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十九章 酝酿改制

zjqian96 收藏 53 2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96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老蒋的嘉奖令来得很及时,上面除了千篇一律的赞扬之词外,还委婉地解释勋章随后就到的意思。

又一次得到军事委员会的奖励,“神鹰”上上下下都是士气大振,每一个士兵都为他们拥有这样的军官而感到自豪,整个“神鹰”都为自己能拥有这样一支部队感到骄傲。而立下大功的特种部队队员们更是自豪万分,就连从21世纪回来的都不例外。

赵俊看到自己的勋章不乐意了,他对大家说:“不对啊,上次委员长给我们戴青天白日勋章,这次怎么降级别了?头,你得向上反应反应,这不是寒了战士们的心吗?”

倒是老钟比较低调,他赶紧劝到:“好了,什么勋章不勋章的,这次咱们能一个不少的回来我就很高兴了,头,你就领着大伙搞一个授勋仪式,这样也可以振奋士气嘛。”

旁边大家伙都笑嘻嘻的,等着师长发话。

可陈际帆冷冷地看看全场:“好啊,我们该得勋章,那留下看家的宋旅长和几万兄弟该不该得勋章?在上海帮助我们的特工们该不该得勋章?我们一路上遇到的抗日英雄们该不该得勋章?”

师长的口气不善,大家兴奋的脸上开始慢慢出现了一些尴尬的变化,立功受奖天经地义,师长这是怎么了?

宋关虎知道师长的谦虚是出了名的,但这次有什么可谦虚的,全国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就连部队里那帮子华侨都嚷嚷着要参加特种部队,这不是好事儿嘛。

“师长,我知道您不偏心,您带着弟兄们到鬼子那儿去闹腾,把这么大一个家放心地交给我,这份信任比什么勋章都强,真的。我宋关虎要不是遇到‘神鹰’,哪能混到少将旅长,咱这祖坟上也没长这根草啊。最主要是杀鬼子痛快,不窝囊,头,您就带头接下勋章吧。”

陈际帆笑得有些激动:“我是个军人,是军人虽不喜欢代表荣誉的勋章?可是这回勋章真不能要。”

“为什么啊,头?”赵俊搞不明白了。

“不光我们不要,我还要说服蒋委员长收回,大家想想,我们两次授勋都靠的什么?是特种作战!可是国内的部队呢?他们在正面战场、在敌后和鬼子是真刀真枪地血拼,老宋,你还记得罗店你那些兄弟们吗?他们甚至来不及朝鬼子开枪就被炸死在战壕里,他们该授什么勋章?”

宋关虎不说话了,师长到现在还念念不忘他的弟兄,他还说什么。

“大家想想,我们的勋章,其他战区的军官会怎么想?普通的战士会怎么想?同样是打鬼子,差别为什么会这么大?打鬼子是长期而艰巨的,像这样的特种战固然可以牵制敌人,最大限度地打击敌人的士气,打乱他的部署,可要想把侵略者消灭干净,还得靠千千万万的普通士兵!我们挂了勋章,结果只能是让我们更加孤立,严重点会让全国战场上的士气受到严重削弱,大家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际帆的话让大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钟鼎城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接过师长的话头:“鬼子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会有一场疯狂的报复, 从哪方面讲,我们都需要和周边战区的部队配合,所以我同意师长的话,而且建议师长把这话给蒋委员长也说一遍。”

“我们几个的勋章可以不要,但是其他队员的一定要争取,这是他们应得的荣誉。”参谋长胡云峰也想通了。

老蒋拿着陈际帆的回电真是有点哭笑不得,竟然还有人不要勋章的?老蒋不是草包,陈际帆在电报里的字字珠玑他都懂,看到这些真诚的语言,就算是老蒋对陈际帆有多大的成见,也开始有些感动。

老蒋征求了侍从室和军委会其他高级将领的意见后决定收回勋章,按陈际帆提供的名单授予各级别的奖章。同时将“神鹰”独立师取得的战果通报各战区、各集团军、军、师,勉励各部队精诚合作,杀敌立功。

老蒋本来想冲动升陈际帆为副军长之类的,不过想想还是忍住了。

不过回家以后的陈际帆到真不在乎师长还是军长,因为他的“神鹰”独立师在册人数竟然达到了6万余人。陈际帆不由得问宋关虎:“老宋我这才走了一个月,你怎么就整出这么多人来了?”

