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东海再度激烈交锋

总工程师 收藏 0 365
导读: 日本今天警告中国,如果北京开始开采东海一个有争议的油气田,日本将采取行动。   虽然两国于2008年达成原则性协议,同意通过共同开发这些油气田解决争端,但进展缓慢,而且日本指责中国违背协议勘探天然气。   日本外务省一名官员说,冈田克也外务大臣今天在东京会见其中国同行杨洁篪,称日本将采取某些特定的反措施,但他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措施。   东京反对中国开发春晓油气田。   日本外务大臣冈田克也与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上午在东京举行会谈,两人为了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互相杠


日本今天警告中国,如果北京开始开采东海一个有争议的油气田,日本将采取行动。

虽然两国于2008年达成原则性协议,同意通过共同开发这些油气田解决争端,但进展缓慢,而且日本指责中国违背协议勘探天然气。

日本外务省一名官员说,冈田克也外务大臣今天在东京会见其中国同行杨洁篪,称日本将采取某些特定的反措施,但他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措施。

东京反对中国开发春晓油气田。

日本外务大臣冈田克也与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上午在东京举行会谈,两人为了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互相杠上,气氛极不融洽。

杨洁篪为参加昨天与今天在东京举行的第四届东亚-拉美合作论坛外交部长会议来到东京。今天上午,他与冈田举行双边会谈。有关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冈田先是表达强烈不满,要求中国政府尽早启动有关缔结共同开发东海油气田条约的谈判。

冈田还说,如果中国单方面开始搬运器材到白桦油气田(中国称春晓油气田)进行开发、违反中日共同开发的共识,日本政府不得不采取“对抗措施”。言下之意,日本也有在周边海域进行单独开发的准备。

对冈田说出要采取“对抗措施”的发言,杨洁篪也动了肝火,不留情面地反击说“无法接受”。他说,有关共同开发缔约的问题,希望先打造足以签约的环境,目前则持续进行实务层级的非正式交涉。

据这位外务省消息人士透露,杨洁篪向冈田克也表示强烈反对。冈田克也暗示,如果中国继续在有争议的油气田之一,即日方所称的白桦油气田(中方称春晓油气田)开采天然气,那么日本也可能开始在这一领域自行进行开采。

在进行上述激烈交锋前一年多的时间里,两国并未就执行2008年达成的协定开始缔约谈判,而在2009年夏季,中国派出现代级海军船只在白桦油气田周围巡航的行为也激怒了日本。


众所周知,石油是现代国家国民经济的命脉,石油安全问题是国家能源安全的集中反映。中日两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确保稳定安全的石油供应成为两国共同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1993年,中国从一个原油自给国家变成一个石油净进口国,到2003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随之而来的是中国的石油进口量日益上涨。日本是一个能源极度匮乏的国家,其石油进口的85%[1]都来自中东地区,而中东地区又是世界上的热点地区之一,面临着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就近寻找其它的能源出路,不仅是中国的重要国家战略取向,也是日本重要的战略选择。



一、中日东海油气之争的由来

近两年来,中日两国在能源领域的角力异常激烈。围绕俄远东输油路线的竞争不过是序曲,而最近在东海(被称为“第二个中东”)油气资源开发权上的激烈争执更印证了这一趋势。中国是近年来世界上经济发展势头最好的国家之一,而在东亚地区,日本仍是第一经济强国。中日两国之间存在着竞争是不可避免的。

东海之所以被称为“第二个中东”,在于它惊人的油气储备。美国伍德罗·威尔逊研究中心的东海问题专家哈里森相信,中国宣称拥有开发权利的大陆架上的天然气储量大概在5万亿立方米,至少是沙特阿拉伯发现天然气储量的8倍,是美国天然气储量的1.5倍。而这一大陆架的原油储量则大概为1000亿桶,与之相比,沙特的原有储量大概是2671亿桶,美国的原有储量则只有220亿桶。在这其中,近来成为热点的春晓气田的天然气储量就达到了510亿立方米,因此备受关注。据了解,春晓气田每年可以生产大概19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而到2010年,产量则将达到99亿立方米。在它西北部的平湖气田,据信储备量在107亿立方米,目前已经开始通过管道向上海地区供气。事实上,东海最为富裕的油气产地应该位于冲绳海沟,在中国大陆架延伸的最东端,拥有一个沉积许多个世纪的矿床。另外一个油气聚宝盆则位于一直存在争议的钓鱼岛附近。据哈里森分析,它的南边和西北边的海床里,蕴藏着945亿桶左右的原油。[2]

