的都不会同意。所以我也惹不起躲得起,否则按照她们处理事物的方式,就是要把大家都累得臭死什么意义都没有,还不如在网上乱发帖好玩呢。老婆这种东西,嗨算了我就不说了。


因此,现在的大学生就是很难,真的难,我只是庆幸,我出生得早。


有的人说那你当年你家吃特供,毛主席下令当时动用空军往南昌的我家空投鸡鸭鱼肉来着,反正疯僧是这么认为的。那网上的话你们爱信不信。但是农民呢?农民容易不容易?我认为三年自然灾难期间不容易。但是过了三年自然灾害,那就容易了。


容易在什么地方?证据在哪里?证据就是小岗村啊,当我说小岗村的时候,你们总不能够不相信了吧?那可是二十三年未向国家缴一粒粮还年年吃供应,不容易吗?艰苦吗?有这种艰苦法的吗?很自由嘛,而且还有民主,因为当年的小岗村流行的口诀就是“算盘响,换队长”,说明了小岗村人民的民主精神,见哪个队长不顺眼就换一个。到了现在自己人中间显然是没有人有领导才能了,因此需要从省里派干部。


小岗村在联产承包后的头几年也是容易的,但是到了1984年左右吧,开始不容易了,因为严俊昌的回忆就是要上门扒粮食了。而这一届国家的领导班子上台后又变容易了,因为第一是收容遣送法消除了,安全感就增加了,二是农业税取消了,当然干部也就不上门扒粮食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