宋关虎也是一脸委屈:“没办法,天天都有人报名参军,光是白湖农场那些矿工就有好几千,还有北边黄泛区来的,从南边偷偷过江的,开始我把他们都编为预备役,可是预备役的编制也满了,再说很多都是无家可归的,编为预备役他们也没法过日子啊。”

“所以你就多整出这两万多人来?”

宋关虎嘴上不敢说,心里直犯嘀咕,别的部队都生怕招不到兵,师长可倒好,还嫌多了。

“老宋,我没有别的意思,别往心里去,这个把月倒真是辛苦你了,我把不得部队编成上百万人,早点把小鬼子成堆的消灭,可是不行,鬼子的凶悍你是知道的,这么多人加进来,既缺乏武器装备有没有系统的训练,上了战场会死人的。”

“那怎么办?总不能再把他们赶走吧?”

“这倒不会,只是容我想想,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鬼子不会给我们太多时间了,对了这些新战士训练情况怎么样?”

“报告师长!基本的队列还行,会打枪的不到三成,其他的……”

“嗯,知道了。还有,这次到上海没弄多少美式装备,我准备全部装备一团。”

“师长,你对我真是,没的说。”

“先不忙高兴,你的一团是师战略预备队,也是师里军制改革的试点,你要有思想准备。”

“试点?”宋关虎摸摸头,这个新词对他很陌生。

“你先回去,具体方案过两天再说。”

改革部队军制的想法并非是陈际帆的一时冲动,从上海返回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按照“神鹰”现在的发展的速度,就是打到鬼子投降也捞不着动则几十万上百万人的战役规模,但是陈际帆又不甘心总是这样小打小闹。他仔细回忆了成军以来所有的战斗,感觉这里面始终都有游击战的影子。当然,这和部队的后勤补给有很大关系。

既然是游击战,就得打出点新意。所以必须将现有的部队编制改一改,改来适应他的新式游击战打法。

“新式游击战?”师长的提法让胡云峰和钟鼎城很不适应,两人懵了。

“我是这样想的,”陈际帆耐心地解释,“八路军的游击战是以壮大自己,积小胜为大胜为目标的,这种打法的优点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它的代价很大,因为要不断转移,根据地不可避免受到破坏,老百姓也要遭殃,而且歼敌数量也太少了点。可是我们又打不起大战役,怎么办呢?”

钟鼎城心想师长你就折腾吧,怎么办?谁知道怎么办?

胡云峰的想法要多些,他接着师长的话题道:“说实在的,我不太喜欢国民党部队拿人往上填的打法,就拿昆仑关战役来说,机械化师调去攻山头,仗是打赢了,可老兵和基层骨干打没了。师长,说句难听的,战役级别的仗,咱们确实不行。别说是弹药补给,首先咱们这些人就不行,以前我们都是特种兵,一次作战能歼灭上百人就算不错了。经过这几年的成长,我们虽然能指挥几千人战斗,但是包括师长你都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验,这方面咱们是小学生。既然师长提出这么个课题,我就谈谈自己的想法。”

陈际帆万没想到胡云峰还真有想法,他和钟鼎城两个都急不可耐地看着胡云峰。

“这个想法很简单,就是班—营—旅,再到总参谋部。”

“哦,说说看。”钟鼎城感觉比较新鲜。

“班是整个部队的细胞,也是士兵们的家,班的火力、凝聚力和思想教育决定了整个部队的强弱,我认为应该从合理配置班组火力开始,再专门针对班长进行集训,加强班长的思想和文化水平,提高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这样才能够带动整个班战斗力的提升。”

“想法倒是好,可班长也太多了,全部上军校?”陈际帆问道。

“我记得董存瑞就是个班长。”钟鼎城也附和道。

“这事交给营一级作战单位,我的构想是,班作为最基层战术单位,而营就应该成为中级战斗单位,营一级应该有自己独立的炮兵、通信兵,还应该有骑兵、防空兵、防化兵……”