中日两国在东海油气之争上的关键分歧在于两国对东海海域划界范围的看法不同。中国政府一直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二百海里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对东海大陆架与专属经济区进行划分,这就与日本主张的“中间线”原则产生了矛盾。1996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了《关于排他性经济水域与大陆架的法律》,该法明文规定“排他性经济水域,是由我国的基线至从基线开始测量出的最近距离为200海里的所有点所构成的线段之间的海域及其海床和底土”。[3]该法还规定,在国家间海岸相邻或者相向时,如果这一“从基线开始测量出的最近距离为200海里的所有点所构成的线段”超过了“从基线起测定的中间线”时,“其超过部分以中间线为准”。这就是日方坚持主张的“等距离中间线”划界原则。

2004年5月,日本《东京新闻》刊载了题为“中国在日中边界海域建设天然气开采设施”、“日中两国间新的悬案”等文章,称该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中国已经着手在非常接近“日中中间线”的中国海域内,建设用于开采天然气的设施。文章还说,东海事实上可能成为“中国内海”,“中国积极向东海扩张”等等。[4]这些煽动性文字在日本大小数百家网站立即进行了转贴,结果造成了日本民众在这种恶性鼓动下产生了严重的不满情绪。同时,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和右翼势力也参与进来,要求小泉政府立即采取行动,维护日本海洋权益。

在这种背景下,日本政府官员的行为也逐步升级。2004年6月23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乘直升机飞到东海上空对中国的“天外天”、“平湖”和“春晓”三个油气田进行了约一个小时的“视察”,并认定中国侵犯了日本的海域经济权益。在时隔不久举行的中日两国外长会谈中,当时任日本外相的川口顺子向中国外长李肇星表示,日本希望中方能提供开发区域海底的地质构造数据,遭中方拒绝,但中方同意就此问题与日方展开磋商。自此,中日两国的东海纠纷正式进入前台。

从地图上看,东海是一片由中、日、韩三国领土环绕形成的半封闭海域。东海大陆架位于三国之间,是中国大陆领土的自然延伸。东海大陆架蕴藏着非常丰富的水产、石油、天然气以及稀有矿产资源。近年来,我国东海油气勘探取得了很好的业绩,勘探人员先后在中国东海大陆架上发现了平湖、春晓、残雪、断桥、天外天等七个油气田和一批含油气构造。丰富的海底资源对临近的日本来说无异于一块靠近嘴边的肥肉,早就试图从中分一杯羹。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世界海洋中的近海以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形式被沿海国划为辖下的“蓝色国土”,从20世纪开始的“海洋扩张”运动,直到今天仍然硝烟弥漫,各国争议的焦点集中在权利主张重叠海区的划分上。全世界144个沿海国家中,海岸相邻或相向的国家间有380多处海洋边界需要划定,目前只解决了约1/3。[5]对于中国而言,虽然从南海到东海与多个国家都有领海争议,但关于中日领海争议的解决,此前长期并未提到政府的议事日程上来,这就给日本某些右翼政客趁机扩大东海争端提供了机会。



二、中日东海油气之争的深层次原因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一个国家对其领海及领海以外的水域的自然资源,拥有管辖权,并称之为专属经济区。[6]其向海洋伸展的宽度,从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不超过200海里。东海最宽处仅360海里,这样,中国和日本之间似乎产生了至少40海里宽的争议海域。

早在1982年日本就提出,在争议海域中间划线的办法,这就是日方所谓的“日中中间线”原则,但这种方案早已被中方否决。日本认为应按照两国海岸线的中间线来划分东海海域日中两国的专属经济区,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76条规定:“沿海国的大陆架包括领海以外,依其陆地领土的全部自然延伸,扩展到大陆边外缘的海底区域的海床和底土。”[7]《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还规定,切断大陆架的标准深度为2500米,而冲绳海槽的深度为2940米,是当然的中国大陆架和日本琉球群岛岛架之间的分界线。按照这个原则,冲绳海槽以西都是中国的专属经济区。