“得得,打住打住,”陈际帆连连摆手,他太了解胡云峰的脾气了,只要思想的火化出现就收不住,“防空、防化咱们做不到。”

“听你的意思是,团级编制撤销?”钟鼎城问道。

“不,都撤销了团长们还不吃了我,挡住人家升官的路。我的意思是营为基本作战单位,不一定非要拘泥于三三制,有些地方的团可以有五个甚至六个营,有的三个营就足够了。团一级的直属机构应该精简,只保留一个通讯连和一个警卫连。”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师直属部队也应该取消?”陈际帆问道。

“是的,师部应该建设成为一个功能更加强大的参谋部,涵盖情报、作战、训练、后勤、政训等,而师直属的炮兵团应该升格建制,成为独立的炮兵旅。各旅的建设方向应该是高级战术单位,根据不同的作战要求或独立作战,或协同作战。”

陈际帆开始欣赏起他这位年轻的队友,很有思想。尽管他的提法在某些方面可能做不到完善,但就冲这些想法他已经无愧参谋长的位置。可是这些想法实施起来很有难度,就算是和平时期,这样的改革也是革命性的。

陈际帆想了想说道:“这样,编制暂时不变,但是营长的军衔今后统一为中校,营一级部队要有电台、侦察骑兵、炮兵等。对营长做定期整训,提高他们的战术指挥能力。至于旅一级单位的建设,参谋长说得对,从我开始都没有指挥大型战役的经验,都需要学习,我们就以旅为战役单位向鬼子学习战役指挥怎么样?”

“好,就么办,可是新增的兵员怎么办?”钟鼎城问道。

“主力作战部队维持在4.5万人左右,其余编为工兵、辎重兵、通信兵等等,另外独立二旅考虑准备组建骑兵部队,咱们争取向北发展。对了,这次从上海带来了一些装备,我准备用一团作为试点,对班一级火力配置进行改组,你们看如何?”

“团长,你想搞一个美械轻武器团啊,一个班都配什么?”胡云峰道。

“除了配置M1半自动步枪外,每个班14人,10支M1半自动步枪,一挺M1919勃朗宁轻机枪,一支汤姆逊冲锋枪,一支M1903春田式步枪。班长、副班长装备勃朗宁自动手枪各一支。”

“头,你这好像是二战美军的步兵班标准火力吧,我们能有这个本钱?”

“现在没有,一年后就有了。让美国老看看,我们是怎么把武器性能发挥到最大化的。”

“那重机枪呢?还有炮从哪里来?”

“每个连装备四挺M1918A4重机枪,三门迫击炮。营一级装备70mm步兵炮,这玩意儿好用,炮弹好补充。”

“要是有美国佬的火箭筒就完美了。”胡云峰垂涎欲滴。

“又瞎想了,火箭筒还在美国人的研究所里没出来呢,我现在最忧心的一件事就是后勤补给,明年老美的援助会从西边运过来,可咱们远隔千上万水,就算是上面有心给也到不了咱们手里。所以今后作战应以两个方面为目标,一是巩固现有的占领区,二是打通与其他战区的联系通道。”

“头,我看不如这样,还是召开一次团以上干部会议,将今后的目标提交会上讨论,也让大家心里有个底。”

钟鼎城说道:“咱们回来好几天了,也该和部队见见面了,再说部队规模大了,建设确实成问题,没有团长们不折不扣的执行,什么建设改制都是谈不上的。”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特种部队今后的建设,上海南京这样的战斗今后可能很少了,特种部队的作战也应该往战役方面转变,尤其是侦察、穿插、袭击补给线等等,总之一句话,要学会与大部队配合作战。我考虑让文川浩在军政学校设立狙击科,专门负责培养狙击手,至于赵俊,我们每个人定期和他过过招,以免这小子不长进。”

“瞧瞧,绕着绕着有到赵俊这里来,”胡云峰一脸的醋意,“还过过招,头就是希望咱们把本事都给他,是不是老钟?”

“你这小子,就你话多。好了,我们分头准备,半个月后召开军事会议。”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