2004年6月,日本政府成立了“海洋权益相关阁僚会议”,表明了对东海海域资源的“重视”。按照日本对所谓“本国大陆架”的范围划分,除了小笠原诸岛、南鸟岛、中国领土冲之鸟礁以及钓鱼岛,以及与韩国有争议的独岛都是日本的,总面积可以达到相当于日本国土面积的1.7倍的65万平公里。

日本的无理要求,与它是资源穷国有很大联系。日本政府估计,已调查的大陆架海底蕴藏着价值数十万亿日元的资源。这些丰富的资源足以使日本从天然资源贫乏国摇身一变为“天然资源大国”。

想当资源大国的日本,不仅是其经济增长所需,更是其扩张政策所需。缺少资源却不能坐下来与中韩商谈,是因为日本已储藏了相当多的煤、油等资源,目前其经济结构对天然资源的依赖程度也不大。“较真”的目的,不过是想拖住中国的后腿,延后中国发展的时间,在此期间,完成其政治大国、军事大国的部署。

日本指出,自从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中国的国防经费增长速度不断提高,而且中国成为亚洲国家中惟一具有研发和部署各类射程弹道导弹能力的国家。[8]在日本看来,中国军事力量的强大无疑将对其安全构成威胁。基于此考虑,日本力图阻止中国军事力量的进一步增强,而欲阻止中国军事力量的强大,就必须对中国的经济发展进行掣肘,其中,一个可以运用的重要手段就是利用中国经济发展高度依赖的能源,也即通过能源问题尤其是石油来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步伐,从而最终达到削弱中国军事现代化的物质基础的目的。

从国际大背景下看,冷战结束后,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中国经济不断迅速发展的同时,日本经济陷入了持续性衰退,面对中国的崛起,日本无形中产生了失落感。冷战后,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世界经济联系更趋紧密,但日本还是抱着冷战思维不放,不断加强日美同盟,不断在历史问题上冒出奇谈怪论,暗中为台独势力张目等等,这一切的举动无非就是不愿看到中国的发展,意图遏制中国上升的势头。随着中国能源的日趋吃紧,日本在能源领域做文章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国外交政策的调整是内因与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制定与调整地区政策的终极目标是最大限度地实现国家在本地区的利益。国际与地区政治、经济、安全环境的变化,要求决策者及时把握时局特征,相应调整政策。同时,由于国内政治结构的变化、不同利益集团的现实需求以及最高统治者的个人素质与情感取向等原因,决策者对国家利益内涵的界定会有所不同,尤其在国家利益的实现方式上可能会大相径庭。日本地区战略调整的内因是其力求成为“普通国家”和“政治大国”的目标。为实现这个目标,在近中期内日本的地区外交战略不会改变美日同盟这一基轴,通过强化外交与经济手段,使日本能够继续在东亚地区成为主导力量。在未来的20年内日本可能还将保持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优势地位,占据经济与高科技方面的领先地位仍旧是其立国之本,也是实现其“政治大国”战略的物质基础。

在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长期徘徊不前后,日本必然要想方设法扭转被动局面,而东海海底丰富的油气资源加上近在咫尺的距离,日本当然不会置之不理,日本必然要抢先开发,以便为国内经济的发展提供持久安全便捷的资源供应。

日本挑起东海油气之争还有另外的原因,即染指中国领土钓鱼岛。钓鱼岛周边海域的石油储藏量高达1095亿桶,在其周围的大陆架地层中,钴的储量可供日本使用1300年,锰的储量可供日本使用320年,镍的储量可供日本使用100年,这些稀有金属矿藏是日本生产高科技产品所急需的原料。

不仅如此,日本更知道控制东海大陆架以及钓鱼岛极具战略意义,由于日本本土缺乏战略防御纵深,如果控制了东海大陆架将使它的防御范围扩大了300公里,在战时能赢得时间。同时,东海海域又是中国向东进入太平洋、美国向西进入东亚以及俄罗斯南下的必经通道,如果日本控制了这一海域,就能影响几个大国。[11]除了与中国有钓鱼岛的领土争议之外,日本还与俄罗斯有北方四岛、与韩国有独岛(日方称竹岛)的争执,如果日本完全彻底地控制了东海海域与钓鱼岛,不仅对中国有战略影响,而且对韩国与俄罗斯也能形成战略压力,进而获得更多的战略利益。



三、寻求解决中日油气之争的渠道

作为东亚地区的两个大国,中日两国都要谋划新的发展。在当今世界经济联系更趋紧密、更趋一体化的今天,各种经济摩擦也将更加频繁和广泛地出现。作为世界经济发展重要推动力的油气资源,各国都对此给予了相当的重视。中国要想取得经济的更快发展,获得便捷的安全的油气资源供应地是必须且迫切的,而日本作为资源贫乏大国更是使尽手段要寻求可靠的能源供应地,于是东海作为一块待开垦的油气资源宝地,中日两国发生战略碰撞已属必然。

但是,在今日之世界,世界各种行为体之间的相互依存性不断加深,完全意义上的独立发展几乎不在存在,各种行为体之间的经济合作已经成为发展的必然趋势。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下,中国必须在战略上谋求和平发展,其核心内容之一就是经济发展,[12]而且这种发展必须在稳定的国际环境下才能取得。

第一,在目前的国际大环境下,采用极端的方式(例如战争)解决东海油气之争,对于中日两国而言,显然不是明智途径。据统计,2004年中日两国贸易总额达到了1680亿美元,[13] 2005年有望实破2000亿美元。中日贸易如此紧密,日本没有理由不重视中国,不重视对华贸易。从长远角度考虑,如果受原油供应的影响中国经济减速,也会给日本经济带来不良影响,所以日本在能源问题上未必就会走与中国对抗的路子,通过合作寻求双赢对双方都有好处。

第二,“搁置争议,合作开发”的战略思想依然是解决东海油气之争的最优选择。中日两国和则两利,斗则两伤,鹬蚌相争,只能是渔翁得利,中日两国如在东海油气争端问题上擦枪走火,只会延误中国现代化发展进程,只会给对中国心怀叵测的国家找到制约中国的借口。中日两国间在东海海域划分及油气田开发等方面的争端是十分复杂的,涉及到各种国际法和现实的矛盾与相互间国家战略的博弈,但双方都不会突破各自的“底线”,目前双方的所有举措,包括军事部署,都是为了在外交场合与谈判桌上争得更多的筹码。中国当然必须保持与经济实力相应的国防力量,但这不仅仅是保卫国家安全的唯一手段,而且也是一种处理各种国际关系的博弈手段。

第三,尝试建立一个包括中、日、韩、俄罗斯、东盟等在内的东亚能源合作论坛,形成相关政府官员年度会晤机制,同时每年定期召开的东盟+中、日、韩峰会(10+3)也可以讨论包括中、日等国的能源合作问题。因为目前中、日两国从中东非洲进口的大量原油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而马六甲海峡是世界上海盗最为猖獗的地区之一,中日两国都面临着石油运输路线安全的威胁,有着共同的合作利益。如果上述论坛能够在中日两国的推动下得以成功建立,必将为中日东海油气之争找到较好的解决问题的平台,同时论坛的建立也能为拟议中的东亚共同体的构建注入积极的因素。

第四,中日两国可在节能技术与建立石油战略储备方面进行合作。日本是目前世界上能源综合利用效率最高和节能技术最领先的国家。20世纪70年代后在经历了两次石油危机打击后,日本提出了综合安全保障战略,旨在从维护日本国家利益的高度去审视日本的能源对策。日本一方面对耗能较多的主要生产部门不断降低能源单耗和原油单耗,另一方面,设法提高家用电器等耗能用具的能源效率。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能源利用效率和节能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能源利用效率大幅度提高,但在单位产值能耗方面与日本的差距仍然很大。中日在节能方面可以展开非常广泛的合作,这对中日双方都是有利的。如果中国在节能方面采取切实措施真正减少了石油消耗量,必将大大缓减目前中日之间能源竞争的强度和烈度。日本拥有成熟的节能技术与充足的资金,中国存在广阔的消费市场和廉价的劳动力,双方的合作是可能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